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02章 大礼

正文 第102章 大礼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杉杉元搭乘海军第三舰队的一艘运输船,跟一批补充兵同时从大阪港上船,当南通之战最为激烈之时,他才刚到吴淞外海。

    休息室里,杉杉元正对着桌上的地图陷入沉思。

    地图是一整幅中国地图,其中的东北、华北以及华东地区,已经全部涂染成了红色,这代表着日占区,此外图上还有几个硕大的红色箭头,正从红色的日占区向着无色的空白区推进,其中尤以华东的两个红色箭头最为醒目。

    这两个红色箭头,一个代表着华中派谴军,另一个则代表着柳川平助的第11军,这两个集团军就像是蝎子的双钳,已经对中国的首都南京形成一个半合围。

    据最新战报,华中派谴军已经先后攻占中华门、光华门,南京的城垣工事已经告破,接下来就应该是最残酷的巷战了。

    如果有得选择的话,杉杉元并不想打巷战。

    杉杉元曾经参加过日俄战争,头部还曾经负过伤,所以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巷战有多可怕多残酷,因为在巷战中,日军火力、装备的优势将不复存在,中日两军就像是两群丛林之中的困兽,只能够凭着本能殊死博杀。

    打巷战,伤亡比率基本上就是一比一。

    既便最终战果会有所出入,却也不会相差太大。

    所以,杉杉元打心眼里不想跟中**队打巷战。

    不过从目前来看,杉杉元觉得日军并没有选择的余地。

    中**队虽然在淞沪会战中遭受了极大的损失,尤其在最后的撤退阶段,由于组织混乱、指挥不力,更丧失了大量的武器装备,但既便这样,从淞沪战场撤退下来的**也仍是不能小觑,尤其是死守南京的这十几个师,均是蒋的嫡系部队,战斗力不是一般的强。

    要说这样的军队,会不战而溃或者弃城而逃,只有一种情形下才有可能,那就是军中的高级将领带头逃跑,不过被蒋委以重任的唐武已经表态要与南京城共存亡,杉杉元并不认为唐武会带头逃跑,不管怎么说,此人也曾经是一名铁血军人。

    所以,南京这一场巷战,华中方面军想打得打,不想打只怕也得打。

    杉杉元现在唯一关心的,就是南京之战,华中方面军将会付出多大的代价

    如果付出的代价太惨重,势必会影响到后续的作战行动,别的不说,沿津浦铁路北上徐州与华北方面军合流的行动就势必往后推迟。

    杉杉元正想得出神之时,脚步声忽然从身后响起,遂即停在身后一步之外,紧接着响起一个清朗的声音:“司令官阁下,前线急报”

    杉杉元挥了挥手,说道:“念。”

    “哈依。”身后那人道,“方面军司令部:据内线传回的消息,南京警备司令唐武已经逃跑,驻守南京的十几万支那军已经土崩瓦解,目前正聚集在下关至燕子矶一带的江边,并正从城内拆来门板等物打造木筏,准备渡江北逃。”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纳尼”杉杉元霍然回头,难掩神色间的激动。

    “哈依。”身后的日军少佐重重顿首,再次说道,“司令官阁下,这一消息已经由前线部队那里得到了证实,支那军队的确已经全线崩溃了,并且的确正往下关至燕子矶附近的江边聚集,正准备渡江,此外还有少量支那军队试图从玄武门、水西门方向突围,除一部从栖霞山突围外,其余各部均已被皇军聚歼。”

    “哟西,哟西,哟西”杉杉元一连哟西了三声,又转过身,再次目光灼灼的盯住了中国地图,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支那军队一崩溃,皇军就可以兵不血刃拿下南京城,拿下南京之后,华中方面军就可以挥师北上,与华北方面军会合了。”

    攻占南京之后,华中方面军的下一步计划当然是顺着津浦铁路北上,争取在徐州附近与同样沿着津浦铁路南下的华北方面军会师,只要两个方面军完成了会师,中国最富饶、人口最稠密的半壁江山就落入了帝国之手。

    然后,帝国就可以挟此跟蒋展开谈判。

    杉杉元有理由相信,在日军强大的军事压力之下,蒋一定会屈服的。

    想到这里,杉杉元的脸色不由得有些微微的发红,呼吸也变得粗重。

    因为从上海开辟第二战场,然后两路日军南北对进在中原会师的大计划,就是他杉杉元指导参谋本部拟定的,如果这一计划真的成为了现实,那么他杉杉元也将成为名垂青史的人物,因为他的战绩是征服了中国

    要知道,这可是连丰臣秀吉都没能实现的梦想啊

    杉杉元当下又道:“命令,国崎支队以及饭岛师团立刻向浦口方向合围,截断南京守军北逃之路,再请求海军第四舰队江防分队立即封锁下关至燕子矶段长江,阻扰支那军渡江,守南京的十几万支那军,一个都不许放走,一个不许放走,一个不许放走”

    说到最后,杉杉元几乎是在声嘶力竭的大吼了,一个是因为兴奋,一个却是因为期待,因为全歼了南京守军之后,蒋的嫡系部队就基本上被消灭得差不多了,接下来,无论是北上徐州与华北方面军会合,还是顺着长江西进直取武汉,都将变得轻松许多。

    所以,无论如何也要将十几万南京守军全歼在南京城,不令走脱一个

    “哈依”少佐参谋重重顿首,带着杉杉元的指令返回通讯处传令去了。

    此时已经到了午休时分,杉杉元有着严格的作息时间,每天中午必须午睡半个小时,不过今天,杉杉元却是睡意全无,因为他太高兴了。

    傍晚时分,运输船只停泊虹口码头,华中方面军参谋长冢田攻少将以及华中派谴军参谋长饭沼守少将,带着两个司令部所有少佐以上参谋人员都已经聚集在码头上,列队欢迎走马上任的杉杉元,欢迎仪式不可谓不隆重。

    松井石根却没有出现在欢迎队列中。

    在杉杉元到来之前,松井石根就已经住进了虹口的海军医院,松井石根倒不是矫情或者心有怨恨,而是真的病倒了,自古以来,手握重兵的将军们大都会犯职业病,当他们在军中时无论有多苦、有多累都甘之如饴,可一旦让他们闲下来,却立刻就会病倒,松井石根的身体原本就不好,骤然遭到解职就病倒了。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不过,踌躇满志的杉杉元却是不会理会松井石根这失败者的。

    当着西方各国记者的面,杉杉元在虹口码头发表了一通慷慨激昂的演讲,正式宣告华中方面军进入杉杉元时代。

    分割线

    观礼台上的嘉宾中,切列夫和史迪威正在窃窃私语。

    尽管中日战争已经全面爆发,中国的半壁河山都已经被战火给烧得通红,可是国民政府却至今还没有对日宣战,蒋委员长那番被人津津乐道的“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的讲话只是内部讲话,并非正式的对日宣战书。

    所以这就造成了一种很诡异的局面,中日两军明明早已经打成了一锅粥,可是中日两国政府之间却仍然处于非战争状态,所以,大半个上海都已经毁于战火,可公共租界和法租界却是毫发无损,各国驻华使节及外交人员仍然安之若素。

    出于礼节,切列夫和史迪威都应邀出席了杉杉元的就任仪式。

    看着杉杉元在台上慷慨激昂的演讲,切列夫扭头小声对史迪威说:“你说,杉杉元能够在华中方面军司令官任上呆多久”

    史迪威微微一笑,小声说道:“你应该问我,这次日军会换几次帅”

    切列夫闻言莞尔,作为一名克格勃出身的外交人员,切列夫自然也是知道六年前的一二八上海抗战的,一二八上海抗战,七十九路军曾经打得侵华日军四易主帅,苦战一个多月而不得寸进,最后不得不接受西方的调停。

    笑过之后,切列夫却又摇头,说道:“不过,现在却不是六年前了,经过六年的潜心发展,日本的国力、军力都有了长足进步,而中国的国力、军力相在倒退,尤其是那支最能打的七十九路军,已经不复存在了。”

    “不对。”史迪威小声反驳道,“七十九路军仍在”

    “你是说那支暂编七十九师残部”切列夫摇摇头,叹道,“那终究只是一支区区不过几百人的残部,在如此大规模的战争中,又能发挥什么作用呢”

    “切列夫,我的朋友,这你可错了。”史迪威摆摆手,说道,“一支军队,只要它的军魂还在,只要他的骨干老兵还没有死绝,那么这支军队就仍有浴火重生的可能,我坚信,这支军队一定会以另一种形式浴火重生的。”

    “但愿吧。”切列夫点点头,说道,“但愿这支军队能够浴火重生。”

    相比切列夫,史迪威明显对暂编七十九师残部更有信心,又说道:“我有种感觉,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说不定暂编七十九师残部会给杉杉元送上一份大礼。”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