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62章 土匪

正文 第162章 土匪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大梅山山势险峻,如果从天上往下看,整座大梅山就像是一只巨大的螃蟹,两条支脉从大山主体中延伸出来,就像是巨蟹的大钳,将大梅山盆地环抱其中,而梅镇就处于这两只大钳的中间,是外界进入大梅山的必经之路。

    不过,土匪却是从大梅山里杀出来的。

    十几匹骏马驮着十几名形貌、身材不一的精壮汉子,正顺着横亘大梅山盆地而过的大路缓缓行进,在这十几骑土匪身后,还有百余人徒步跟进,这些土匪多衣衫褴褛,身上挎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门,有汉阳造步枪,有鸟铳,甚至有长矛。

    十几个骑马悍匪当中,中间有个戴着眼罩的独眼土匪尤其骠悍,大冬天的,身上只披了件羊皮袄,暴露在外的胳膊上坟起鼓鼓的肌肉,还有左右肩上各挎着一枝大镜面匣子,看那幽蓝幽蓝的烤漆,就知道是德国原装进口。

    一个顶着瓜皮帽的瘦小匪首催动坐骑,追上独眼悍匪,大声道:“扛把子,这回咱们可就指着黄老财了,要是这黄老财也没油水,那今年这个年,咱们青牛寨可真就难过了,我曰他个先人板板的,如今地主家也没余粮哪。”

    青牛寨自从扯旗那天开始就定下了规矩,只抢大户不抢百姓。

    可大梅山周围的大户来来回回就那几家,再肥的猪也经不起来来回回的杀。

    这不,今年年景不好,大梅山周围几个镇子的大户也没余粮,青牛寨的好汉见实在刮不出油水来,就只能将目光转向梅镇的黄老财。

    这独眼悍匪就是青牛寨的大当家南霸天。

    南霸天独目里掠过一抹凶光,狞声说道:“黄老财可是肥羊!”

    瘦小匪首低声道:“扛把子,这黄老财可是块难啃的硬骨头,他的大儿子可是蒲县的县长,他的三儿子还是国*军营长,部队就驻扎在蒲口,前年咱们来梅镇打秋风,要不是走得快,当时就让黄老财的三儿子给包了饺子了。”

    “那都是两年前的老黄历了。”南霸天嘿嘿一笑,又道,“如今,东洋小鬼子都已经打下南京城了,蒲县的官绅名流还有驻蒲口的国*军早他妈跑了,黄老财就有天大的靠山,如今也是指望不上了,这次他要是肯乖乖的放血那还好说,咱们青牛寨一向只求财不害命,可他要不识相,嘿嘿,说不得只能把他老黄家给连锅端喽。”

    说完,南霸天又扭头大喝道:“弟兄们,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

    十几个骑马匪首还有徒步跟进的百十来个土匪便立刻嗷嗷叫起来,还别说,还真就有一股子气势,绝非普通的乌合之众。

    说话间,梅镇已经遥遥在望。

    只不过,梅镇的保安队明显已有了防备。

    梅镇没有城墙,但是有木头搭建的栅栏,还有辕门、哨塔以及环绕镇子的护城河,保安队将进出镇子的四道木吊格一拉,就截断了进出的通道,青牛寨的土匪要想进入镇子,就非得强攻不可,可真要是强攻,保安队的团丁也不是摆设。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黄世勋、黄守智父子站在西门的哨塔上,远远看到青牛寨的土匪浩浩荡荡开过来,腿肚子就难免有些抽筋,梅镇虽然也有个保安队,人数还比青牛寨的土匪多,有两百多人,可这些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哪能跟打家劫舍惯了的悍匪比?

    青牛寨的土匪尤其骠悍,等闲官军都不是对手。

    要知道三年以前大梅山中的土匪有十几股,可三年之后,这十几股土匪不是被赶走就是被吞并,如今只剩下了两股,一股就是青牛寨。

    然,害怕归害怕,场面话却还是必须得说。

    看到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独眼悍匪走过来,黄家父子就知道是南霸天到了。

    黄家父子跟南霸天也不是头一回打交道了,两年前南霸天就曾经来过梅镇,黄世勋出了五百斛米,五十口猪外加十头牛才给打发走的,只可惜他的三儿子晚到了片刻,要不然当时就能够剿了这股悍匪,也就没有今天这祸事了。

    然而,今时却是再也不比往日了,现如今,不仅当县长的大儿子跑没影了,三儿子的部队也不知道撤哪去了。

    当下黄世勋只能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大声道:“南当家的,咱们梅镇给大梅山各个堂口的年例孝敬可是一文不曾短少,却不知南当家的这次兴师动众过来,有何贵干?”

    南霸天勒住坐骑,故意亮出左右肩挎着的两枝镜面匣子,说道:“黄老爷,这眼瞅着就过年了,我在山中闲着没事,就带着弟兄们来给黄老爷拜早年来了。”说完了,南霸天又回头把手一招,大声道,“弟兄们,搞起。”

    一百多号土匪便立刻异口同声的大吼起来:

    祝黄老爷寿比南山不老松,福如东海长流水!

    祝黄老爷寿比南山不老松,福如东海长流水!

    祝黄老爷寿比南山不老松,福如东海长流水!

    听着镇外山呼海啸般的祝福声,黄世勋却只觉心惊肉跳。

    不过在惊惧之余,黄世勋却又稍稍安心了些,他自然不会相信南霸天兴师动众前来梅镇是给他拜年,但既然南霸天这么说,足见他也是不想来硬的,如果老黄家能够肯出血,未必就不能够买个平安,就不知道南霸天胃口有多大。

    当下黄世勋道:“南当家的和诸位好汉的美意,老朽心领了。”

    停顿了下,黄世勋又道:“南当家的和诸位好汉远来是客,论理,老朽理应请诸位好汉前来寒舍做客,只是老朽事先并不知道南当家的和诸位好汉会来梅镇,仓促之间并不曾备下如此多的酒席,所以恕不能请诸位好汉进镇做客了,不过老朽让人备下了一份薄礼,还望南当家的和诸位好汉一定笔纳。”

    南霸天独目中凶光毕露,一瞬不瞬盯着黄世勋,脸上却满是笑容。

    黄世勋回过头,吩咐管家黄得禄:“得禄,去库房取三千大洋来。”

    黄得禄飞奔而去,很快就带着两个护院抬着一箩筐银元赶了过来。

    黄守智又命人打开寨门,着两个团丁将一箩筐银元抬出去,摆在了南霸天马前。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南霸天低头扫了眼箩筐,便估计出了一个大概,当下冷笑着说道:“黄老爷,我们大老远的过来给你拜年,你不赏口茶饭吃也就罢了,却让人拿出这么点银元,你这是在打花叫花子呢,还是在打发叫化子呢?”

    黄世勋一听这话,老脸上便立刻泛起苦色。

    看来这三千银元,是远远满足不了南霸天。

    可是他黄世勋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呀,他得放多少租子,才能攒够三千银元?南霸天却还嫌少,这分明是要割他身上的肉哇,可,又有什么办法呢?真要是打起来,就凭保安队两百多人,百来条枪,如何能是这股悍匪的对手?

    当下黄世勋惨然道:“南当家的,那你就开个价。”

    南霸天闷哼了一声,霸气的说道:“除了这三千大洋,外加一千斛米,八百斛面,五百斤豆子,再加一百口猪,对了,还要你们老黄家自酿的米酒四十坛,哈哈,我知道黄老爷喜欢喝酒,每年都会自酝五十坛米酒藏在地窖里,我不全要,四十坛就够了。”

    听完南霸天的开价,黄世勋当即两眼一黑,险些当场昏死过去,乖乖,这可真是要了他老命了,一千斛米,八百斛面,五百斤的豆子,一百口猪,还要四十坛酒,这是要把他老黄家的库房给搬空哪,还让不让人活了?

    “爹,我们不能给!”黄守智道,“打吧!”

    “打,你拿什么打?”黄世勋瞥了眼周围的保安团丁,哂然道,“就凭他们?”

    黄守智环顾四周的保安团丁,只见平时在老百姓面前耀武扬威的团丁,这会却一个个体如筛糠,面无人色,当下黄守智眼睛里的小火苗就熄灭了,就这样的团丁,真要打起来,不等外面的土匪开火,只怕早已经作鸟兽散了。

    当下黄世勋咬咬牙,大声道:“南当家的,你说的这些,我们可以给,但是你得给我们点时间。”形势比人强哪,舍了这批钱粮和酒,至少还能保全几万亩良田,以及价值数万大洋的宅院,真要是打起来,双方拼个玉石俱焚,那可什么都没有喽。

    看到黄世勋答应下来,南霸天独眼里便立刻放出光来,大笑道:“行,黄老爷,我给你半天时间,天黑之前我们再过来取钱粮还有酒,哦,对了,还得麻烦黄老爷给咱们备几十辆骡马大车,黄老爷请放心,大车用完了一定还!因为下次还用得上,哈哈!”

    南霸天身的百十来号土匪闻言,也立刻放肆的大笑起来,能够不流血,就轻轻松松获得这么一大批钱粮还有米酒,这样的结果,当真是再好不过了,虽然是土匪,可土匪又何尝愿意打打杀杀,子弹可是不长眼的,对吧?

    “弟兄们,我们走。”南霸天一勒马,转身扬长而去。

    只片刻,青牛寨一百多土匪便消失在了地平线上,梅镇也恢复了宁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