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星际法师行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十章 扑街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十章 扑街

目录:星际法师行| 作者:打瞌睡蟲| 类别:网游动漫

    货运舰降落时的震荡感极为剧烈,整艘星舰如一颗被大力投掷的石块,跌跌撞撞的快速化滑行,差点没整个颠倒过来,考验舰组驾驶技术的时候到了。/

    “别那自己的生命开玩笑,都认真点”唐格里尔叼着雪茄叮嘱。

    而被称作长官的那位疤脸男只是坐在座位上不言不语,垂眸似在思考什么。

    舰组人员开始忙碌起来,紧张的做着各种操作准备,他们不敢拿自己家人的命来赌,这些凶人连但丁监狱都逃出来,万一真的再次逃出去找他们的家人该怎么办。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安全着陆,管他是不是要降落在监狱上。

    能把这两个危险度这么高的逃犯重新送回监狱也算是为民除害,做了一件大好事,这么一想,舰组驾驶员心中顿时涌起了万丈豪情。

    呃

    那感觉就好像他们不是被迫的,而是自愿的带着壮烈牺牲的精神舍身取义了似得!

    一个个脸上一片严肃,眼神坚定,满腔热血,唐格里尔都看笑了。

    果然,每个人类都具备阿q精神,但看是否激发出来而已。

    在但丁红雾怪圈安全距离外,卫兰帝国与特伦萨帝国派出的军方舰队就这么看着那艘满载货物与人质的货运舰以一种悲怆的姿态扎进了红雾的怪圈的缺口当中,黑暗的星空被划出一道亮影,一路跌跌撞撞直至他们再也看不到为止。

    因为但丁监狱位于卫兰帝国与特伦萨帝国边境交界处,看守这里的任务由两国主要负责,星盟联军的主要任务依然是对付虫族。

    特伦萨帝国此次行动指挥官尤利目送货运舰进入红雾怪圈,对身后的中士说道“这件事要怎么上报。你清楚吗?”

    “清楚,长官”中士挺起背脊高声道。

    尤利头也没回“知道就好,联系上监狱官了吗?”

    “报告上校,通讯联络员一直在尝试建立连接,可是通讯信道许久未用,不知是何原因一直无人应答”中士如实的汇报最新得到的反馈。

    每一个监狱星里都有专门负责管理监察囚犯的狱警,狱警多是退役伙专业的职业军人。他们有着极高的军事素养。强悍的身体素质,这样的人才能看的住那些穷凶极恶的囚犯。

    可是但丁星的情况特殊,被指派到那里做狱警其实等同于被永久流放。跟那些囚犯没有多大区别,有些人出于是自愿请缨去的,大多数则是被安排,无从选择。

    但丁星的狱警是死是活。或者是否与重犯们同流合污很难说得清,别说联系不上。即使联系上了也很难保证对方会听从军方的吩咐,那样的地方想也知道生存不易,生出对星盟的不满,继而反社会反人类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尤利对于能否得到狱警的回馈并不抱希望。就算真的有狱警如果没有同流合污,恐怕也已经被干掉了。

    尤利有些不耐,“星盟议会那边有什么消息?”

    “报告上校。全集下载/刚刚收到消息,议会已经派出调查团前来。会由他们主要负责这次但丁监狱越狱事件的调查”

    尤利嘴上不说什么,眼神的不屑却是一闪而过,星盟调查团来又怎样。

    特伦萨帝国此次行动的总指挥官尤利是一位不算很年轻的中年上校,对于自己被指派了这次任务满腹的不乐意,这种出力不讨好的根本建不了功的任务,还不如去围剿虫族。

    当然这样的话只能在嘴上说说。

    “他们来了也好,一定要保证在议会调查队伍来到以前不可以再逃出任何一个逃犯”

    “是,上校”

    在卫兰帝国那边派出的舰队同样在等待星盟调查团的到来。

    “呵呵,特伦萨的军人可真够爽快,二百多的人质说不要就不要了,你说他们多久会发通告,人质被逃犯残忍杀害或是英勇就义为抓住劫匪而献出生命”

    话语中满满都是鄙视。

    “这一次他们的指挥官是尤利,这很像他的风格”

    “也是,抢功牢和逃跑的技能都是一流的,既然他们国家的公民他们不在乎,我们就别替他们多操心了”

    两位卫兰军官对于尤利的行为并不欣赏,但是却并不打算插手,普通平民的恐慌来源于无知的臆想,而身为军队指挥官他们却知道那些恐慌不是没有根据的,但丁监狱,那里面关押的犯人是比混乱星域的海盗还要可怕的存在。

    难以想象如果这些人都成功逃狱将会造成多么可怕的后果,那些狗娘养的虫族杂碎,指挥官在心里咒骂道。

    “你说那两个逃犯是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还要回去,我总觉得这事不对劲”

    “我也这么觉得,先看着吧,等调查团来了再说,这本来也是他们应该负责的事”

    已经被星盟议会确定逃狱的其实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毒帽子马里奥,这位在三百多年曾让整个高级文明星域所有人闻风丧胆的可怕植物学家可是能够依靠毒蘑菇轻轻松松毒死一个城的人,简直堪称植物学界的杀手,蘑菇在手,天下我有。

    此时从两国舰队的眼皮子地下大大咧咧返回但丁监狱的两名逃犯他们并不知道确切的身份,面部识别在对应的系统里没有查到任何有效信息。

    “星盟调查团快到了,他们来了就没我们的事了”

    “星盟调查团了三组调查员,我估计骑士团已经出发却拦截毒帽子马里奥了,我们听从命令辅助他们就行了”

    即使是两大帝国的军队在面对这些调查团人员时身份也没有任何优越性,要是遇上骑士团,那就更不用说了,巴结讨好都是没用的。

    作为直接隶属于星盟议会管理的武装力量,调查团与骑士团就是有这个资本。

    星盟调查团的战舰在被劫的货运舰加速度驶回但丁监狱之后不久便出现在两国舰队的面前。

    而此时。被劫走的货运舰已经穿过但丁星的大气层开始准备降落了。

    墨夜没有直接用精神力覆盖整艘星舰,为了保险,她选择了维持精神力同调状态来观察整艘星舰的情况。

    这样一来对于精神力的消耗将会加大,且持续的时间不一定很长,但是被发现的机率便无限降低。

    墨夜此时的感觉就好似与整艘货运舰融为了一体,在精神上是贯通的,维持在一个频率之上。换句话说。此时整

    整艘星舰都是墨夜,无处不在。

    唐格里尔一直站在货运舰一号驾驶员的身后,手插在裤袋里。漫不经心的看着这位主驾驶员操作货运舰的航行。

    “小子,星舰降落而已只是常规操作,你别紧张,就算降落失败无非就是除了我和长官以外的所有人都阵亡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别一副大难临头的怂样。”

    年轻的驾驶员真的很想你特么这算是安慰还是威胁。更紧张了啊摔!

    墨夜能感觉到那位驾驶员紧绷的精神力波动,他大概很想站起来回身给这个劫匪一巴掌,轮圆了胳膊的那种。

    “啧啧,手别抖。角度别弄错了”

    舱壁与大气层剧烈的摩擦,偶尔会意外的碰上一两条红色的雾丝,这些细长的红色雾丝会即刻附着到船舱表面。

    船头部位随即因为重力变化发生倾斜。

    如果继续下去。舰身无法保持平衡,大概就真的会如唐格里尔所说整艘货运舰会像陨石一样直接砸下去。

    “抬升。向上抬升,所有牵引机全部开启”

    “保持舰身平衡”

    大气层中零散分布的红雾就像是一条条具有原始生物本能的浮游生物,它们窥探到了食物的气息,然后循着气息靠近,贴上,吸取能量,更重要的是它们可以改变重力场,让星舰飞不起来。

    驾驶舱里的气氛凝重而紧张,所有驾驶员紧张的进行着各项操作,已经完全忘记他们即将降落的星球是一所最高监禁等级的监狱,降落失败往往意味着重大伤亡,特大损失,他们甚至没有做逃生舱离开的机会。

    墨夜的眉头微皱,她能感觉到弥漫在货运舰当中那些慌张的,绝望的,忐忑的情绪,每个人的精神力波动都不相同,唯一的共同点便是大家都非常不平稳。

    “轰”

    伴随一声巨响,货运舰在红雾纠缠下艰难的穿过但丁星的大气层,进入了真正意义上的大陆领空,驾驶员尝试升空调整货运舰的位置,可是理所当然的失败了。

    “别试了小子,这里可是但丁,这艘货运舰不可能飞得起来,缺少特殊零件”唐格里尔说完也不再理会惊魂未定的舰组人员,而是拿出一个特别的通讯器装置。

    “坐标北半球124,695,速度快点”

    没多久,整个货运舰上的所有操作系统都自动关闭了,就连照明系统也失灵了,整个舰舱内黑漆漆一片。

    墨夜已经脱离同调状态从船舱里瞬移到了星球外。

    沉重,这是墨夜的第一感觉。

    这颗星球的重力少说是星盟标准重力的好几倍,墨夜刚出来心理与生理都没有做好准备,于是很自然的扑了。

    论魔法师扑街的姿势的多样性~~

    一脚踏在地面上墨夜就知道糟了,然后就莫名其妙无法阻挡的五体投地了。

    墨夜趴在地上,脸朝下,整整数秒都没有动弹一下。

    “主人,你没事吧?”小七关切的问道。

    墨夜头也没抬,只是抬起胳膊摆摆手,“没事”

    如果仔细看可以发现墨夜耳后跟一片绯红,尼玛,刚落地就摔个五体投地实在很丢脸,万分庆幸没有围观群众。

    墨夜面无表情的站起来,当然,是在戴上从空间戒指里拿出来的重力调节手镯之后,否则就是在地上躺到地老天荒,以墨夜的体质也是爬不起来的。

    墨夜将重力手环调节到标准程度之后,走路才可以保持基本平衡,这已经是手环的调节极限了。

    这颗星球的重力强度实在超出星际标准太多,正常情况下这样的星球除非是资源丰富的矿星,否则根本不会有人类居住生活。

    太反人类了,小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下绝壁是发育不好的,长不高~~

    放眼望去,果然连一颗高出一米的植物也没有,全是低矮灌木丛。

    站起来之后墨夜紧接着的第二个感觉便是冷,不是寒风吹拂的那种冷,而是干冷,光照恒星距离但丁星太过遥远,且被红雾层隔开,整个星球缺乏温暖的光照,因为气温极低。

    “主人,实测气温是零下十摄氏度”

    墨夜给自己身周施放了暖气团,心道这监狱的生活条件也是真苛刻。

    转念一想,这样残酷的自然环境下还能如鱼得水生活着的那些重犯可想而知会变得多么可怕。

    都说人类的适应能力与潜力是无限的,墨夜对此表示赞同。

    墨夜瞬移并没有离开太远,距离货运舰的并不算太远,依然在墨夜的精神力覆盖范围内。

    墨夜站起来施放了数个观察之眼,四周的环境被纳入墨夜的观测范围内。

    原本想要放飞几只机械蚊蝇探测情况,可惜因为重力原因,机械蚊蝇们根本飞不起来,有一只尚未修复的半残体直接在重力碾压下摔倒在地,挣扎多次也起不来,其它也只能贴着地面爬了两步。

    是的,不是飞,而是爬!

    怪不得这里会被设为监狱,地理环境太得天独厚了。

    墨夜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留在这附近观察劫持那艘货运舰的人打算怎么办。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货运舰里一直没有人出来,直到两个小时后,天边划过数道银芒,有数架机甲飞快的奔驰而来。

    踩踏着大地发出‘咚”“咚”“咚”的声响。

    三架机甲的高度都在十米以上,一具兽形,两具人形,表面看上去伤痕累累,许多修复的痕迹,看得出经常进行激烈战斗。

    “长官”

    三具机甲同时出声,把原本就不堪重负的舰组人员彻底给吓趴下了,果断都五体投地了。

    一直传不上去,作者君整个人都不好了(未完待续)--37703d80ok0bo18403006-->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