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06章 立花庆雄

正文 第106章 立花庆雄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一回到司令部,杉杉元就将自己关进了办公室。

    此时此刻,杉杉元正阴沉着脸,站在大地图前。

    重藤支队被全歼已经成为事实,纵然杉杉元咬碎自己的大牙,也已经无法改变这个残酷的事实,他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尽量去补救,去挽回重藤支队被暂编七十九师残部全歼所造成的影响。

    立刻向大本营,向皇室发电报,据实说明情况,这个是不用讲的,皇室和大本营还不至于因为重藤支队被全歼就将他解职,但是一顿训诫只怕是很难躲过了,此事难免会在他的履历上留下一个污点,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舆论方面就不用再想着封锁了,暂编七十九师残部用的明码通电,到现在为止,只怕是全世界都已经知道了重藤支队被全歼的消息,此时再想着去封锁舆论,没有用不说,还会给西方世界增添笑料。

    不过,在华中方面军内部却必须严密封锁重藤支队被全歼的消息,因为眼下正是攻占南京之战的关键时期,杉杉元可不希望因为重藤支队被全歼这一事件影响到南京之战,说到底南京战场上的日军也已经疲惫不堪,一个不慎就会反胜为败全线崩溃。

    除以上两点,最需要做的却是,即刻调集军队扫荡暂编七十九师残部

    暂编七十九师残部是必须要剿灭的,而且必须在尽可能短的时间之内予以剿灭,否则的话,他杉杉元就极可能重蹈松井石根的覆辙,杉杉元很清楚,裕仁天皇和皇室的耐心已经所剩无几,他甚至无法想象,当裕仁天皇和皇室得知这一消息,将会何等震怒

    不过过了不到半小时,杉杉元就知道了裕仁天皇的怒火已到了什么程度。

    就在杉杉元向大本营和皇室发出电报之后不到半个小时,由裕仁天皇亲笔签发的训诫电报就送到了杉杉元的面前,在电报里面,裕仁天皇对杉杉元提出了措辞极其严厉的批评,声称杉杉元辜负了他的期望。

    裕仁天皇对杉杉元在中国战场的首秀,非常失望。

    对于一个刚刚走马上任的司令官来说,裕仁的这份电报无疑是相当苟刻的。

    因为之前发生在沪宁战场上的一切都与杉杉元毫无关系,让暂编七十九师残部从无锡突围的是松井石根,让暂编七十九师在包兴击毙伏见宫俊彦亲王的也是松井石根,甚至就连重藤支队被全歼也跟杉杉元没有直接的关系。

    因为杉杉元只是给重藤支队下了命令,负责现场指挥的却是重藤千秋,重藤支队被暂编七十九师残部全歼,责任全在于重藤千秋,杉杉元并没有任何的直接责任,因为无论换谁来当这个方面军司令,结果都依然还是这样。

    所以,裕仁天皇和日本皇室把重藤支队被全歼的责任,一股脑儿全推到杉杉元头上,他们将所有的怨气全都发泄到杉杉元的身上,是很不公平的。

    但是杉杉元更知道,这世间有许多事情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从裕仁天皇的电报,杉杉元可以知道,皇室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所以,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剿灭暂编七十九师残部,否则的话裕仁天皇和皇室真有可能再换人,换另外一个大将来当这个华中方面军的司令官。

    杉杉元绝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绝不

    当下杉杉元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大地图上,寻找离南通最近的部队。

    从地图看,距离南通最近的是饭岛师团,饭岛师团刚刚攻占扬州,目前正向六安、浦口方向攻击前进。

    一霎那间,杉杉元就有了决定。

    立刻从饭岛师团中抽调出一个步兵旅团,配备炮兵、工兵、辎重部队各一个大队,外加一个骑兵联队,组建一个**支队,由这个**支队掉头向东,杀奔靖江、南通一线,负责剿灭暂编七十九师这支可恶的残部。

    除此之外,还得给这个**支队选个合格的指挥官。

    沉吟片刻,杉杉元按铃将他的副官叫进来,让他去找个人。

    没过多久,一个扛着少将军衔的年轻将领便走进了杉杉元的房间,然后收脚立正。

    “司令官阁下,您找我”年轻将领垂首行礼,又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杉杉元。

    走进房间的这个年轻的日军少将名叫立花庆雄,是杉杉元从军部带来的参谋副长。

    “立花桑,你来了。”杉杉元两眼微眯看着面前的这位年轻将领,目露激赏之色。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每次看见立花庆雄,杉杉元就会忍不住回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他年轻时和立花庆雄一样挺拔,一样英姿勃发,也一样年轻有为,仅仅四十出头就已经拥有少将军衔,堪称帝国名将之花。

    “立花桑,来,你过来。”杉杉元招手示意立花庆雄站到他身边。

    立花庆雄哈依一声,挎着军刀大大方方的走到了杉杉元的身边,凌厉的目光却落到了墙上张贴的大地图上。

    杉杉元忽叹息一声,说道:“立花桑,重藤支队在南通遭到惨败,被暂编七十九师残部全歼的消息,你应该知道了吧”

    “哈依,卑职已经知道了。”立花庆雄垂首应道。

    杉杉元的神情便阴沉下来,问道:“对于南通之败,你是怎么看的”

    “难以置信。”立花庆雄沉声道,“卑职简直无法相信,这事竟然是真的。”

    “是啊,此战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杉杉元深以为然道,“一个支队,下辖两个步兵联队、一个炮兵队、一个工兵队、一个通讯队、一个辎重队,一个野战医院、一个骑兵队外加一个战车分队,足有将近万人,却让区区不到五百人的中**队给全歼了,这可是全歼而不是击溃,五百人击溃上万人就已经足够令人难以置信,更何况还是全歼”

    顿了顿,杉杉元又喟然长叹道:“我简直无法想象,这仗重藤千秋究竟是怎么指挥的”

    立花庆雄肃然道:“司令官阁下,重藤千秋是怎么指挥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暂编七十九师的指挥官是谁这一仗,他又是怎么指挥的此人才是此战关键。”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杉杉元默然不语,他知道立花庆雄说的是对的,只是内心却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自从甲午战争之后,日本军界从上到下都弥漫着对中**队的蔑视,到现在,将近半个世纪的时间已经过去,这种思维非但没有消褪,反而更加的重了,如今,在绝大多数的日本军官眼里,他们的对手是苏联,是美法英等国。

    至于说中国人,早已经不被他们放在眼里了。

    杉杉元是这种“重欧轻中”思想的拥护者,更是这种思想的践行者。

    可现在,立花庆雄却提出了有悖于这种思想的观点,这让杉杉元有些难以接受。

    立花庆雄却并没有因为杉杉元的不悦而改变自己的观点,接着说道:“司令官阁下,我们真该好好研究下暂编七十九师这个对手了,从无锡到包兴,从包兴到蠡口,再从蠡口到南通,这已经是皇军第四次在暂编七十九师手下吃亏了,皇军为此也是付出了一个中将、一个少将、三个大佐外加一万多勇士的惨重代价,这样的对手,难道还不值得我们重视吗”

    杉杉元闻言悚然,此前日军连续失利,他只是单纯的感到有些难堪,而并不认为暂编七十九师残部有多可怕,可现在,当立花庆雄将暂编七十九师给予日军造成的伤害一一罗列出来时,杉杉元才猛然之间发现,暂编七十九师残部竟然已经给日军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

    要知道,整个淞沪会战打下来,日军也才伤亡了五万人

    可现在,光是一个暂编七十九师就给日军造成了万余人的伤亡代价,而且,这万余人的伤亡绝大多数是阵亡,这意味着这万余人的损失是永久性的,不像淞沪会战中伤亡的五万余人,其中的绝大多数在伤愈之后仍可以归队,仍然可以再次踏上战场。

    立花庆雄又接着说道:“司令官阁下,一次、二次可以说是侥幸,三次、四次还能说是侥幸吗在世界战争史上,真的有如此之多的侥幸很显然,暂编七十九师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对手,尤其是他们的指挥官,更加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对手,如果我们不能充分了解、熟悉并且研究这个对手,那么,在不远的将来皇军还会有第五次、第六次的惨败。”

    “索代斯奈。”杉杉元听得连连点头,他已经完全被立花庆雄给说服了。

    当下杉杉元又皱眉说:“然而,对这个极度危险的对手,特高课也是一无所知,特高课搜集的情报,只覆盖中**队的师长级别,师长以下的**军官,只有少数黄埔军校出身的旅长、团长有备案,暂编七十九师残部的指挥官,显然不在此列。”

    立花庆雄道:“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对此人做出最基本的判断。”

    杉杉元说道:“立花桑,说说你的判断。”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