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210章 敲诈

正文 第210章 敲诈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忙碌的一夜终于过去,仓库里的粮食已经全部装车,正沿着公路往梅镇运,用来运粮的卡车、牛车、驴车、马车、独轮车延绵足有好几十里长,前边的领头的卡车都快走到梅镇外的沙桥岗了,后边的尾巴才刚出蒲县县城。

    这时候,开始有胆子大的居民打开门,到街上观望。

    昨天晚上两军交战时,以及后来**大队装运粮食物资时,县城的居民都躲在家里不敢出来,既便明知道来的是中国的军队他们也仍然不敢出门,因为他们无法确定打回来的中**队会不会清算他们的罪行。

    毕竟此前他们可是当了鬼子的顺民。

    冷铁锋瞥了眼街上探头探脑的居民,走到徐锐面前说:“老徐,是不是该收兵了?”

    这次攻打蒲县,主要目的是为了吸引鬼子注意,给淮河前线的第59军减轻压力,次要目的就是抢夺粮食,现在目的已经达成,算算时间,肥城的鬼子也应该已经知道消息,援军多半已经在路上了,所以是时候走人了。

    “收兵?”徐锐却嘿嘿一笑,说道,“急啥,活还没有干完呢。”

    “活还没干完?”冷铁锋闻言不由得愣了愣,“还有什么活儿?”

    徐锐道:“我之前不跟你说了,接下来中日战争就要进入相持阶段,鬼子早晚都会对咱们根据地进行封锁,咱们得想办法囤点儿黄金了。”

    “你还真打算囤黄金?”冷铁锋道,“黄金呢?”

    “喏,黄金全在这呢。”徐锐站在城头,冲城内连绵不绝的屋宇呶了呶嘴,又道,“就算没有黄金,弄点儿袁大头也是可以接受的。”

    冷铁锋一下反应过来,徐锐这是打算敲诈蒲县的这些个乡绅商户了。

    不过,这些乡绅商户也是活该,谁让他们这么积极就投靠小鬼子的?

    徐锐又从挎包里摸出一本册子,交给冷铁锋说:“你带人按着这名册,把上面登记的这些有头有脸的乡绅全请到宪兵队司令部去。”说完了,徐锐又吩咐霸天虎,“老虎,你去战俘营提两个鬼子俘获,送到宪兵队司令部去。”

    这册子却是从宪兵队司令部缴获的。

    冷铁锋还有霸天虎便分头去了。

    (分割线)

    昨晚上,何鸿海提醒吊胆了整整一夜。

    何鸿海之所以害怕是有原因的,因为他是鬼子打下蒲县后头一个向鬼子宣誓效忠的,就连维持会长常德禄,蒲县商会会长钱六福,也是他居中穿针引线才投靠的日本人,现在,****打回来了,又怎么可能轻饶了他?

    想到这,何鸿海真是上吊的心都有了。

    你说你,****怎么又打回来了呢?这不吭爹呢么?

    这时候,凑在门板后面往外张望的小伙计阿呆忽然叫起来:“掌柜的,有一大队****朝咱们钱庄开过来了。”

    “说啥?”何鸿海闻言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之后就要往八仙桌底下钻,可他太胖了,只钻进去半截,就把八仙桌给拱翻在地,头上的瓜皮帽也掉地上,何鸿海赶紧捡起瓜皮帽戴在头上,又招呼阿呆过来给他盖上桌子。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阿呆正要过来将八仙桌扣在何鸿海头上,紧闭的大门却被人一脚踹开。

    遂即一大群荷枪实弹的士兵便冲了进来,拿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何鸿海还有阿呆等几个钱庄的伙计,何鸿海和几个伙计便赶紧举手,再不敢轻举妄动,我的亲娘,各位军爷哪,能不能把枪口挪开些?

    领头的却是一个挺拔的年轻军官。

    这个年轻军官自然就是冷铁锋了。

    冷铁锋俯视着跌坐在地的何鸿海,问道:“你就是鸿海钱庄掌柜,何鸿海吧?”

    “是是。”何鸿海下意识的点头,待反应过来之后却又赶紧摇头,“哦不不不,不是,我不是何鸿海,他他……”何鸿海伸出肥肥的手指,胡乱指戳了一阵,最后落在小伙计阿呆头上,连声说,“他是,他才是何鸿海。”

    “掌柜的。”阿呆便立刻惨叫起来。

    冷铁锋嘁了一声,把手一招喝道:“带走!”

    立刻便有两个士兵凶神恶煞般冲上前来,一把就将何鸿海架起,何鸿海便长叹一声,耷拉下了脑袋,心想这下死球了。

    不过让何鸿海感到意外的是,他并没有被押赴刑场,那两个士兵虽然长得凶恶,却并没有虐待于他,客客气气把他带到日本人的宪兵队司令部,还搬了一把太师椅给他坐,何鸿海不敢坐实了,只用半边屁股虚虚的坐着。

    紧接着,维持会长常德禄、商会会长钱六福,青龙会会首吴乾坤等十几个乡绅也纷纷被请进了大厅,看到早已经在座的何鸿海,一干人便纷纷投来征询的眼神,何鸿海只能报以苦笑,他也不知道这是咋回事呀。

    没一会,蒲县的十几个头面人物基本到齐了。

    看着左右两厢荷枪实弹的士兵,一干人愣是没敢交头接耳。

    等了大约几分钟,便见一个身姿笔挺的青年军官大步入内,一干人便赶紧起身相迎。

    “抱歉,让诸位久等了。”青年军官一进来便团团作了个揖,又道,“先自我介绍下,鄙人乃是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大梅山**大队大队长,徐锐,今天很高兴与诸位见面,共商抗战大局,快请坐,都请坐!”

    徐锐大马金刀的坐了主位,一干人又虚虚的落了座。

    徐锐也懒得客套,直接就进入主题:“今天把大家召集起来,就为一件事,是这样,眼下咱们**大队的经费较困难,你们看,购买枪支弹药需要钱吧,吃饭要钱吧,给将士们置办被服也要钱,对吧,哪哪都伸手要钱,我这实在是揭不开锅了。”

    听到这话,何鸿海长长的松了口气,不就是要钱么,钱的事好办,有句话怎说来着?能用钱摆平的事,那就不叫事儿!就刚才,何鸿海还真担心****会不由分说把他给枪毙了,那他就有万贯家财又有什么卵用?

    当下何鸿海起身慨然说道:“值此国难当头,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共襄抗日盛举也是理所应当,大队长就直接给个数吧。”

    这话说的,不知道的还道何鸿海真是个抗日义士呢。

    “痛快!”徐锐闻言一拍太师椅扶手,说道,“我就喜欢何掌柜这样的痛快人!”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不敢,不敢。”何鸿海赶紧自歉道,“你们军人在疆场为国家、为民族拼杀,我辈商人自当出钱出力,这个没有什么好多说的。”

    其余十几个乡绅也纷纷点头应和,让徐锐给一个数。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徐锐伸出一个手掌翻了翻,“就这个数。”

    “五千?”何鸿海豪气干云的道,“徐大队长,这五千我一家出了,其余各家,愿出多少就是多少,大伙请随意。”

    徐锐微笑了笑,不置可否。

    站在徐锐身后的大兵却道:“五千?打发叫化子呢?”

    何鸿海等十几个乡绅便吓了一跳,大兵跟东北虎都是两米多的身高,站在徐锐身后,就跟两尊黑铁塔似的,给人的压迫感实在是太强烈了。

    “五万?这个……”何鸿海舔了舔舌头,小声说道,“倒也不是拿不出来,只是,只是需要一些时间凑齐,还望徐大队长宽免些时。”

    说这话时,何鸿海的心在滴血,要想凑出这五万大洋来,他的鸿海钱庄怎么也要摊到一万大洋,这可真是要了他的亲命了,这可是一万大洋,一万大洋哪。

    “何大掌柜说错了,不是五万。”徐锐却嘿然道,“是五十万,而且必须得是大洋,法币不算数,还有,今天中午之前就得交割清楚!至于这五十万怎么分割,那是你们的事,你们自己商量着办,我只要最后的结果。”

    说完徐锐便站起身,准备走人了。

    “大队长,徐大队长!”当时就有好几个乡绅跪下了。

    对于这些嗜财如命的乡绅来说,跪一跪算得了什么,为了钱,他们都愿意献出自己的菊花,当然了,前提得是徐锐有兴趣才行。

    “徐大队长。”何鸿海几乎是哭着说道,“五十万实在是拿不出来哪。”

    “是啊,徐大队长,五十万实在太多。”蒲县商会的会长钱六福也哭喊道,“无论如何请减免一些吧,要不这样,十万,十万大洋!我们立刻凑齐!”

    “对对,十万大洋,不是法币,我们这就分头回去凑。”

    “徐大队长,十万大洋最多了,再多我们也拿不出了。”

    “是啊是啊,你就是把我卖了,也凑不出再多大洋了。”

    何鸿海和另外十几个乡绅便纷纷附和,一口咬定十万大洋。

    冷铁锋站在厅门口,看的是目瞪口呆,他还真没想到,这些投靠日本人的地主乡绅身上还真能榨出油水,而且还如此丰厚。

    要按着冷铁锋的意思,见好也就收了。

    徐锐却不,冷然说道:“就五十万,一个子都不能少!”

    钱六福立刻哀嚎起来:“五十万哪,你不如杀了我吧。”

    “你当我不敢杀人么?”徐锐厉声喝道,“来人!”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