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96章 弹幕

正文 第96章 弹幕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泥山上。

    通过望远镜的视野,徐锐和老兵可以清楚的看到鬼子的一举一动。

    由于江水已经退潮,再加上码头设施损毁严重,小鬼子的运输船在距离江岸还有一千米远时便搁浅了,这使得船上的鬼子只能够涉水抢滩。

    不过,这可不是海滩,而是淤泥堆积的内河滩。

    尤其是裸露在水线上的宽度超过千米的江滩,将注定成为重藤支队的坟墓

    “老徐,鬼子抢滩了”老兵放下望远镜,看向徐锐的眸子里流露出毫不掩饰的激动之色,是的,此时此刻,老兵再难以压抑心中的激动,哪怕刚才码头上堆积如山的技术装备全落入了他的手里,老兵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激动。

    因为只有老兵清楚,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

    甚至于就连隐藏在身后不远处的重机枪阵地里的那四十多个机枪手以及弹药手,都还没有意识到,历史将会在他们手中创造

    老兵急切的说道:“老徐,动手吧”

    “不急,再等等。”徐锐却点燃了一颗香烟,吸了一口,淡淡的说道,“等等。”

    老兵便按捺住快要蹦出胸腔的心脏,又重新转回头,举起望远镜,监视鬼子的动向。

    满是淤泥的江滩极大的限制了鬼子的行动,短短不到一千米距离,鬼子却足足花了十分钟,十分钟后,第一批鬼子终于接近到了距离江岸不足百米,随着河床逐渐变硬,鬼子的脚步也逐渐加快,最前面的大约一个小队的鬼子已经开始冲锋。

    这个时候,徐锐终于将抽得只剩半截的香烟扔地上踩灭。

    然后,徐然转身回头,对着身后的何书崖说道:“书呆子,发信号”

    何书崖便立刻跑到山梁上,向着山背后平台上的重机枪阵地打出旗语。

    看到了何书崖打出的旗语,早就已经等的不耐烦的二十名重机枪手便立刻摁下了九二式重机枪的按钮,下一霎那,二十挺九二式重机枪便同时“噗噗噗噗”的怒吼起来,以三十度角斜指向天的枪口便立刻喷出一团团耀眼的枪口焰。

    由于是白天,几乎看不到子弹在空中飞行时的弹道。

    但是,徐锐、老兵还有站在山崖上观战的江南、崔九等人却仍能清楚的听到,子弹从他们头顶飞过时发出的尖啸,霎那之间,几乎所有人的心便都提到了嗓子眼,利用重机枪的弹幕进行阻断射击,真的能行吗

    分割线

    李扁比较倒霉,在离岸边还有不到五百米时,一脚踩进了一个淤泥坑,脏肮而又腥臭的淤泥直接没过了他的腰部,要不是他的两个同乡反应快,冲上来拉住了他,李扁此刻说不定早就已经被这淤泥坑吞了。

    不过既便如此,两个同乡也是费了老大的劲,才终于把李扁给拉上来。

    等李扁被他的两个同乡从淤泥坑里拉上来时,却发现他们已经掉队了,他们所在的步兵小队已经离岸边只有不到五十米远,眼看着就要上岸了,李扁便忍不住咒骂了一声,因为第一批上岸的士兵,按惯例是可以获得一份战功的。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战功意味着奖赏,更加意味着军衔以及地位的提升。

    可是,现在,这样的好事看起来跟他李扁是无缘了。

    然而下一刻,前方江滩上便传来了铺天盖地的尖啸。

    听到这尖啸,李扁浑身的汗毛一下竖了起来,他已经参加过淞沪会战,也算是一个拥有战斗经验的老兵,所以对于这样的声音并不陌生,这是子弹在空中高速飞行时与空气磨擦所发出的声音,这可都是催命的音符啊

    “啊”

    “呃”

    “不要”

    “救命”

    “阿妈”

    “救救我”

    “妈祖娘娘,救我”

    下一个霎那,江滩上便立刻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哀嚎声,伴随着不绝于耳的惨叫声以及哀嚎声,刚刚还在江滩淤泥中挣扎前行的台湾兵便一片片的倒了下来,尤其是走在前面的几个小队,更是死伤惨重。

    李扁一下子就懵了,这是怎么回事

    岸上并没有**哪至少在视野可及的范围内并没有看到**,那么这些子弹又是从哪里飞过来的难道真是妈祖娘娘显灵,从天下降下弹雨不过妈祖娘娘为什么要帮助这些该死的中国人,她为什么不帮助台湾人

    “噗哧”李扁耳畔忽然听到了一声清脆的碎裂声。

    急回头看,李扁便惊恐至极的看到,刚刚把他从淤泥坑里拉出来的那两个同乡中的一个已经倒在了血泊中,他的头部中了一弹,因为没有戴钢盔,他天灵盖几乎被削去半个,殷红的血液伴随着白色的脑组织流淌了一地。

    仅只片刻功夫,这个同乡的脸色便已经变得一片惨白,那种死人白

    另一个同乡看到这无比血腥的一幕,立刻仆倒在江滩上,干呕起来。

    然而,这个同乡才刚刚干呕两声,便又是噗噗的两声,然后整个人往地上一趴,四肢便开始剧烈的抽搐,李扁急定睛细看时,才发现这个同乡的背部竟然已经中了好几枪,不片刻,便有殷红的血渍从他身上洇了出来。

    “咻咻咻”刺耳的尖啸仍在不停的响着。

    李扁有些茫然的抬起头,将目光转向右侧大约两千米外的那座小山。

    因为是仰视,再加上有天上的乌云作为背景,李扁终于是看清楚了,只见一道道清晰的弹道轨迹正从右前方的天际呼啸着落下,这家伙,简直就跟绵密的雨丝,密密麻麻的,李扁就从没见过这么密集的弹幕

    就只这片刻,他耳畔都不知道划过几发流弹

    好在,这些流弹都没中,妈祖娘娘终于还是显灵了。

    然后李扁终于回过神来,发一声喊,转过身就准备向着来时方向跑。

    “不许后退,不许后退”然而,不等李扁迈开脚步,一个日本藉的军官就已经举起手中的军刀,将锋利的刀尖对准了李扁,森然道,“敢后退,死”

    然而话音犹未落,只听噗的一声响,日本藉军官的头部也猛然爆开。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李扁便再顾不上那么多,拔腿就跑,可是及膝深的淤泥却严重的阻碍了他的行动,才跑了还没几步,李扁就一头摔倒在江滩上,情急之下,李扁便也顾不上爬起身,当即手足并用像条四脚蛇,开始奋力爬行。

    还别说,爬的还真挺快。

    分割线

    突如其来的弹幕覆盖,一下就把抢滩登陆的台湾兵打懵了,也同样把站在南岸小山包上观战的重藤千秋给打懵了。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重藤千秋举着望远镜,双手却禁不住的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通过望远镜的视野,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已经冲上江滩的台湾兵一片片倒下的惨状,还有从他们身下洇出的血渍,也是那么的刺眼。

    “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站在重藤千秋身边的尾田信义也傻眼了。

    没有看到中**队的机枪阵地,江边甚至根本就没有中**队的存在,这如此密集的弹幕是从哪来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尾田信义直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北岸,近距离看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范畴

    “这不可能,该死的支那人,难道他们还会妖法不成”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支那人哪来这么多机枪”

    “这不可能,这完全不可能,这根本就不符合逻辑啊”

    在尾田信义一声接一声的咆哮声中,重藤千秋却似乎有些明白了。

    尾田信义终究还是见识浅陋,可重藤千秋却忽然间想起了一战时期那场被称之为绞肉机的大会战索姆河会战

    一霎那之间,重藤千秋就什么都明白了

    “八格牙鲁”重藤千秋咬牙切齿的道,“弹幕覆盖,这是弹幕覆盖”

    “弹幕覆盖”尾田信义茫然道,“司令官阁下,什么弹幕覆盖,你在说什么”

    重藤千秋的脸肌剧烈的抽搐了两下,咬着牙说道:“我在说支那军,他们的重机枪阵地就设在对面的泥山上,正对我们抢滩的渡江部队进行弹幕覆盖重机枪,不只是直射才有杀伤力,利用曲射弹道进行弹幕覆盖,同样拥有可怕的杀伤力”

    “曲射弹道”尾田信义的目光霍然转向北岸的泥山,“弹幕覆盖”

    “海军”尾田信义愣了一会终于反应过来,大叫道,“司令官阁下,赶紧请求海军战术指导,请求海军舰炮群对泥山进行炮火覆盖,摧毁支那军的重机枪阵地,要不然,我们正在抢滩登陆的部队将会遭受惨重的伤亡”

    这该死的江滩,这该死的淤泥,却会害死整个台湾步兵第二联队的

    “没用,没有用的”重藤千秋摇了摇头,惨然道,“支那军很狡猾的将重机枪阵地构筑在泥山的反斜面上,海军的舰炮根本就打不到反斜面,除非呼叫航空兵支援,可惜的是,由于气象恶劣,航空兵根本无法升空。”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