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29章 明码通电

正文 第29章 明码通电

目录: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类别:历史军事

    林风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然而,他临死之前的一席话,却在立花幸次的耳畔久久回荡。

    所以,立花幸次此刻的心情很有些凝重,如果每一个中**人都像林风这般英勇,那么帝国要想赢得这场战争,还真不是一般的难,毕竟,中国太大了。

    好半晌后,立花幸次才终于收起异样的情绪,吩咐秋田少佐:“秋田桑,厚葬这几个中**人吧,他们是真正的军人,也是真正的武士,更是值得我们尊敬的对手。”

    “哈依”秋田少佐顿首,又回头示意身后的士兵抬走林风等人的尸体。

    等士兵将阵亡者全部抬走,秋田少佐又转身回到立花幸次面前,询问道:“联队长,还是赶紧出发,前往包兴小镇吧”

    “没必要了,再去包兴镇已经没什么必要了。”立花幸次却再次摇头说,“秋田桑,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无论该发生的,还是不该发生的,此刻只怕都已经发生了,现在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养精蓄锐,等候师团部下一步的命令。”

    尽管没有明说,但是立花幸次已经有了基本的判断。

    通过无锡市中心的伏击,司令部被袭击,以及凌晨的炮击,立花幸次足可以得出一个可怕的结论,他的对手是一个真正的战术高手,面对这样的高手,懵然不知就一头撞入对方精心设计的陷阱的亲王殿下,又岂有侥幸之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个战术高手已死在自己刀下。

    但是,亲王殿下的不幸,只怕是很难挽回了。

    不出意外的话,包兴镇的战斗只怕已经结束了。

    那么再接下来,必然就是对这支中**队的全力围剿。

    立花联队距离这支中**队最近,必然是这次围剿的主力,所以,与其来回奔波,还不如原地休整节省一点体力。

    秋田少佐很有些怀疑,却只能服从命令。

    不过最终的事实证明,立花幸次是对的。

    原地休整的命令才刚刚下达,通讯处的一个少佐参谋便匆匆来到立花幸次面前,如丧考妣的向他报告说:“联队长,半分钟前刚接到小岛少佐从亲王专列发来的诀别电报,小岛少佐在电报里面说,亲王殿下已经玉碎了”

    “纳尼”秋田少佐顿时间呆若木鸡,亲王殿下真玉碎了

    立花幸次虽然对此早有心理准备,可真正听到这个噩耗之后,仍难免心头震惊。

    这次亲王蒙难,虽说他和他的步兵第6联队并没有什么直接责任,但是一个救援不力却无论如何也跑不掉的,如果从战略层面来考量,则亲王殿下的玉碎对帝国国威的打击、对大日本皇军军威的损害,更是不可估量的

    完全能想象得到,当消息传开之后,日本国内的民众将会何等的沮丧,而中国人,则必然会欢欣鼓舞,必然会士气高涨,从此更加坚定抗战决心而这,对于志在短时间内结束中日战斗的帝国来说,不啻于一场灾难。

    好在,大本营的那些官僚应该懂得其中的利害。

    所以,他们一定会尽一切可能隐瞒亲王玉碎的消息。

    然而,立花幸次以及日军高层的奢望很快就宣告落空。

    分割线

    徐锐反手一刀就割断了面前鬼子的喉咙,直到前面的鬼子捂着自己喉咙倒地,徐锐才注意到他的肩章还有领章上赫然缀着两颗将星,竟是个中将。

    这个鬼子中将也是整节专列唯一的中将,若不出意外,想必就是刚到任的上海派谴军司令伏见宫俊彦了,却不小心让他一刀给宰了。

    徐锐不免有些小遗憾,要能活捉就更好。

    不过死的也很不错了,无论如何,这都是小鬼子的一个亲王

    只不过,伏见宫俊彦这一倒地,徐锐却发现翻倒围成一圈的红木沙发中间,居然还躲着个日本女人,这个日本女人被吓得簌簌发抖,正用惊恐的眼神注视着他,既便是在如此残酷的战场之上,徐锐也不免暗赞一声,这日本女人长得真漂亮,皮肤真白

    下一刻,十名残兵也一拥而入,紧接着,老兵也带着另外几名残兵从另一个方向突入了伏见宫俊彦的包厢,老兵也是厉害,竟也干掉了守在四号车厢里的几十名鬼子,只不过,跟他一起的十名老兵却只活下来两个。

    “徐长官,小鬼子的亲王呢亲王在哪”

    十几个残兵一冲进亲王包厢,便纷纷叫嚣起来。

    能亲手击毙甚至生擒鬼子亲王,这是多大的荣耀全中国两百多万军队,两百多个师,就他们暂编七十九师有这能耐,想到这十几个残兵就一个个兴奋的老发涨,直恨不得将的亲王剥光了,再骑在胯下狠狠蹂躏一番。

    徐锐没有理会这群大头兵,靠着红木沙发点了一颗烟,美美的抽了起来。

    每次激战之后,徐锐总喜欢抽上一支烟,自当兵以来,也就剩下这么点爱好了。

    十几个残兵一拥而上,先不由分说给倒地的几十个鬼子兵和几个鬼子军官补枪,确保他们死得不能再死,最后才聚集到了徐锐身边,一个个放眼看向围成一圈的红木沙发,可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里面除了一个倒地的中将,居然还有一个漂亮的日本女人。

    “咦,怎么还有个日本娘们”一个大头兵惊咦了一声,然后抄起三八大盖,不由分说就一刺刀照着这个漂亮的日本女人捅了过去。

    日本女人却仿佛是给吓傻了,竟不知道躲。

    眼看一个活色生香的美人就要丧命在刀下,徐锐皱了皱眉,伸手拦住了残兵。

    徐锐并非心慈手软之人,他若是个心慈手软的,没穿越前就不知道死多少回了,更不可能成为全军公认的特战兵王,这么说吧,死在徐锐刀下的中情局女特工以及摩萨德女间谍,没有一百个也至少有五十个。

    对于杀死女人,徐锐没有任何心理障碍。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但是,徐锐决不杀对他没有威胁的女人。

    徐锐制止了行凶的残兵,用日语询问道:“你是什么人”

    日本女人愣愣的抬起头,徐锐居然会说日语,这让她有些意外。

    徐锐将烟头掐灭在红木沙发上,又接着问道:“你是做什么的”

    日本女人这才如梦方醒,赶紧回答道:“我叫小鹿原纯子,是一名医生。”

    “医生这么说,你不是军人”徐锐问道。

    小鹿原纯子连连摇头,惶然说:“不是不是,我不是军人。”

    徐锐目光如刀,冷冷的盯着小鹿原纯子,仿佛要刺进她的内心世界。

    小鹿原纯子的眼神只跟徐锐碰了一下,便立刻如受惊的小鹿躲开了,两人的眼神交流虽然极为短暂,但徐锐还是从对方眼神深处看到了善良以及纯真,徐锐穿越前阅女无数,既便是最善于伪装的克格勃女特工,也难逃他的法眼。

    所以,徐锐非常确信,小鹿原纯子没有骗他。

    徐锐嘿然一笑,又道:“纯子小姐,请你回去告诉松井石根这个老鬼子,让他洗干净脖子等着罢,等我抽出时间,一定去上海取他首级”

    “回去”小鹿原纯子鼓起勇气,抬头问道,“你,不杀我”

    徐锐咧嘴一笑,露出两排冷森森的白牙,说:“你很希望我杀了你”

    “不不,不是,不是这样的。”小鹿原纯子便立刻又如受惊的小鹿,慌忙避开视线,同时将簌簌发抖的娇躯蜷缩成一团,不得不说,有不少日本女人,尤其是漂亮的日本女人,都有一种难以言表的独特气质,总是能够轻易激发起男人蹂躏她们的**。

    不过徐锐终究是正直的军人,而不是野兽,他更不希望自己手底下的士兵成为野兽。

    当下徐锐转身喝道:“抓紧时间打扫战场,准备转移,天可是亮了,小鬼子的侦察飞机说话间就要到了,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十几个残兵顿时间一哄而散,打扫战场去了。

    老兵却没走,走过来用脚踢了下伏见宫俊彦的尸体,对徐锐说道:“徐长官,这回你可是把天都捅破了,接下来,我们就等着承受小鬼子排山倒海的怒火罢。”

    “我既然敢做,就不怕报复。”徐锐嘿然一笑,又道,“我们又岂是吓大的”

    老兵微微一笑,又道:“徐长官,小鬼子报复是肯定的,但我担心他们会封锁消息,所以我们必须想办法把消息捅出去,先让小鬼子脸面丢尽”

    “你提醒的对。”徐锐说道,“这鬼子专列上应该有电台,你这就用明码通电全国乃至全世界,告诉全国同胞还有西方各国驻华使馆,就说小日本刚到任的上海派谴军司令官伏见宫俊彦,已经让我们暂编七十九师给击毙了”

    “是”老兵啪的挺身立正。林风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然而,他临死之前的一席话,却在立花幸次的耳畔久久回荡。

    所以,立花幸次此刻的心情很有些凝重,如果每一个中**人都像林风这般英勇,那么帝国要想赢得这场战争,还真不是一般的难,毕竟,中国太大了。

    好半晌后,立花幸次才终于收起异样的情绪,吩咐秋田少佐:“秋田桑,厚葬这几个中**人吧,他们是真正的军人,也是真正的武士,更是值得我们尊敬的对手。”

    “哈依”秋田少佐顿首,又回头示意身后的士兵抬走林风等人的尸体。

    等士兵将阵亡者全部抬走,秋田少佐又转身回到立花幸次面前,询问道:“联队长,还是赶紧出发,前往包兴小镇吧”

    “没必要了,再去包兴镇已经没什么必要了。”立花幸次却再次摇头说,“秋田桑,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无论该发生的,还是不该发生的,此刻只怕都已经发生了,现在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养精蓄锐,等候师团部下一步的命令。”

    尽管没有明说,但是立花幸次已经有了基本的判断。

    通过无锡市中心的伏击,司令部被袭击,以及凌晨的炮击,立花幸次足可以得出一个可怕的结论,他的对手是一个真正的战术高手,面对这样的高手,懵然不知就一头撞入对方精心设计的陷阱的亲王殿下,又岂有侥幸之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个战术高手已死在自己刀下。

    但是,亲王殿下的不幸,只怕是很难挽回了。

    不出意外的话,包兴镇的战斗只怕已经结束了。

    那么再接下来,必然就是对这支中**队的全力围剿。

    立花联队距离这支中**队最近,必然是这次围剿的主力,所以,与其来回奔波,还不如原地休整节省一点体力。

    秋田少佐很有些怀疑,却只能服从命令。

    不过最终的事实证明,立花幸次是对的。

    原地休整的命令才刚刚下达,通讯处的一个少佐参谋便匆匆来到立花幸次面前,如丧考妣的向他报告说:“联队长,半分钟前刚接到小岛少佐从亲王专列发来的诀别电报,小岛少佐在电报里面说,亲王殿下已经玉碎了”

    “纳尼”秋田少佐顿时间呆若木鸡,亲王殿下真玉碎了

    立花幸次虽然对此早有心理准备,可真正听到这个噩耗之后,仍难免心头震惊。

    这次亲王蒙难,虽说他和他的步兵第6联队并没有什么直接责任,但是一个救援不力却无论如何也跑不掉的,如果从战略层面来考量,则亲王殿下的玉碎对帝国国威的打击、对大日本皇军军威的损害,更是不可估量的

    完全能想象得到,当消息传开之后,日本国内的民众将会何等的沮丧,而中国人,则必然会欢欣鼓舞,必然会士气高涨,从此更加坚定抗战决心而这,对于志在短时间内结束中日战斗的帝国来说,不啻于一场灾难。

    好在,大本营的那些官僚应该懂得其中的利害。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所以,他们一定会尽一切可能隐瞒亲王玉碎的消息。

    然而,立花幸次以及日军高层的奢望很快就宣告落空。

    分割线

    徐锐反手一刀就割断了面前鬼子的喉咙,直到前面的鬼子捂着自己喉咙倒地,徐锐才注意到他的肩章还有领章上赫然缀着两颗将星,竟是个中将。

    这个鬼子中将也是整节专列唯一的中将,若不出意外,想必就是刚到任的上海派谴军司令伏见宫俊彦了,却不小心让他一刀给宰了。

    徐锐不免有些小遗憾,要能活捉就更好。

    不过死的也很不错了,无论如何,这都是小鬼子的一个亲王

    只不过,伏见宫俊彦这一倒地,徐锐却发现翻倒围成一圈的红木沙发中间,居然还躲着个日本女人,这个日本女人被吓得簌簌发抖,正用惊恐的眼神注视着他,既便是在如此残酷的战场之上,徐锐也不免暗赞一声,这日本女人长得真漂亮,皮肤真白

    下一刻,十名残兵也一拥而入,紧接着,老兵也带着另外几名残兵从另一个方向突入了伏见宫俊彦的包厢,老兵也是厉害,竟也干掉了守在四号车厢里的几十名鬼子,只不过,跟他一起的十名老兵却只活下来两个。

    “徐长官,小鬼子的亲王呢亲王在哪”

    十几个残兵一冲进亲王包厢,便纷纷叫嚣起来。

    能亲手击毙甚至生擒鬼子亲王,这是多大的荣耀全中国两百多万军队,两百多个师,就他们暂编七十九师有这能耐,想到这十几个残兵就一个个兴奋的老发涨,直恨不得将的亲王剥光了,再骑在胯下狠狠蹂躏一番。

    徐锐没有理会这群大头兵,靠着红木沙发点了一颗烟,美美的抽了起来。

    每次激战之后,徐锐总喜欢抽上一支烟,自当兵以来,也就剩下这么点爱好了。

    十几个残兵一拥而上,先不由分说给倒地的几十个鬼子兵和几个鬼子军官补枪,确保他们死得不能再死,最后才聚集到了徐锐身边,一个个放眼看向围成一圈的红木沙发,可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里面除了一个倒地的中将,居然还有一个漂亮的日本女人。

    “咦,怎么还有个日本娘们”一个大头兵惊咦了一声,然后抄起三八大盖,不由分说就一刺刀照着这个漂亮的日本女人捅了过去。

    日本女人却仿佛是给吓傻了,竟不知道躲。

    眼看一个活色生香的美人就要丧命在刀下,徐锐皱了皱眉,伸手拦住了残兵。

    徐锐并非心慈手软之人,他若是个心慈手软的,没穿越前就不知道死多少回了,更不可能成为全军公认的特战兵王,这么说吧,死在徐锐刀下的中情局女特工以及摩萨德女间谍,没有一百个也至少有五十个。

    对于杀死女人,徐锐没有任何心理障碍。

    但是,徐锐决不杀对他没有威胁的女人。

    徐锐制止了行凶的残兵,用日语询问道:“你是什么人”

    日本女人愣愣的抬起头,徐锐居然会说日语,这让她有些意外。

    徐锐将烟头掐灭在红木沙发上,又接着问道:“你是做什么的”

    日本女人这才如梦方醒,赶紧回答道:“我叫小鹿原纯子,是一名医生。”

    “医生这么说,你不是军人”徐锐问道。

    小鹿原纯子连连摇头,惶然说:“不是不是,我不是军人。”

    徐锐目光如刀,冷冷的盯着小鹿原纯子,仿佛要刺进她的内心世界。

    小鹿原纯子的眼神只跟徐锐碰了一下,便立刻如受惊的小鹿躲开了,两人的眼神交流虽然极为短暂,但徐锐还是从对方眼神深处看到了善良以及纯真,徐锐穿越前阅女无数,既便是最善于伪装的克格勃女特工,也难逃他的法眼。

    所以,徐锐非常确信,小鹿原纯子没有骗他。

    徐锐嘿然一笑,又道:“纯子小姐,请你回去告诉松井石根这个老鬼子,让他洗干净脖子等着罢,等我抽出时间,一定去上海取他首级”

    “回去”小鹿原纯子鼓起勇气,抬头问道,“你,不杀我”

    徐锐咧嘴一笑,露出两排冷森森的白牙,说:“你很希望我杀了你”

    “不不,不是,不是这样的。”小鹿原纯子便立刻又如受惊的小鹿,慌忙避开视线,同时将簌簌发抖的娇躯蜷缩成一团,不得不说,有不少日本女人,尤其是漂亮的日本女人,都有一种难以言表的独特气质,总是能够轻易激发起男人蹂躏她们的**。

    不过徐锐终究是正直的军人,而不是野兽,他更不希望自己手底下的士兵成为野兽。

    当下徐锐转身喝道:“抓紧时间打扫战场,准备转移,天可是亮了,小鬼子的侦察飞机说话间就要到了,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十几个残兵顿时间一哄而散,打扫战场去了。

    老兵却没走,走过来用脚踢了下伏见宫俊彦的尸体,对徐锐说道:“徐长官,这回你可是把天都捅破了,接下来,我们就等着承受小鬼子排山倒海的怒火罢。”

    “我既然敢做,就不怕报复。”徐锐嘿然一笑,又道,“我们又岂是吓大的”

    老兵微微一笑,又道:“徐长官,小鬼子报复是肯定的,但我担心他们会封锁消息,所以我们必须想办法把消息捅出去,先让小鬼子脸面丢尽”

    “你提醒的对。”徐锐说道,“这鬼子专列上应该有电台,你这就用明码通电全国乃至全世界,告诉全国同胞还有西方各国驻华使馆,就说小日本刚到任的上海派谴军司令官伏见宫俊彦,已经让我们暂编七十九师给击毙了”

    “是”老兵啪的挺身立正。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