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星际法师行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两百七十五章 偏离的时间轴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两百七十五章 偏离的时间轴

目录:星际法师行| 作者:打瞌睡蟲| 类别:网游动漫

    山壁之中并不是墨夜所想的那样的憋闷没有空气流通,反而温度适宜,微弱却持续的气流有规律的流动着,通风良好。

    墨夜背靠在已经木质化的石壁之上,看着面前高耸巨大的古老巨树伸出手轻轻抚上对方的树干,动作轻柔无比。

    精神力核心蓦然转动起来,无属性的精神力一点点透过手臂延伸出去,遍布这巨树树干之上。

    之前墨夜即使进入精神力同调状态,那也是同调的山壁而不是这棵巨树,精神力更没有主动接触这大家伙,但是现在的目的是将这个老大爷唤醒,隔着老树皮那是很难做到的,必须有点儿深入接触。

    精神力顺着树干向上进入树之心附近,穿过树皮,轻柔无比的伸出末梢试探。

    庞大的木元素能量让墨夜的精神力丝线末梢不由自主的颤了颤,跟刚抽了大烟似得,愉悦的感觉太强烈,墨夜差点就受不了诱惑开始吸纳木元素了。

    精神力唤醒,这是墨夜能想到的最温柔的方式了。

    墨夜的精神力抚摸对于树之心来说就好比有人在心上挠痒痒,很难继续坚持睡眠状态。

    一股沉睡的庞大能量正在缓缓苏醒

    “啊切”

    “阿嚏”

    整座山脉中超过八成的树木齐刷刷的抖动了枝叶,枝干摆动带动繁茂的树叶齐刷刷的做起了运动,一**绿浪层层叠叠。

    一时间山林中异兽惊慌失措拔腿狂奔,鸟兽齐齐受到了惊吓。

    鸟鸣兽吼不断,安静的丛林忽然热闹了起来,山脉另一端的11和罗羽宁同样受到了影响。

    墨夜惊讶的看着面前这棵巨树睁开双眼。树皮撕裂开一个巨大的口子,跟张大嘴似得,几个喷嚏产生的气流混合着树汁向墨夜袭来,简直堪比一场暴风雨。

    全神贯注唤醒巨树的法师阁下一时不查就被这个千年不遇的大喷嚏给喷了一脸。

    很久没有这么狼狈过了,墨夜的心情略复杂。

    看着淡绿色的光泽液体从自己面前全透明的供氧头罩上滑落,墨夜的第一感觉居然是庆幸,还好啊。提早做了准备。虽然不是为了这种意料之外突发状况,但是至少是挡住了这一波意外的冲击。

    巨树成功的被唤醒了,虽然这睡醒的第一反应与墨夜所想相差甚远。

    浑厚悠远的声音在墨夜耳边响起。“是你唤醒了我吗,小家伙。”

    好吧,一把年纪的人被叫做是小家伙什么的心里略为有些尴尬,但是一想面前这大家伙少说也有十数万年的岁数。与之相比自己的确是不折不扣的幼儿,那点尴尬也就烟消云散了。

    “是的”

    作为一个见过树精。打过树妖的魔法师,看见巨树张嘴说话自然不至于过于惊讶。

    “你的能量波动很纯正。”

    墨夜孩子到巨树所说的是自己的魔力,没有属性完全纯净的能量当然纯正了。

    墨夜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巨树又兀自补充道。“而且有些熟悉,也许之前见过”

    墨夜心里微动,“您还记得那个在您树干上写字的人吗?”

    “写字?”巨树闭上双眼。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你是指那个礼物吗?”

    礼物?

    墨夜“”六个点点都不足以表示墨夜此时的心情,连万年老巨树也要忽悠。果然不愧是自己的师父啊。

    “我想是的。”

    说起这个巨树的心情似乎有所提升,不再是睡意朦胧的样子,“那是一个非常热情的好人,他给我留下了这个友情的见证,棒极了,我的好朋友。”

    墨夜觉得自己额头上的黑线正在变粗,‘友情的见证’,法神在上,这是什么见亡灵的说法。

    师父大人,你的节操还好吗?

    古老巨树如众多步入老年的人一样,开始了对于前尘往事的追忆,难得遇见一个有缘的年轻人,墨夜不费吹灰之力这位老人家就自主自发的打开了话匣子。

    从自我介绍开始。

    哦,

    巨树有一个非常长的名字,梵伽利略多萨卡拉姆齐d雷克多默罕默德弗朗西斯科。

    那些小点点之间省略了很长一串让人晕乎的名字。

    关于这个名字,巨树在自我介绍的时候详细说明了一番,每一个名字代表一位它认为是朋友的人类,这么说起来在它漫长的生命岁月之中只有几十个朋友其实也不算多了。

    排在最前面的那个,显然就是自己的师父,墨夜觉得称呼对方梵有些怪怪的,于是决定以第二个名字称呼这棵巨树,伽利略。

    墨夜多次想要插话,但是老年树的絮絮叨叨不是那么容易被打断的,为了得到切实可靠消息,墨夜决定将自己作为魔法师的绝佳耐心发挥到极致,做一个合格的倾听者。

    “可以给我一个适合聆听的座位吗,伽利略?”

    巨树的唇角似乎有了一些笑意,“当然,我的小朋友,愿意为你效劳。”

    一根枝干伸出,扭曲成一根椅子的形状,树叶环绕成层层叠叠的软垫。

    “请坐”

    墨夜坐在树干上,放松的开启了听故事状态,这棵古老巨树就是活着的历史书,以它的年纪几乎见证了整个星盟的崛起,无数个王朝的兴盛与衰败。

    也许它还知道真正的高级文明消亡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而,现实告诉墨夜,一切都是她想太多。

    在最初的几万年中伽利略还处于蒙昧之中,灵识并未觉醒,只是一棵普通的生长了许多年岁月的老树而已,顶多就是生命力比其他植物更顽强一些。

    当它第一次清醒的时候已经是星盟第八次科技革命时期。

    学过星盟历史便知道这一次科技革命给整个星盟社会带来了巨大变革,人们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伽利略作为一棵无法移动只能永远困在同一个地方的巨树对于那些星球之外的事情只能是道听途说。这颗星球上的所有植物都是它的眼睛和耳朵。

    墨夜只想说,这货白活了十几万年,整个一无知老头蠢萌范儿,简直不科学。

    在两个小时的絮叨之中,墨夜已经基本了解了伽利略的成长史,前期也是够人掬一把辛酸泪的。

    说起与艾梵的相遇,因为时间最近记忆最新

    新鲜。伽利略也是最为兴奋。墨夜最关注的也是这个。

    墨夜微微前倾了身子。

    “很久很久以前”

    “多久以前是多久?”

    “就是很久很久以前”

    墨夜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你知道现在是星历多少年吗?”

    “小家伙,那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重要。”伽利略完全的坦诚。对于一个生命近乎永恒的家伙来说时间毫无意义。

    魔纹作证,墨夜此时的心情是崩溃的,这是一棵没有时间观念的大树。

    从伽利略的话语中墨夜得到的有效讯息并不算多,艾梵曾经来过这里。短暂停留了一段时间,至于最后去向哪里。树君表示不清楚。

    “那时候我也是被他吵醒了,趁我睡着了偷摸我真是调皮的不得了”

    墨夜的眉尾微微抽动了两下,偷摸你?

    确定不是准备偷走最大的那颗树心然后不小心被发现了吗?

    噗~~

    法师阁下你真相了。

    “唉,我遇到最能聊天的朋友就是艾梵了。畅聊数个日夜,分别之时交换了纪念礼物,真是怀念那时美好的时光。”巨树伸出枝条抚摸胸口那段文字“艾梵说这是刺青。人类以此铭刻永不消逝的记忆,这也是我们的友情长存的纪念。”

    “你送给他什么礼物?”

    “树心。我把我的心送给他了,陪伴他继续漫长的旅途。”

    巨树一副怀念旧时光情怀满满的脸,墨夜真是不知说什么才好,为什么会有这种活了十几万年还如此单蠢的人存在。

    哦,对了,墨夜恍然大悟,这树老爷根本不是人来的。

    墨夜瞥了眼对方树干上的雕刻,好吧,也不能说树心是艾梵白拿的,这魔纹有防护作用,一开始墨夜太激动给忽略了,后来再一看就发现了,‘艾梵到此一游’六个字当中蕴含了一段魔纹防护法阵。

    一旦有人对这棵巨树做出任何攻击行为,那下场绝壁会相当的悲惨,这一魔纹法阵的能量波动被刻意修饰隐藏,别说不是魔法师,就算洛迦尔大陆的魔法师出现在这里也不一定能发现这魔纹的奥妙。

    亏得是刚才自己唤醒了巨树,要是按照原计划那样行事,必然会被自家师父再坑一次,至少是圣魔导级别的魔纹法阵,想想就知道触发的效果会让人多么的酸爽。

    依艾梵的恶趣味肯定不会只是搞死而已,至少也是痛苦交加的被搞死。

    呃

    师父大人留下这个魔纹法阵真的只是为了保护这棵单纯的古来巨树?

    墨夜对此表示深度怀疑,也许想要吃独食的可能性更高一些吧。

    墨夜又看了一眼仍然在怀念自家师父的伽利略,看着这个被坑了还不自知如此快乐的巨树君,墨夜决定还是让真相就这么随风而去吧。

    不仅蠢萌少年需要保护,单蠢到这种程度的老头子也算是受保护物种了。

    蠢到深处自然萌。

    虽然伽利略时间概念混肴不清,对这颗星球之外的世界也知之甚少,但是墨夜依然耐心的听它讲过去的故事。

    总是有那么一些有价值的线索就藏在大段大段絮叨的回忆叙述之中。

    伽利略并没有许多与人聊天的机会,这是一棵寂寞的树,身边的小树苗们也并不能与它畅快交流,没有开启灵识的植物甭管吸收了多少木元素它依然只是普通的植物而已。

    “艾梵离开的时候是一个银月高挂的夜晚,他就坐在我的树梢上喝酒看星星我希望他能多留一段时间,可是他说有很重要的事需要去做”

    墨夜觉得自己听到了重点,师父有重要的事要去做,是托辞还是真的有重要的事,什么事?

    “什么重要的事你知道吗?”

    伽利略回忆了一阵说道“我还记得艾梵说过他在找什么通道对,就是通道,那是一个寂寞的人,独自走在荆棘的道路上,哦那找不到回家路途的流浪儿”

    这忽如其来的游吟诗人风格是什么鬼。

    墨夜和伽利略的聊天是非常愉快的,抛开待人单蠢这一点,伽利略是一个见识广博知识渊博的长者,这两者之间并不冲突。

    伽利略忽然说道“我又要改名字了呀,从现在起我就叫夜梵伽利略多萨弗朗西斯科

    墨与这样的人交流总是愉快的,有了寻找师父的线索,虽然暂时没有确切的消息墨夜也就暂时把这事放下了,与伽利略聊起了她所知道的这些年星盟发生的事。

    夜“”好吧,尊老爱幼,你开心就好。

    “哦,虫族又来了啊。”那语气平淡的。

    果然是活久见,见怪不怪了呀。

    看来虫族入侵对于星盟来说果然是一个老大难问题,一直存在着,从未被解决。

    墨夜都替星盟的人类感到心累,这是一段多么牵扯不清的孽缘啊,一千几百年就来上一次激烈的相会,谁也不愿意放弃,简直堪称相爱相杀的典范。

    伽利略伸出一支,两支,三支四十几支树枝嫩条,“我醒着的时候见过这么多次,上一次艾梵找到我时虫族也来了呢。”

    墨夜眼神微亮,难道师父上一次出现是上一次虫族入侵的时候,可是很快伽利略就否定了这个猜想。

    “我想起来了,这一次没睡多久,大概一千多年,这么短的时间又认识了一位新的朋友真是高新,我还是第一次有互相认识的朋友,特别开心,”

    伽利略愉快的心情有着明显的表现,山壁外地表上那些大树枝叶陡然繁茂了不少,无风自摆摇摇晃晃的展现它此刻愉悦的心情。

    倒是把树林里路过的猎人和游客吓得够呛。

    而墨夜却被伽利略说的话搞的一脑门问号,时间轴对不上,绷带男那次也是,时间轴同样对不上,为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