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星际法师行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两百三十九章 好大一口黑锅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两百三十九章 好大一口黑锅

目录:星际法师行| 作者:打瞌睡蟲| 类别:网游动漫

    墨夜耳边回荡着骷髅鸟团员们带着嘲讽的笑声,“哈哈,真以为自己是救世主吗?”

    “自投罗网就别想逃出去”

    “今天说不说出那位古城的秘密你都死定了”

    “居然以为我们会放那艘客运舰的人一条生路,怎么可能?”

    “自以为是英雄,这会儿可成全星盟笑话的懦夫了”

    “哈哈哈哈哈”

    正如骷髅鸟所说,此时在星网之上,墨夜这个名字在一夜之间成了‘懦弱’‘胆小’‘欺诈’‘无耻’等等负面评价的代名词。

    骷髅鸟再次袭击了一艘民航客运舰,并将客运舰现场惨状发布到星网上,全舰无一乘客幸免全部死亡,死状恐怖手法残忍,并在第一时间于星网发布了通告。

    “承诺去洛萨湖的墨夜并未现身,这只是兑现承诺而已”

    此公告一出,星网之上一片哗然。

    无数认识不认识,知道不知道墨夜的人在听说所为的事实真相之后都跳了出来指责,谩骂墨夜以及夜阎罗探索者团,乃至探索者公会。

    总而言之,与墨夜有关的一切个人以及团体都遭到了无数网民的嘴炮暴击,伤害值累计已经超过99900000点。

    “承诺?不过只是噱头空谈而已,圣者的懦弱与欺骗”

    “没有现身的圣者,不会是正好有事没空吧?”

    “为什么答应了却没去?”

    “消失的圣者,什么时候才会现身面对现实?”

    这样标题的新闻层出不穷,网上更是吵翻了天。

    偏偏墨夜人在混乱星域压根儿不知道星网已经炸了,小七这家伙则困在神赐药业研究所极品防火墙里插不上手。

    墨夜的不回应自动被理解为‘心虚’,‘默认’。‘愧疚’等等等。

    “墨夜滚出来”

    “夜阎罗滚出来解释”

    “我朋友一家人全没了,你不愿意去你为什么要给承诺,怕死你就别逞英雄啊!”

    “呵呵,我就看戏”

    “人家墨圣者说不定真去了,就是半路堵船或者迷路还没到→_→”

    舆论导向再次一面倒的将关注点都集中在了墨夜到底去没去这个点上,根本没人关心袭击客运舰的真凶,就好像动手的是墨夜似得。

    偶尔有一条“为什么没人关注袭击恐怖分子的调查”这样的理智新闻立马会被压下去。

    可惜墨夜这会儿上不了网。

    布尔吉斯。

    布尔吉斯的公民们在看到相关报道的时候肺都炸了。眼睛通红,被气的,尤其是阎罗殿基地的一众成员。恨不得立马开撕。

    心虚你妹啊,咱们副团明明去了还是单枪匹马去的,准备干翻一整个贼窝,副团说不定正在艰难战斗为死去的人复仇为活着的人除害。这群人居然毫无实证就开骂,忒么让人寒心了。

    “这些人太过分了”

    “我擦。睁眼说瞎话,副团明明就去了,现在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呢”

    “不行,不能让他们就这么给副团抹黑”

    一群人摩拳擦掌准备登录星网开启撕——逼模式。女神被侮辱了,叔叔婶婶能忍他们也忍不了了。

    然后被基地公告的通知给阻止了

    “任何人不允许登录星网谈论与副团相关的话题,违者一律按照团队纪律第一条处理”

    不仅是阎罗殿基地。就连布尔吉斯的公民也收到了通知。

    一石激起千层浪,布尔吉斯的内网也炸了。

    “为什么啊?”

    “咱们凭什么忍受这样的栽赃侮辱”

    “绝对不能就么算了”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组团去星网刷评论,要去的赶紧报名,名额有限”

    蛋饼号上,

    11刚刚带着一家四口回到布尔吉斯,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罗羽宁暴揍了一顿,再然后正准备休息休息找墨姨弄点好吃的弥补一下受伤的身心就被星网上忽然炸出的大新闻给惊呆了。

    这特么什么情况?

    罗羽宁这会儿正瞪着阎安“为什么不让去星网澄清?”罗妹子叉着腰凶神恶煞的瞪着阎安,大有你丫不解释清楚,团长也照揍不误的意思。

    阎安下意识的退了一步,靠近罗二哥身边寻求安全感,尼玛,妹子的眼神太凶狠,好可怕啊!

    暴怒的罗妹子他这个当二哥的也是hold不住,能镇住场的只有三人,其中俩在地球,相隔太远,而星盟唯一能hold住的只有墨墨,可是她不在且是导火索,于是

    罗二哥眼观鼻鼻观心,表示这事不参与,给阎安送去同情的目光,兄弟,你一路走好。

    贝蒂站在一侧同样用炙热的目光看着阎安,是真的‘炙热’目光,火焰烧的,分分钟能把阎安身体各个部位烧出窟窿来。

    阎安表示自己这个团长怎么那么苦逼,谁都可以欺负自己,心里默默的给自己默哀了三秒钟,然后站直了身板挺起了腰,拿出一团之长的气势。

    “都什么态度,都给我退后站好”眼神很凌厉,语气很正直,就是气势莫名有点弱。

    不过罗妹子还是瘪着嘴放下了插在腰上的手“说吧”

    “你们不觉得舆论导向太统一,反应太迅速了吗?”

    几乎在骷髅鸟通告发出的几分钟之后,关于墨夜的话题便铺天盖地的遍布了星网每一个角落,在信息爆炸的星际时代,每分每秒都有无数的新闻,一个新闻要想爆炸到全民皆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摆明了就是有预谋,有计划,有意为之在针对墨夜。

    这不就是信息战的其中一种吗?

    在新闻公布的那一瞬夜阎罗就已经完全陷入了被动,大众情绪一旦被挑起,智商不上线。什么解释反驳全都是浮云,这时候上星网就算说墨夜去了洛萨湖也不会有人信,他们只是想要为这件事寻找一个泄愤的出口而已,何况其中还有各种浑水摸鱼的。

    “在星网上反击不仅效果弱,还有可能火上浇油”

    “那你说要怎么办,难道就任他们这样给墨墨泼脏水?”

    阎安嘴角勾起愉悦的弧度,抬手扶了扶镜框。看了看罗羽宁几人。笑道“当然不可能,这件事这会儿被炒的越热,之后打脸就会越痛

    痛快。不是吗?”

    众人怒气值退散,恍然大悟,这是要攒足劲儿秋后算账的意思嘛!

    “原来如此”罗妹子一巴掌拍阎安肩膀上,“团长你真是好样的”阎大团长脸上略显得意的笑意差点被打崩咯。

    在星网上打嘴炮多没意思。不如直接打脸来的爽快。

    布尔吉斯这边摩拳擦掌等着呼巴掌,混乱星域这边墨夜对星网上到底什么情况还一头雾水呢。不过那都不是事儿,解决这些变态毒瘤才是墨夜此时第一要务。

    骷髅鸟海盗团成员的不间断的嘲笑在大殿之上回荡。

    “轰”

    就在笑声当中,骷髅鸟王的全息拟态影像被数柄兵刃直接击碎了,就像是破碎的镜面散落一地。

    如果是真人那就再好不过了。可惜。

    而在影像的那一头,黑色大殿骷髅王座之上的马卡斯眼神冰冷的盯着破碎的光幕,喃喃道“猎物奔跑起来才更有趣。”

    “王。这样一来,纳维尔古城遗迹不就”墨夜毕竟是圣者。拼着必死就是不说,那不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呵呵,夜阎罗探索者团又不是只有她一个人”

    马卡斯摩挲着手上的骷髅手杖“解决了她,立刻找出布尔吉斯的准确位置,纳维尔古城的消息必须第一个拿到”

    马卡斯第一时间安排了后续事宜,似乎笃定墨夜肯定再也无法从洛萨尔特星离开。

    开阔的大殿除了几根高耸的大圆柱之外再无任何掩蔽体,这实在不是一个适合魔法师战斗的地方。

    墨夜闭上眼轻出一口气,喊道“小黑”

    早已经蠢蠢欲动的小黑闻声立马化作一道黑雾飞向大殿右侧。

    那些原本正准备出手的人身体忽然僵直,无法动弹,就像是被按了暂停键,灵魂陡然失去了控制。

    接着眼神中陡然出现了一丝惊异不定,脑海中不禁迸出同一个想法

    尼玛,这是出现幻觉了吧!

    通体幽黑,背部燃烧着淡蓝色火焰,红色的眼珠子好似两簇跳动的烈焰,这不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异兽,梦魇吗?

    为什么会在现实中出现,更离奇的是为什么梦魇兽的背上会坐着一个人,面色苍白的美少年手握长枪坐在梦魇之上,幽深的目光看着他们,灵魂之火微微跳动,那是对食物的渴望。

    直白一点点来说可以概括为俩字儿,“**”!

    这凭白出现的骑士是肿么一回事?

    “嗷---”梦魇扬起前蹄鸣叫一声。

    这陡然的鸣叫让身体僵直的一众人眼冒金星,菊花一紧,受到极大的心理压迫。

    这是梦魇兽的天赋技能,加剧恐惧。

    小黑舔了舔干燥无血色的唇瓣,满眼都是对食物的渴望,吞噬灵魂就像是吃菜,需要添加一些佐料调味才会更加美味。

    这些满是贪婪的丑恶灵魂如果加上一些恐惧,怨恨等等负面精神力量,那就再好不过了。

    骷髅鸟团员各个都是凶狠残暴之人,他们钟爱血腥,生性贪婪,有着无穷尽的**且从来不会压制控制自己。

    他们就像是这世上人从身体分离出的最邪恶的部分。

    相对来说也是最大胆的人,**促使他们无所畏惧,贪婪推动他们勇往无前,也算是变态中的战斗机了。

    而对于亡灵来说,这样的人无异于一桌大餐。

    小黑与大殿左边这一群人对决之中,右侧那边则是活见鬼的表情,他们看不见小黑,自然是一脑门的硕大问号。

    对面那些傻缺是怎么回事?

    不是说好了对墨夜群起而攻之吗?

    为什么忽然动作僵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这也就算了,那不断扭曲的表情又是几个意思,还有周遭忽然涌起的能量波动又是怎么一回事?

    大殿左侧的人交给小黑去应对墨夜很放心,虽然只是亡灵骑士初阶,但是小黑可是一个学过暗黑魔法,接受了暗黑圣魔导传承的亡灵骑士,实在没什么好担心的。

    三瓣嘴与其他骷髅鸟成员看向墨夜,咧嘴笑“圣者大人果然好本事”

    墨夜面无表情淡漠的扫了一眼众人,根据精神力感应到的情况分析,这附近至少埋伏了两个圣级强者,墨夜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还不出手。

    但是,这地方,实在不是魔法师好发挥的位置,连距离都拉不开,不宜久留。

    墨夜之所以会配合到地底就是想要应证骷髅鸟的鸟头子到底在不在,在,当然是一场恶战,不在,那就是另外一种玩法了。

    这颗星球上,骷髅鸟埋伏的人可不少。

    既然那么钟意赶尽杀绝不留活口,不如也亲身体验一下才好。

    墨夜在准备瞬移的时候却陡然发现空间纬度排列骤然混乱模糊,原来不是不用空间禁制,而是这时候才触发。

    这是欲抑先扬,想要加深心理失望程度咯。

    还果真是变态喜欢玩的把戏。

    “呵呵,圣者大人,你不会以为我们对你的到来毫无准备吧?”

    这时候墨夜也没有兴趣研究这禁制的精妙与否,直接采取了最简单粗暴的方法,暴力破坏,感应到空间禁制的节点的位置之后,毫不犹豫直接用魔力冲击破坏制造漏洞,在墨夜眼中空间纬度与轴线再次清晰起来,长腿一跨瞬了

    于是,墨夜在数秒之后忽然凭空消失这事还是让大殿之中的人稍稍愣了愣。

    反应过来之后他们却又笑了起来“呵呵,让外面那些人对付她,圣者又怎样,在洛萨湖都一样”

    三瓣嘴的胖子看着大殿的金属大门,就像是看着墨夜愤恨啐了一口,继而像是想到了什么,笑了起来。

    可是那笑容还未来得及维持一秒便碎裂了。

    小黑骑着梦魇兽站在三瓣嘴的面前,低头俯视三瓣嘴,长得丑就算了,居然是非大众人类兔儿哥,这么丑的兔儿哥也实属罕见,走上歧途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丑小鸭还闹过离家出走呢。

    小黑干脆闭上眼舔了舔唇,“活着很辛苦吧”(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