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星际法师行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十四章 人生如戏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十四章 人生如戏

目录:星际法师行| 作者:打瞌睡蟲| 类别:网游动漫

    联邦特勤部长与

    “呵呵,马特,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一点也没变”女监察使皮笑肉不笑的话语满是嘲讽意味,即使是瞎子都听出来不对劲了。

    ‘一点也没变’代表的潜台词就是,几十年过去了,你丫怎么还没有突破圣级,老娘看不起你。

    马特脸色微变,不是气愤而是尴尬,这个,他进步的速度的确有点太慢了,连女人也比不上,忽然觉得好忧伤。

    “惭愧,自然是比不上监察使大人”

    “啧啧”不知什么时候上船的罗妹子凑到阎安跟前,“阎安,我怎么觉得这两人气氛不太对啊”

    阎安推了推眼镜,“大概是认识的吧”

    墨夜双眼微微眯起,“有问题”

    之前让人去融冰的时候这位特勤部的部长马特兄就已经有些坐立不安了,即使表面表现的特别镇定,但是精神力波动的起伏却瞒不了墨夜的感知。

    墨夜的视线落在马特身上,直接了当的问道“你是监察会派来的内奸吗?”

    纳尼!

    这个问题很重要,事关能不能顺利的拿到密钥,离开这个星球,墨夜的态度很严肃,这个部长对这位女监察使出现在这儿的反应实在有些耐人寻味,很有疑点。

    墨夜敏锐的感觉出有问题,但是却不知到底是什么问题。

    马特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以前咱们没见过面啊,妹子,你为什么要这么怀疑他对联邦的忠诚。怀疑他做人的底线?

    马特部长一时愣住不知该怎么说。

    11忽然在一旁来了一句“他们俩八成有jq”没谈过恋爱,难道还没看过爱情片儿,作为资深老电影爱好者,11觉得自己真相了。

    我勒个去!

    这下整个特勤行动组的组员都惊愕了,说起来部长一直未婚,没有绯闻,一直被传是基佬。不爱小蛮腰只爱强健的臂弯。但也没见他真捡过谁的肥皂,难道真爱其实是敌营的,不只如此居然还是个**oss级别的。

    监察使啊!

    这事简直无法相信。特勤队员们看着自家部长,满眼都是问号,求解释。

    如果是真的,爱而不得。立场相斥,那这些年部长心里该是多么痛苦。多么煎熬,多么.....那什么想不出形容词了。

    怪不得部长这么积极的自荐参与这个任务,一定就是为了拯救老情人。

    一瞬间,所有人都懂了。以一种我们都明白的眼神看着马特,挺直腰板拍拍胸膛,表示。部长我们挺你。

    大家都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可是一头雾水的法师阁下却纳闷了。你们都明白什么了,自顾自的自嗨,难道就没有人主动给说明一下吗?

    总算还有小七不忘解说“主人,11的推测是这样的,马特部长与监察使梅里斯监察使有极大可能性曾有亲密的男女关系,从繁殖学上来说....”

    马特的脸从黑变红,还有变绿的趋势,繁殖学是什么鬼?求别说了好吗,这个解说画外音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就在他想要开口的时候一道响亮的男声喊道“不可能”这位直心快的特勤队员直接开口否认道“你们血口喷人是什么意图,我们部长怎么可能和这个女人有关系,他明明是弯的”

    众人“......”

    苍茫的星空,蓝蓝的海水,大晚上的爆出上司**,这位仁兄的职业生涯还要不要愉快的开展下去了。

    看着马特铁青的脸色和那位监察使一触即发的威压,夜阎罗一众团员为特勤队众成员默默的点上一排蜡。

    “嗯”墨夜则是若有所思的点头,这样才对,果然和奥修斯是一对嘛!

    “原来这就是你背叛监察会加入诺亚联邦的原因”梅里斯监察使的语气已经不是嘲讽而是冷笑,“呵呵”

    说的好像诺亚联邦是基友天堂一样是几个意思。

    马特抹把脸清清嗓,看着墨夜说道“我没有背叛联邦,也不是监察会的间谍,我和梅里斯曾经是恋人,她曾是我的未婚妻”说到这儿马特顿了顿还是补充道“我不喜欢男人”

    真是旧爱。

    单从这两人身份上来说,就不难脑补出一段可歌可泣相爱相杀的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

    马特看着没什么表情变化的墨夜,心里很犹豫,到底要不要详细说一说他和梅里斯的故事呢,自己的**的确不想分享,尤其是那么多属下都在,可是不说的话,自己似乎洗不掉内应的嫌疑,对方会不会相信他,就在马特犹豫着要不要把自己和梅里斯的故事说出来左右挣扎的时候却听见墨夜清冷的嗓音懒洋洋的来了一句。

    “哦,明白了”

    “呃,你相信我?”马特有些不可思议,刚才不是还怀疑吗,怎么这就直接拉入信任名单了。

    墨夜点点头,干嘛不信,你的精神力波动在墨夜眼前就是透明的啊喂,想要隐瞒很有难度,至少以马特的精神力等级办不到,原来和奥修斯不是一对啊。

    噗~~

    法师阁下,你的重点跑偏的很严重啊喂!

    既然不是内奸,那么现在的最重要的事就是让梅里斯交出密钥,拿到密钥这件事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既然这两人是熟人,墨夜想由马特部长来交涉也未尝不可。

    马特回头望向“梅里斯,那两位监察使都是穆萨其杀死的,联邦没有动手”

    “国庆大典的事总归是你们做的吧”

    “是,可是之后的事与联邦都没有关系,监察会已经早就不是当年的监察会了”

    “难道你说我就要信?”

    其实梅里斯已经信了,至少在这件事上马特没有必要欺骗她,他们现在可以轻易的解决她。没有必要和她闲扯废话。

    至少她知道抓她来的那个外星人就有杀死她的能力。

    “梅里斯难道你愿意坐以待毙,东躲**等着穆萨其对你伸出魔爪吗,他不会手软的”

    梅里斯是坚定的守旧派,遵照祖辈的传统支持监察会对诺斯曼星的统治方针和制度,可是这不代表她不惜命,为了早已经腐蚀溃烂的统治制度做无谓的挣扎威胁自己的生命,她做不到。

    这些年来她不是没有意识到。穆萨其对于监察会的掌控力度越来越大。几乎到了一言堂的地步,监察

    会内部的高层几乎都是穆萨其的亲信甚至是信徒,可是怎么也没想到穆萨其的野心会膨胀到这样的地步。

    五大监察使已经名存实亡。原来早先那枚密钥一直握在穆萨其的手上,穆萨其的心思昭然若揭,继续下去下一个目标肯定就是她了,一旦对方掌握了五枚密钥。这个星球就真的在穆萨其一人掌握之中了。

    穆萨其想要独裁的心思已经完全暴露,他不会放过自己的。投靠诺亚联邦似乎成了她唯一的选择,何况还有这些外星人虎视眈眈。

    想清楚这些梅里斯也意识到自己要是还想活下去似乎已经别无选择,只有投靠诺亚联邦。

    梅里斯在一番思量后开口道“我和你们回诺亚联邦”随即梅里斯看向墨夜,“麻烦你帮我把冰块解开好吗?”

    墨夜看看被威压震慑住的汉子们。眼皮也没眨,冰冻住梅里斯头部以下位置的寒冰便化作一滩流水滴滴答答的侵染了甲板。

    亏得不是在蛋饼号上,不然半月还不得禁锢住大家伙勒令拖干净才怪。

    既然大家意见达成一致。俘虏自愿通行,似乎没什么问题。

    阎安悄悄传声给墨夜“密钥就让那监察使揣着。咱们手里有一枚就够了”

    这东西要么凑齐,不然一个也好,两个也好,没多少差距,诺亚联邦离了他们手上这一个办不成事,有这个认知就好了。

    “嗯”

    既然阎安这样说,墨夜也就放弃了从这女人身上搜密钥的打算。

    事实上之前小七也扫描过一次,只是没结果,也不知道这监察使到底把密钥放在身体哪个部位了,隐藏的忒好。

    于是由诺亚联邦的战舰领航两艘舰船同时,蛋饼号则保持隐身状态在水底潜行,阎罗号舰队则在海面上航行,目标就是一直只在传闻中听说过的诺亚联邦。

    这块漂浮的大陆到底在什么地方,没人知道,因为它总是移动。

    “穆萨其很快就会知道我失踪,他很可能会亲自出手,最后一枚密钥太重要了”

    现在梅里斯则成了最关键的一员,重点保护对象。

    正如推测一般,监察会总部,穆萨其坐在主位之上,眼神冷冽的让四周的亲信们甚至不敢大声呼吸。

    “一个监察使失踪了,你们居然是最后才知道的人,嗯?”穆萨其冷笑,“我现在才知道监察会的安保已经弱到这个程度了”

    大主教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一群穿着红衣服的假神棍更是低着头不敢出声。

    穆萨其却并没有如预想的那般大发雷霆,大开杀戒之类的,只是低着头沉吟一阵忽然起身走人。

    剩下的人却站在原地不敢走,这是既往不咎的意思还是怎样,内心更惶恐了。

    所有人将目光投向布达,作为穆萨其的徒弟在其他监察使都不在的情况下,他是最说的上话的人了。

    可是还没等他们问,布达就迈步跟着穆萨其走了。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总有一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监察使一个接着一个死亡,说这其中没有阴谋谁信啊。

    书房里,穆萨其站在书桌前望着窗外沉默不语。

    布达上前一步“老师,是我晚了一步,没想到被诺亚联邦捷足先登了”

    穆萨其摆摆手“梅里斯早就察觉到危险了,怎么可能让你找到,倒真是小看她了”

    布达脸色一变露出惊异之色“她知道我们的计划了,特意去找诺亚联邦的”

    “哼,她身在西大陆,连我们的人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离开了驻地,诺亚联邦却能在第一时间找到她,这消息是谁泄露的,怎么泄露的,还用说”穆萨其对于自己这个学生有着教导之心,否则也不会说的这么详细。

    “她居然早有背叛之心,早知就该先干掉她了”布达面露狠色,心里很是后悔,显得很急躁“现在要怎么办,老师,如果让他们和诺亚联邦汇合,可就凑齐五枚密钥了”

    到时候诺斯曼星的决策层必然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大变动,那怎么可以,焦急写在脸上连声调都变了“老师,我们一定要阻止他们”

    穆萨其阴沉着脸,“我是这样教导你的吗,遇事慌张无措”

    布达深呼吸两次才平静下来,垂首道“对不起老师,是我失态了”

    “就算他们真的拿到五把密钥又怎样,我不会允许任何人破坏我的计划,就让他们替我铺好路也未尝不可”

    “老师的意思是?”

    穆萨其望着窗外起起伏伏的山峰,不再说话。

    关键时刻这样闭嘴装x的真的大丈夫?

    无论穆萨其内心如何的愤怒后悔,监察会众多高层内心如何忐忑,梅里斯这位硕果仅存的监察使已经顺利的和诺亚联邦搭上线了。

    墨夜一行人正在与诺亚联邦汇合的航程当中。

    大海上航行太久总是枯燥的,但是当蛋饼号回归之后这一切都不成问题了,蛋饼号可以满足一切娱乐休闲修习需要,但是...

    因为与诺亚联邦的舰船通行,阎罗号巨轮上的一众船员就从轮岗变成了打长桩,于是甲板上多了这么一道奇景,阎罗号的船员们每天早晚靠在甲板栏杆上对着海面闭着眼心里全是...类似呆在蛋饼号上的兔崽子等等的咒骂,表面上看着却跟虔诚祈祷似得。

    墨夜每天冥想结束后看着这一幕都小小惊讶了一下,没想到基地里那么多演技派,精神力波动都快跳炸了,脸上居然还能表现出那么祥和虔诚的表情,简直了~~

    师父诚不欺我也,人生如戏,全都是演员啊有木有!

    在公海上飘了两天,马特终于传达了一个让人振奋的消息,“马上就到目的地了”

    飘移的大陆,诺亚联邦已经近在咫尺。(未完待续)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