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星际法师行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十八章 乱战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十八章 乱战

目录:星际法师行| 作者:打瞌睡蟲| 类别:网游动漫

    布尔吉斯,

    药物研究所某间实验室里四五个生物学专家和几名助理研究员围着实验室正中间的一个水晶实验舱叽叽喳喳的讨论。

    竖直的实验舱里充满了淡绿色微透明的液体,一副整体呈黑色的人体正漂浮在其中,仔细看能发现这具人体并非**而是一具已经没有生命体征的尸体。

    黑尸的身体各个部位布满了许多红色的贴片,尤其是脑部,头发已经被全部剃光,从额头到后脑勺全方位的贴满了圆形贴片,那是一种检测感应仪器,紧贴皮肤的那一面有许多细小的纳米线管插入被检测的身体内,会实时的反馈各种检测到的数据。

    “将一号试管插入大脑额叶,注射三号药剂”

    这具漂浮的人体正是墨夜打包寄回去的变态杀手贝尔曼的尸体,负责尸检的专家不是拉科夫,拉科夫教授忙着研究阎安带回来的尼诺尔症资料,没工夫客串法医。

    负责人是卢瑟福,一名九十多岁的生物医疗科学家,曾经做过相当长时间的外科医生,尸检的话也算是半个专业人士。

    “这人的大脑没有明显的外部损伤,也没有自毁,但是记忆却只有单一的片段画面,没有发现手术痕迹,派出外力干扰,那就是神经方面”卢瑟福看着光屏里的数据喃喃自语。

    事实上准确的说贝尔曼的记忆除了杀戮狩猎的快感再去其它,单这一点就非常的不正常。

    人的记忆是很丰富的,形象记忆,情绪记忆,逻辑记忆。动作记忆,只要是个人总归会有一些或快乐或悲伤的记忆存在,这个人除却杀戮快感之外居然什么也没有。

    一开始实验时,由脑补记忆体转化的画面可把坐在实验室里一辈子的科学宅们刺激的不轻,比惊悚片还要毛骨悚然。

    墨夜当时就感觉这具尸体有异常但是也说不清哪里不对,小七也查不出所以然,于是才干脆交给科学家们去搞研究。

    “第二次的检测结果出来了吗?”

    “卢教授。这是最新的化验报告还有扫描图”助理研究员面部表情很是惊讶还有些兴奋“显示结果有异常。可是我们找不出原因所在,这人虽然已经彻底死亡无论是身体机能还是大脑,但是我们却从他的皮肤里提取的细胞组织中发现了一种可疑的未知活跃分子“

    这个发现简直不科学。

    卢瑟福闻言双手蓦地把光屏拉近。仔细的查阅报告,越看神情越是镇重,“活的,怎么可能还有细胞是活的。死亡后脑细胞还能活跃一阵但是持续时间极短,这人已经死亡十多日。如果不是药剂浸泡身体应该已经腐烂了”

    说到这里卢瑟福教授双眼猛然射出光芒,似是想到了什么,对实验舱的操控助理说道“将死者右手臂切割,去除防腐处理。放进三号观测箱”

    助理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依言照做。

    断臂在**的观测箱里暴露在自然环境下,没有防腐处理直接与空气接触。

    时间一点点过去,无防护措施的黑色手臂渐渐开始出现尸斑。表面皮肤开始溃烂,这些并不是卢瑟福教授等待的。还需要更耐心的等待。

    当手臂整支腐烂之后,让一屋子的专家教授们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卢教授,腐烂手臂处样本检测,细胞活跃度剧增了”助理研究员整张脸写满了不可置信,这手臂都腐烂了,那些起死回生的细胞是怎么回事。

    然后,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手臂表面的腐烂在逐渐减少,腐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小黑点,这些黑点非常迷你不超过一毫米很容易被忽视,随着腐肉的减少它们的体积会变大。

    助理研究员取了样本送检,戴着防护手套的右手刚刚接触到样本,他忽然觉得手指被针扎了一下,疼痛一闪而过,防护手套的食指处出现一处微不可查的破洞。

    作为实验经验丰富的研究生,助理研究员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将样本丢回封闭的观测箱里,并拉向了警报,一道光柱立时升起将他自己隔离起来。

    “卢教授,我被样本感染了”

    “这到底是什么,类似单细胞生命体。”

    “单细胞你妹啊,这是虫卵”

    实验室里的警报声响起,三号实验室被封闭。

    拉科夫和阎安也赶了过来“怎么回事?”

    卢瑟福看着自己的助理研究员兼学生被隔离在光罩里脸色非常不好,没好气的冲拉科夫吼“是寄生虫卵,应该是星盟未曾发现的新品种,陆洋受到了感染”

    “把受感染者立即隔离”

    “还用你说,那小子自己已经把自己隔离起来了,现在怎么办?”

    寄生虫,虫族大军中最特殊的一种存在,要把寄生虫从人体内剥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还是这种从未研究过的新品种。

    那位被黑色小点点侵袭的助理员却表现的很冷静,“卢教授,我希望能全程参与实验观测讨论”

    助理君,这么自动自主自觉的成为实验小白鼠,你到底怎么想的?

    阎安再一次肯定了一件事,智商高到一定程度之后,人果然是会疯狂的。

    阎安知道这一次的发现可谓相当重大,一种星盟未知的寄生虫族,想想就头皮发麻,也许这就是贝尔曼记忆缺失尸体特殊的原因吗?

    他随即打开通讯器呼叫墨夜。

    但丁监狱,墨夜正在旁观机甲大战,一时也没顾上阎安的连环呼叫。

    这一次的战斗激烈程度可说是比墨夜曾看到过的任何一场机甲大战都更加激烈与精彩。

    首先数量上就很壮观,天空中地面上人形的兽形的加起来少说也有二百好几十架,除非是部队,不然很难看到这样的场面。

    战斗的一共三方人。意图越狱的犯人,但丁狱警疤男一伙,还有就是横插一脚的虫族,从战斗局面来看,越狱的人与虫族隐隐有联合之势。

    疤男一伙显然是势单力薄。

    唐格里尔看见大波的虫族出现时差点把嘴里叼着的雪茄给咬断了,“tmd,二区那帮人果然和虫族搅合在一起了。这些混蛋是连人都不想当。准备给虫子做走狗了吗!”

    囚犯们的这一举动无疑干扰了疤男一行人原本的计划。

    疤男根本没有阻止这些囚犯越狱的打算,之前那些布

    布置不过是一些迷惑手段,他真正想做的是带着自己手底下的人离开但丁。不然也不会在离开之后劫了一艘满载合金的货运舰。

    至于这些囚犯逃不逃他根本不在乎。

    可是当对方和虫族勾结在一起情况就不一样了。

    这意味虫族很可能有后招准备,能够安全的带着这些人离开但丁,外面包围的舰队不一定能拦得住。

    就在疤男思考该怎么办的时候,又得到一个意外的消息。“长官,南多斯被劫持了”

    疤男狰狞的面部终于有了一丝表情变化。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上涨给身边的唐格里尔带去很大的压迫感,“南多斯被二区的查曼带走了”

    “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今天早上,查曼不知说了什么,南多斯是自愿跟他走的。从离开之后就没有回过家”

    疤男一言不发,脚下的地面却有龟裂的趋势。

    唐格里尔也反应过来了,脸色微变“那些该死的虫子。他们的目标是南多斯”

    星盟最天才的机甲设计者,最牛逼的机甲改装师。难道虫族想要建立机甲部队,开什么星际玩笑。

    狱警们都被这个消息给惊呆了。

    南多斯被虫族带走了。

    “其余人不用管,必须将南多斯带回来,如果带不回来必须就地解决”疤男毫无感情的声音让所有人一凛。

    这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带不回南多斯那就杀了他,绝不能让南多斯落到虫族的手里。

    比起数量稀少的异能者,战力虽强但短距移动不便的战舰,机甲部队才是星盟对抗虫族的主力军,他们有强悍的防御力,比拟飞行器的速度,强悍的战斗力,极强的适应性和机动性,在星际时代是绝对的战争主力军,而南多斯可说是掌握着机甲命脉的人。

    他熟悉星盟现役一切机甲的优缺点和各项性能,只要他愿意他还可以制造出性能比现在这批机甲更加强悍的型号,他甚至可以徒手在三分钟内将一架重型机甲拆成一堆废铜烂铁,在但丁的这么多年里即使缺少资源,即使信息闭塞,没有仪器,南多斯在机甲研究方面向前的脚步也没有停下。

    更重要的是,这就是个眼里只有机甲没有人性的疯子,虫族如果允诺他研究所需,谁也不能保证这位天才科学家会不会脑子一抽就背叛全人类了。

    要不是他心理测试有反人类反社会倾向也不至于被星盟议会忌惮到给关押在但丁监狱这种地方接受囚禁。

    “疤男,你觉得凭你们这些人可以阻止我们离开?”

    接收到疤男眼神的暗示的唐格里尔站了出来“为什么不可以?”

    虽然知道不是最佳的时机,但是犯人们已经不愿意再继续等待下去了,如果那些红雾愈合,天知道还要过多久才会有破洞出现,即使九死一生也必须拼了,这可能是他们最后的机会。

    是困死在这座监狱,还是纵横星际,怎样都要搏一搏。

    为了脱困和虫族合作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出去之后还不是天高海阔任遨游吗?

    这一次的越狱比起上一次更加来势凶猛,囚犯们已经豁出去了,只要能出去哪怕是拼命他们也愿意,一区和三区的人摈弃前嫌组成临时的团队,这一次没有更多的策略,唯一的就是冲。

    凌晨开始便已经有机甲在悄然埋伏,大批量的机甲和飞行器做好准备,找准时机便要硬闯。

    激战中的人已经杀红了眼,红雾散发的某种射线本就有影响情绪让人压抑,疯狂,嗜血的作用,在平时这种影响力是潜移默化的,而在战斗中这种影响受到了血腥气和战斗声的刺激更是得到了加强。

    尤其是这里大部分人本就是嗜杀的星际悍匪重犯,他们受到刺激后反应跟激烈。

    好些人的自主意识被削弱,身体本能只知道杀。

    那些战斗力较弱的建设移民后代成了炮灰,血流遍地,半残的躺在地上不一会儿就被各种流弹波及没了性命。

    在机甲战斗圈内,无防护是极度危险的事。

    三方陷入激战,并没有人发现刻意隐匿起来的墨夜。

    墨夜注意到狱警当中有几人悄然调转了方向,撤出攻击第一线从后方绕走。

    轻型机甲快速的移动,以乱战掩护自己的身形,他们的目标是虫族后方,于此同时与机甲同行的还有十数名体术者。

    隐匿身形向虫族后方绕过去,比起大个子机甲他们的行踪更加隐秘。

    墨夜之所以会注意到他们,正是因为这些人的路线恰好和她重合了,目的地似乎是一样的。

    墨夜不打算参与乱战,但是也不想让这些虫族占便宜,墨夜不知道虫族的策反目标是谁,但是无论是哪一个或者哪一群,但丁监狱的重犯如果和虫族成功逃离都必然会对星盟造成一定程度的威胁。

    作为人类一份子,墨夜当然不允许这样的事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发生。

    墨夜打算绕到虫族后方帮狱警解决那些欢快蹦跶的虫族大军。

    呃~~

    法师阁下,你确定真的不是为了刷积分吗?

    某些高级大型甲壳类虫族,甚至能够单凭**与机甲硬抗,这给狱警们造成了极大的威胁。

    高阶虫族的猎杀积分恢复正常,

    “妈蛋,机甲损毁度百分之二十七了,老子还要撑着离开这鬼地方呢”某机甲士恶狠狠的一个肘击衔接光刃解决了撞过来的象甲虫。

    包围他的虫子太多,持续这么下去他的能源消耗根本不足以让他离开但丁监狱的大气层,更别说穿过红雾怪圈了。

    就在这个操控机甲的狱警绝望之时惊讶的发现包围自己的虫族莫名其妙全死了。

    幸福来的这么突然他表示受到了惊吓。

    墨夜没有现身,而是不断变换位置切换各种魔法攻击这些虫族的弱点,力求做到一击必中,击中必亡。(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