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34章 暗夜杀机

正文 第134章 暗夜杀机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小犬四郎端着三八大盖,正无比紧张的往前搜索行进。

    小犬四郎来自熊本,是一名后备役军人,所谓后备役,就是指已到服役年龄,却没有应征进入野战师团服役的准军事人员,后备役军人虽然不需要进入军队服役,但是所要接受的军事训练却是跟现役军人毫无区别。

    这样的养兵策略,也跟日本的国力有关。

    因为小日本的国力有限,还要尽可能的集中资源大力发展海军,所以留给陆军的资源就极其有限,陆军为了省下经费更新武器装备,就必须尽可能少养兵,少支出军饷,日军除了十七个常设师团,别的基本上都是架子师团。

    所谓的架子师团,就是组织架构完备,然而兵员却是不足额的。

    架子师团可以节省经费,但是到战时,架子师团却是不顶用的。

    所以日本陆军部就想了个妙招,缩短义务兵的服役期限,并尽可能多的练兵。

    这样一来,等到开战时,只需大量征召不在编的后备役或者退役的在乡军人,再将这些后备役及在乡军人补充进架子师团,转眼之间,这些架子师团就会变成满编师团,饭岛师团就是中日战争爆发后才补充齐整的,战斗力也不比常设师团差多少。

    小犬四郎虽然是后备役,可是战斗意志却不比任何现役军人差。

    然而此时,小犬四郎却分明感觉到自己的上下牙正在不断打架。

    小犬四郎此刻紧张极了,比走在身边的任何一个战友都要紧张。

    事情还得从三个小时之前说起,三个小时之前,徐锐和冷铁锋袭击了鬼子的一个搜索小队,击毙了十个鬼子,放走了四个,小犬四郎就是其中的一个鬼子,从徐锐手底下侥幸捡回一条性命之后,小犬四郎就患上了严重的恐惧症。

    小犬四郎跟所有的小鬼子一样,都受到了军国主义思想的洗脑,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再不会感到恐惧,当他遇到像徐锐这样已经超出他的想象极限的强兵,小犬四郎仍然会本能的感到恐惧,这跟怕不怕死没有关系。

    这是一种源于灵魂深处,来自信仰层面的恐惧。

    是的,徐锐还有冷铁锋的出现,让小犬四郎对自己一直坚信的信仰产生了动摇,他突然之间觉得日本不可能赢得这场战争。

    小犬四郎的紧张,全被他身后的山田看在眼里。

    军曹长山田一木是个真正的老兵,他参加过五年前的一二八上海抗战。

    本来按照山田的资历,早就应该进入陆军士官学校学习,从陆军士官学校毕业之后怎么也应该当上少尉了,可由于他在朝鲜服役期间犯了严重错误,所以被取消了入学资格,结果到现在也还只是个军曹长。

    跟小犬四郎比,山田就显得镇定自若得多。

    “小犬桑,你太紧张了。”山田点了颗烟,一边不紧不慢的往前走,一边对着小犬四郎说道,“警惕是必须的,紧张却要不得,你一紧张,战术动作就会变形,关键时刻,这个就会要了你的命,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小犬四郎没有吭声,耳朵却竖了起来。

    山田咧嘴笑了一下,自顾自接着说道:“小犬桑,你要比我幸运,当年我所在的步兵联队调到上海战场时,我才刚入伍还不到两个月,新兵训练都还没完成,结果一到战场上,整个人立刻就全懵了。”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当时,我们小队负责守卫一个桥头阵地,正好遇到支那军反攻,趁着夜色的掩护,支那军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到了我们的阵地前沿,等到我们的哨兵发现他们,支那军的前锋都已经迫近到了二十米内。”

    “很快,支那军就冲到了我们的阵地前,阵地防御就成了近身博斗,一个身材高大的支那兵端着刺刀就朝我扑了过来,当时我紧张极了,举枪就打,就四五米,这么近的距离,我竟然打偏了,小犬桑你能信吗?”

    小犬四郎愕然说道:“这么近都能打偏?”

    “你不信?我也不相信。”山田嘿然道,“可事实就是事实,我就是打偏了,那一枪并没能打中那个支那兵,可是那个支那兵却一刺刀捅穿了我的身体,在我的肩膀上永远的留下了一个窟窿眼。”

    一边说,山田一边解开了身上的棉军装,露出左肩上一个刀疤。

    给小犬四郎看过刀疤,山田又合上军装,说道:“就差一点点,支那兵的这一刀没能刺中我的心脏,要不然,我坟头的草都半米高,再不能站在这里跟你说话。”

    “军曹长,谢谢你跟我说这些。”小犬四郎冲山田笑笑,又说道,“可这次咱们搜捕的这两个支那兵真不一样,他们……”

    “小犬桑,一样,都是支那兵。”山田嘿嘿一笑,打断了小犬四郎。

    然而,下一霎那,山田一木脸上的笑容便突然之间凝固了。

    小犬四郎看到山田的神情有异,问道:“怎么了,军曹长?”

    “嘘!”山田突然变了脸色,冲小犬四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小犬四郎顿时心头一凛,目光却迅即落到了山田的双手之上。

    山田一木面朝小犬四郎,用双手打出了一连串的战术手语,意思是说:他身后六点钟方向有个人,极可能就是那两个*中国兵中的一个!

    山田还让小犬四郎不要声张,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然后将消息报告给小队长,让小队长派两个步兵小组从两侧迂回过去,绕到身后去偷袭那两个*中国兵。

    小犬四郎微微顿首,刚转身准备前去报告小队长,眼角余光却突然看到山田一木背后站起了一个鬼魅般的黑影,此时,天色还没有完全黑透,在幽深的森林里,还是有一定的能见度,所以小犬四郎看了个真切。

    “军曹长!!!”

    小犬四郎立刻大叫起来,想要提醒山田注意身后。

    看到小犬四郎脸上流露出惊恐之色,山田一木瞬间就意识到了危险,他刚才虽然听到了一丝细微声响,也分辩出那不是什么飞禽走兽,而是个人,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已经欺近到他身后,离他只有不足半米之遥!

    生死关头,山田一木并没有转身回头,而是一个跨步,向左前方跨出一大步,再顺势卧倒,向前跨步的同时,山田一木也从枪套掏出了王八盒子。

    山田的反应不可谓不敏捷,出枪的速度也是快到极致。

    然而,不幸的是,山田这次遇到的却是徐锐,他就注定只能够成为一个悲剧。

    还没等山田卧倒,几乎是在山田掏出王八盒子的瞬间,徐锐就已经鬼魅般欺近到山田背后,山田因为背对着徐锐所以懵然不知,可是小犬四郎却看的清清楚楚,那身影快到就像是山田的影子,山田刚动,他就立刻跟着贴了上来。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这一切,说起来慢,其实只发生在瞬息之间。

    也就是小犬四郎才刚刚喊出半句“军曹长”,前边的鬼子还没来得及回头看,徐锐就已经欺近到了山田的背后,双手摁住山田顶门以及下巴猛一发力,只听得喀巴一声,山田的脑袋便立刻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扭过了过来。

    徐锐再一松手,山田的脑袋便软绵绵的耷拉下来。

    到了这个时候,前边的鬼子听到小犬四郎的大叫,纷纷转过身来,然后正好看到已经失去意识的山田一木直挺挺的倒了下来。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小犬四郎卡在嗓子眼里的后半句话才猛的大吼了出来:“小心!你身后有支那兵!!!”

    走前边的鬼子迅速展开战斗队列,折返回来。

    然而,在大队鬼子折返回来之前,那个鬼魅般的黑影只是往后一个空翻便融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冲在最前面的几个鬼子原地蹲下,对着四周树林胡乱开枪。

    “山田桑!”小队长池田蹲下身,伸手探了探山田的鼻息,便骂了一声八嘎,然后又把目光转向小犬四郎,阴沉着脸问道,“小犬桑,刚才怎么回事?”

    由于一切发生得实在太快,再加上光线不好,小队长池田和整个小队的鬼子都没看清刚才发生的一幕,他们只是看到了山田倒下的情形。

    小犬四郎的眼神却呆呆的,似乎仍然沉浸在惊惧当中。

    池田连喊了好几声,小犬四郎都是毫无反应,池田便恼了,劈手扇了小犬四郎一记大耳括子,怒骂道:“八嘎,小犬桑你醒醒!”

    这一记大耳括子,却终于把小犬四郎给打醒了。

    小犬四郎激泠泠的打了个冷颤,叫道:“小队长,鬼,这里有鬼魅。”

    说这话时,小犬四郎牙齿打颤,他的精神信仰已经完全彻底崩溃了。

    “八嘎,什么鬼魅,是支那兵!”小队长池田又狠狠的扇了小犬四郎两耳光,然后又问道,“刚才那支那兵往哪个方向跑了?”

    “往这边跑了。”小犬四郎先指了指六点钟方向。

    池田小队长刚要下令往六点钟方向追击,小犬四郎的指向却忽然变了。

    “不对,应该是这边。”小犬四郎很快改了主意,又拿手指向了九点钟方向,接着又指向八点方向。

    小队长池田的脸色便立刻黑下来,恨不得再扇小犬四郎一记耳光。

    就在这个时候,众人身后突然间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叫,那凄惨的,就像是一只鸡被黄鼠狼咬住翅膀时,发出的绝望的哀鸣。

    池田和一干鬼子兵急转身回头看,却没有看到任何异常。

    片刻之后,落在后面的一个鬼子却突然惊恐的大叫起来:“队长,清水桑不见了,清水桑不知哪去了!”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