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星际法师行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十三章 演技派正太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十三章 演技派正太

目录:星际法师行| 作者:打瞌睡蟲| 类别:网游动漫

    时间有条不紊的以自己的节奏不慌不忙的滚动前进,墨夜即将迎来在但丁监狱星的第一个夜晚。

    随着傍晚的到来,气温更冷了,照这个趋势发展分分钟可能突破零下好几十,而原本就不算明亮的天空此时更显灰暗,原本冰冷的红雾云层有了越发深沉的背景显得更加诡谲压抑。

    这里不算是墨夜去过的星球当中环境最糟糕的,但是却绝对算得上墨夜最讨厌的,这里的空气让人莫名的觉得沉闷压抑,就像是被保鲜膜罩住了皮肤,浑身上下都不舒服,闷。

    这种‘闷’甚至影响了墨夜向来波动甚小的心情,让她觉得烦躁,虽然这种症状似乎并不明显,但是敏锐的意识到这一点后墨夜多了一丝疑惑,这情况似乎不是很正常。

    “主人,有人在靠近,移动速度极快”

    小七的提醒打断了墨夜的思绪。

    透过观察之眼,墨夜看到了旷野之中飞速移动的身影,看上去就像是数道流光在地表疾驰而过。

    再仔细一看,这似乎是一场你追我赶夺命狂奔的追杀戏码。

    一个人,两只虫,风驰电掣。

    “小七,但丁星有虫族?”

    “公会提供的任务情报中提到,在红雾怪圈被轰出缺口之后曾有虫舰出现,许多虫族兵包被投放到但丁监狱星,数量难以统计。”

    不仅轰开缺口甚至派了虫族前来,怎么看都觉得虫族搞出那么大阵仗不仅仅只是为了给一个星盟监狱提供越狱机会这么简单。

    傍晚时分即将入夜,这名少年又是为什么会出现在旷野并且被虫族追逐,墨夜觉得自己也许运气会不错。

    巴旦木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他母亲的爸爸的爸爸的爸爸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估摸着是修建但丁监狱的第一批建设移民。而他父亲则是一名被关押的重刑犯,然后发生了一个恶俗又悲催的故事,如花女子被无恶不作的坏蛋看上,毫不留情辣手摧花紧接着巴旦木便诞生了。

    衣衫褴褛满身伤痕的巴旦木一路狂奔,身后有两道土黄色的身影在拼命追赶,他跑的很快,可是那两道土黄色的身影跑得更快。这么持续下去要不了多久他就会被追上。然后被咬破脖颈的大动脉,在数秒中内失血过多从一个鲜活的人变成一具无法反抗的尸体。

    不,巴旦木猛地摇头。似乎要把这样的想法从脑海中甩出去,他不想死,“我不能死,不能死。不能死”嘴里自我催眠一般碎碎念叨着同一个词。

    这也是此时巴旦木脑海中唯一的想法,即使双腿已经疲累麻木到没有直觉。身体求生的本能依然促使他迈开步伐不知疲累的向前奔跑。

    喉头上下滚动,干燥的口中有血腥味在弥漫,干冷的寒风一阵阵的呼啸而过,打在狂奔的巴旦木脸上。甚至划出了伤痕,他却感觉不到冷,肾上腺素狂升。刺激着身体机能爆发出最大的潜能。

    土黄色的身影是两只虫,确切的说是虫族战士。乍看有些好似放大版的蚱蜢,土黄色的身躯,四肢上有灰褐色的花纹,体长近一米五,结实的后肢可跳跃,移动速度非常快,不过此时显然受了重力的影响,跳跃的高度与距离都打了折扣,不然巴旦木早就被解决了,一不至于还能狂奔如此之久。

    逃与追的双方距离在无限的拉近,土黄色的大蚱蜢猛地跃起向前一扑,后背的翅膀猛扇了两下增加动力,这一次巴旦木没能躲得开被扑了个正着,直接被压倒在地狠狠的摔倒,背部受到重击。

    大蚱蜢的口器大张露出锯齿状的利牙,一旦被咬住,就算脖子没被咬断,侥幸逃脱,并发症也能要了巴旦木的小命。

    巴旦木几乎绝望,明明也许有机会可以离开了,为什么他会那么倒霉遇上虫族。

    就在他几乎绝望的时候,一道炙热的火光蓦地落下,烈焰的高温席卷而过,眨个眼的时间前一秒还压住自己带来致命威胁的大蚱蜢这一秒便化成了灰烬被风吹走飘散一地。

    巴旦木惊魂未定的抬头,看向面前站着的人。

    墨夜出手相救的原因当然不是因为善心大发或是正义感爆棚,而是忽然想到这么一个大活人不恰好就是了解但丁监狱内部情况的最好媒介嘛,这里与世隔绝,消息几百年都传不出去,公会知道的那些情报恐怕早就过时了,有必要跟新一下。

    有活人向导能给墨夜节省不少时间。

    巴旦木看着墨夜,脸色微红,有些脏污的小脸蛋扬起羞涩的微笑,略显腼腆的表示感激“谢谢,非常感谢你救了我,如果不是你我肯定没有活路了”说着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少年黑亮的眼珠闪烁着微光,一副完全无害的单纯模样。

    墨夜目光落在少年身上,直接问道“你怎么会遇上虫族?”

    这里是旷野,即使是但丁监狱的囚犯也不会随意在旷野活动,人群聚集的地方才是安全地带,一个半大的孩子在旷野被虫族追杀,这事想想就觉得透着古怪。

    “我母亲生了病,没钱看医生,我想出来猎杀异兽贴补家用,没想到会遇上野狼,要不是遇上小姐你我就没命了”故作坚强的揉了揉眼,将眼泪逼了回去。

    一副为了生活顽强不屈好少年的模样,简直感动星盟好儿子。

    墨夜看了对方一眼,双眼微微眯起却并没有再说什么,原本打算询问的但丁监狱情况也被。

    抬头望天,原本泛着微红的天空此时更显暗沉,夜晚就要来了,墨夜在旷野中扎了个帐篷,不打算继续挪动地方的墨夜躺在帐篷里望着微微泛红的天空的发呆呃其实是在思考~~

    这里是监狱,这里的人都是受到星盟裁判所决议依法收押的,墨夜没有资格也没有必要专程跑一趟来这里替天行道执行死刑。所以墨夜决定非必要不战斗。

    墨夜会来这里一是有些好奇,二是想要搞清楚虫族是否还有其它阴谋。

    墨夜这正琢磨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做就听到队伍频道里热闹了起来,

    “墨墨,你到目的地了?”

    “那监狱看起来怎么样?”

    “有没有危险啊?”

    “墨墨,墨墨,你能听到吗?”

    “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墨墨”

    这些没营养的对话统统被墨夜给屏蔽了。阎安这会儿刚从医疗舱里走出来。整个人无比虚弱,站都站不

    稳,扶着墙勉强能挪两步。也不知道拉科夫和手下一帮科研疯子给他注射了什么,说是调节身体状态的,,搞的他死去活来浑身无力。

    靠在椅背上。阎安有气无力的对通讯器那段的墨夜说道“我这边收到消息,星盟调查团已经派人去了但丁监狱的前哨卫星。但丁监狱被团团包围,他们不打算进入但丁监狱,而是在缺口处设立了堡垒关卡,一旦有人越狱便会被舰队包围。如果议会那边得到你在但丁监狱的消息,恐怕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有内应和没内应做起事来可是两种效果,对墨夜来说却并没有实际的好处。至于后来所说的。

    “他们不可能知道我的行踪”墨夜对此很笃定,她这次进入但丁监狱可说是阴差阳错碰了巧。就算是议会也不可能知道。

    至于利用星网定位追踪,只要小七在那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阎安取下眼镜休息,碎碎念叨“不管怎样,你小心些,我觉得虫族搞出这么大阵仗不可能只是为了弄出一个可以自动愈合的缺口,它们一定还有后手,鬼才知道那些非人类在想些什么”

    墨夜挂断视讯,躺在睡袋上假寐,实际上却是在冥想,但丁监狱的环境很特殊,魔法元素极为稀薄,要是换成一二级的低阶魔法师,在这样的环境下放火球大概和点燃火柴的威力差不多。

    在这种环境下冥想的效果可想而知。

    墨夜的帐篷已经熄灯,在被黑色笼罩的旷野里几乎没有存在感。

    一个伏低身子的黑影悄悄的靠近墨夜的帐篷,步子轻盈如猫没有一丝声响,帐篷门帘被小心翼翼的拉开,就在这一瞬间原本轻盈的动作变为迅疾。

    气劲从手臂到手腕,手里握着黑色的武器寒光一闪猛地朝睡袋方向扎去。

    “锵”

    尖锐的利刃以极大的力量刺向墨夜却并没有如预料中那样得逞,反而是被一道无形的防御罩给挡住了,发出刺耳的声响。

    眼见事不可成,黑影欲逃,却发现自己被束缚在原地根本动弹不得。

    墨夜打开灯,帐篷在瞬间明亮起来,而被定住站在原地动弹不得的夜袭凶手正是傍晚被救的那个少年。

    墨夜看着对方,一副没睡醒困倦呆状,幽幽说道“你知道扰人睡眠是非常不道德的行为吗?”

    巴旦木还处在自己被发现的惊讶当中有些愣神。

    “尤其是闯入异性的寝室,非常不好”

    对方明显愣了愣,随即瞬间反应过来,脸上有懊悔也有骄傲“既然被发现了我没什么好解释的,是我对不起你的救命之恩,呵呵,生存所迫,我只是不能相信能遇上好人而已”

    然后脖子一仰一副任人宰割慷慨就义的模样。

    “嗯,演技不错”墨夜对少年临危不乱还能继续演的心理素质表示肯定。

    少年闻言脸上的表情第一次有了崩溃的征兆,那种被看穿的感觉实在不好。

    巴旦木觉得事情发展超出了掌控范围,这人的反应实在不符合常理,难道不应该愤怒出手,亦或是对他矛盾的行为产生好奇,或者受他吸引吗?

    先是是用感激和崇拜的目光麻痹意图麻痹墨夜的防范,顺带说出自己的悲惨境况博取同情,同步进行的还有刷脸搏好感,一般情况下无论是可爱女孩子还是猥琐大叔都被他这样的正太所吸引了,无论是存着玩弄还是疼惜的心思都不会再对他下手,他就是这样如鱼得水活下来的。

    谁知道今天踢到了铁板。

    这少年无论是外表还是所表现的性格都太纯良了一些,实在不符合但丁监狱这样的环境设定,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于是乎,这少年果然现原形了。

    墨夜才不理会巴旦木的内心活动,只是说道“但丁监狱的基本情况,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别说谎,我能烧死那两只虫族就能烧死你”

    墨夜语气淡淡的甚至听起来不像是威胁,比较像是一种理所当然的宣告。

    巴旦木也没有犹豫,一五一十的就说了,这些事对他来说并没什么价值此时却可以保命当然是知道多少说多少。

    在很久很久以前,星盟议会发现了环境特殊只进不出的但丁星,于是决定将这里改造成监狱,然后一大批议会的忠诚志士为了星盟社会的长久安定牺牲了小我成全大我带着物资材料和工人冒着生命危险进入但丁,开启了但丁监狱的建设,他们最后的成果便是三座宏伟的坚固的鸟巢建筑,以次建筑为分区,但丁监狱的牢房分为一二三区。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本该关押囚犯的牢房渐渐从全封闭变成了如今这般自由进出的模式,横竖离不开这颗贫瘠的星球,那么到底住在哪儿其实也不是那么重要。

    在每一区里都有着一定数量的居民,他们不一定是囚犯,有些人是在最开始的时候为了修建监狱而派来的移民工人后代,他们一代代在这里生活繁衍,有些则是早年的囚犯们繁衍的后代,反而真正的囚犯是数量最少的。

    以疤脸男为首的狱警并不居住在鸟巢内,而是依山而建了自己的基地。

    但丁监狱的真正的囚犯数量不过数百而已,但人口却有好几万。

    历经那么长的时间,人口繁衍却依然保持在数万这个数量上正是因为但丁星严苛的生存环境,有些婴孩儿一出生便具有致命的生理残缺,根本长不大。

    当然活下来都是坚强的孩子,这些孩子长大后却要面临着自然与同类的威胁,把坏事做尽的坏人们聚集在一起他们难道会坐下来喝茶聊天做点心吗?

    当然不可能,但丁监狱的生活几乎就是一个活着的地狱。

    每一天都是为了生存而奋斗,无论是囚犯亦或是悲催的后裔们。(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