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星际法师行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两百七十一章 把柄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两百七十一章 把柄

目录:星际法师行| 作者:打瞌睡蟲| 类别:网游动漫

    医疗所c320号病房也就是三号嫌疑人罗恩特所住的单人间位于第二层病房走道拐角处的最后一间,这是在拥挤的医疗所里相对冷清的地方。

    嗒,

    塔塔,

    有节奏的脚步声在走道上响起,一个女护士端着药盘,穿着高跟鞋依然步履稳健轻盈。

    “c328号房的营养也没有了该注射新的了。”

    “b327,b321,b326这三间是谁负责的,该换药了你们不知道吗?”

    护士长的大嗓门穿过大厅直达走道的每一个角落,因为伤兵极多,医疗所里所有工作人员都极为忙碌。

    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位端着药盘一付要去换药的女护士是个生面孔。

    女护士在大厅与一名戴眼镜的白袍医师擦身而过,差点撞倒了药盘,终于来到走道尽头的302病房,轻叩房门“军士,该换药了。”

    病房里并没有任何回应。

    女护士伸出手推动房门,发现房门被反锁,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微笑,抬手用腕间的工作卡刷门上的感应区。

    卡塔,门再一次开了。

    营地医疗所的病房门安全防范等级太低了啊摔!

    端着药盘的护士再一次甜美发声“军士,该换药了。”

    那张微笑的脸在抬头看见空荡荡的病房时僵硬了。

    为什么人会不在这儿?

    定位显示目标人物此时此刻就应该在这里,可是并不大的房间一眼看到头也什么也没有。

    护士依旧端着药盘,一边轻喊着“军士。”一边走向病房中的卫生间,拉开门,依然什么也没有。

    目标已经不在了。

    护士或者说杀手装扮的护士放下药盘将不大的病房搜索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线索,除了地上一滩小小的水渍。

    假护士抬手触动一个小小的仪器,鸡蛋大小的全息光幕中显示目标人物的定位在一分钟前已经消失了。

    这只有三种可能,一目标人物的生物芯片被高级黑客攻克,切断了定位功能,二,目标人物已经被杀死了。三。他此时在一个定位信号无法传送的绝密地点。

    可是无论是这三种中的哪一种可能在此时都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假护士却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暴露在墨夜眼前了。

    几分钟前,墨夜离开罗恩特的病房走到大厅时因为有一批新伤患送入导致忽然拥挤,法师阁下的小身板一不小心就被撞了一下。然后就惯性的撞到了身旁走过的一位护士。

    这本来只是一次不值一提的小意外而已。

    然而,那个女护士侧头的那一眼却引起了墨夜的注意。

    眼神里有杀气,虽然很淡,淡到让经验丰富的战士也不会察觉。但是谁让墨夜有着堪称变态的精神力敏锐度呢,那一丝异常的精神力波动即使稍瞬即逝也被墨夜抓住了。

    这个护士有问题。

    墨夜的怀疑很快得到了证实。

    精神力张开一张大网。将医疗所二层笼罩住,那位护士走向了罗恩特的房间,然后暴露了真实身份。

    “你在找什么?”

    翻遍整个房间都没有发现任何人任何线索的假护士端起药盘正准备离开却忽然听到耳边响起一道慵懒清冷的声音。

    身体有一瞬的僵硬,背脊蹿起杀手本能的危机感。

    起身时已经恢复了常态。挂上焦急疑惑的表情“这间病房的军士不见了,他该换药了。”说话的同时,护士的手已经摸向了药盘中早已准备好的武器。

    针剂中填充的不是治疗伤口的药物而是激光喷射器伪装的。

    这种便携的激光发射器价格高昂且严格受管制。

    被击中别说是人体就是星舰外壳都得凹陷焦灼。

    然而

    突如其来的水幕将墨夜完全遮挡住。

    杀手心里在冷笑。她甚至可以预见对面那个不速之客被激光洞穿美丽头颅的美妙画面,这样的强度的激光光束按说不至于受到一层薄薄水幕的影响。然而现实却让她大吃一惊。

    激光被折射了,不止一个方向而是四面八方。

    杀手只想惊呼,这特么不科学!

    砰!

    砰!

    几声巨响,激光光束被分散射中了病房的四面墙壁,虽然威力下降不至于洞穿病房,但是却惊动了医疗所那并不是很靠谱的安保系统。

    杀手变脸“你是故意的!”

    墨夜扶了扶镜框,脸上似乎有着淡淡的笑意,当然是故意的,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啊!

    杀手速度极快,起步一跨已经到了墨夜身前,她现在要做的是在警卫队赶到之前杀死这个该死的女人。

    然而现实再次涮了女杀手一把。

    等级实力差距太大,她却丝毫不知情的奔向了死神的怀抱。

    墨夜收回放在女杀手头顶的手,掌心的黑雾渐渐散去,虽然等级有差距但是这个杀手同之前那个前来暗杀自己的变态杀手一样,满脑子只有血腥记忆与残暴幻想,没有任何一段可以称之为正常的记忆。

    不出意外这两个杀手应该是来自同一个组织。

    墨夜正思考着,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苍白少年正用哀怨的目光看着自己,小黑此时很纠结,一定是上一次阅读记忆表述不给力导致主人不满意了,平时打架派不上用场已经很闲了,没想到好不容易办点事还办砸了,这是要从此吃干饭的节奏吗!

    墨夜在士兵们冲进来的时候已经闪身离开,瞬移到混乱的人群中并未引起丝毫注意。

    罗恩特这个关键性间谍神秘失踪,与他同时失踪的还有派去刺杀的杀手,而暗杀现场爆发火力冲突,这种情况对于幕后黑手来说真是不能更糟糕了。

    冷硬的脸庞眉头紧锁。可以看出这个中年男人此时有多么的愤怒“那个蠢货为什么不见了,我问你他现在在什么位置,还有那个杀手呢,到底是死是活你们难道一点也不知道吗?”

    “昨天上午他与侦察队外出行动被虫族伏击,受了重伤被送往医疗所,我们已经安排了人手,但是杀手去到病房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再然后”

    “查。无论是谁干的,人一定还在巴图尔星,必须在他们离开前查清楚拦截住”虽然这么说着

    着但是中年男人却知道自己这方已经被抓住把柄了。真是该死。

    稍稍停顿,中年男人继续说道“任何一个可疑的人都不能放过,立刻中断今明两日巴图尔星的对外通道,任何一艘星舰飞行器都不允许放行。借口不用我教你们了吧”

    当然不用,这种时刻以安保与情报安全的名义巴图尔星的对外通道便被封锁了。他们争取了两天的时间。

    “真是可笑,这时候搞什么封锁。”

    “谁知道呢,听说是有虫族间谍混进来了,在排查呢。”

    “我看这事怎么透着一股不对劲儿。”

    “管这么多干什么。我们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墨夜听着搜救队杰瑞几人的聊天,心里很明白,第三军团内部的蛀虫这会儿正在搜查自己和罗恩特的下落。

    在总指挥官的协助下。墨夜的身份一点漏洞没有,怎么查都不会有问题。

    警卫队队员来找墨夜谈话时。她也非常配合,一切都照章办事,反正也没急着要走,留下来再多杀几只虫子刷刷积分也是好的。

    结果自然是两天的封锁和兵荒马乱,再没有借口,巴图尔星接触封锁。

    无论罗羽宁对于巴图尔星的虫族们多么的不舍,该走的时候还是得走。

    北半球,深夜,

    停泊港依然灯火通明,大批的难民仍然聚集在航空港外的广场上,希望能有机会买到票或是找到机会离开这里。

    即使巴图尔星的防卫战役胜利在望,但是后续的虫族清理工作仍然是一项需要长期坚持的工作,那些四散奔逃藏匿的虫族分散到野外便是潜在的危机。

    而且在民众看来,既然虫族可以攻过来第一次那么谁又能保证不会有第二次,呆在边境总归是不安全的。

    何况战争给巴图尔星的经济带来了近乎毁灭性的打击,作为一颗边境贸易星球它此时的价值已经从珍珠跌落成渣滓团团了。

    百废待兴,不是每个人都愿意继续留守在这样的家乡。

    寻求一个更安全更繁荣安定的生存环境是每一个公民的自由权利,可惜这样的权利行使起来有太多的障碍。

    航空港外设立了警戒线,千米一哨所,想要偷溜进去难度实在很大,更不用说偷爬星舰了,那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此时一个身材娇小身着简朴服装的女孩子出现在警戒线外,一票在手,走哪儿不愁。

    罗羽宁轻松通过安检进入航空港让无数难民羡慕不已,现在离开巴图尔星的船票已经是一票难求,有钱也买不到,讲的是关系和社会阶级以及人脉,普通公民可望而不可及。

    罗羽宁一步三回头,一脸的不舍,双目含泪的回头望着远方,再见了还没杀完的虫子们。

    这种依依不舍的情绪也感染了其他进入航空港的难民,他们即将踏上离开家乡的星舰,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再回到这个地方,从一开始的激动期待到现在生出莫名的忐忑不舍,一个个的回头挥手抹眼泪。

    一副依依不舍难别离的忧伤惨状!

    广场上那一波买不到或是买不起票的难民们也是眼红红的眺望,不是不舍,满满的都是羡慕,多少人心里在呐喊“你丫要是不想走放下那张票给我呀,我想走。”

    墨夜和11不需要找关系买船票,他们有军方发布的正式调令,一切按照程序来。

    杰瑞几人很是有些舍不得墨夜,这么有安全感的医疗兵真是少见了,不用他们保护还能保护他们,治疗技术也是杠杠的,虽然不爱说话,但是妹子冷着脸看起来也是赏心悦目的,业务能力还强,可惜了呀,只怪猿粪不够。

    “唉,怎么说调走就调走了,这眼看着都进入战场清尾了。”

    “送伤兵回后方治疗,需要随行医护人员。”

    “唉,一别不知何时见了,法斯你的通讯号也留一个,大家也算是战友了不是。”

    墨夜倒是没有拒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算是战友。

    “行了,我们不送你了,快走吧。”人高马大的大老爷们儿悄悄的抹了抹眼泪。

    “对了,法斯咱们星网上见,记得带咱们去逛杂货铺啊!”

    “别走了就不认人了啊”

    墨夜和11作为护送伤员的工作人员一起上了运输舰,需要转移的伤兵数量已经将近八千之多。

    这些都是第三军团下属的精锐兵力,每一个都是值得培养的好苗子,自然不能留在巴图尔这个不安全的地方。

    运输舰留出了一部分的空位给难民,对于这样的事军方向来是睁只眼闭只眼。

    罗羽宁伪装成难民就只能在划定好的船舱里窝着,跟偷渡的蛇船差不离,环境不是一般糟糕,上万人挤在一个不算大的船舱里,为了节约能源,空气循环系统每天只运行三个小时,那气味真不是一般的。

    看看四周拥挤憋僦的空间,再想想墨夜和11这会儿有宽敞的单人房,软软的大床,透明的观景窗,最重要的是还有新鲜的伙食,罗妹子的心就哇凉哇凉的,好心塞。

    亏的是这运输舰有任务,抄的是近道,一路跃迁。

    运输舰的目的地是返回第三军团旗下的一所医疗中心,中途在一个中转星球放下那些难民,罗羽宁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就跟着下了船,呼吸到新鲜空气时差点感动的眼泪掉下来。

    墨夜和11则随着运输舰一起去了第三军团的医疗中心。

    这一去主要是为了提交空间戒指里那位被冰冻的间谍,把任务给提交了。

    “再继续调查下去那就涉及军团内部的机密了,想必诺翰上将也不会完全放心,我们也没有必要牵扯进去。”阎安揉了揉太阳穴对视讯另一端的墨夜说道“你们任务完成后就会布尔吉斯吧,拉科夫教授那边有新发现了。”

    “什么发现?”

    “回来再说吧,我这边还有很多事要忙,不说了”

    阎安说完也不等墨夜的反应就挂断了视讯。

    墨夜微微皱眉盯着视讯光幕原本存在的方向,居然学会卖关子了,真不是一个好习惯。(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