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216章 劫狱

正文 第216章 劫狱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哈哈,老弟高见,只可惜老哥军命在身,身不由己哪。”向天虎只能打个哈哈,赶紧把话题岔开,“那啥,却不知老弟此来所为何事?该不会就是专程来向老哥道谢的吧?那老弟你可真是太见外了。”

    向天虎以老哥自居,是有意要拉近与徐锐之间的距离。

    徐锐自然不会峻拒,他对向天虎原本就钦佩,历史上这可是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庞炳勋、孙良诚、石友三等人在抗战前期也跟鬼子浴血拼杀过,可是到了抗战后期,却一个个全投了小日本,成了汉奸,向天虎却始终坚持抗战,直至喋血沙场。

    当下徐锐微笑说:“小弟这次还真就是专程来道谢的,而且还备了一份薄礼,还望哥哥一定要笑纳。”

    骑兵营长铁钢便不失时机的一招手,便有骑兵营的将士将一箱箱的日械弹药陆续搬进了作战室,在向天虎和严与辉面前堆成堆。

    “这是?”向天虎和严与辉面面相觑。

    徐锐也不多说话,上前直接用刺刀撬开其中一口箱子。

    向天虎和严与辉定睛一看,只见箱子里装的全是黄澄澄的子弹,而且看子弹的规格,明显不是7。92mmx57mm的毛瑟步枪弹,而应该是6。5mmx50mm三八大盖步枪弹,就是说,这大一堆都是日械弹药!

    向天虎和严与辉正想着换装日械,结果徐锐就送来了日械弹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这简直就是正打磕睡呢,结果人就把枕头送来了。

    当下向天虎也顾不上客套了,说:“老弟,你这可真是帮了老哥我大忙了。”

    严与辉也附和道:“徐兄有所不知,我们的国造弹药已消耗殆尽,都准备换日械了,正愁没有日械弹药可用,这下好了,有了徐兄提供的这批弹药,咱们第180师就又可以放开手脚跟鬼子干了,徐兄,你是我们全师的大恩人。”

    徐锐听得直挠头,好家伙,这是要堵我嘴啊。

    什么国造弹药已消耗殆尽,我就不信一点都不剩了。

    你还别说,向天虎和严与辉都是人精,他们还真是在堵徐锐的嘴。

    大梅山**大队是个什么情形,他们用脚指头都能猜到,徐锐巴巴的送了这么一大批的日械弹药过来,那用意不就是明摆着的嘛,就是想要从他们这里换国造弹药呗,可他们的国造弹药也所剩无几了,这个不能给,所以索性就装起湖涂了。

    “老弟,今晚就别回去了。”向天虎走过来拉住徐锐手,大声道,“留下来,陪老哥我喝酒,虽然不是什么好酒,但是管够。”

    国造弹药绝不能给,向天虎就只能打感情牌了。

    但徐锐又岂是一个肯吃亏的主?当下笑着说道:“哥哥不用多想,这批日械弹药真就是小弟的谢礼,不过将来,小弟再往哥哥这里送弹药,可就不能白送了,毕竟大梅山现在也不是**王国,也是要受人管的,您说是吧?”

    向天虎便嘎了一声,愣在那里。

    严与辉也是直挠头,徐锐这是话里有话啊。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徐锐的意思就是说,老向你要生拿了这批弹药,也不是说就不行,但是今后就再没有这样的好事了,但老向你要是够聪明,有来有回,今后我还能继续往你这输送日械弹药,价钱什么的好说,大家都是兄弟,好说。

    严与辉便把向天虎拉到角落里,两个人嘀咕了半天。

    最后向天虎终于答应了,按一比二的价格兑换弹药。

    “老弟,你也别嫌老哥我手黑。”向天虎心里还是有些愧疚,说道,“但凡我的弹药充裕一些些,我也不会黑你的这点弹药,但老哥我这真是没多余的了,你是不知道,陇海铁路都已经瘫痪了,我已经快半个月没接到军需物资了。”

    “哥哥言重了,这价格已经很公道了。”徐锐说的是心里话。

    如果不从第180师这里换回国造弹药,**大队的国造武器就成烧火棍了,再说了,肉烂了在锅里,就算**大队吃了亏,就算第180师占了便宜,也会用这些多出的日械弹药打鬼子,从大局来讲,其实是一样的。

    既便将来**大队全部换装成了日械,如果有了富余的弹药,徐锐也仍然愿意拿这些日械弹药来跟180师换国造弹药,不冲别的,就冲向天虎是一个真正抗日的将军,就冲180师是一支真正抗日的部队。

    向天虎拍了拍徐锐肩膀,然后让严与辉给两人倒酒。

    倒满了两茶缸酒,向天虎将其中一缸递给徐锐,说:“老弟,啥也不说了,一切都在酒里,干了!”

    徐锐举起茶缸,与向天虎重重相撞。

    (分割线)

    夜深人静,沙桥墩上的劳改营里一片沉寂。

    尽管已经是四月天了,可大梅山区的夜间却还是凉,黄守智轻轻的拽了下棉被,发现黄守义没啥反应,便将整条棉被都拽过来裹在了自己身上,一整条棉被裹在身上,黄守智终于不再那么冷了,也有心情跟黄守义说话了。

    “二哥,咱们真就这样坐十年牢,做十年苦力?”

    “十年?你想多了,不出半个月,皇军一准反攻梅镇,到那时候,****还得灰溜溜的滚蛋,而咱们,该干吗还干吗。”

    “二哥,你说的是真的?”

    “废话,二哥干吗骗你?”

    “那可太好了,这破劳改营我真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

    兄弟俩说话间,一个背着枪的士兵走过来,厉声喝道:“给我闭嘴,睡觉!”

    黄守义、黄守智闷哼一声,乖乖的闭上嘴,刚进这劳改营时,兄弟俩还想反抗来着,可是被饿了半天之后,他们便立刻老实了,没辙,好汉不吃眼前亏,不过你们等着,等皇军反攻梅镇时候,老子要你们好看。

    看到黄守义、黄守智不再吭声,那士兵便又转了回去。

    劳改营是临时搭建的木栅栏屋,跟黄家的牛棚差不多,棚屋里除了黄守义兄弟俩,还关押着另外十几个冥顽不灵的土豪劣绅,这会那十几个土豪劣绅早已经睡过去,黄守义、黄守智兄弟俩也已经很累,闭上眼睛没一会也就睡着了。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迷迷糊糊中,黄守义忽然间被一阵细微的声响给惊醒。

    急睁眼看时,黄守义便看到背着枪的那个哨兵竟然已经横躺在地上,而在关押他们的这间棚屋的大门外,却多了两个鬼魅一般的黑影,这两个黑影几与周围的阴影融为一体,可黄守义还是看清了,其中一个黑影正在设法开锁。

    看到黄守义被惊醒,另外一个黑影便立刻将手指竖在嘴唇前,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黄守义强忍住好奇,耐心等待,不到片刻,只扣得喀嗒一声,铁锁被打开,然后木栅栏门便悄无声息的打开了。

    打开门之后,那黑影向黄守义打了个手势,示意他跟他们走。

    黄守义想摇醒身边的黄守智,却让那个黑影制止了,黄守义便只能够作罢,蹑手蹑脚的爬起身,又蹑手蹑脚的跟着那两个黑影出了门,然后就融入了周围几间棚屋的阴影中,再然后就到了沙桥墩的崖边,最后顺着一条绳索下到了谷底。

    这两个黑影明显有备而来,所以没走守备森严的上沙桥或者下沙桥,而是选择了守备相对松懈的悬崖峭壁。

    下到谷底之后,暂时就安全了。

    这时候黄守义就再也忍不住了,问道:“敢问,你们是皇军派来的吗?”

    那两个黑影便立刻愣了一下,因为黄守义说的竟然是日语,他们明显没有想到,黄守义竟然说得一口流利的日语。

    从两人的反应,黄守义知道自己猜对了,当下高兴的说道:“你们好,我叫黄守义,曾经留学早稻田大学,浦县宪兵队长龟田桑是我同学,也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只是很可惜,竟然战败成了**的俘获。”

    “原来是黄桑。”其中一个黑影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有什么事我们回头再说,当务之急还是得尽快离开这。”

    “恐怕还不行。”黄守义却摇头说道,“我有个重要情况报告。”

    “重要情况?”那个黑影皱了皱眉头,沉声道,“什么情况?”

    黄守义说道:“沙桥墩上除了劳改营,还有个战俘营,战俘营里关押着许多战败被俘的皇军勇士,龟田桑就关押在那战俘获营里,哦对了,还有此前在南通战败被俘的台湾驻屯旅团的旅团长重藤千秋少将,也关押在那里。”

    “纳尼?重藤千秋?!”那两个黑影终于动容。

    这两个黑影不是别人,就是小鹿原俊泗和伊东玉之介。

    小鹿原俊泗脸色微变,沉声道:“你说重藤千秋就被关押在上面的战俘营里?”

    “哈依。”黄守义重重顿首道,“没错,重藤千秋将军就被关押在上面的战俘营里,白天的时候,我们还曾一起修工事来着。”

    小鹿原俊泗便对伊东玉之介道:“伊东桑,你带黄桑先走,我去去就回。”

    “小鹿原桑,你不能一个人去。”伊东玉之介急忙阻止道,“这太危险了,就为了一个懦夫,不值得冒险。”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