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223章 后会有期

正文 第223章 后会有期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徐老弟,留下吧。”向天虎说道。

    向天虎语出至诚,徐锐知道,这次他再不能随便敷衍了,一者,不管怎么说向天虎都是一个抗战英雄,他不能随意敷衍,再者在徐锐内心其实也存了一个更大的念想,尽管他知道机会很小,但他仍然还是想试试。

    当下徐锐说道:“向老哥,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当然。”向天虎扭头跟严与辉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两人跟着徐锐走到僻静无人处,向天虎又道,“老弟,这里没什么人,你有什么话尽可以说了。”

    徐锐道:“向老哥,承蒙您如此高看小弟,小弟如果不袒诚相待,那就是不识相了,但是有几句话,小弟委实不吐不快。”

    “无妨。”向天虎道,“老弟有话尽管直说。”

    徐锐道:“在进入正题之前,我想先请问向老哥一个问题,向老哥你对中日之间的这场战争是怎么看的?”

    “中日之战?”向天虎道,“那还用讲,中国必胜,小日本必败!”

    旁边的严与辉也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这也是当下中国几乎所有军人的普遍观点,小日本的工业制造能力虽然远胜于中国,但是国小地仄,资源更是极度匮乏,根本就经不起持久消耗,所以长久耗下去,必然战败!

    当然,像汪精卫这样的政客是不会这样认为的。

    徐锐点点头,又道:“好的,那么对于战胜小日本之后的中国时局,向老哥还有严兄又有什么高见呢?”

    “这个嘛。”向天虎便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严与辉却道:“恐怕国共两党之间还得爆发内战。”

    徐锐嘿然道:“没错,有道是一山难容二虎,国共两党全都有志于成为执政党,这就注定两党之间必然会有内战,却不知道严兄对于这场内战又有何见解?”

    严与辉笑道:“徐兄,请恕在下直言,这场内战,贵党胜算渺茫,而这也是在下劝徐兄加入我军的原因,贵党的力还是太弱小了,没甚前途。”

    徐锐摇摇头,微笑道:“然而,小弟却不这么认为。”

    严与辉说:“何以见得呢?”

    “我想请问严兄一个问题,中国有多少人口?”

    “四万万五千万。”

    “其中有多少农民?”

    “这个恐怕没人能说得清楚,但是我想,怎么也得有四万万吧?”

    “如果其中一个政党得到了四万万农民的鼎力支持,严兄认为,这个政党能在这场内战中胜出吗?”

    “那是当然,但是请恕在下直言,贵党恐怕很难获得四万万农民的鼎力支持吧?毕竟贵党在中国属于少数党派。”

    “我看不然,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严兄就知道我所言不虚了。”

    “在下洗耳恭听。”

    徐锐便将刚发生在梅镇的情况说了。

    然后又道:“我们**能够以雷霆手段清除地方会道门组织,还百姓朗朗晴天,我们**能够以雷霆手段强制地主乡绅减租、减息,减轻百姓的负担,让他们有地耕、有饭吃并且有衣服穿,我想请问严兄,国民党能做到吗?”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这个……”严与辉立刻语塞。

    向天虎则很干脆的说道:“国民党恐怕做不到。”

    “向老哥,不是恐怕,而是一定做不到。”徐锐说道,“如果国民党真能做到这点,早在北伐胜利之初他们就这么干了,何止于到现在全国各地都还是会道门欺行霸市,何止于到现在各乡各镇的地主、乡绅都还在拿高利贷盘剥广大失地百姓?”

    严与辉反驳道:“说全国各地的会道门欺行霸市,未免有些过了,会道门组织虽然是鱼龙混杂、良莠不齐,但其中也不乏忠义之士,毕如上海青帮的杜月笙,淞沪会战时也是做了不少贡献的,也算是国家的有功之臣。”

    “没错,杜月笙是在淞沪会战中做过不少的贡献,但是他本质上仍然是一个流氓,欺行霸市、欺男霸女的事情难道还少做了?他还贩卖鸦片,简直祸国殃民,如果是我们**来执政,这样的大流氓头子一定是第一批镇压!严兄,国民党能做到吗?”

    严与辉哑然,国民党当然做不到,国民党真要是能镇压杜月笙这样的大流氓头子,青帮又怎么会有今天的声势,俨然成为中国最大的黑帮?还有洪帮、哥老会以及全国多如恒河之沙的会道门,国民政府又岂能容他们逍遥至今?

    不客气的讲,中国之所以积贫积弱成这样,很大的原因得归咎于这些会道门组织,正是这些会道门组织将中国的最底层搞得乌烟瘴气,使得处于最底层的平民百姓饱受压迫,进而对国民政府丧失了信心。

    好半晌之后,严与辉反驳说:“以前没做,不代表以后也不会做。”

    不过说这话,连严与辉自己都不信,所以语气就不是那么的坚定。

    “以后也不会的。”徐锐笃定的道,“蒋委员长可是靠着帮派组织以及江浙大地主、大财阀的支持才上的位,他如果真敢这么做,今天做,明天他老人家就会被背后支持他的帮派组织以及大地主、大财阀给赶下台。”

    徐锐这话绝没有瞎说,因为实际上,蒋委员长就曾经想过革会道门组织以及大地主、大财阀的命,具体表现就是抗战胜利之后,蒋大公子曾经在上海滩打击投机倒把,可最后这场声势浩大的打把运动却不了了之。

    蒋大公子失败的根本原因就是蒋委员长背后的“大财阀”不支持。

    比如蒋大公子想没收杜月笙的鸦片,杜月笙说这鸦片有孔大公子的一份,你要没收找孔大公子去,蒋大公子找到孔令侃,孔令侃直接告到了小姨宋美龄那里,然后,蒋大公子就没有然后了,因为宋美龄背后站的是整个宋氏财阀,蒋委员长都不敢动。

    一直等到败逃到台湾,没了会道门组织以及江浙大地主、大财阀的擎肘,蒋大公子才终于在台湾成功的推行了土地改革,虽然仍未能革除黑帮毒瘤,却至少使最底层老百姓的生活有了盼头,可惜这时候,大陆民心尽归**,却没国民党什么事了。

    向天虎幽幽的说道:“徐老弟,你们**就真敢镇压会道门组织?会道门组织在中华大地可是存在上千年了,各种盘根错节,各种根深蒂固,你们真的就敢?”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为什么不敢?”徐锐道,“我们背后有四万万农民撑腰,有何不敢?别的不说,至少梅镇的会道门组织已经被我们**给犁庭扫穴、全部镇压了,什么洪门、壹贯道还有黑龙会,统统都镇压了,首恶分子一律枪毙!”

    向天虎咂咂嘴,说道:“你们**人有魄力。”

    “向老哥,不是我们**人有魄力,而是我们**一向为穷苦百姓着想,谁敢跟穷苦百姓过不去,我们就革谁命。”

    停顿了下,徐锐接着说道:“向老哥,国民党是注定要败的,你跟着一个注定要失败的政党又有什么前途可言?不如索性跟小弟去大梅山吧,假如向老哥反正,我党怎么也要给个师长,到时候,别说是当旅长,向老哥就是让我给你当个警卫员,小弟也是心甘情原,绝没二话!向老哥,怎么样?”

    向天虎闻言愣了一下,遂即大笑起来。

    “我说徐老弟啊,徐老弟,你可真行啊。”向天虎哈哈大笑道,“老向我还只是想着挖老弟你这一个人,老弟你却想把我的180师整个都挖过去,哈哈哈,老弟胃口还真不小,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当我没说起过。”

    向天虎很干脆的放弃了招揽徐锐的想法。

    至于徐锐刚才说的关于国共两党的分析,向天虎其实一句都没有听。

    向天虎其实根本就不关心什么党派政治,他就知道自己是一名军人,军人就应该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现在中国的合法政府是国民政府,国民政府的执政党是国民党,所以他必须听从国民党的命令,这就足够了。

    向天虎态度如此干脆,徐锐既欣赏,又是遗憾。

    徐锐欣赏向天虎这样的纯粹的军人,却又遗憾这样的军人竟不能加入到**的阵营中来,如果向天虎选择反正,新中国的军史没准真就要改写了,十大元帅的名单不敢说,十大将的名单恐怕是要改写了。

    说话间,东方天际已经露出了一丝鱼肚白,天快亮了。

    向天虎说道:“老弟,今天这一仗,老哥承你的情了,今后你但凡遇到什么难事,只需要派人前来知会一声,无论水里、火里,老哥若是皱一皱眉头,向字就倒过来写。”

    这是在下逐客令了,当下徐锐也道:“既然这样,那小弟就告辞了。”

    “先等一下。”向天虎却叫住徐锐,又扭头对严与辉说道,“参谋长,你去军需处把咱们剩下的国造弹药都领出来,全部交给徐老弟带走,这点弹药对咱们没什么大用,也就一场小规模阵地战的弹药储备,但是到了徐老弟手里,却能派上大用场。”

    “是。”严与辉啪的立正,又转身对徐锐道,“徐兄,请跟我来。”

    徐锐便也啪的立正,朝向天虎敬了一记军礼,肃然道:“向老哥,后会后期了。”

    “后会有期。”向天虎也啪的立正,回礼。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