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66章 奇袭

正文 第166章 奇袭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南霸天才刚说了一句也罢,那就走。

    结果聚义厅外却忽然响起一个极其不屑的声音:“一群大老爷,却让一个小娘们吓成这样,还真有够丢人的。”

    听到这话,南霸天和窜天猴等十几个匪首便立刻变了脸色,一个个便立刻站起身来,还将插在腰间的镜面匣子都拔了出来。

    两枝大镜面匣子在手,南霸天胆气立刻为之一壮,抬头向着聚义厅外面沉声喝道:“外面是哪位好汉?”

    青牛寨一百多号土匪,南霸天朝夕与之相处,可以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可刚才说话的那个人,嗓音却陌生得紧,显然并不是青牛寨的土匪,而且青牛寨的匪首都在聚义厅里,剩下的百十号小喽罗也绝对不敢如此大胆的跟他们说话。

    聚义厅外响起一声轻哼,遂即两个身影便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

    “官军?!”南霸天顿时脸色一变。

    窜天猴等十几个匪首更是赶紧张开驳壳枪的机头。

    可大踏步走进来的那两个官军却是夷然不惧,径直走到南霸天跟前,然后未经主人的允许,其中一个便大咧咧的坐在了南霸天的虎皮大椅上。

    南霸天见状,脸上的神色顿时为之一凝,窜天猴等十几个匪首更是面面相觑,一时间没人敢开枪。

    进来的这两个人不用说,当然就是徐锐和冷铁锋。

    徐锐并没有吹牛,大梅山的土匪秘道虽然很难找,而且遍布各种机关陷阱,可是对于徐锐来说,这却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徐锐很容易就找到了直通青牛寨的小道,并且轻松避开了各种机关陷阱。

    为免于引起误会,徐锐在上山前特意摘掉了军装上的领章以及标识。

    其实徐锐多虑了,鬼子虽然已经打下南京,可青牛寨的土匪却并没有与鬼子接触过,所以,根本就不认识鬼子军装。

    所以,南霸天和窜天猴等十几个匪首将徐锐两人当成了官军。

    徐锐大大咧咧的占据了南霸天的虎皮交椅,一抬头却看到南霸天和窜天猴等十几个匪首还站着,便说道:“都坐呀,站着干吗?”

    南霸天的脸皮便猛的抽搐了下,心说你妹啊,你都把老子的头把交椅给占据了,你让老子坐哪?再说了,这是青牛寨,是老子的地盘好不好?怎么搞的好像是你的堂口?

    南霸天真想大吼一声,让手下的弟兄把这两个不速之客给拿了,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声大吼却卡在喉咙里,怎么也吼不出来,你娘的,这两个不速之客实在太淡定了,淡定到南霸天心里发慌。

    窜天猴不断的以眼色示意南霸天,南霸天却装没看见。

    南霸天心里是真的没底啊,他隐隐约约的有一种直觉,这真要是动起手来,没准死的会是他南霸天还有手下的弟兄,而不是这两个不速之客。

    看到南霸天站着没动,徐锐又道:“坐呀,都坐。”

    徐锐说话的语气不重,却有一种无形的压力瞬间弥漫开来。

    南霸天的脸皮便再次抖动了两下,然后走到旁边,坐到了窜天猴那张狼皮交椅上,又挥手示意窜天猴等十几个匪首也坐下,窜天猴被南霸天占了自己的座,就只能坐下首的,三当家坐四当家的,然后依次往下轮流。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最后一个老十三就没了座位,只能站着。

    南霸天向徐锐拱拱手,强笑着道:“不知道两位长官前来青牛寨,有何赐教?”

    窜天猴等十几个匪首便齐齐扭头,向南霸天投来讶异的目光,妈,这真是他们的扛把子南霸天?不知道的,还道是哪个教书的。

    南霸天也是神情尴尬,竟不敢直视十几个弟兄的目光。

    徐锐却说道:“那啥,我们走了挺远的路,肚子饿了,有吃的没有?先整点吃的过来。”

    徐锐说话间,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强大的气场,这种强大的气场给了南霸天和窜天猴等十几个匪首一种强烈的错觉,仿佛这个坐着的军官才是青牛寨的扛把子,而他们却不是他手下的小喽罗。

    南霸天几乎是下意识的,对最靠近门口的那个站着的匪首说道:“老十三,你去伙房弄点吃的。”

    老十三的脑子不太好使,闻言几乎是想也没想,答应一声就往就走。

    直到老十三走出了大厅,南霸天脸上才浮起一抹怪异之色,继而又涌起一股羞恼,这是咋了?老子是南霸天,是青牛寨的扛把子,怎么搞的跟个小喽罗似的?

    当下南霸天一咬牙,恶向胆边生,反手又将腰间的两枝大镜面匣子给拔了出来,然后拿黑洞洞的枪口顶住了徐锐的面门,狞声说道:“他娘的,给你几分颜色,你还真把自个当青牛寨扛把子了?起来,给老子站起来!”

    一看到南霸天掏枪,窜天猴等十几个匪首便也立刻站起身,也掏出了枪。

    被十几把镜面匣子指着浑身要害,徐锐却是一点也不慌张,也没有起身,只是笑吟吟的看着南霸天,说道:“南大当家,把枪收好,小心走火。”

    徐锐的镇定或者说是嚣张,彻底激怒了南霸天,南霸天几乎是恶狠狠的张开了两枝镜面匣子的机头,喝道:“再说一遍,给我起来,再不起来,可就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了。”

    说这话时,南霸天的内心在颤抖。

    老天爷呀,我南霸天从来都是说打就打,说杀就杀,啥时候像今天这般色厉内茬过?是的,真是色厉内茬,别看他双枪在手,可不知为什么,内心竟一阵阵战栗,没来由的战栗,仿佛被人拿枪顶住脑袋的是他南霸天。

    徐锐看着南霸天,脸上笑容依旧,目光却冷了下来。

    下一霎那,徐锐的身影忽然之间从虎皮交椅上消失,南霸天只感觉到眼前一花,然后手里的两枝大镜面匣子就稀里糊涂的到了人家手里,再定睛看时,便看到两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顶住了自己的面门。

    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南霸天的脸色顷刻间变得煞白。

    南霸天终于知道刚才他为什么会不由自主的战栗了,因为人家是真的有恃无恐,真没把他放在眼里。

    徐锐的速度太快,等窜天猴等十几个匪首反应过来,南霸天早已落入徐锐手里,霎那之间,十几个匪首便凌乱了。

    冷铁锋不紧不慢的从腰间掏出王八盒子,拉上枪栓,然后虚虚的瞄准了窜天猴等十几个匪首,淡然道:“把枪放下。”

    “放下枪,把枪放下!”南霸天也赶紧下令。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窜天猴和十几个匪首却有些犹豫,不肯放下枪。

    冷铁锋便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只听叭的一声响,窜天猴脑袋上的毡帽便飞到了房梁上,窜天猴激泠泠的打了个冷颤,赶紧弯腰将手里的大镜面匣子放在了地上,剩下十几个匪首见状,也赶紧把手里的枪扔了。

    看到冷铁锋开枪,南霸天却不惊反喜。

    果不其然,突如其来的枪声惊动了整个青牛寨的土匪,正在营房里耍钱的土匪便纷纷从营房里冲出来,一窝蜂似的涌到了聚义大厅前,霎那之间,上百枝步枪便齐刷刷举起来,上百个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徐锐和冷铁锋。

    看到大群土匪已赶到,南霸天便立刻镇定下来。

    “哈哈。”南霸天大笑两声,得意的对徐锐说,“这位长官,我不管你什么来路,也不管你什么来意,只要你肯放下枪,就一切好说,我南霸天说话算话,绝不会伤害你,可是你要是不放下枪……”

    “怎样?”徐锐淡淡的说道,“我若不放下枪,你就会怎样?”

    南霸天把脸一拉,冷然说道:“那今天你就别想活着踏出青牛寨。”

    “是吗?”徐锐嘴角便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然后摄指打了个呼哨。

    下一刻,聚义大厅外再次响起杂乱的脚步声,遂即周围便冒出了数以百计的官军,端着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将百十号土匪包围了起来。

    青牛寨的土匪便立刻骚动起来,因为,这些官军装备精良,不仅有步枪,还有十几挺轻机枪,甚至还在墙头上架起了一挺重机枪。

    原来,大兵早就率领步兵第一中队藏在了青牛寨的外面,只等冷铁锋用枪声将营房里的土匪吸引过来,便立刻趁虚而入杀进青牛寨。

    步兵第一中队其实是在虚张声势,他们并没有多少子弹。

    可是青牛寨的土匪并不知道,他们只看见官军有重机枪。

    “放下武器,两手抱头原地蹲下!”大兵高举着驳壳枪,先对着夜空开了一枪,然后厉声大吼道,“有胆敢顽抗者,格杀勿论!”

    伴随大兵的吼声,百余大兵端着明晃晃的刺刀踏前一步,大吼道:“杀!”

    听到这声气势十足的“杀”,青牛寨的土匪便立刻怂了,几个胆小的便立刻扔掉了手里的枪,有了带头的,便立刻有效仿的。

    很快,青牛寨的土匪便都交出了手里的武器。

    大兵让人收缴了武器,又将百余土匪赶进一间营房看守起来。

    南霸天和窜天猴等十几个匪首眼睁睁的看着手下的百十号土匪被人缴械并看押起来,却也无可奈何。

    至此,青牛寨的局面完全落入了**大队的掌控之中。

    直到这个时候,老十三才带着两个伙夫端着一大盆羊汤还有一大盆的炒面片兴匆匆的跑进了聚义厅,一边喊着饭来了,一边却很是纳闷的看着聚义厅前像标枪似的插着的哨兵,这哪来的哨兵?瞧着怎么像官兵?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