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79章 兵棋推演

正文 第79章 兵棋推演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老兵说道:“老徐,我必须提醒你,这可是一个支队”

    徐锐却微微一笑,接着说道:“老兵,小七,大海还有书呆子,你们永远记住,打仗靠的不是兵力多寡,不是武器装备,也不是后勤保障,而是靠的这个”说完,徐锐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又道,“打仗靠的就是脑子。”

    黑七、李海还有何书崖一脸茫然,不知所谓。

    老兵却说道:“那我倒要拭目以待了,看你又能玩出什么花样。”

    徐锐嘿然道:“重藤支队或许有一万多兵力,我们虽然只有两百多兵力,就算加上六十七军的兄弟部队,也只有不到六百人,但是只要策划好了,我们并不是一点机会也没有,难道你们就没想过,各个击破”

    老兵沉声道:“各个击破怎么各个击破”

    徐锐点点头,又道:“老兵,兵棋推演你会吧”

    老兵本能的要否认,因为他承认了懂得兵棋推演也就承认了他上过军校,他又实在不愿暴露自己的身份,可是在徐锐凌利的眼神注视下,老兵最终还是默然点点头,承认他会兵棋推演,也承认他曾经上过军校。

    徐锐微笑道:“那好,我们就来一场兵棋推演。”

    “行。”老兵点头道,“那我现在就是重藤千秋。”

    徐锐从地上捡起两块石头,摆到地图上,说道:“这是**营,这是六十七军,这里是南通码头,时间是在明天晚上入夜之后到凌晨左右,**营和六十七军的兄弟部队,将会在这个时间点渡江,摆出回师无锡的架势。”

    说完,徐锐就将两块石头从南通推过长江,推到无锡所在方位。

    老兵从皮弹盒里取出两个弹夹放到地图上,然后推到南通码头方位,沉声说道:“这是重藤支队所属台湾步兵第一联队以及第二联队,在发现**营异动之后的第一时间,这两个步兵联队便会全速向前推进,阻止**营过河。”

    徐锐又说道:“渡河时间是在晚上,日军不擅夜战,加上**营有足够的船只,最快一个小时就能过江,你们根本来不及阻止。”

    “等一下。”何书崖忽然插话进来,“营座,为什么不悄悄渡江只要不打火把,小鬼子根本就不知道我们正在渡江,等到第二天天亮,小鬼子发现不对时,我们早就已经到了长江南岸,小鬼子就鞭长莫及了。”

    “这个等会再说。”徐锐笑着冲何书崖点了点头,又对第兵说道,“现在该你了。”

    “来不及阻止也没关系,因为我还有海军的战术指导。”老兵一边说,一边解下一颗手雷放到地图上,又接着说道,“我会呼叫海军,要求海军出动江防分队接应步兵过江,半个小时之后,第一个步兵大队就会到达长江南岸,最多两个小时,台湾步兵第一联队就会全部渡过长江,对**营展开追击。”

    说完,老兵就用颗手雷驮着一个弹夹越过地图上的长江,推进到福山。

    徐锐微微一笑,又说道:“然后呢重藤支队的后续部队是不是也会过江”

    “那是肯定的。”老兵道,“单单靠一个步兵联队的兵力,怕是不足以对付**营。”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徐锐又接着说:“那么,请告诉我,重藤支队所属两个步兵联队,以及各个直属部队的渡江顺序。”

    老兵道:“按军校课程上讲的范例,渡江秩序应是这样,先让一个步兵联队过江,然后是炮兵队、骑兵队、工兵队等司令部的直属部队,然后才轮到司令部,司令部过江后,才是另外一个步兵联队,不过”

    稍稍停顿了下,老兵又道:“不过,考虑到敌人太狡猾,为了不致于跟丢**营,我会让骑兵队先渡江,利用骑兵的机动性,咬住**营。”

    说完了,老兵又从地上捡起一块瓦砾,充当骑兵队推到长江南岸,距离徐锐的那两块石头非常之近,几乎就挨在一起。

    徐锐道:“骑兵队先行渡江没有问题,但是重藤千秋恐怕不会把一整个步兵联队留在最后,你别忘了,南通现在已经成了大后方,鬼子不用担心遭到**的袭击,所以完全没必要留下一整个步兵联队断后,重藤千秋最多留一个步兵大队。”

    说完,徐锐从老兵留在江北的那个弹夹里拆下四发子弹,摆到长江南岸。

    这样,江北就只剩下了,代表一个步兵大队的一发子弹,以及代表重藤支队司令部以及各个直属部队的一堆小石子。

    到了这个时候,老兵终于洞悉了徐锐的意图。

    “你想半渡而击”老兵沉声道,“可你总共也就不到六百的兵力,你准备拿多少兵力充当诱饵又能留下多少兵力打伏击”

    “留下多少兵力打伏击”徐锐嘿嘿一笑,说道,“全部”

    说完,徐锐便把推到长江南岸的两块石头拿回来,一块推到了代表重藤支队司令部以及各个直属部队的小石子附近,意思是攻击重藤支队司令部,另一块石头则卡在了那一发子弹以及重藤支队司令部的中间,意指阻击鬼子断兵部队。

    老兵皱了皱眉,沉声道:“既便重藤千秋只留下一个步兵大队断后,可那也是一个步兵大队足足一千多人,你得留出足够兵力,才能确保吃掉重藤支队司令部,如此,你还能剩下多少兵力来打阻击又能阻击多长时间”

    徐锐沉声说道:“六十七军的兄弟部队负责阻击,由**营负责强攻,最多十分钟,就能够打垮重藤支队的司令部”

    说完了,徐锐又扭头看着身材魁梧的万营副说道:“我就不信,六十七军三百多弟兄还挡不住鬼子十分钟”

    “十分钟这绝不可能”老兵断然道,“重藤支队司令部以及炮兵队、工兵队、辎重队加起来足有上千人,既便只有少量步枪以及南部式手枪,可那也是一千人,别说人,就是一千头猪让**营抓,十分钟只怕也是抓不完。”

    徐锐嘿然说道:“你说的只是正常情情,如果重藤支队的司令部以及各个直属部队秩序井然,泰山崩于前而不色变,我们**营的确不可能在十分钟内打垮他们,问题是,我根本不打算按常理出牌,如果我们直接从南通码头附近发起攻击,情形将怎样”

    说完,徐锐便将代表**营的那块石头,又往前推了推,紧紧挨着代表重藤支队司令部以及各个直属部队的小石堆。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老兵脸色微变,一时竟无言以对。

    如果**营直接从距离南通码头很近的地点发起攻击,而此时,重藤支队的司令部以及各个直属部队却因为渡河而拥挤在一起,如果这时候遭到突然袭击,拥挤在码头附近的司令部以及各个直属部队必定会秩序大乱。

    只要秩序一乱,则局面立刻就会崩坏

    也许根本不用十分钟,**营就会将重藤支队的司令部以及各个直属部队赶进江滩的淤泥之中,肆意屠戮。

    不过很快,老兵却又再次反驳道:“可这终究只是假设,鬼子不是白痴,**营两百多弟兄也不可能隐身,不可能突然之间就出现在南通码头附近,更为关键的是,**营的弟兄们更不可能插上翅膀从南岸飞回来,向着南通码头发起突袭。”

    徐锐哈哈一笑,又道:“那么,如果我告诉你渡江是假,**营两百多弟兄早就挖开地道悄悄躲起来了呢而且,地道就在码头附近”

    老兵再次哑然,事先在南通码头附近挖好地道

    再让**营两百多弟兄全躲进去还真亏老徐想得出来

    不过,老兵必须承认,如果老徐真把渡江这出戏演好了,鬼子先入为主,认为**营官兵已经南渡长江,就不太可能再对南通码头来个地毯式搜索,那么**营官兵要想躲过鬼子耳目,实现瞒天过海效果,还真有可能。

    而如果瞒天过海成功,当重藤支队渡江渡到一半时,突然发动袭击,一举打垮重藤支队的司令部以以各个直属队,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好吧,我承认你的瞒天过海之计很有可能会成功,面对**营的突袭,重藤支队的司令部以及各直属部队很可能十分钟都紧持不了。”老兵点了点头,但遂即语锋一转,又接着说道,“但是你却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

    “哦”徐锐嘴角绽起一抹笑意,说道,“愿闻其详。”

    老兵将代表重藤支队司令部以及直属队的小石堆拨乱,又道:“我必须提醒你,击溃跟全歼却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营的突然袭击很可能在十分钟内击溃重藤支队的司令部以及各直属队,令其乱成一团,甚至被**营赶进江滩淤泥中,但是,若想要全歼鬼子,却需要更多时间,你不要跟我说,你只想击溃鬼子。”

    “当然不是。”徐锐笑道,“我当然想全歼鬼子。”

    “那么你说。”老兵说道,“**营需多长时间才能全歼鬼子”

    徐锐微笑笑,又接着说道:“至少需要两个小时,而且只会多不会少。”

    “两个小时”老兵冷然道,“最多只要半个小时,已经渡江的重藤支队主力就会渡江回来,再加上留在江北的那个步兵大队,你该不会认为,**营还有六十七军的兄弟部队能够在至少两个步兵大队的南北夹击之下,仍能展开对鬼子溃兵的扫荡吧”

    徐锐点点头,毫犹犹豫的说:“能”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