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星际法师行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十四章 节约成本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十四章 节约成本

目录:星际法师行| 作者:打瞌睡蟲| 类别:网游动漫

    “你是囚犯还是”词穷了,巴旦木这个在但丁监狱土生土长的少年忽然不知道怎么形容墨夜这个外来者的身份,磕巴了一下才说道“来抓囚犯的?”

    这个问题刚说出口巴旦木便立马意识到自己刚才脑抽了,谁脑子有毛病闲着没事儿来监狱里抓囚犯啊,这地方本身就是星盟最高监禁级别的监狱了,就算抓了还能关到哪儿去?

    脸上的懊恼一闪而过,如果可以巴旦木想要把蠢兮兮的问题收回来,可是显然不可能了。

    巴旦木抬头看打量坐在自己面前的墨夜,看起来并不比他大多少,实力却深不可测,再结合对方出现在但丁监狱的时间点,显然和红雾怪圈的缺口有关,这样一来就很有可能是星盟派来调查协助狱警阻止囚犯越狱的星盟调查员。

    结合自己脑海中的各种推测巴旦木觉得自己看穿了事情的真相,眼前这个一脸没睡醒表情看起来特别无害的年轻女孩绝壁是一个喜欢装嫩的老女人。

    巴旦木在心里讥笑,星盟调查员怎么可能真的这么年轻,那不科学,他不相信!

    噗~~

    少年,某种程度上你还真的真相了!

    墨夜的年纪严格算一算还真是好大一把

    墨夜的身份被误会了,她不知道也不在乎,她只是想要通过巴旦木多了解一下但丁监狱而已,既然来了,总不能两眼一抹黑什么也不知道然后稀里糊涂的走一趟又回去了,那样多不好。

    眯着眼斜睨了巴旦木一样,眼神的意思很明显。别废话了,继续说!

    巴旦木对于自己所知道的关于但丁监狱的事并没有任何隐瞒,反正对方迟早会知道的,又不是什么秘密,更重要的是说还是不说似乎由不得他自己选择。

    巴旦木此时被风卷束缚在帐篷门口动弹不得,双脚离地,双臂平展。脖颈处悬着一柄散发森森寒气的冰锥。冰锥的尖锐刺穿了他的防护服紧贴着他的大动脉,他甚至不敢用力挣扎,那样会误伤自己。

    “主人。我没有在这个俘虏的身上发现任何智能设备”小七对于这个结果感到很是失望,这意味着没有它的用武之地,明明是那么厉害的光脑却总是遇到各种各样限制它发挥的环境,小七轻叹一口气。中央处理器的温度极低,运算速度也变慢了。这就是心寒又心塞的感脚,生来不易啊!

    墨夜这会儿完全没意识到自家智脑小朋友又陷入了怀疑智生的忧郁情绪当中。

    巴旦木仰着脖子继续说道,“鸟巢区虽说是给囚犯住的,但是现在因为但丁监狱的势力划分。每个区域都有各自的头目,要想住在里面享受相对优越的生存环境必须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可以是食物。能源,或是美色。或是证明自己的实力,总之要体现自己的价值,做不到的便只能在野外生活,也可以选择加入疤男的狱警那边,可是那也需要经过考验,不是想加入就可以加入的”

    墨夜觉得这星球果然神奇了,坐牢想要住进监狱牢房里还得互相竞争,也是相当不一般了。

    在巴旦木的讲述中墨夜对于但丁监狱总算有了些实际的认识,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星球,自然环境恶劣,异兽环伺危险,同类斗争严峻,总而言之不适宜人类居住。

    墨夜也看了但丁监狱的一部分囚犯名单和他们所犯罪行的注解,她理解星盟为什么把这里设置成最高监禁监狱,却并不理解为什么不干脆把这些穷凶极恶的犯人直接处以死刑,反而判了个牢底坐穿,直接结束他们罪恶的生命似乎会更省事一些,也不至于被虫族抓住机会做出帮助重犯越狱的事。

    “小七,星盟法院为什么不直接给这些重犯判死刑呢?”但丁监狱里的重犯随便拉一个出来,在星盟法院的档案能有小山高,简直是罄竹难书,任何一条罪名都可以让他们直接去死。

    陷入忧伤情怀当中的小七听到墨夜的呼唤瞬间原地复活了,立刻生龙活虎的开启常识科普小课堂“主人,不是这样的,星盟议会是一个法治社会,判决一个人死刑的司法程序极为繁琐复杂,需要的人力物力资源消耗极大,案件审理时间跨度也大,而且极易招致星盟各大人道主义团体的示威抗议,引起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因此星盟最高法院极少会判决死刑,多数是终生监禁”

    墨夜听小七这么一说想了想便恍然大悟,

    这些人只要不越狱,星盟才不会管他们在但丁监狱里做什么。

    至于改过自新从新开始这种事,对于永久无期徒刑的犯人来说根本就是浮云,就算改成圣人他们也出不去,只有死路一条,不如活的更肆意潇洒一点。

    于是,

    在这样的环境下但丁监狱自然不可能走向和谐发展的道路,在这里只能靠武力对话,拳头硬的人才有话语权,红果果的丛林法则,弱肉强食。

    那么多年也不见但丁监狱的人口有增长,可不就是实际效果嘛,墨夜眼睛一亮瞬间就真相了。

    合着判无期其实就是为了节约成本,抓了坏蛋要是没来得及就地正法,丢一出不去的地方圈禁着任由自相残杀,自己还能看好戏,可不比自己动手要省事有趣多了嘛。

    星盟法院各位法官在墨夜眼里的形象瞬间就黑化了,这办法还是不错的,就是运气不好,没想到被虫族给捅了一个大纰漏。

    巴旦木见墨夜有走神的趋势,说着说着忍不住了,试探的问道“你为什么不立刻杀了我?”

    墨夜觉得对方问了一个相当白痴的问题“你想死?”死了再抓一个人询问监狱现况多麻烦啊。

    巴旦木噎住了,他当然不想死,对方那看白痴的眼神把他给刺激了,为什么今天他的智商一直处于隐身状态。

    “谢谢你给我机会,不计较我的过失”那感激的纯净目光再次出现。还有欲言又止的纠结模样,搭配巴旦木那张脸真是恰到好处的可以燃起女性的母爱光辉和变态大叔的疼惜之情。

    一般这种情况下,对方无论是愤怒还是如何都会先询问他动手的原因,然后巴旦木就可以把握住发挥的机会,使出各种手段完全自救。

    然而

    法师阁下根本不按剧本走。

    巴旦木的出手的动机是想要杀人打劫,或是只是在但丁监狱养成的习惯,又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对墨夜来说都不重要。两人实力差距太大。就不是世界的人,只要墨夜愿意随手丢出一招魔法就足以终结对方生命

    。

    秉持着一颗宽宏的心暂时不追究暗杀行为。

    噗~~

    法师阁下,难道不是因为你需要一个熟悉环境的地陪吗?

    嗯事实就是这样没错。

    “你是怎么遇上那两只虫族的?”墨夜一直觉得白天看到的那两只穷追巴旦木的虫族有古怪。但是也说不出哪里怪。

    巴旦木的表情顿了顿,脸上浮现茫然是和无辜神色“我不知道,在野外意外碰到的”

    “是吗?”

    “是啊,我想碰碰运气看是不是能猎到猎物。没想到会意外碰到虫族”

    这话不算是假的,但是有几分真却也不好判断。

    墨夜看了眼面前吊在半空的少年。心里的好奇变浓了一点点,这个少年的一言一行居然都带有迷惑性,类似于催眠的精神力诱导,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去相信。情不自禁的觉得不忍心甚至心怀怜惜。

    这种奇怪的能力还真是少见,墨夜并未感应到能量波动,甚至对方的精神力波动也没有异常。大概真是某种奇怪的天赋。

    异能分类中特殊异能的能力五花八门,什么样的都有。这个少年的能力很可能便是影响他人心智这一类的。

    “小七,在异能分类中查找属于特殊异能一类的能力与迷惑,魅惑,影响他人神志相关,找到了告诉我”

    “好的,主人”

    “唐格里尔和疤男回来了”这个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但丁监狱,三个区的头头们都知道了这个对他们来说不算好的消息。

    有人不甘愤怒,“呵呵,明明已经出去了却还要自己回来,他们两个脑子正常吗,坐牢坐傻了吧?”

    有人一脸叹息,“真是可惜,回来的这么快,如果再晚几日”

    “那些机甲根本不是对手,南多斯不会是拿假货糊弄我们吧”

    “这样的蠢话可千万别出去说,机甲战士的战斗水平对机甲战斗力的影响你又不是不知道,惹怒了南多斯,后果你可承担不起。”

    “不管怎样,这么千年难遇的好机会我们觉得不能放过,总是要试一试的,我已经受够了这个鬼地方,迫不及待的想要出去了”

    一区和三区的老大们聚在一起商量越狱的事,怎么想办法避开疤男一伙人的监控,二区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哈蒙德那边有消息吗?我不相信他们会浪费这次机会什么也不做,一定是在暗中策划什么。”

    “没有,二区最近特别安静,一点特别的事也没有,那些老家伙绝对有暗招却不愿意和我们透露”

    “不能再拖下去了,红雾是可以再生长的,星盟军队肯定会派兵驻守,继续拖下去反而增加难度,我们必须尽快行动起来”

    在被石油湖泊环绕的狱警基地里,大家对于疤男和唐格里尔的回归感觉与囚犯们截然相反,唯有振奋和激动。

    疤男没有多说什么,唐格里尔却很是自觉的将所有人召集到一起开始分派任务。

    “每天派人轮守,看住红雾破洞的地方,绝不能让那些杂碎有机会跑出去”

    说完这个唐格里尔将嘴里的雪茄弹了出去“好了,现在有最重要的事宣布一整船的金属矿等着你们去搬运,一艘星舰正等着你们修理,还愣着干什么!”

    修理星舰!

    这句话的潜台词可以有很多种理解。然后无论是狱警还是移民后代在一时的愣神之后都沸腾了,风风火火的开始准备去做个快乐的修理工。

    疤男不需要说任何话,他带着唐格里尔回来了就是履行了最大的承诺,他们留下的人并没有被放弃。

    “长官,那些金属矿怎么用?”

    “直接送到南多斯那里,能制作多少机甲就制作多少”

    “明白了”

    疤男抬头望向灰蒙蒙泛红的天空,时间不多了。面无表情的脸居然扬起一抹略显冰冷僵硬的微笑。这样的机会错过就不会再有,也许真的是命运的安排不是吗?

    他不会再继续认命的被困在这一方天地里,他要回去。拿回属于他的东西,那些人会害怕,会后悔吗,那一点也不重要。他会让他们都付出代价的。

    巴旦木看着墨夜,脸上无辜的表情有崩塌的迹象。这个人为什么一点也不受影响,他那么努力可是结果却与以往任何一次都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生活在但丁监狱这种环境下的孩子怎么可能真的单纯善良无害,无论他们表面上看起来多么可爱甚至可怜,剥开外衣八成就是裸的。

    墨夜半阖着眼。看巴旦木的眼神让他不禁打了个冷颤,忆起之前被火焰焚成灰烬的两只虫族,心里犹豫之后还是决定坦白。

    “我当时外出打猎”

    “说重点”

    巴旦木心里一番权衡之后最终还是说了“我看见二区的一位大人物与疑似虫族的生物碰头”

    巴旦木生活拮据。外出打猎这事是真的,意外碰上虫族也是真的。

    在但丁监狱生活物资的供应一直很紧张。为了寻找可以提供成长所需营养的食物,必须冒着生命危险在野外狩猎寻找异兽。

    巴旦木并不是一个人单独外出,与他一起的还有一位年纪稍长的女移民后裔,实力比巴旦木要强上许多。

    没想到这一次两人出门异兽没遇见居然会碰见虫族。

    出于求生的第一反应,两人压根儿没想过狩猎虫族反而是决定转身逃跑。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这些虫族像是疯了一样的追击他们。

    那位女移民不幸被虫族抓住,确切的说是为巴旦木垫后才会被虫族抓住,也许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生死关口她居然会莫名其妙的爆发出该死的保护欲和英雄情节,将生的机会留给巴旦木,自己却冲上去做了炮灰。

    巴旦木原本以为这样以来就可以甩掉虫族了,可是有两只却一直跟着他,要不是遇上墨夜他死定了。

    这两只虫族意志太过坚定无论他怎么跑也不抛弃不放弃咬定要弄死他。

    在被墨夜救了之后巴旦木终于有机会回想,当时他和那名女移民在撞见虫族的时候似乎远远看见了人影,是的,在虫族的包围中有人,他们当时单纯以为是哪个倒霉鬼被虫族给抓了,后来一想情况不对,那哪里是被包围,根本就是被护

    在中间。

    显然这是有阴谋的节奏。

    当一个人在不正确的时间出现在一个他不应该出现的地点并且看见了不想被他人看到的人,结果往往都会很悲剧,巴旦木知道他一定是撞见什么不得了的事,要被杀人灭口。

    至于出手暗杀墨夜,不过是但丁监狱居民的惯性使然,心里的贪婪和恶意控制不住爆发了而已。

    事实上墨夜一直怀疑但丁监狱的辐射或是磁场是可以影响人类心智的,使人心里的阴暗面无限扩大,只是暂时没有证据确认而已。

    这个地方人命实在不值钱,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杀死路上偶遇的人再正常不过了,就好比路上遇上一只异兽,能杀就顺手解决了,道理其实是一样的。

    墨夜听了巴旦木的叙述心里有了决定,她这一次来但丁监狱总算有点实际的事可做了。

    感谢饶月童鞋的和氏璧,看到的时候已经晚了今天肯定来不及加更了,明天或后天吧\(^o^)/

    欠了好多债,顶着锅盖迅速爬走~~(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