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58章 手术

正文 第158章 手术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或死于乱战之中?”裕仁甩了甩手中的电报抄写纸,语气不善的对前来汇报工作的闲院宫载仁说道,“皇叔祖,你说,这叫什么话?死就是死,没死就是没死,什么叫或死于乱战之中?杉杉元办事也太不靠谱。”

    闲院宫载仁小声说道:“陛下,立花支队未能明确徐锐的死讯,的确让人失望,但不管怎么说,暂编七十九师之残部终归是被歼灭了,如此一来,俊彦侄儿也就能瞑目了,帝国还有我皇室的颜面也勉强算是保住了。”

    闲院宫载仁说的是实话,暂编七十九师这件事拖下去,对日本、对日本皇室可说没有任何好处,因为继续纠结此事,只会挫伤日军士气而助涨国*军的威风,所以,既便立花支队没能歼灭暂编七十九师残部,闲院宫载仁也会想办法揭过。

    现在立花支队已经重创了暂编七十九师残部,日本的舆论和宣传机构也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借此散布舆论,挽回之前的影响了。

    唯一让闲院宫载仁有些失望的是,立花支队虽然重创了暂编七十九师之残部,却也遭到了中国第59军的合围,以致前进集群全体玉碎,这事要是让西方各国记者捅出去,帝国还有皇国终归是面上无光。

    闲院宫载仁想尽快揭过这一层,裕仁却不然。

    裕仁虽然贵为天皇,却终究还是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

    裕仁闷哼了一声,说道:“皇叔祖,这件事绝不能就这样算了,让杉杉元查清楚暂编七十九师**营营长徐锐的下落,总之,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看到裕仁这样表态,闲院宫载仁便松了口气,因为这意味着杉杉元已经过关,不会再像他的前任松井石根那样,会遭到解职,如此一来,他闲院宫载仁身为杉杉元的举荐人,对杉杉元也就有一个交待了。

    不过,裕仁交待的事还是得答应。

    当下闲院宫载仁便说道:“好吧,我会给杉杉元发电报,让他尽快查清楚暂编七十九师**营营长徐锐的下落,生要见人,死也要见尸,不过陛下,这会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你应该前去发表新年昭书了。”

    裕仁这才轻哼一声,在卫士的簇拥下转身走了。

    目遂裕仁矮小瘦弱的身影出门而去,闲院宫载仁的眉头却立刻蹙紧了,这老鬼子也是个懂军事的,他虽然不在前线战场,却也很清楚前线将领的难处,当下叹道:要想在偌大的中国战场找到一个人,又谈何容易?

    (分割线)

    徐锐沉声说道:“不用想了,就在这儿手术吧。”

    “就在这儿?”小鹿原纯子看了看四周的荒山野岭,瞪大美目说道,“这里就连一户人家也没有,更不用说诊所医院,怎么手术?”

    徐锐道:“谁规定没有医院,就不能进行手术?”

    “当然没人规定必须得有医院才能手术,可是……”小鹿原纯子睁大美目,无辜的看着徐锐,又道,“可是若没有医院,就没有器械,没有器械又怎么手术呢?”

    说完之后,小鹿原纯子又低头看了看徐锐受伤的右腿,这腿的伤势可不是一般的重,既便是在大医院,医疗器械齐备再加药品齐全,这也是个难度极高的大型外科手术,非医术高超的外科手术根本就没办法完成。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徐锐反手从腰间拔出了刺刀,说道:“用这个。”

    “纳尼,用刺刀做手术?”小鹿原纯子一下就懵了。

    徐锐便将刺刀递给旁边站着的何书崖,说道:“书呆子,去把刺刀磨快一些。”

    何书崖答应一声,接过刺刀到旁边找水源磨刺刀去了。

    小鹿原纯子又道:“可是,手术刀可以用刺刀代替,可是输血设备呢?你右腿的伤势非常重,之前还流了很多血,如果手术过程中不进行输血,我担心你会出现失血性休克,一旦你在手术过程中出现休克,那就,那就……”

    后面的话小鹿原纯子没敢说,但徐锐又岂能不明白?

    在这前不着村后不挨店的荒山野岭,徐锐一旦出现休血性休克而又不能及时输血,结果就只能有一个,那就是死!

    这过程中,只有冷铁锋和江南能听懂徐锐跟小鹿原纯子之间的交流。

    江南劝道:“徐营长,我支持纯子的意见,在这里进行手术太危险了,就算暂时没条件进城找大医院,至少也得找一家西医诊所才行。”

    徐锐说道:“可是我这条腿却已经拖不起了,最多再过二十几个小时,右腿膝盖以下的部位就会坏死,到时候既便找到了西医诊所,也只能截肢了。”

    “就算截肢,总也好过没命吧?”江南又道,“徐营长,其实我早就想说你了,你是一名指挥员,而不是士兵,所以你的岗位应该是在指挥所,而不是像个士兵,冲锋陷阵在战场的最前沿。”

    冷铁锋也道:“老徐,真不是我恭维你,就凭你的身手,既便没有了右腿,既便柱根拐杖,到了战场上,等闲三五个鬼子也不是你对手。”

    “滚蛋,有你这样劝人的吗?”徐锐瞪了冷铁锋一眼,又扭头对小鹿原纯子说道,“来吧纯子小姐,我的身体,我清楚,区区这么个小手术,绝不会让我陷入失血性休克的,你可以放心手术,当然,既便真的休克了,也没人会怪你。”

    “可是,可是……”小鹿原纯子却还是有些担心。

    “没什么可是。”徐锐却很霸道的说道,“就这么定了。”

    说话间,何书崖已经磨好了刺刀,徐锐从何书崖手里接过刺刀再递给小鹿原纯子,然后用鼓励的语气说道:“纯子小姐,请开始吧。”

    面对徐锐坚定的眼神,坚定的语气,小鹿原纯子终于点了头。

    从急救包里拿出碘酒,给刺刀消完了毒,小鹿原纯子又吩咐旁边围观的几个残兵:“请把徐营长的四肢还有头部固定在担架上。”

    江南将小鹿原纯子的日语翻译成了汉语。

    旁边站着的大兵、东北虎几个刚要动手,却让徐锐给制止了。

    “不用了。”徐锐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区区一个小手术,犯不着那个。”

    小鹿原纯子看着徐锐,说道:“徐营长,因为没有麻药,整个手术过程会非常的痛,我担心你会受不了的,而且其中一处伤口距离大动脉非常的近,万一手术过程中你一挣扎,结果将是不可想象的……”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徐锐淡然说道:“你尽管放心,我不动。”

    小鹿原纯子便闭上了她的小嘴,看着徐锐的眼神却变了。

    先用刺刀挑开徐锐右腿上几成布条的棉裤,再用碘酒给十几处伤口消过毒,小鹿原纯子小手紧握刺刀,侧过头对徐锐说道:“徐营长,那我开始了。”

    “开始吧。”徐锐抬头看着小鹿原纯子,目光坚毅而又冷浚。

    小鹿原纯子看上去就是个花枝般的美人,可一旦手术刀在手,整个人的气质便立刻为之一变,真不愧是东京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下手真是既准又稳,而且狠,只一刀就切开了徐锐右腿上的其中一处伤口。

    刀落,皮开,肉绽,血溅。

    小鹿原纯子的目光迅即落到徐锐的脸上。

    然而,让小鹿原纯子感到无比意外的是,徐锐根本没有反应,似乎只有他的眉毛轻轻的扬了一下,脸上也是没有任何表情。

    仿佛,这条腿就不是他徐锐的。

    徐锐没什么反应,旁边围观的大兵、东北虎等人却纷纷吸气,万重山脸上的肌肉甚至不由自主的抽搐了起来,仿佛刚才小鹿原纯子一刀切开的不是徐锐的右腿,而是他万重山万营副的右腿,所以疼的也是他万重山。

    小鹿原纯子手上没有片刻停顿,一刀切开伤口,再轻轻一挑,一块弹片便噗的一声从绽裂的伤口里跳出来,掉落在了地上。

    何书崖弯腰从地上将弹片捡起。

    等何书崖捡起弹片时,小鹿原纯子已经用药棉清洗完了伤品,已经开始在缝合了,伤口一经缝合,再洒上碘胺粉,便立刻不再流血,处理完了一处伤口,小鹿原纯子忍不住又扭头看徐锐脸,发现徐锐还是面无表情,只是脸色似乎变得苍白了些。

    从徐锐脸上收回目光,小鹿原纯子将刺刀对准了第二处伤口。

    这是徐锐十几处伤口中最深最大的一处,弹片锲入肌肉组织足足有三四公分之深,几乎锲入股骨,而且从位置看,距离大动脉很近,手术危险性也最大,小鹿原纯子担心徐锐忍受不了剧痛,所以刚才她没敢在第一时间处理。

    现在,小鹿原纯子却相信徐锐真能忍住。

    这个男人,这个中国男人,就算是恶魔,也是最英勇的恶魔。

    手起刀落,皮开肉绽血溅,不过这一次,却没能够一就到位,小鹿原纯子必须借助大兵和东北虎的帮忙,用钩子将绽裂的伤口撑开,然后再割了第二刀,才终于找到了锲入深处的那块弹片,万幸,距离大动脉尚有毫厘之遥。

    很快,小鹿原纯子就处理完第二处伤口,再扭过头去看徐锐,却发现徐锐的脸色比刚才又变得苍白了些,甚至连嘴唇也失去了血色,看到这,小鹿原纯子那一双明亮的美目便立刻变得柔和了起来。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