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星际法师行 章节目录 第一千四十九章 挣扎的心

章节目录 第一千四十九章 挣扎的心

目录:星际法师行| 作者:打瞌睡蟲| 类别:网游动漫

    货运舰船舱的顶棚,一整面天花板上布满了数不清的沙拉尔虫卵,乍眼看上去就像是舱壁上挂满了肿瘤,最小的有婴儿拳头大小,最大差不多足球那么大,白色与红色相间的网状物将这些虫卵固定在舱壁上,虫卵上上下下微微起伏,就像是跳动的心脏。

    随着它们的心跳粘稠的液体滴滴答答的有节奏向下滴落,有些甚至形成长长丝线悬挂在半空中,一弹一弹。

    墨夜觉得自己看见了本年度最恶心的画面,没有之一,不容易才克制了闭眼的冲动,此时此刻这艘货运舰内部就像是一个长满了恶性肿瘤开始化脓的脏器,画面太美不忍直视。

    如果墨夜打开透明头盔便可以闻到空气中流通的酸腐气息,一股子过期酸奶与臭袜子搅合在一起的奇妙气味,因为制氧设备停止工作,空气流通设备也停摆,船舱内部充斥着这种奇异的令人作呕的味道。

    “主人,根据初步统计本舰舱内共有沙拉尔虫卵一万六千七八八十二只,其中初生虫卵超过一万只,幼生六千五,剩下的接近成熟期,在营养供给充足的情况最快两天便可以孵化而出”

    可想而知这一批具有强腐蚀性且成长迅速的沙拉尔虫族出现之后,贝雷斯的星的毁灭速度将以几何倍数增快。

    搜救没别指望能继续进行下去,随便冲过去几只就能把一艘星舰给搞瘫痪了,整几个窟窿出来谁还敢驾驶破洞的星舰。

    “通知火锤探索者团发现了沙拉尔虫,让星舰停泊处注意”

    墨夜不希望自己需要搭乘的交通工具还没就宣告生命终结。

    “消息已经发出去了,主人”

    墨夜蓦地后退了一步,躲开低落的黏液。即使有头盔阻挡墨夜也不想与这些黏液发生任何接触。

    这哪儿还是一艘星舰,根本那就是走进虫族巢穴了,难道这里有什么吸引沙拉尔母虫产卵的特殊条件不成?

    小七很快主动为墨夜解除了疑惑,“主人,这些星舰外壳金属中所蕴含的微量元素可以提供沙拉尔虫卵所需的成长能量,助使他们迅速化虫,而且星舰相对密闭的空间正是虫族产卵繁殖的最佳地点”

    这些虫族还真会选地方产卵。有场地。有营养,挥挥手留下一地的虫卵拍拍屁股就走了,也忒不负责任了。

    这些密密麻麻的虫卵能在瞬间秒杀一切密集恐惧症患者。连带击溃强迫症,用心忒么险恶,简直令人发指。

    墨夜收回视线就想离开,真是一刻也不愿意在这种地方继续呆下去了。可是小七的一句话愣是硬生生的把墨夜的脚步给定住了。

    “主人,我在能量储备舱发现了残余的能量块”

    好犹豫~~

    “数量很多哦。主人”

    瞬间坚定的迈开了步子,淡定的说出俩字儿“路线”

    墨夜按照小七的指引朝能量矿储备舱走去,墨夜心里已经决定等拿到能量块之后再来处理这些恶心的虫卵,这种伤害眼睛的生物就不应该出现在人类世界里。

    噗~~

    法师阁下。那根本那不是重点好吗?

    能量矿储备舱在船舱的第三层,储备舱的舱门已经被腐蚀出了一个巨大的空洞,一看便知是沙拉尔虫的杰作。

    这整艘货运舰每一个可以利用起来的角落都没能逃过那只沙拉尔母虫的黑手。凡走过必留下生命的痕迹——虫卵若干。

    甚至没有下脚的地方,墨夜这一路全是飘着过的。有那么一瞬墨夜福至心灵终于恍然大悟半月为什么不拟化出双腿脚踏实地而总是半截身子飘着走,俩字总结,怕脏!

    能量块的能量对于幼生的虫卵来说有些过于厚重了,无法完全吸收,反而可能会被过剩的能量给撑爆,因此能量块上倒是没有虫卵,但是可恶的沙拉尔虫依然不忘用黏液给它们洗了一次全身浴。

    看着储备舱里那些被粘稠液体腐蚀的能量块,墨夜整个人都不好了,心情几乎是崩溃的,眉头皱成了小山丘,困倦的眼神中惊愕一闪而过,这样的能量块真的还有被利用的价值吗?

    “小七,被污染的能量块不能用了吧”

    噗~~

    法师阁下,你那暗含期待的语气到底是几个意思啊喂→_→

    小七猛摇头,一脸求赞的小模样“主人,你不用担心,沙拉尔虫的黏液并不能腐蚀能量块,长时间的附着会加速能量的逸散,但是距今为止时间还短,只要清洗干净依然可以利用了,抓紧时间挽救不会赞成浪费的”

    被小七用‘主人快夸我吧’的眼神注视着的法师阁下竟无言以对。

    墨夜“”一点也没有觉得高兴怎么破!

    师父曰,浪费是一种可耻的行为。

    墨夜内心建设完毕,表面可是丁点看不出心路历程。

    半透的绿色黏液遍布整个储备舱,放置能量块的保险箱也被沙拉尔虫的黏液给腐蚀除了一个个坑洞。

    正准备动手的时候听见小七的预警“小心主人,有虫族过来了,左后放十一点钟方向”

    墨夜侧头便看见一只放大版的软体毛毛虫出现,浑身布满网状吸盘结构的沙拉尔虫从天花板吊了半截身下来,一半的身子紧紧的吸附住船舱顶部,而向下的那一段巨大的口器收缩猛然张开,喷射!

    粘稠的毒液喷射而出,呈伞状分布的毒液如瓢泼大雨一般朝墨夜扑面而来。

    滋啦~~

    滋滋~~

    土盾骤然出现将毒液完全遮挡起来,粘稠的毒液与厚实的土盾相遇,伴随着一声声刺耳的响动,整面土盾几乎在眨眼间被毒液洞穿腐蚀成块状物散落一地。

    毒液的攻击能力有些超过墨夜的预估。

    可见这些粘稠液体的腐蚀性极强,如果是人类的血肉之躯。沾染上必然是瞬间便化成血水连挣扎的机会都不可能有。

    这就是沙拉尔虫的可怕之处,它们本身就是一个移动的腐蚀性毒物,近战能把体术者的武器都给化成液体,钢铁之躯遇上这货也得变成绕指柔,尼玛,太魔性了!

    亏的是移动速度不很快,不然就是一行走的大杀器!

    墨夜抵挡了第一波毒液的侵蚀攻击。不打算再给与这只沙拉尔虫第二次喷射的机会。四周的冰元素骤然聚集,温度骤降,一条一米多长蜷缩在舰舱顶梁上的沙拉尔虫瞬间化成了一根冰棍随即跌落

    落地面。

    啪唧一声。只剩下一地的冰块残渣。

    画面太美不忍直视!

    墨夜没有停顿随即施放了一个水龙卷,翻腾的大水席卷整个能量储备舱,事实证明墨夜想的太简单了,水根本无法将黏液冲洗干净。沙拉尔虫的黏液压根就不溶于水且附着性特别强。

    洗洗更洁净什么的都是骗人的!

    墨夜皱着眉望着那些绿油油的能量块,不由自主破天荒的升起一股嫌弃之感。唉,口袋空空的人没有资格嫌弃,只能暂时将这些能量块用土盾包裹起来先收进去,回去之后再想办法清洗了。

    “主人。你放心好了,这些黏液并不影响使用的”

    墨夜“”然而这并不会让人觉得愉快!

    自打纳维尔古城搬出去之后,看着空荡荡的空间戒指墨夜还很不习惯。能塞些东西进去总是好的,墨夜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墨夜心道。洁癖什么的一定是半月传染的吧。

    整艘星舰的动力系统等等重要设备已经完全瘫痪无法启动,没有可以利用的机械零件,这些沙拉尔虫的破坏力是极为惊人的,黏液无孔不入,将可以破坏的机械设备都破坏了个彻底。

    这艘造价上亿星际币的货运舰已经是一艘无法修缮的废铜烂铁了,虫族的破坏力就是这么惊人。

    墨夜的精神力在货运舰当中绕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人类精神力波动,这才瞬移离开,几乎是迫不及待的。

    这整艘货运舰每一个船舱几乎都布满了沙拉尔虫卵,一网打尽很有必要。

    墨夜瞬移离开船舱,在舱门外站定,食指快速的勾画,冷空气骤然降临。

    飞车上的两位少年看到了这辈子见过最神奇的一幕,寒冰从舰船舱门凝结,顺着舱门一直向内延伸,不过数秒时间一艘直径超过五百米的中型舰船便被寒冰所完全覆盖,没有一丝缝隙。

    墨夜拉开车门坐进车内,打开车门的一瞬,马达和加斯加不禁打了个寒颤,被冷空气窜进来给冻的。

    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货运舰船的内部,那些刚才还生机盎然的沙拉尔虫卵瞬间崩裂碎成了冰渣渣,流下一地冰水,还没来得见见这个世界的美好便被送去了见了祖宗。

    虫卵大规模的死亡,身为母虫的沙拉尔虫是必然会接收到感应的,于是乎

    嗡~~

    一阵高频音波在空中震荡开来。

    “啊!”马达和加斯加俩人痛苦的抱住头部,几乎晕厥过去。

    毋庸置疑,这是失去小宝宝的沙拉尔母虫发出的痛苦虫鸣之声,幅散数百公里,在寂静的夜晚更显得有几分悲怆。

    但是作为对立种族,被入侵的受害者人类来说自然是无法引起共鸣的。

    倒是惊动了不少附近搜救的探索者。

    “有虫鸣声!”

    “擦,疼死了,怎么回事?”

    “是沙拉尔母虫,从南边传来的”

    “从惠灵顿航空港那边传来的”

    “走,过去看看”

    沙拉尔母虫并不具备常规的音波的攻击,刚才那一下纯属是悲伤愤怒的产物,算是超常发挥了,一般可见不着。

    有虫意味着有积分,探索者们自然会伺机而动。

    而在事发当场,飞车蓦地摇晃了两下,金属车身发生刺耳的摩擦声,受到的震荡被开启的防御罩反射回去。

    墨夜确切的感受到,沙拉尔母虫比虫卵和幼生体的攻击力要厉害许多。

    马达和加斯加抬头看向墨夜的时候脸颊两侧挂着两道血痕,说话牙槽都在颤抖“那是什么?”

    “好疼”

    要不是飞车及时开启了防御罩这俩少年差点就七孔流血了。

    墨夜仰着头靠着椅背向身后的两人身上甩了俩治愈之光,弱成这样坚持到星球沦陷居然还没死也真是幸运值爆表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墨夜在心里鄙视了一番的俩少年内心再一次感叹拯救他们的探索者是个心地善良的好人。

    “这是沙拉尔虫的母虫悲鸣”墨夜想了想又补充道“刚繁殖的小孩被杀了,大概是伤心愤怒吧”

    马达和加斯加完全不想理会虫子的伤心和愤怒,他们只想拍手称快,死光了才好。

    墨夜低头查看自己的猎虫榜积分,并没有什么变化,原来虫卵是不算分的,墨夜瞬间觉得自己白干了一场。

    这时候已是深夜,飞车迅速离开了冰冻的货运舰,继续在航空港展开搜救,朝马达和加斯加所说的地点行驶而去。

    马达和加斯加满心的焦急,他们期盼着自己的家人还活着却又觉得这个可能性太小,心里有两种声音在拉扯。

    一夜很快过去,天色渐亮,光照恒星带来了明媚的阳光,这本应带着希望的光芒却只是映照的沦陷的贝雷斯更为破败,整个星球流露出一股腐烂的破败气味。

    一夜的时间墨夜并没有怎么休息,前前后后遇上好几批虫族,就没消停过,还需要分出精神力一直关注飞车所经过的地方,希望能发现幸存者的存在,结果并不尽如人意。

    马达和加斯加提到的惠灵顿码头东大街三十二号是一间货运公司的门店,东大街整个变成了废墟,没有一处完好的建筑物,四处都是虫族肆掠的痕迹,还能看见一些残缺不全的遗体在某个角落。

    很明显这里是虫族袭击的重灾区,除非本身具有高超的战斗力,有幸存者的可能性实在小的可怜。

    两个少年站在废墟当中,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墨夜站在飞车一旁,闭着眼倚靠着车头,阳光落下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懒洋洋的劲儿,画风与四周环境形成一种诡异的和谐。

    忽然间,墨夜蓦地睁开眼,手指微动,风卷将两个眼红红的少年甩进了飞车里。

    她目光落向正前方,双眼微微眯起,她看见了人,向她的方向狂奔而来的一群活人。

    ps,今天好多粉红啊,就不一一列出了,全部扑么!(☆_☆)(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