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星际法师行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两百七十章 三号嫌疑人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两百七十章 三号嫌疑人

目录:星际法师行| 作者:打瞌睡蟲| 类别:网游动漫

    第三军团除去军团长之外,另外有三个握有实权的重要人物,副军团长肖恩弗斯莱,总参谋长特里巴特,警卫队总长卡鲁孟菲斯,除副军团长的军衔是一星上将以外,其他两人的军衔均为少将。

    这三人目前分别把控着第三军团的一部分力量,副军团长肖恩与已故军团长同属诺翰上将一系的人,算得上是军部的自己人,而参谋长和特里与警卫处处长卡鲁则并不是,算不上彻底的自己人。

    一个亲近国会,一个亲近皇室,也是这两方势力对第三军团的牵制力量。

    这一次军团长被袭至死事件,根据现有调查结果,要想达到将军团长带去陷阱之地,至少需要这两方其中一方知情,无论参与与否至少是心知肚明。

    调查也就需要从这两方势力入手。

    11的嫌疑人名单列了出来,其中有三个人,分别在这两方势力下担任重要职位,一位是参谋长的三席助理,另两名则是警卫队下属的情报人员,“这三人都有资格且有机会掌握军团兵力部署的动向与情报,且能够隐秘的进出战场与虫族联络,没准这三人都参与了也不一定,很难确定。”

    要想知道这三人是不是间谍首先得先见着人。

    虫族安插在人类族群中的间谍有好几种,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三种,第一类,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虫族间谍,纯粹只是被高薪水谎言欺骗的傻缺,第二类,被虫族寄生了,现今人类可以利用科技设备辨别的寄生虫只有二十三种。而虫族的寄生虫种类却多达上百种,漏网之鱼自然就多了,第三类,被策反的真人类,其中有因为各种原因反社会反人类被虫族给招安收到旗下的也有单纯就是为了实现自己野心或逐利目的的人。

    这三个嫌疑人能走到现今这个地位显然不可能是第一类连自己背叛人类都不知道的傻缺,至于到底是第二还是第三类那就需要近距离接触了之后才能知晓了。

    虽然现有设备能够分析出来的寄生虫种类不全面,但是对于墨夜来说压根儿不需要设备。只要进入到她的精神力感应范围内。墨夜就能分辨出这些人到底是不是真人类,身体有没有一些不应该存在的生物。

    要是能说上几句话,对方是否是间谍自然也就明朗了。

    根据鳞甲女的记忆。第三军团长是被阴谋陷害致死这个推测已经被证实了,现在就是要找出藏在第三军团里的那颗或是好几颗老鼠屎了。

    罗羽宁一直在战场上游荡,不时扫荡一下虫族大军刷刷积分,调查基本上没她什么事儿。

    这三人中有两人此时就在巴图尔星的战场上。一个在前线一个在后方大本营。

    墨夜很快就在命运的安排下与其中一位嫌疑人见面了。

    ab两区之间的前线医疗所,墨夜与杰瑞等几个搜救队员将一路上发现的伤兵送到医疗所里。

    “所有病人从一号和二号通道进入。不要拥挤”

    大厅里护士悦耳的声音在整个大厅响起。

    就在医疗所大厅里,一张张医护床整齐的摆放着,每一张床上都躺着一位伤员,根本那么多的治疗舱可以供他们使用。只能在医护床上躺着。

    墨夜一眼看到了被几人搀扶着扶向医疗舱的嫌疑人三号。

    这位原本在警卫队下属情报部门工作的人居然到了前线,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11,三号嫌疑人为什么会在前线你知道吗?”

    “我打听过了。他在第三军团章去世后不久便请调到前线,去了侦察营。”

    “这摆明了有问题啊。不是为了方便与虫族联系要么就是因为良心过意不去,心理压力过大。”罗羽宁的反应极快,迅速说出自己的猜测。

    罗羽宁的推测很有可能是真的,无论如何,墨夜只需要上前去说两句便能知晓真相了。

    医疗所人很多,墨夜一个旋身不见了人影,杰瑞还以为是被挤到到哪儿去了。

    墨夜随手在走廊上顺了一件白大褂穿上,走向三号嫌疑人所在的病房。

    卫兰帝国是一个等级分明的国家,即使是在前线战场这一点也得到了体现,军衔更高一些的战士会得到更好更快的治疗,这就是现实。

    罗恩特躺在病床上望着天花板似乎在发呆,病房里的护士和医生已经离开,只有窗前的仪器发出有序轻微的运转声音。

    卡塔!

    这是门被反锁的声音。

    罗恩特一转头看见一名身穿白大褂戴着眼镜的女医师出现在自己病床前。

    “我想我现在并不需要治疗,你还是去帮助其他更需要帮助的人吧。”罗恩特嘴上这样说着,身体却已经呈现方位态势,显然他觉得这位医师的出现实在是很可疑。

    墨夜左右看了看,淡淡道“我不认为这附近除了你有需要我治疗的人。”

    罗恩特盯着墨夜,双目通红,满涨着情绪,墨夜能感应到这位三号嫌疑人的精神力波动非常不平稳。

    墨夜脑海中的小灯泡亮了一下。

    很显然,这位罗恩特似乎误会了一些什么,既然如此那就让她继续误会下去好了,墨夜决定暂时闭嘴等等看这位能说出些什么来。

    “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我已经按照你们要求的做了,我甚至跑到了前线,你们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我?”

    罗恩特的眼神变得疯狂而狠厉。

    “别逼我,你们以为我真的一点后手准备也没有吗?”

    墨夜眉尾微调,镜框下的双眼微咪,似乎听到一些很关键的讯息,这个三号嫌疑人果然非常可疑。

    无良师父说过,沉默是金。墨夜内心小小的感叹了一下,师父诚不欺我呀,她还啥都没问呢,这位三号嫌疑人已经自爆了不少猛料了。

    从三号嫌疑人脱口而出的话中已经可以理清一个基本脉络了。

    可是,这还不够。

    墨夜轻轻的踏出了一步,巧妙的施加了魔导师的精神威压,小黑很配合的在此时施放一个具有加强恐惧效果的暗黑小魔法。

    于是

    效果是非常卓著的。

    这位三号嫌疑人显然已经承受了很大的精神压力。长期紧绷的神经在这一瞬崩裂了。

    墨夜上前一步微微倾身的动作给了三号嫌疑人极大的压力同时也点燃了他内心潜藏的恐惧。

    作为一名伤患他噌的一下坐了起来。掀开被子,甩出一捧不知名粉尘,拔腿就想跑。跑到人多的地方,那样他才有求生的机会。

    粉尘被水球包裹投入了垃圾处理器中,至于罗恩特本人则鬼打墙一样被空间禁锢术拦截在半路,一直高抬腿原地跑。那模样别提多滑稽了。

    逃跑不成,罗恩特整个人显得异常焦躁。略显浑浊的深蓝眸子盯着墨夜“你们不就是想我死吗?杀人灭口,你们妄想,你们让我做的事我已经录制了自白视频,只要我一死立刻会上传到星网。你们的计划休想得逞。”

    显然,这个人并不想死,也没有放弃求生。墨夜对于这个发现非常满意,这意味着在询问的时候她掌握了最大的主动权。对方的生命存在与否不过是她一念之间的事。

    墨夜在病床一侧的沙发上坐下,轻松的斜倚在扶手上,头微侧脸上露出一丝浅淡的安抚微笑,“别紧张,我只是有些话想要问你而已。”

    罗恩特忽然从激动不已变得沉寂下来,他意识到自己太过紧张也许弄错了什么,“你是谁?”

    墨夜抬手亮出自己手臂上的工作证,“法斯,特派援助医师。”

    罗恩特眼神中满是狐疑,并没有完全消除戒心。

    墨夜学着阎安的样子扶了扶鼻梁上的镜框,“说吧,你做了什么亏心事以至于看见我这么紧张。”

    噗~~

    法师阁下,你的问询技巧会不会太简单粗暴了些啊喂!

    墨夜问的很是轻描淡写,那口气跟闲聊差不多,从脸部表情更是看不出任何威胁急迫的情绪,可即使如此罗恩特却觉得犹如泰山压顶,额头有细密的汗珠渗出,分不清是因为紧张还是剧烈动作导致伤势加重引起的。

    罗恩特有一种灵魂被丝丝盯住随时会被吞噬的可怕感觉,脸部表情显得极为扭曲。

    墨夜挑眉,自己看上去难道真的这么可怕?

    呃

    盯住你的可不是墨夜而是你身后亡灵骑士君!

    小黑苍白的脸略显呆滞无辜的对着墨夜。

    “关于第三军团长的死,把你知道都说出来吧,抓紧时间。”

    这时罗恩特才意识到墨夜不是自己以为的那些人,罗恩特有一瞬间的放松,但很快他就意识到这种放松真是高兴的太早了。

    下意识的否认“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吗?”墨夜瞥了一眼罗恩特,点点头“我明白了”

    罗恩特瞪大了双眼,陡然发现自己已经双腿离地,他想要大叫却无论怎样也发不出声音,双腿猛蹬却使不上劲儿,一团纯净的水球包裹住他的脑袋。

    试图张嘴便有无数的气泡吐出,就算是想要闭气也使不上力。

    这是要活活淹死在病房里的节奏。

    “咳咳”

    “咳咳”

    水球浮在空中,罗恩特已经噗通一下落了地,头部湿湿嗒嗒的滴着水,一阵猛咳。

    “你疯了,我已经说了,那与我无关。”

    话音刚落刚刚喘过一口气兜头又是一颗大水球。

    “呜,不是我”

    “不”

    “你放”

    就这么反复循环几次之后,罗恩特整个人已经好似刚从海里捞出来似得,皮肤褶皱泛白呈浮肿态势,打眼一看还以为是具浮尸。

    水球的外围包覆了一层火焰,水球的温度逐渐上升,罗恩特瞪大了双眼,双腿猛蹬,感觉到水温变得越来越温暖他的心里却越发的冰冷,冷汗一直淌。

    多次经历濒死状态的他看墨夜的眼神就像是看魔鬼,充满了恐惧。

    墨夜再平淡的开口询问,“现在想清楚了吗?”

    “清清楚了”

    罗恩特本身就不是意志多么坚定的人,何况经历这堪称悲惨的十分钟。

    “军团长的死是个阴谋,我只是听从上面的命令而已,你不要杀我”罗恩特的心理防线早就溃不成军了,“求你不要杀我,我不想死,我真的只是服从命令而已,我不想的,我一开始根本不知道他们的目的。”

    罗恩特的情绪崩溃,说话也是颠三倒四没有重点,墨夜捋了捋总算是弄清楚了。

    罗恩特只是负责与神赐药业方面的人联络,他一开始并不清楚那些人背后是什么势力,直到后来事发之后,他才弄明白,也许是心理素质不过关,他开始产生被害妄想,为了逃避干脆躲到前线战场了,想着这样也许还会有一线生机。

    没曾想会在医疗所遇到墨夜这个比魔鬼还要更可怕的眼镜娘。

    呜~~

    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不会与魔鬼做交易,不会做出那样可怕的决定,做坏事真的要遭报应的呀。

    可惜,他内心的呼唤无论如何是不可能成真了。

    墨夜知道罗恩特只是暗杀行动中最外围的一条小鱼而已,要不是这货直觉敏锐主动进入了前线战场,早就成尸体一具了。

    罗恩特并不知道与他联系的人是谁,只在星网上见过两面,对方都戴着假面。

    这个人自然不能再继续留在这里了,需要交给诺翰上将。

    墨夜起身,打开门走出去,随手再关上病房门,大家都忙碌着,没有人注意到墨夜的进出。

    更没有人发现这间病房的病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墨夜左手摩挲着右手中指的戒纹,搞定一个。

    这事果然是神赐药业背后插手了,可是罗恩特的话并不能作为证据,墨夜想了想觉得这事其实和自己关系不大,还是交给诺翰上将去头疼好了,她只要完成了这个任务就好。

    诺翰上将那边收到消息,剩下的收尾工作就与夜阎罗无关了。

    罗羽宁在队伍频道里惊呼,“什么,要走了?”

    11立马接了一句,“不走你难道打算留在这里当兵?”(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