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11章 杀俘

正文 第111章 杀俘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徐锐端着三八大盖赶到驻地时,局面已经控制住了。

    事情的原委很快也查清楚了,就是小鹿原纯子想偷偷放走重藤千秋三人,可是船越正在得知小鹿原纯子是日本女人之后,便立刻狂性大发,试图将小鹿原纯子掐死,结果惊动了外面的守卫,小鹿原纯子才侥幸捡回一条命。

    问清楚原委之后,徐锐看向江南的目光便有些不善。

    “江小姐,当初你可是答应过我的。”徐锐冷冷的道。

    “对不起,这件事情是我没处理好,给您添麻烦了。”

    江南脸上的神情便有些尴尬,当初徐锐要放走小鹿原纯子,是江南把她留了下来,当时徐锐的确说过,如果小鹿原纯子出了什么幺蛾子,江南要负责,却没有想到小鹿原纯子还真就出幺蛾子了,好在,事情还没有发生。

    不过既便是这样,江南也感到脸上无光。

    徐锐闷哼了一声,目光又落到了小鹿原纯子身上。

    小鹿原纯子明显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整个人缩在防空洞的角落里蜷缩成一团,看到徐锐冷电似的目光扫过来,整个人便立刻开始簌簌的发抖,那情状,活生生就是猛兽目光注视下的无助小羊羔,要多可怜那就有多可怜。

    “下不为例”徐锐终于还是没有说出赶走小鹿原纯子的话。

    江南闻言松了口气,心下却又难免有些失落,出了这档子事,争取徐锐进入新四军阵营的事就必定要往后推了。

    徐锐又把目光投到何书崖身上,说:“书呆子,这次可要看好了。”

    何书崖的小脸便不免有些泛红,这次要不是因为他贪睡,也不会给小鹿原纯子放人的机会,当下推了一把重藤千秋,吼道:“走”

    因为心中不痛快,何书崖手上便用了劲。

    重藤千秋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回头就骂:“八嘎”

    何书崖的眼睛立刻红了,死死的瞪着重藤千秋,说:“狗曰的你骂谁”

    要说恨,**营这么多残兵没一个不恨日本人,第六十七军的溃兵那就更不用说。

    可要说最恨,却还是何书崖最恨日本人,因为他一家十几口子全死在日本人手里,他至今无法忘记他爹、他娘、他姐还有他哥先后遭了小鬼子的毒手,他更忘不了,当他从地窖里爬出来时,他姐目光呆滞看着他的那个样子。

    还有他姐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老疙瘩,别忘了给爹娘还有你哥姐报仇。

    重藤千秋从何书崖的眸子里感受到了刻骨的仇恨,便越发起劲的怒骂起来,他是想要激怒何书崖,然后借何书崖的手结束他的生命,重藤千秋无法面对俘虏的命运,非但他个人受受不了这样的代价,他的整个家族更承受不了这代价。

    何书崖听不懂日语,但他知道重藤千秋嘴里绝对不会有好话。

    何书崖死死的瞪着重藤千秋,右手悄然摸向了腰间的刺刀鞘。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重藤千秋看到了何书崖的这个动作,当即骂得更加的起劲,八嘎声不断。

    何书崖终于忍不住,反手拔出刺刀,拿锋利的刀刃抵住了重藤千秋颈侧,咬牙说道:“狗曰的,信不信我杀了你”

    重藤千秋嘿然一笑,以生硬的汉语说道:“我,不,信。”

    何书崖的瞳孔霎时因为充血而变得赤红,握着刺刀的右手也微微的颤抖起来,就在何书崖忍不住想痛下杀手时,一只素手却轻轻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何书崖扭过头看时,却发现是江南,江南对着何书崖摇摇头,轻声说道:“书崖,我知道你恨日本人,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恨日本人,但我们不能滥杀战俘,要不然,我们跟小鬼子又有什么区别我们不也变成野兽了么”

    何书崖茫然看着江南,有些听不太明白。

    不远处的东北虎却小声嘀咕了一句:鸟,杀个鬼子就成禽兽了

    徐锐环顾四周,发现许多残兵脸上都流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显然对江南的这话不太认同,徐锐嘴角便立刻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他当然知道杀俘是不可取的,这倒不是因为什么狗屁日内瓦公约,而是因为留着战俘才能效益最大化。

    杀个战俘多简单的事,一刀就解决掉了,可这真就划算吗

    像孙立人将军,直接把小鬼子给活埋了,痛快是痛快了,却也太便宜小鬼子了。

    抓住了小鬼子,再不济也要让他们当个十几二十年的苦力,不把他们给榨干了,他们别想活着踏出战俘营,当然,战俘最大的作用,那还是反战宣传,如果能够洗脑成功,区区几个战俘就能够发挥出难以想象的杀伤力。

    所以,徐锐是很清楚留着战俘的好处的,但是别人不知道。

    所以,徐锐很想看看,江南会如何说服包括何书崖在内的这些大头兵。

    江南帮何书崖收好刀,然后目光转向四周的残兵,环顾一圈之后说道:“**营、第十七军还有苏南游击队的将士们,我知道你们恨小鬼子,恨不得剥他们的皮喝他们的血,其实我也恨他们,我也恨不得剥他们皮喝他们血,可是我们不能这么做。”

    “我丢,为什么”有个大头兵哼声道,“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么做”

    “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么做”江南说道,“如果我跟你们说日内瓦公约,你们肯定不屑一顾,如果我跟你们说,你们肯定不以为然,是的,其实我也不在乎日内瓦公约,我也不在乎什么,但是我要说,杀战俘,对我们只有坏处,而没有好处。”

    “就说这个重藤。”江南指了指重藤千秋,重藤千秋似乎知道江南在说他,便极力想要挣扎,却被旁边两个大头兵摁住了,根本动弹不得。

    江南又接着说道:“就说这个重藤千秋吧,我们把他杀了,不过是多杀了一个鬼子,可是如果我们能够把他争取过来,让他帮着咱们宣传反战思想,你们想过没有,他将会影响多少个日本兵要知道,他可是一个将军”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四周的大头兵们便沉默了,这么个道理他们还是知道的。

    为了加深印象,江南又道:“南京保卫战已经失败,我们中国的首都南京已经失守,你们知道南京为什么会失守吗因为南京警备司令唐武跑了,唐武一跑,守南京的十几万**立刻就崩溃了,坚固的南京城防立刻就成了沙子堆砌的城堡。”

    “一个士兵可以影响周围的一群士兵,一个军官可以影响一支部队的士气,一个将军更可以决定一个旅团甚至一个师团的生死存亡,如果我们能够征服他们的思想,改造他们的灵魂,使他们成为我们的反战同盟军,你们想过没有,他们将给予我们多大的帮助这难道不比杀了他们更好”

    江南最后说道:“杀了他们,不过是逞一时之快,可是留着他们,改造他们,却可以持续给日寇造成伤害,这岂不是更加有利于我们的抗战”

    四周大多数残兵在默默点头,道理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但仍有不少残兵不以为然,又道:“可是要改造他们又谈何容易”

    似乎是为了佐证这些残兵的担忧的正确性,重藤千秋、尾田信义和船越正不约而同的挣扎起来,看上去就像三头难以驯服的受伤野兽。

    江南微微一笑,接着说道:“是的,我承认,要想改造这样的日军高级将领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事在人为,我们试都没试过,又怎么知道就一定不行呢我们**营连重藤支队都干掉了,难道还没有勇气接受这小小的挑战么”

    江南这话,用的却是激将了,四周的残兵这下终于不再吭声了。

    徐锐冷眼旁观,看着江南在那里长篇大论,嘴角却绽起一抹笑意。

    如果说之前只是怀疑,那么现在,徐锐心下就已经十分的肯定了。

    一个复兴社的女特工,有可能在意一个日军战俘的死活么有可能跟一伙残兵做思想工作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江南只怕不仅仅只是复兴社的女特工,她应该是打入复兴社的**地下党,这却也好了,倒省了他费劲八啦的去找人。

    “都散了,都回去睡觉,明天一大早,可还要行军呢。”徐锐挥手将四周的大头兵给驱散开来,又回头冲江南眨了眨眼睛,说道,“江小姐,刚才的演讲很精彩,我必须得承认我也被你说服了,今后我一定不再杀战俘了。”

    江南忍不住就白了徐锐一眼,看着却是又娇又媚。

    下一霎那,徐锐却整个人都逼了上来,将江南挤到了防空洞的角落里,两人的身体几乎紧紧贴在一起,也不顾刚才的那些个大头兵还没走远,徐锐便把头探过来,几乎是咬着江南的耳垂小声说:“原来你是**”

    江南闻言心下一震,因为吃惊,甚至于忽略了此刻正被徐锐大占便宜。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告密的。”徐锐却话语一转,又邪笑着说道,“因为国民党和蒋委员长开不起那价码。”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