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星际法师行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两百七十四章 真的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两百七十四章 真的

目录:星际法师行| 作者:打瞌睡蟲| 类别:网游动漫

    ‘艾梵到此一游’

    应该不会是看错了吧?

    到底是不是看错了?

    难道真的是幻觉?

    法师阁下一不小心就陷入自我纠结怀疑当中,这个发现造成的冲击有点大,需要时间平复一下。

    即使内心的小人已经抓心挠肝挥着小手绢上蹦下跳鬼吼鬼叫,此时墨夜本人依然是一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呆样。

    墨夜这会儿也并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看见了那一段文字,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再去确认一次。

    想了想,墨夜深呼一口气,精神力同调状态能保持多久连她自己也无法确定,尤其是在她心绪不稳定的时候,也许还没确定真伪同调状态又再次崩溃了,那还不得急死个人。

    还是亲自进去看一看比较好。

    有了这样的打算墨夜开始做准备,从空间戒指里拿出吸氧装备,冒冒然进入山体内部然后差点被活活憋死这种蠢事发生过一次就足够了。

    一个纽扣大小的吸盘贴在领口处,墨夜轻触启动,蓝光微闪,全透明的头罩陡然生成将整个头部完全罩住。

    “链接完成,程序启动。”

    这样的微型制氧设备提供人类一整天所需氧气一点压力也没有,进山下海妥妥没问题。

    古老巨树在山壁的中间,这是山脉的最东侧,向里需要延伸上千米。

    山脉石壁的厚度要是用开凿打洞的方式即使动用各种高新仪器,没有三四天是不可能成功的,那牵扯到山体稳定,地质成份等等问题,但是对于墨夜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

    空间能量波动陡然扭曲。墨夜脚下轻轻迈出一步,下一秒人已经不在原地。

    进山了。

    怀着一颗忐忑的心法师阁下已经瞬移进去了。

    进去了才知道因为视角不同感觉会有多么大的差距。

    山壁与巨树树干之间的距离极为贴近,最宽敞的地方也只能恰恰好的容纳下一个人而已,这人还不能胖,不然得被挤压变形咯。

    这些空荡荡的地方充满了木属性能量,绿色的小点点拥挤在一起你推我一手我踢你一脚好不亲热,属性能量浓郁到近乎形成液态状。

    不。准确来说。已经是这样了。

    在亲身近距离接触这个巨树之时墨夜才真的感应到它磅礴的木元素能量,以及温和友好勃发的生命气息。

    树之心的心跳声平稳又强健。

    这棵古老巨树是活的毋庸置疑,活了这么久说是没开灵智墨夜是不信的。绝壁不可能。

    这会儿大概是在深眠,没有必要墨夜不打算吵醒对方,面对年纪十数万年的老家伙墨夜并不希望发生暴力冲突事件,太危险。

    四周的木元素极为浓郁。墨夜伸手触摸石壁,入手有微凉粘稠的触感。这是化为实质的木元素,而这山壁内侧的石头都已经出现了木质化现象,生生被转性了。

    靠着这颗古老巨树就有一种与木属性本源法则亲密接触的错觉,但是此时此刻墨夜实在无法静下心来感应法则。满心都记挂着那一列古汉字。

    墨夜才不会承认自己居然因为找到艾梵出现的线索而激动呢。

    墨夜紧贴在树干上,小心的移动,凭着之前的记忆去寻找那块铭刻了文字的树干。

    其实很容易便找到了。就在树干中上段,位置还挺显眼。最重要的是这是用魔法铭刻的,带有微不可查的魔法波动,精神力足够敏锐的魔法师能够在古树磅礴的能量波动中分辨出这一丝不同。

    墨夜伸手触摸树干上的文字,‘遒劲有力随性张扬又狂放不羁的笔触’这是艾梵对自己书法的评价。

    墨夜记得艾梵曾指着自己手抄魔法手札上歪七扭八大小不一一眼看上去鬼画符似得的汉字给她做地球华夏古汉字文化教育,将那些扭曲的文字美其名为‘狂草’,给墨夜对汉字的认知造成了不可扭转磨灭的影响。

    忒么有特点了。

    ‘艾梵到此一游’

    墨夜绝对不会认错,除非有人同名同姓还同样来自地球,不然应该是没错了,就是自家无良师父。

    这种在活着的古文物上写无聊文字作纪念这么没素质没涵养没脸皮的事情也就艾梵这样木有公德心喜欢得瑟的家伙才干的出来了。

    艾梵在洛迦尔大陆也没少干这种事,魔法师公会高塔大门前矗立的法杖调雕像就曾遭过毒手,每一位来到公会高塔的魔法师都会依循传统摸一摸那根法杖,希冀得到发神赐福,久而久之雕像下端摸的颜色都变了,滑不溜秋泛着光泽,看上去怪怪的,公会屡禁不止。

    艾梵去了高塔之后见此情况不仅随大流的抹摸了一把居然还铭刻了到此一游的文字,附魔带符文阵法的那种。

    照艾梵的话来说,传说中的孙行者就这么干过,这叫对经典的膜拜同时做好事,老摸人法神的法杖都摸变色了实在不好。

    自那之后,那根法杖是谁摸谁就遭雷劈,雷打不动。

    看着树干上熟悉的文字,墨夜这时非常确定这就是自家师父干的。

    说不出是怎样的心情,墨夜轻呼一口气,背靠在树干之上,并不觉得多么激动或是高兴,只是原本忐忑不定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之前虽然也曾发现一些师父可能也在星盟的线索,但那都是间接的,基本靠推测,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师父艾梵也在。

    可是现在,看着一看就是艾梵手笔的古汉字,墨夜心里陡然就平静了下来,师父果然在这儿。

    虽然有亲人有小伙伴,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墨夜有时仍然会觉得寂寞,这是一个没有魔法师的世界。

    自己是这个世界的特例,连个可以讨论切磋的人都没有有时候难免生出一点人生真是寂寞如雪的感觉。

    呃

    绝对不是因为思念那个抛下唯一的徒弟跑路的无良师父。

    噗~~

    所以。法师阁下你这是傲娇了吗?

    墨夜心定了,那么新的问题也来了,艾梵来过这里,是什么时候来的,之后又去了哪儿?

    也许能解开自己疑问的只有这棵古老巨树了。

    要不要唤醒这棵正在深眠的古老巨树?

    这样的巨树,一睡上万年都是正常的,墨夜不能保证唤醒之后会发生什么。更不能

    保证万一这巨树有起床气会不会狂暴。

    狂暴起来又会有多么凶残。这都是不可预估的。

    可是如果不唤醒,难道等这棵巨树自己睡饱了自然醒吗?

    墨夜很怀疑那时自己是不是还活着。

    墨夜原本是打算悄悄的取走树心,当然不是那颗大的。在大树心的周围会伴生许多小树心,墨夜可以想办法在不惊动巨树的前提下取走几颗小树心。

    这样既不会对巨树造成什么影响,也不会给墨夜带来麻烦,但是现在一个选择题就这么横亘在墨夜面前。

    到底要不要唤醒这个脾气未知的古老大家伙。

    犹豫不过三秒。墨夜已经做出了决定,必须唤醒没商量。

    那么问题来了。要怎么温柔的唤醒这棵沉眠的巨树且让它不误会自己有恶意,这是一件极其富有挑战性与难度的事情。

    暴力袭击自然岁最直接却也是最找死的,直接否定。

    墨夜这正思考着,另一边11和罗羽宁则在兴致勃勃的坐着采摘工作。

    鱼香树从一棵幼苗成长到可以切枝干食用的成树需要三十年。这在大多生长期极长的树木当中算是发育很快的品种了。

    长到五六十年岁的鱼香树每年新生的枝干都是最佳的美味,只要不是在禁伐期,砍伐鱼香树是不受法律约束的。当然,必须在律法规定的数量之内。

    11和罗羽宁一直深受可持续发展指导思想的影响。杀鸡取卵这种事是干不出来的,留点火苗才有日后的燎原之火嘛。

    呃

    最重要的是两人都相信有花花在,根本没必要坎太多回去,有两棵母本足以。

    那小家伙吹口气打个盹的时间这些小树苗就能茁壮成长成小树林。

    汤姆还没走,依然在山壁下呆着,这回不是为了收尸和看笑话了,完全就是膜拜姿态。

    这时候他当然也看出来了,来的这几个人不是普通人,多个朋友多条路,就算当不成朋友抱不了金大腿,自己苦苦守候总能多拿点小费吧,怀抱着这样美好的期待,汤姆就在石墩上一直坐等。

    11和罗羽宁的体力和速度简直让他叹为观止。

    正感叹着,忽然想起什么,一拍大腿,“糟了,这样下去要出事儿啊。”

    野生的鱼香树的确是无主之物,偶尔有人坎几根枝条政府也懒得管,但是政府不管,不代表没人在意。

    野生鱼香树的对外销售贸易一直由本地一个大家族把控,尤其是出口这一块儿,法律没规定,但是他们家基本把这当自家植物园,虽然不能明目张胆的拉警戒线,但是每天都会派人巡山。

    就是本地的居民采摘被发现了也会被没收所得,运气不好还会被暴打一顿。

    巡山的时间每天是固定的,汤姆想着几个小年轻也就看看热闹,没想到情况有变,一时给忘了,现在已经到巡山时间了。

    要是巴嘎家族的人发现了他们这么牛气的砍伐采摘,这绝壁是要打起来的节奏啊。

    汤姆内心开始挣扎,这到底是走还是留。

    怕什么来什么,汤姆一抬头居然看见两个巡山的工作人员出现在视线范围之内。

    脚下一软差点摔了。

    汤姆想要通知正在半山腰疯狂收割的11和罗羽宁,但是这俩客户到底叫什么他不知道连个通讯工具也没有,要是张嘴大喊吧,巡山的本来没看见也要听见了,情形很危急啊有木有。

    这到底是喊还是不喊啊。

    “喂,那谁谁,有巡山的来了。”最终汤姆还是喊了,只是那声音小的跟猫叫似得。

    罗妹子摸了摸耳朵,“我似乎听见有人在说话。”

    11摘下山壁上一颗石耳,撇撇嘴,“我认为你是吃撑了产生的幻觉。”

    这两人在半空中,一手吊在悬崖壁上徒手攀岩的技能已经点满了。

    汤姆看着转弯朝自己走过来的巡山人扔了手上的烟踩灭,“今儿这运气真是奇了,十天半个月见不着一次巡山的,怎么偏偏现在出现了。”

    “嘿嘿,两位大哥好啊”

    巡山的护卫瞪了一眼汤姆,“别套近乎,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这儿?”

    “路过,路过”汤姆说完就想撤,可是被逮住衣服没能走脱。

    “皮克你看,那石壁上有人。”

    巡山护卫一抬头看见了徒手攀岩砍树枝的11和罗羽宁,脸顿时黑了,居然还有人赶来摘鱼香树。

    “你小子胆子不小居然敢带人来砍鱼香树。”

    汤姆心里想的是,这也不犯法树一不是你家的但是却不敢说出来。

    巴嘎家族在这颗中转星球地位超凡,说是掌握了半壁江山也不为过,这要是放地球上那绝对也算得上是一方好强,但是星盟太大了,这样的家族不知凡几,顶多算个乡村土豪。

    “石壁上的人立刻下来,你们私自砍伐鱼香树将受到惩处。”

    “再不下来我们就采取行动了。”

    11和罗羽宁原本打算就当没听见,反正这两人也奈何他们不得,但是可怜向导汤姆被制服并开始呼救。

    “见死不救算不算违背劳动合同法?”11摸了摸头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罗妹子晕乎乎的补了一句,“他要是死了那就是殉职,得赔钱的吧。”

    纳尼,要赔钱?

    11脚下麻溜的一蹬,在石壁上几次跳跃荡漾,快速的下落如履平地。

    两个巡山人只觉得眼前一花,手腕一抖,汤姆不见了。

    汤姆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耳边有微风拂过,双脚离地似飞舞,好不容易停下来就跌草丛里了,四脚朝天状。

    巡山人这时才正视,二话不说已经通知了大本营。

    “有人非法闯入,非法砍伐,暴力反抗,速来。”

    罗羽宁也爬了下来,“怎么回事,这儿是私人领地?”

    汤姆觉着这妹子看自己的眼神略凶狠,连忙摇头“不是的,这是开放的。”(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