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星际法师行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两百九十四章 精分绝版货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两百九十四章 精分绝版货

目录:星际法师行| 作者:打瞌睡蟲| 类别:网游动漫

    星网上沸沸扬扬的讨论着神赐药业研究中心被袭击一事,传播热度已经达到人人皆知,就算是那些不热衷于在星网溜达的人也无可避免从亲朋好友口中得知此事。

    这事已经成了茶余饭后大家伙讨论的又一个新的热点。

    神赐的研究所到底是被谁袭击的?

    因为毫无准备的被爆料,神赐在这件事上便陷入了被动情境。

    视频把一切都拍了下来却偏偏没有袭击者的正面镜头,他们要想把脏水泼给夜阎罗探索者团几乎不可能了。

    神赐的地位身份摆在那里总不能像疯狗一样随意攀咬,反而更丢脸。

    神赐的发言人在事发第二天上午便召开记者发布会。

    这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夜阎罗探索者团已经拿走了一部分研究数据,那可是可以作为证据证明m05大有问题的实验资料。

    “于昨日午间神赐药业位于托兰斯星的研究中心遭到不明武装分子的袭击,这是一次反社会反人类的行动。

    最新一批m05药剂被洗劫一空,大量无辜护卫战死,这是极其恶劣的暴力事件,神赐药业对此一定会追究到底!

    神赐的研究中心是整个人类所共同拥有的知识财富,某些个别团体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顾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做出暴力的耸人听闻的可怕事情,这是对整个人类文明社会的挑战,是对星盟律法帝国政府的蔑视,绝对不能听之任之股息这样的不法分子”

    神赐的发布会基本上就是这个批判与严正声明的调调,有用的话一句没有。

    他们倒是想把这事儿归结到夜阎罗探索者团身上,可是奈何没有任何实质证据。就算是想要卫兰帝国的巡防军做假证也办不到。

    星网上流传的视频叙述的明明白白啊,在巡防军赶到以前蛋饼号早就溜之大吉了,要是巡防军谎称目睹了一切那才真是扯淡了。

    人都走了你们才刚刚来,能看见根毛线啊!

    更关键的是,要是巡防军当时已经赶到却还是没能把袭击者拿下,反而任其逃之夭夭这岂不是说明卫兰帝国的军力水平简直渣渣,帝**队还要不要这个脸面了?国民信任度还要不要了?

    就算军队愿意帝国皇室也不能同意。这不是自己站出来把脸扔地上踩嘛!

    这一战神赐药业的损失不可谓不严重。战舰,死士,护卫队。还有一名服用了m05的圣者,更重要的是还有舒格纳那个知道某些实验真相的核心研究员,明明他们才是挖陷阱并成功把夜阎罗引到坑里来的人,为什么到最后却一丁点收获也没有。死伤无数不说还得吃哑巴亏,还有没有天理了啊!

    米契尔的内心是奔溃的。焦躁的又郁结不已,为什么每一次袭杀墨夜的计划都没能成功,那个人真的只有二十岁吗,未成年的圣者这本身就不科学。能够杀死同阶圣者就更加不科学,这也就算了,为什么这么一个人偏偏就要和神赐药业过不去!

    呃~~

    道不同不相为谋。打从一开始夜阎罗进入星盟误打误撞的闯了基因禁药基地之后便已经注定两方敌对的立场。

    神赐药业这回是脸也丢了,人也死了。损失也没能找到补偿方,保险公司也不受理恐怖分子造成的破坏不在受保范围内。

    他们不知道的是还有更大的风暴正在来临的路上。

    卫兰帝国方面,八皇子看着最新的新闻,嘴角勾起嘲讽的笑容,轻声道“原来也是个蠢货。”

    至于这蠢货说的是谁,那就不得而知了。

    孟泽尔坐在帝都剧院的豪华包房内漫不经心的看着表演,身边跟着的几个人都是帝国出了名的纨绔子弟。

    随身的侍卫低头在孟泽尔身边说了两句。

    八皇子摆摆手,“让他进来吧。”

    一名黑色官服的男子走了进来,见到孟泽尔微微躬身,“八皇子殿下,在下奉命召您入宫。”

    卫兰帝国帝都之中还有谁能召皇子入宫?

    皇帝呗!

    虽然作为皇帝陛下身边禁卫军,克罗尔不明白为什么英明的陛下最近总喜欢叫上不务正业的八皇子,但是自己的使命职责却不敢怠慢。

    “父皇要召见我?”孟泽尔起身整理仪容,对其他人挥挥手“那还等什么,走吧。”

    包厢内那些纨绔子弟也不多话,告别孟泽尔自顾自的继续看表演。

    孟泽尔进到皇宫之中见到了正在下棋的皇帝陛下。

    “父皇。”

    “来了”雷萨斯专注于棋局,看了眼孟泽尔只是招招手,说道“走近一些。”

    孟泽尔走到皇帝陛下身边,看了眼面前的棋盘,笑了笑“父皇是邀我来观棋的吗?我可不擅长军旗”

    雷萨斯落下一子看着棋局沉思,孟泽尔也一言不发一副认真看棋的样子,半晌后,雷萨斯才幽幽问道,“神赐药业被袭击的事你知道了吗?”

    “知道,星网已经传遍了,那袭击者可真是嚣张,居然还将视频上传于星网羞辱神赐药业。”孟泽尔脸上满是兴味,嘴角上扬带了些嘲讽,“这神赐药业的防范里也确实差了些。”

    雷萨斯端坐在王座之上,面前是一副全息军旗棋盘。

    这是一种传统的战略棋牌游戏也是军校的必修课程之一。

    “你觉得这是什么人做的?”

    孟泽尔神情微顿,眼底有疑惑不着痕迹的闪过,随即回道“父皇是指袭击者吗,神赐发言人称已有嫌疑人暂不公布,我觉得这种手笔多半是恐怖分子所为,也可能是他国的竞争者,毕竟神赐的新药最近风头很劲。”

    雷萨斯眼神一直专注于棋盘,八皇子却觉得自家父皇锐利的目光透过全息棋盘直射他身上。

    “帝国的巡防部队也赶去了。”

    孟泽尔不明白皇帝陛下说这些到底是何用意。帝王锐利如鹰的眼神叫人心惊。

    就在八皇子后背冷汗直冒的当头,雷萨斯忽然就说起了另一个话题,“对于m05你有什么看法?”

    “它可以强化基因,提高战士战斗力加快修习速度,从提高单兵作战力的角度来看自然是好的,父皇不是已经决定在军队里推广了吗?”

    别人不知道,但是孟泽尔却知晓。这一批所谓运往第七军团的药剂根本就是个幌子。真正的那批药剂早在半个月以前已经送到了第

    七军团。

    孟泽尔这话说的倒是真心,他表达过支持药剂推广,作为皇子立场不是随意想改就能改的。

    “诺翰上将一直不赞同在军方推广这款药剂。”

    “父皇是怀疑”孟泽尔摇摇头。笑道,“这应该不可能吧。”

    诺翰上将就这么悲催的躺枪了!

    老爷子在某军事基地巡视的时候忽然打了两个喷嚏,把身边的副官给吓的够呛,将军身体可是向来很健康的。一定是最近忧思过多才导致的,忧国忧民忧天下。将军真是辛苦了。

    诺翰上将被自家副官用濡沐崇敬的眼神注视也是诧异。

    雷萨斯又落一子,盯着光幕中胶着的局势,“他有什么不敢的。”

    “哼,他与布尔吉斯的联系可比我们要深的多。”雷萨斯这句话中的不满异常明显。

    八皇子恍然大悟。难道夜阎罗的出手之后还有诺翰上将的影子,经过皇帝陛下这么一提点,孟泽尔顿时觉得自己之前一些想不明白的地方似乎得到了解释。

    这件事背后可能还真有诺翰上将的影子。

    两父子就这么互相进行了错误的引导。

    “轰!”

    全息棋盘中雷萨斯的对手大本营遭到炮轰。全军覆灭。

    “神赐药业在军方推广药剂这件事就交给你去负责了。”

    “是,父皇。”

    孟泽尔离开皇宫之后。大脑一直没有停止转动,脸上的笑容早没了影,眼神中多是忌惮思虑。

    今天与皇帝陛下一番对话让这个隐藏极深最近才开始浮出水面的皇子心里多少有些忐忑。

    满肚子阴谋乱的人难免会想的多一些复杂一点。

    孟泽尔自然也不例外。

    轻叹一口气,八皇子叼着烟枪吐了一口浓雾,将自己的表情隐匿其中。

    墨夜这边可不知道自己营救离家出走小七小朋友的行动引发了卫兰帝国皇室诸多猜测,但是他们却清楚的知道神赐药业那伙人有多么的憋屈。

    小七可是时刻关注着呢。

    蛋饼号离开托兰斯星后麻溜的朝着卫兰帝国边境而去几次星际跃迁之后通过星级跃迁去了帝国西境。

    是的,蛋饼号并没有立刻离开卫兰帝国与布尔吉斯汇合,而是选择去了卫兰帝国边境。

    既然已经出来了,那么不顺带刷点贡献点简直对不起这次消耗的那么多能量矿。

    此时此刻的蛋饼号外表开起来还是相当凄惨的,一看就是一副被蹂躏过的模样,伤痕遍布。

    “我怎么觉得半月笑的很危险。”

    “珍惜生命,远离半月!”

    罗妹子和布鲁克蹲在墙角小声的嘀嘀咕咕,眼神不时飘向正在给花花草草浇水的半月身上。

    身为一个洁癖,一个爱花之呃智脑,半月面对坑坑洼洼如月球表面的蛋饼号内心是极为不平静的,核心芯片差点高温警报了有木有。

    半月依然是一副微笑脸,可但凡有点眼色的人都能感受到半月身周那生人勿进的暴虐气息。

    “半月的心情似乎非常糟糕啊。”

    罗妹子一脸愤慨的说道“那可不,蛋饼号相当于半月的身体,你想想要是你的身体被歹徒凌虐围攻玷污你丫不得炸毛啊。”

    布鲁克重重的点头,“揍死他。”

    “就是!”

    罗妹子话音刚落,一道高压水柱从天而降。

    哗啦啦的水啊,向下冲!

    蹲着嗑瓜子的罗妹子和布鲁克同时成了俩落汤鸡。

    11在五十米开外的地方拍了拍胸膛,咧嘴笑的开心,万幸他机智啊,在蛋饼号上议论半月这得多傻缺啊,明晃晃的找死。

    贝蒂冷艳旁观,对于小伙伴这种作死的行为实在同情不起来。

    墨夜闭着眼坐在植物园草坪上,脑海中正在回味之前与那名火属性疯狂圣者的战斗。

    每一次与同阶的战斗对于墨夜来说都是一次深度学习,能带来许多关于魔法与异能的思考与感悟。

    黑洞领域也在一次次使用之中越加完善精益。

    睫毛微微颤动,墨夜睁开眼第一瞬便看见罗羽宁和布鲁克被一堵透明围墙围着,高压水注哗啦啦不断下冲,狼狈的不得了。

    泪眼汪汪(也可能是水冲进眼睛里了)

    呃很明显这是得罪半月了呀。

    就当没看见好了,墨夜的视线不着痕迹的移开,心里浮现一句话,自作孽不可活,得点教训也是好的。

    噗~~

    法师阁下,你纯粹是懒得搭救吧!

    “小主人。”

    墨夜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半月,眼神询问“嗯?”

    “神赐药业依然没有放弃追踪,我们身后一直跟着小尾巴,要处理掉他们吗?”

    墨夜眉尾微扬,她发四千真万确感觉到半月在说“处理”二字时加强了语气。

    果然是在怨念吧,这是要黑化的节奏啊,明明是一张微笑着的脸,偏偏让人看出了怨气,头顶一团乌云环绕,这年头连智脑的进化都达到精分的层次了,绝版的果然非同凡响。

    “看来还是不死心。”墨夜摩挲着食指的戒纹,“小七,让你通知阎安,有回音了吗?”

    小七躺在墨夜脑袋上翻滚来翻滚去,软糯糯的回答道“主人,阎团长之前发来四次视讯请求,为了不打扰你修习我给全部挂断了。”

    这求表扬的语气是肿么回事?

    墨夜伸手两只拇指合拢把小七提溜起来,“说过几次了,不准这么滚。”

    这一次虽说是给神赐药业造成了一定损失也让对方很憋屈丢面子可是他们掉陷阱遭包围差点完蛋也是不争的事实。

    这事儿得反省反省。

    更重要的是要怎么把神赐药业m05药剂有问题这件事公之于众,这种伤脑筋的事墨夜觉得还是由阎大团长来负责更为合适。(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