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99章 全歼重藤支队

正文 第99章 全歼重藤支队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佐藤鹰放下望远镜,脸色阴沉得就跟天空厚厚的阴云。

    作为一名海军大佐,佐藤鹰一贯就瞧不起陆军的同僚,而这,也是几乎所有海军将佐的通病,由于日本政府长期坚持重海军、轻陆军的战略思维,造成了海军地位远在陆军之上的事实,也造就了海军将佐的骄傲强势。

    既便重藤千秋是前辈,还是少将,可佐藤鹰仍然从骨子里瞧不起重藤千秋。

    今天这一战更证实了佐藤鹰的看法,在他看来,重藤千秋根本就是个白痴

    重藤千秋是当局者迷,可佐藤鹰却是旁观者清,佐藤鹰已经看出来了,重藤支队从一开始就堕入了中国人的算计,中国人的算计环环相扣、步步相承,可谓高明,而重藤千秋却像个白痴,一步步陷入到绝境而不自知。

    南通之战,结果本不该是这样的。

    如果在发现中了中国人瞒天过海计的第一时间,就从上下游迂回侧击,既便是这么做会多花一些时间,既便是会让暂编七十九师逃之夭夭,可至少还能保住重藤支队,可现在,整个重藤支队将近一万人全都搭了进去。

    毫不夸张的说,重藤支队根本就是亡于重藤千秋的自私和愚蠢。

    看着满布整个江滩的台湾兵尸体,看到几乎被血水染红的江面,冷酷如佐藤鹰,也不禁感到些微不忍,既便死的都是台湾人,而非日本人,可他们现在终究也是皇军士兵,这可是将近一万大军,近万条活生生的人命。

    “大佐阁下,司令部急电”副官大步走到佐藤鹰面前,垂首报告。

    佐藤鹰接过电报扫了一眼,却是第四舰队司令部的命令,让他立刻率领第七分队返回南京,协助第2支队主力舰队封锁下关至燕子矶段长江,原来,华中方面军主力已经推进到了南京外围,并且夺取了光华门,守南京的十几万中**队兵败如山倒,正聚集在下关码头到燕子矶段的江边,欲渡江北撤。

    看完了电报,佐藤鹰说道:“命令各舰船,立刻驰援南京。”

    副官小声说:“大佐阁下,重藤支队那边,又该怎么解释”

    “解释”佐藤鹰冷然道,“解释什么有什么好解释的重藤支队被支那军打成这熊样,难不成,还能怪我们海军头上再说了,被伏击殒命的伏见宫俊彦亲王是他们华中派谴军的司令官,又不是我们第四舰队的司令官,与我们有何干系”

    副官便不再吭声了,的确,反正丢脸的是陆军,又不是他们海军。

    佐藤鹰闷哼了一声,又道:“不过我们就这样一走了之似乎也有些不妥,这样吧,命令各舰船对南通码头、市区及疑似支那军阵地的目标,实施半个小时火力急袭,这一来,我们海军也算对得起陆军的同僚了。”

    “哈依。”副官重重的顿首。

    片刻后,停泊在江心的六艘鬼子炮艇以及十几艘武装商船上的所有速射炮以及重机枪便都纷纷转向,朝北岸的南通市区、码头以及沿江的泥山等目标开始火力急袭,霎那间,整个码头、南通市区以及泥山等目标,就被炸成了火海。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分割线

    泥山上,徐锐他们已经撤到了山体的反斜面上。

    “不对,有些不太对劲。”徐锐趴在山顶的一块大石头后面,冒着被鬼子舰炮击中的危险,将脑袋越过石头的上方,对同样趴在身边观察敌情的老兵说,“鬼子的炮艇这时候搞火力急袭,明显不太符合逻辑。”

    “有什么不符合逻辑的”老兵道,“鬼子不一直都是这样的炮兵轰,步兵冲,步兵冲完炮兵轰,炮兵轰完接着又是步兵冲,刚才鬼子的步兵吃了大亏,他们的炮兵当然就得想着报复回去,这挺正常的呀”

    “可这是海军”徐锐道,“不是小鬼子的炮兵。”

    老兵愣了一下,他倒是忘记这茬了,这的确是海军。

    徐锐沉吟片刻,嘴角突然绽起一抹狰狞的杀机,说:“我明白了小鬼子的海军这是准备要走人了”

    徐锐突然想起,这个时间点,日军华中派谴军主力差不多已经打到南京城下,甚至都已经攻破了光华门了,光华门一破,已经在淞沪战场上被日军吓破胆的十几万守军,立刻兵败如山倒,全都拥到了下关码头以及长江沿岸,准备过江。

    定是封锁江面的日本海军感到兵力吃紧,所以要把这里的海军调去南京,这就可以从逻辑上解释鬼子的炮艇为什么会出人意料的实施火力急袭,因为他们就要走了,为了不给陆军留下口实,所以才实施火力急袭。

    至于说海军的离开会给重藤支队造成什么负面影响,鬼子海军的指挥官,只怕是不会放在心上的,因为重藤支队的六个步兵大队都已经被打残,已经不可能再对守南通的中**队构成威胁,难不成还要靠他们海军抢滩登陆

    是了,一定是这样,一定就是这个逻辑。

    “什么”老兵愕然道,“老徐你说什么”

    徐锐嘿然一笑,沉声道:“我说,小鬼子的海军要走了”

    “小鬼子的海军要走了”老兵茫然道,“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徐锐嘿然说道,“老兵,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什么”老兵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遂即又猛然反应过来,失声道,“老徐你该不会想反攻南岸吧”

    “为什么就不呢”徐锐狞笑道,“鬼子海军一走,长江顿时成坦途,这是老天爷给我们的机会,若是错过,老天爷也会流泪的趁人病要人命,这次老子要把南岸剩下的鬼子也全部干掉,老子要全歼重藤支队,全歼重藤支队,全歼重藤支队”

    说到最后,徐锐挥舞着拳头,几乎就是在歇斯底里的大吼了。

    看着徐锐在那里歇斯底里的大咄,老兵却有些失神。

    老天,全歼重藤支队真是敢想

    “何书崖”徐锐却回头大吼起来。

    “有”何书崖便立刻弯着腰跑到徐锐近前。

    徐锐吼道:“传我命令,只等鬼子海军一走,第2战队立刻开始清扫残敌,被困在江滩上的鬼子,一个都不许放过,统统杀光,全部杀光另外,第1战队立刻集合,只等小鬼子炮击一停,就立刻跟我杀回南岸去,全歼残敌”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是”何书崖答应一声,跑去断崖打旗语去了。

    半个小时之后,鬼子海军炮击结束,遂即掉头溯长江西进,奔着南京去了。

    鬼子海军一走,原本龟缩在市区废墟里的**营第1战队两百多残兵,便立刻从坑道以及防空洞里钻出来,向着江滩上的鬼子残兵发起了进攻,这次,**营官兵却是再没有任何顾忌,直接就冲进了江滩,发起了最后的扫荡作战。

    与此同时,徐锐却亲率第2战队两百多老兵,以强行军的速度赶到下游十里外的船只藏匿点,这时候,天色已经黑下来,徐锐当即下令,抢渡长江,不到四十分钟,第2战队两百多残兵便已经全部返回到了南岸。

    而这个时候,重藤千秋这老鬼子却懵然不知。

    重藤千秋已经脱掉呢子大衣,上身只剩下一件薄薄的衬衣,而且衬衣的钮扣也已经解了开来,露出了腹部。

    船越正和尾田信义对视一眼,也是神情惨然。

    重藤支队落到现在这步田地,重藤千秋难辞其咎,可他们两个又何尝逃脱得了责任如果重藤千秋都必须切腹以谢天皇,那么他们呢

    “船越桑,尾田桑,今日之惨败,乃是我重藤千秋的责任,你们两个却是奉命行事,这一点,我会向方面军司令部说清楚的。”惨笑两声,重藤千秋又缓缓抽出他的军刀,金属磨擦的声音轻轻响过,锋利雪亮的御赐军刀已经出鞘。

    看着刀柄上面的菊花与星图案,重藤千秋神色间一片黯淡。

    遥想当年,刚从陆军大学毕业时,重藤千秋真可谓是意气风发,凭借着远超同僚以及同学的远见卓识,他很快就成为“樱会”的骨干分子,并一手策划了二月事变及十月事变,可惜的是最后政变失败了,他也被贬到台湾坐冷板凳。

    中日战争全面爆发,重藤千秋以为东山再起的机会已经到来了。

    然而他万没有想到,他才刚刚率领重藤支队踏上中国大陆,还没来得及大展手脚呢,就在南通遭受了一场惨败,这一仗败的简直不敢想象,上万人的支队,四个步兵联队近乎被全歼,而且失去了几乎所有的技术装备以及技术兵种。

    这简直就是皇军前所未有的惨败,自明治维新以来最大的失败

    重藤千秋非常清楚,身为司令官,他是无论如何也脱不了干系。

    “罢了。”重藤千秋叹了口气,双手握紧刀刃前部,斜举起军刀,将锋利的刀尖对准了自己的腹部,然后眼睛一闭,咬一牙,就要往里送,然而就在这时候,远处却忽然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