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星际法师行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两百八十章 插上翅膀的讯息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两百八十章 插上翅膀的讯息

目录:星际法师行| 作者:打瞌睡蟲| 类别:网游动漫

    神赐研究中心,

    小七像往常一样窝在监控系统当中,而主实验室则是它的观察重点。

    一大早实验室里的研究员已经开始工作,负责二号实验室的莫塔斯教授正在观察实验体的身体数据。

    二号实验室是整个研究中心中唯一有实验**长期存在的实验室,这间在地下二十几层的秘密实验室里有关于m05药剂的一切核心实验数据。

    实验室四壁都是高透金属玻璃忽扰,在玻璃的那一头便是实验**所在。

    四面墙,每一堵墙背后都是一名注射m05超过一年时间的实验**。

    他们看上去与普通人类并无二致,既没有长出獠牙也没有多处鳞甲,但是他们的基础身体素质却与服药以前不可同日而语。

    但是这并不是他们被隔离处理的原因。

    “三号今天怎么样了?”

    “昨天闹了一夜,注射镇静剂之后便安静了下来。”

    “其余三人表现的较为平稳”

    看了最新的报告莫塔斯的眉头紧皱,“不平稳的波动周期越来越长了。”翻动着手上的数据报告,继续问道“最新阶段的基因排列报告出来了没?”

    “报告被第一实验室那边要走了。”

    莫塔斯脸绷得死紧,连褶子都撑开了。

    就在两人说话间,所有研究员正在专心与手上的工作,没有人注意到其中一间隔离试验舱内的实验体已经发生了异常变化。

    直到试验舱内警报声响起。

    正在给三号实验体做采样的工作人员被一下子捏住了脖子,面对三号实验体冰冷嗜血的眼眸他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咔嚓一下脖子断了。

    身高只有一米七出头的瘦弱女子轻易的将工作人员的头与身体一分为二各扔一边。

    “**剂失效了。”

    原本应该陷入沉睡状态的实验体忽然醒了过来这简直就是一个噩梦。

    看着自己的同事死在实验体手里,研究员奔向试验舱的出口。“开门,快开门。”

    可是门外的人吓傻了一般根本不给于回应,实验室的自动安全系统已经启动,试验舱的门自动反锁,从内根本无法打开。

    在研究员声嘶力竭惊惧的吼叫声之中迎来的不是门开而是死亡。

    手撕研究员这种反人类冲击视觉的招数出现时,整个实验室的工作人猿都惊呆了。

    然而他们根本无从逃离。

    为了不让实验体脱逃,整个实验室都处于锁禁状态。大门无法从内打开。

    “砰!”

    “砰!”

    三号实验体一直在猛烈的撞击试验舱。

    正常情况下。试验舱的抗打击能力堪比八刻度以上的能量防御罩,即使是十级体术者在没有强力武器的前提下也很难一下子将试验舱敲碎。

    但此时的情况显然不正常。

    “轰!”

    试验舱碎了。

    进入嗜血狂杀状态的实验体完全丧失了理智,在她的心里脑海中充满了嗜血狂暴的欲念。眼底都是血色。

    杀!

    见一个撕一个!

    手无缚鸡之力的科研工作者们面对一个狂暴嗜杀状态的凶残杀手,这注定是一场单方面被血洗的惨剧。

    每一个进入后期的实验体都是手保护的重要财产,防御机器人未采取及时的反击,于是

    小七的小爪子抬起捂住的自己双眼只露出一点点缝隙。画面太凶残真是不忍直视。

    鲜红的血液将实验室的地板完全浸透,红到发黑。

    舒格纳是神赐药物研究中心的一名助理研究员。作为一名帝国最高学府的一级荣誉毕业生,她在学业完成之初便有幸被选中进入了神赐药业。

    因为优秀的专业能力,严谨认真的工作态度,以及不俗的家庭背景。舒格纳在神赐药业的晋升道路并不艰难。

    经过一年实习转正,从生产第一线的基础检验工作到分部研究所的专案研究小组再到调至神赐药业重点开发药剂m05的专项研究中心,她只用了不到五年的时间。

    这样的晋升速度可谓是顺风顺水一路高歌。

    m05药剂的研发与生产被分成了五个部分。除了极少数几个研究负责人以外并没有人知道药剂的完整组成配方以及生产流程。

    要知道基因药剂的每一个参数都极为重要,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即使身为研究中心的高级研发人员。舒格纳负责的部分是对药剂中一种a进行分析确定并激活,寻求更好更快的激活方式。

    舒格纳每天按部就班的工作,不出意外的话她会在神赐一直做下去,直到退休,然后去一间学院做客座教授之类的工作。

    直到她的老师不久前意外死亡,也是舒格纳人生的转折点。

    舒格纳的老师是一名高级生物基因工程师,也是神赐m05研究小组的高级研究专家之一,莫塔斯,二号实验室的负责人。

    就在半个月前舒格纳得知了老师已经死亡的消息。

    神赐药业给出的解释是劳累过度导致精神不济与实验室做出错误操作引发了意外事故导致死亡。

    这种话骗骗无知的家属或是不明真相的大众还可以,舒格纳是一个字也不相信,他们做的实验无非是分析一些基因排列,打交道的是核糖核苷酸,氨基酸分解酶等等等,到底发生了什么意外事故会导致老师死亡,这个说法太可笑了。

    舒格纳的怀疑很快得到了证实。

    舒格纳在老师的宿舍整理遗物,毫无意外是在几名身着安保制服的壮汉与机器人的监视之下进行的。

    但凡舒格纳有一丁点异动,拿走某些可疑物品这些人便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当然这样的行为美其名曰为了神赐总部研究所的保密条款,任何涉及研究项目的东西都必须被留下。

    机器人扫描过所有物件确定没有可疑物品之后壮汉们才转身离开。

    小七透过监控观测到机器人离开松了一口气,刚才给机器人们使了点障眼法。要不然有件重要证物就要暴露了。

    舒格纳在衣柜发现了一个暗格,而暗格中放着的是一本手写的日记,用的并不是通用语而是一种较为冷门的古老文字,潘帕斯迪亚文。

    夜晚回到自己的宿舍,舒格纳也不敢随意打开那本日记,随着老师的莫名死亡,舒格纳本能的产生了危机感。

    显然她这样的做法是正确的。宿舍里有监控器。居住者的一举一动都在监控系统的监视当中。

    包括被困在神赐研究中心的小七。

    深夜,

    舒格纳起身手里握着比巴掌还小的微型日记本去了厕所。

    开启淋浴,

    湿热的水雾瞬间弥漫了整个浴室。

    舒格纳在水雾中拿出那本微型日记。翻开第一页。

    微缩的文字在特殊眼镜的辅助下看起来并不费力,即使是在黑暗中。

    这与其说是一本日记不如说是心情笔记,几乎没有事件叙述,只有一些零星的心情描述。就像树洞,接收了舒格纳老师所有的负面情绪与怀疑。

    “实验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整个团队都非常开心,我也是,可是心里却依然不安”

    “我一直以为自己在做一件正确的事”

    “药物研究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我发现了一些也许并不应该知道的事。这真的是为了人类进化吗”

    “第一批实验体开始出现严重的排斥现象,这是正常的,我一直这么以为着。可是”

    “药物研究的进展比预想中还要更加快速,实验体的后期副作用也越发明显。他们是强大的战士,但那样没有理智的血腥最终残杀会是谁呢?”

    舒格纳越看越心惊,排斥,副作用,血腥,这些词语一个接着一个冲击着她的认知,在此之前她从未听说过m05有任何严重不良反应,可是根据老师日记中的记载,药物后期服用者的身体会出现强烈的排异与不良反应,甚至导致基因缺陷的出现。

    这简直耸人听闻。

    “啪”

    舒格纳一下子合起日记。

    浴室里只有哗啦啦的水流声与舒格纳不怎么平稳的呼吸声。

    这样的结果是始料未及的。

    如果老师日记中记载的是真实的那么他的死绝不是所谓的仪器故障那么简单。舒格纳靠着浴室墙壁内心中满是惶恐,这样的药剂如果流向市场。

    不,已经确定了,神赐已经m05推广到了帝**方。

    天啊,舒格纳无法想象当药剂的副作用发生之后帝**队的战士们会变成什么样子。

    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科研工作者,舒格纳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面对这样的难题。

    如果想要阻止这一切发生她根本没有这样的能力。

    该怎么办。

    舒格纳冷静下来做出了决定,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先离开研究中心,无论她接下来要采取怎样的行动都必须先离开这里。

    至于收集证据,拿到真实的实验数据这种事舒格纳想都不会想,这不是科幻动作电影,那根本不可能实现。

    舒格纳想着以什么借口尽快离开研究中心,距离她的指定休假日还有整整一个月,在这个时期她根本无法与外界联系。

    而此时的小七正郁闷的蹲守在监控系统当中,进了浴室它就看不见了。

    小七发现了自己可能能够逃出去的希望,然而这个希望躲进了浴室它就看不见了。

    雾蒙蒙一片。

    小七窝在角落里盯着水雾缭绕的浴室,伸出一只爪子捂住自己的眼睛连指缝缝都并拢了,自言自语的念叨“主人,这里真是一个变态的地方,他们居然在浴室里也安装了隐蔽的监控系统,这违反了卫兰帝国宪法关于人权的基本定义也不符合当下星盟的人权诉求”

    小七将舒格纳视为一个可以逃脱的机会。

    就算它出不去也必须留下一段能传递出去的信号才行。

    就在被困的这段时间小七的等级得到了提升,都是被憋出来的。

    核心运转的次数是往日一年的总和,每天与神赐药业研究中心的主控系统光脑斗智斗勇达成长期潜伏不被发现怀疑的目的,这过程都能拍成一部精彩纷呈的谍战片了。

    第二日,

    舒格纳比平时晚了一些到达实验室。

    相熟的研究员们只以为她是因为老师的去世伤心所致,关系好些的劝慰了几句,关系不好的视而不见。

    舒格纳走到自己的实验操作台前,伸出手腕等待扫描确认,每个人所负责的区域都是有严格划分的,没有通过身份扫描仪器就无法启动。

    舒格纳按照往常一样的开始工作。

    小七看着舒格纳接入系统接受扫描,它很想做点什么,可是不行,每天的工作结束之后,工作人员的所有光脑设备都会重启,一切都是白费。

    它已经找到了目标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待时机。

    终于在半个月后舒格纳的假期终于到了。

    她一直在压抑自己的心情,虽然看上去有些低落,也并没有到让人怀疑的地步。

    小七看着舒格纳走过研究所一道道大门,直至研究中心最后一道总闸。

    小七全神贯注的盯着舒格纳,这是最好的一次机会。

    只有零零零一秒的时间。

    舒格纳换掉在研究中心使用的光脑换上她自己私人的。

    而这之间只有那么段的时差。

    如果是它自己肯定是来不及了,会被系统光脑发现。

    一段具有欺骗性的编码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之下进入了舒格纳的光脑之中。

    踏出研究中心的大门,光脑会在瞬间完成格式化重启,所有在研究中心内的使用数据会被全数销毁。

    这之间的那一点点时间,小七需要将信息编码传输到舒格纳的光脑之中,再做好修饰隐蔽手段躲过格式化危机。

    成败在此一举。

    舒格纳已经走了出去,到底成功没有小七并不清楚,只能目送舒格纳远走。

    遥远的布尔吉斯,

    半月正在给花花草草们浇水修剪枝叶,一道残缺不全的加密讯息忽然闯入了半月的信息网之中。

    “小主人,我收到一则加密讯息,是小七传来的,内容应该是一个坐标。”(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