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101章 全歼

正文 第101章 全歼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李易手起刀落,将一个台湾鬼子的心口刺了个对穿,那个台湾鬼子猛的伸手,试图抓住李易,可他的手刚举到一半便颓然落下,然后抽搐两下,就再也没有什么声息了,李易拔出刺刀,还不忘在那台湾鬼子的尸体身上擦去刀上的血迹。

    四下里一搜索,李易便又反握着刺刀走向下一个台湾鬼子。

    这个台湾鬼子被两具尸体压下身下,李易非常怀疑,这个鬼子其实并没有死,而只是在装死,以蒙混过关,战场上,这种装死的情形并不鲜见,他李易以前就这么干过,并成功的从中央军的枪口下活了下来。

    李易两步走到那个台湾鬼子的身边,然后照着背心要害就是一刀。

    然而,不等李易的刺刀落下,那具台湾鬼子的“尸体”却突然翻身爬了起来,而且拔腿就往前跑,李易吓了一大跳,遂即大怒,反握着刺刀就从后面追上去,一边大吼:“你狗曰的还敢跑,看你能跑到哪去。”

    看到这边动静,立刻有十几个残兵从四周围了过来。

    那个装死的台湾鬼子很快就被逼到江边上,背后就是浩瀚的江面,跟前和左右两侧却是李易和十几个残兵,而且一个个全都端着刺刀。

    实在走投无路,李扁便噗的跪倒在江水中,连声哀求:“别杀我,别杀我,求求你们别杀我,我也是中国人,我也是中国人啊。”

    李扁一边求饶一边叩头,哭了个稀里哗啦。

    这之前,李扁在江心石后面躲藏的好好的,可谁曾想,海军那些龟孙突然走了,却把伤员还有侥幸未死的残兵全都扔在了江北,然后,傍晚时分,江水涨潮,李扁藏身的江心石很快就被江水给淹没了,没辙,李扁只能跟着潮水往江边躲。

    可最终,李扁终究还是没能够躲过,被李易给发现了。

    “不要,别杀我,求求你们放过我,大家都是中国人,都是中国人哪。”李扁跪倒在冰冷的江水中,没口子的求饶。

    “中国人”李易哂然,“就你也配自称中国人去死”

    话音未落,李易便又手起刀落,照着李扁颈侧刺了下来。

    李扁便立刻一个牛头拱,将李易撞翻在地,然后不等四周的十几个残兵围上来,转过身就跑进了江中,可跑没几步,江水就没过膝盖,速度便立刻降了下来,又挣扎几步,李扁便失去重心,一头摔倒在江中。

    但李扁马上又爬起身来,拼尽全力往前跑。

    李易从地上爬起,从一个残兵手中接过三八大盖,瞄着李扁背心就是叭的一枪。

    李扁背部便立刻绽起一朵血花,不过在惯性的作用之下,他仍往前奔跑了几步,然后才一头栽倒进了江水中,很快,一滩殷红的血迹便从他的背上扩散开来,染红了江面,又过了不过十几秒钟,李扁的尸体便已经被江水冲走,无影无踪了。

    李易又扭头喝道:“弟兄们,给我再扫一次,绝不能放过一个鬼子”

    “是”周围的残兵轰然应诺,再次走向江边密密麻麻的鬼子尸体,挨个补刀。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李易自己却走到江边,找块石头坐了下来,还从兜里掏出了一盒烟,又从烟盒里弹出了一支香烟,然后不等李易将这支香烟送进嘴里,一只大手却冷不丁从斜刺里伸过来,抢先夺走了香烟,来的却是黑皮。

    黑皮将香烟叼进嘴里,又划着火柴点燃了,然后美美的吸了一大口。

    “我丢,竟然抢我烟。”李易骂了一句,又从烟盒里抠出一支叼嘴里,然后凑上来从黑皮那里借火,深吸了一口,李易又问黑皮道,“黑皮,你那里清点完了没”

    “完了。”黑皮从鼻孔里徐徐喷出两股青烟,说,“光尸体就有两千两百多具,被江水冲走的不知道有多少,你呢”

    李易道:“我这也有一千八百多具尸体。”

    黑皮道:“算上大海的,能找着的尸体至少也有五千多,如果算上被冲走的,少说也得有**千人,现在就看营座能不能把南岸的鬼子也给干掉了,要是南岸的鬼子也让营座给干掉了,重藤支队这次可真正是全军覆灭了。”

    李易道:“营座那边我一点也不担心,也不看看我们营座是什么人”

    “也是。”黑皮点点头,深以为然道,“咱们跟随营座的时间虽然短,可营座从来就不打没把握的仗,自从无锡突围,这一系恶战,看似凶险,其实都在营座的算计之中,包括这次的南通之战,也是从一开始,结果就已经注定了,咱营座就不是人,是神仙。”

    “我丢,说的可真肉麻。”黑皮骂一句,又道,“不过我得承认,你说的是事实。”

    李易咧嘴笑笑,又回头看着长江南岸,幽幽说道:“从时间上看,南岸的战斗差不多也该结束了吧”

    分割线

    “呲”寒光闪过,一个鬼子少尉便捂着自己喉咙,抽搐着倒下。

    徐锐反握着滴血的三八式刺刀,上前一步,站到了最后剩下的三个老鬼子跟前,两个鬼子大佐护着一个鬼子少将。

    在干掉了鬼子的两辆战车之后,接下来的战斗就再没半点悬念。

    说到底,重藤支队的胆气已沮,**营将士的士气却空前高涨,至于重藤支队最后剩下的骑兵队,虽然给**营构成了一定的威胁,但也仅仅只是威胁而已,面对**营凶残的重机枪火力,重藤支队的骑兵队很快也被歼灭。

    战斗仅仅持续了不到半个小时,便进入到了残局。

    “足下想必就是重藤千秋了吧”徐锐鹰隼一般的目光落到了鬼子少将的脸上。

    面对徐锐凛厉的目光,重藤千秋脚下竟本能的后退了半步,但是很快,重藤千秋便又羞恼的上前一步,沉声说道:“不错,我就是重藤千秋,你又是谁”

    徐锐扯了扯身上军装,说道:“革命军暂编七十九师**营营长,徐锐。”

    徐锐说的是日语,重藤千秋、船越正还有尾田信义这三个老鬼子都听的很清楚。

    “营长”重藤千秋神情错愕,不仅惊讶徐锐能说一口如此流利的关西腔日语,更惊讶这么一场足以载入史册的经典战役,竟然是一个小小的营长所指挥的当下重藤千秋难以置信的道,“这场战役真是你指挥的吗”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怎么”徐锐笑笑,哂然道,“足下可是认为,我配不上这样的胜利”

    重藤千秋摇了摇头,沉声说道:“我不是这意思,败了就败了,承认失败的勇气我还是有的,我只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如此年轻”

    徐锐道:“既然如此,那足下就请放下武器投降吧。”

    “投降”重藤千秋脸上涌起了一抹古怪之后,遂即捧腹大笑。

    徐锐冷冷的斜睨着重藤千秋,直到重藤千秋笑完了,才冷然问:“我刚才的话,真的有那么好笑吗”

    “徐营长不要误会,我不是在笑你。”重藤千秋摆了摆手,又道,“再说我不过只是你的手下败将,并没有笑话你的资格。”

    发现徐锐并没有说话的意思,重藤千秋又接着说道:“我只想提醒徐营长一句,自从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以来,缴械投降的皇军士兵不能说没有,但是缴械投降的将官甚至佐官却是一定没有的,这一点,徐营长怕是也不能够否认吧”

    徐锐道:“那就从你们三个开始,开一个先例吧。”

    看到重藤千秋在那里跟徐锐侃侃而谈,尾田信义却早已经忍不下去了,当即拔出军刀扑向徐锐,一边大吼道:“八嘎竟敢如此污辱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武士,死吧”

    话没说完,尾田信义就已经扑面徐锐面前,然后高举着天皇御赐军刀狠狠斩下。

    徐锐眸子里有莫名的厉色一闪即逝,接着,徐锐只是一个侧身,便躲过了尾田信义这势如雷庭的一斩,然后不等尾田信义收刀,徐锐左手便已经化为掌刀,狠狠切在了尾田信义的脖子上,尾田信义便立刻一头栽倒在地。

    重藤千秋、船越正面面相觑,尾田信义这就让人家对打趴下了

    重藤千秋心底更不住冒冷气,对手如此厉害,待会说不定连自杀的机会都没有,他要是真的成了俘虏,则不仅个人名节将不保,便是整个重藤家族的荣誉都将不保,他的家人将永远活在耻辱中,想到这,重藤千秋顿时不寒而栗。

    下一霎那,重藤千秋便拔出了军刀,毫不犹豫的抹向自己脖子。

    不幸的是,重藤千秋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自杀,却未免有些晚了。

    “我让你自杀了吗”徐锐一抬手,手中刺刀便已经化为一道寒光射出,正中重藤千秋持刀的右手腔,重藤千秋手中的军刀便光当一声掉落在地,重藤千秋急弯腰去捡时,徐锐却已经一个箭步,抢到了他的面前。

    掌刀过处,重藤千秋还有船越正便同时瘫倒在了地上。

    转身回头,徐锐将目光投和非要跟来的江南,微笑道:“江小姐,立刻以明码向全中国发出通告,就说我们暂编七十九师**营,在南通一举全歼重藤支队,毙敌万余人,并生擒敌支队长重藤千秋及两个联队长。”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