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83章 鬼子也没有闲着

正文 第183章 鬼子也没有闲着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杉杉元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翩翩起舞的艺妓,兴致越来高涨。

    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艺妓也明显的感觉到了杉杉元的情绪变化,舞蹈动作就开始变得越发大胆起来,每次背对着杉杉元时都会刻意加大扭动的幅度,更显出她那婀娜的身姿,每次侧对杉杉元,还会时不时的飞一记媚眼。

    艺妓打小学的就是这个,以取悦男人为己任。

    终于,杉杉元再忍不住,一口喝干杯中清酒,然后向艺妓招手道:“你,过来。”

    那个艺妓便踩着小碎片,低眉顺眼的来到了杉杉元的面前,又在他面前跪下来,然后在杉杉元的示意下解开了他的皮带、裤子。

    十五分钟之后,薄薄的移门被人从外面敲响。

    已经鸣金收兵的杉杉元示意艺妓起身,一边穿裤子一边说:“进来吧。”

    移门被人移开,华中方面军参谋次长武藤章脱掉军靴,弯腰走了进来,进门前,武藤章刻意的扫了眼艺妓,艺妓便向武藤章报以妩媚的一笑,武藤章便心下一动,他在慰安所并没有见过眼前这女人,显然她并不是慰安妇,而应该是艺妓。

    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之后,几十万日军陆续开到了中国战场,为解决这几十万日军官兵的生理需求,日本政府从朝鲜和日本国内募集了上千慰安妇,可是这些还是远远不够,于是便有国内的艺妓前来中国淘金。

    相比起慰安妇,艺妓的诱惑显然更大,这就好比站街女郎跟高级应召女郎之间的巨大差别,武藤章又岂能够不动心?

    武藤章唯一担心的就是,眼前这艺妓有没有被杉杉元包养。

    “好子,这里没你事了,你先下去吧。”杉杉元近了挥手,那艺妓便哈依一声,弯腰倒退出了房间。

    武藤章失望的暗叹一声。

    杉杉元却是心满意足了,问道:“武藤桑,有什么事情吗?”

    “哈依。”武藤章如梦方醒道,“司令官阁下,梁鸿志已经从天津来到上海了,您是不是抽个时间先跟他见一个面?”

    梁鸿志是应日本政府之邀前来上海商谈组建临事政府事宜的。

    尽管日军已经打下了大半个华北以及几乎整个华东,日本政府也有意要吞并这些已经占领的地区,可这个世界上并不只有日本和中国,像英法甚至德国等老牌西方列强并不会坐视日本吞并掉中国,美国更加不会答应。

    所以,日本政府只能采取折中方案,就是在占领区扶植亲日本的傀儡政权,比如东三省的满洲国,又比如冀东自治政府,再比如正在商谈中的南京临时政府,这都是日本政府一手炮制出的,为的就是堵住西方列强的嘴。

    而梁鸿志就是日本政府选定的傀儡。

    “梁鸿志到上海了?”杉杉元想了想,摇头说道,“中国人狡猾狡猾的,如果我在这个时候急着跟梁鸿博见面,那他就会知道帝国有求于他,他就可能狮子大开口,向帝国提出非分的要求,所以我还是先晾他几天再说。”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武藤章说道:“司令官阁下,万一梁鸿志负气回天津怎么办?”

    杉杉元说道:“这样,今晚你在海军俱乐部搞一个欢迎晚宴,代表方面军司令部和我给梁鸿志接风洗尘,这样梁鸿志面子有了,也就不至于负气离开了。”

    “哈依,那就这么办。”武藤章重重顿首,又道,“司令官阁下,除了梁鸿博,还有个人想要见您,而且卑职以为你最好还是见一见。”

    “还有个人?”杉杉元讶然问道,“谁呀?”

    武藤章道:“一个从战场上幸存下来的老兵,一个勇士。”

    “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了。”杉杉元立刻反应过来,笑道,“武藤桑,你说的这个人是小鹿原桑,他已经伤愈出院了?”

    “哈依。”武藤章顿首说道,“小鹿原桑已经伤愈出院,而且,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向您报告,现在他人就在司令部外。”

    “哟西。”杉杉元欣然说道,“让他进来吧。”

    武藤章便给警卫打了个电话,很快一个高大的身影便走进了杉杉元的办公室。

    杉杉元抬起头盯着这年轻人,目露激赏之色,杉杉元身高一米八,在身高普遍较矮的日本可以说是鹤立鸡群,但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却比他还高,他目测了下,这年轻人身高至少有一米八五,这在日本是极罕见的。

    这年轻人不是别人,就是从徐锐枪口下侥幸捡回一条小命的小鹿原俊泗。

    小鹿的能从徐锐枪口下死里逃生,还得拜他特殊的生理构造,因为他的心脏长在右边,如果不是这样,他早就被徐锐射杀了。

    “司令官阁下。”小鹿原俊泗重重收脚,顿首。

    “啊,长得真雄壮。”杉杉元颔首示意,“小鹿原桑,请坐。”

    “哈依。”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在杉杉元面前盘膝坐了下来。

    杉杉元心情不错,笑着问道:“小鹿原桑,听说你有重要情报向我报告?”

    “哈依。”小鹿原俊泗答道,“这是我花了一周时间整理书写的,关于组建特种作战部队的计划书,请司令官阁下过目。”

    杉杉元这才注意到小鹿原俊泗腋下还夹了个文件夹。

    武藤章从小鹿原俊泗手中接过文件夹,再递给杉杉元,杉杉元打开文件夹,开始很仔细的阅读起来。

    在这份计划书中,小鹿原俊泗原原本本的介绍了德国特种部队的出现始末,并对德国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战斗力进行了大肆的渲染,小鹿原俊泗甚至还断言,在即将开战的欧陆战场,勃兰登堡特种部队必将大显身手。

    小鹿原俊泗最后提到,组建帝国自己的特种部队也是势在必行,甚至比德国还要更加迫切,因为德军并没有遭到敌国特种兵的威胁,然而,正在中国战场上厮杀的日军却遭到了中国特种兵的严重威胁。

    等杉杉元看完了,小鹿原俊泗跪坐起身,说道:“司令官阁下,卑职以为,在中国战场组建特种部队势在必行,已经是刻不容缓了,因为我们的对手正躲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大规模的训练特种部队。”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杉杉元皱眉说道:“你是说那个徐锐?”

    “哈依。”小鹿原俊泗说道,“就是那个徐锐。”

    杉杉元道:“然而,暂编七十九师**营已经在七星湖地区遭到重创,所部几百残兵已经基本被全歼,徐锐或许已经死于乱军之中。”

    这本是杉杉元编的一个谎言,目的是为了在军部和皇室那里蒙混过关。

    但是现在时间已经过去月余,暂编七十九师残部却始终没有什么消息,那个徐锐也仿佛从战场上消失,杉杉元便有些开始相信他自己编造的这个谎言,或许,徐锐真的已经死在了乱战中,毕竟那晚死了很多皇军,徐锐就是累也差不多累死了。

    “司令官阁下,这只是假想。”小鹿原俊泗却很不客气的戮破了谎言,“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您,徐锐绝对不会,也不可能死于乱战中,因为以他的身手,要想逃走实在是太容易了,就是有上万皇军围剿,也是无济于事。”

    杉杉元心下便有些不高兴了,皱眉道:“小鹿原桑,你说的这些,你就不觉得有些危言悚听了么?”

    小鹿原俊泗闻言便愣了一下,危言悚听?

    从杉杉元的话里,小鹿原俊泗已经听出明显的不快。

    果然,杉杉元将计划书拍在桌上,说道:“小鹿原桑,你所写的这份关于组建特种部队的计划书,我会郑重考虑,但是现在我军务繁忙,就先不留你了。”

    “哈依。”杉杉元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小鹿原俊泗只能怏怏起身告辞。

    送走了小鹿原俊泗,杉杉元很不高兴的对武藤章说:“什么组建特种部队势在必行,还刻不容缓呢,我就不信,一支区区几十人的小部队,在几十万大军拼杀的正面战场上能够发挥什么作用,哼!”

    武藤章心下其实是认同小鹿原俊泗的,但是这时候,他却只能够顺着杉杉元的意思往下说:“哈依,小鹿原桑还是太年轻了,不过能力是有的。”

    “我知道,我知道他有能力。”杉杉元想了想,沉吟着说道,“小鹿原俊泗原本是陆军部点名要的人,不过既然松井桑把他给留下了,那么他现在就是我们华中方面军的人了,这样,先让他在参谋部当个参谋吧。”

    “哈依。”武藤章重重顿首,然后也起身告辞。

    武藤章出了司令部,便看到小鹿原俊泗神情阴郁的站在门口等他。

    看到武藤章出来,小鹿原俊泗苦笑道:“武藤桑,这次多谢你的帮忙了,不过司令官阁下明显是个大陆军主义者,他压根就瞧不上特种作战,所以,我就没必要再留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您还是让我回陆军部报到吧。”

    武藤章没有表态,只是笑着说:“小鹿原桑,这就放弃了?”

    “放弃?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小鹿原俊泗道,“这次回国,我一定说服课长以及部长们,同意组建特种部队。”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