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星际法师行 章节目录 第九百六十七章 措手不及

章节目录 第九百六十七章 措手不及

目录:星际法师行| 作者:打瞌睡蟲| 类别:网游动漫

    斯里兰卡和波尔福两国为了矿产而爆发的战争依然在持续当中,一批又一批的新兵被送上战场,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伤亡数字上报,不过却并没有哪个国家真的在乎这些伤亡数字,战争依然在持续。

    交战的地方就在两国边境上,炮火早晚准时报道,烈日当空的午后就是新兵们上场厮杀的时间,他们手里握着的武器是最简易古早的装备,有些人甚至只有冷兵器,说是战争其实更像是械斗。

    这是两国的开胃菜,互相试探而已,反正伤亡的大多数没有**明的奴隶,死了也是白死,没有人会在乎。

    贝蒂和布鲁克两人即使在混战当中也尽量保证不会距离对方太远,方便随时照应。

    夜幕降临,沙漠急速降温,冬夜一般的寒冷席卷整个沙漠区域,白日的烈阳高照好似从来没有发生过,每一阵风吹带来的都是刺骨的寒意,两国的军营里数个巨大的军帐并排而立。

    这些给奴隶士兵居住的简易帐篷式军帐没有暖气,没有隔热层,白天热死,晚上冷死。

    土黄色的巨大军帐里没有床,地板上一排排整齐的躺着战斗归来的战士们,有些满身沙土,有些绑着染血的绷带,断胳膊断腿的也不少,大家的共同点就是狼狈与疲倦。

    正在休息的士兵们一个个唇色发白,身体发僵为了防冻互相靠近拥抱着取暖。尤其是那些受过伤,失血过多却没有做过后续治疗的士兵,体温更是下降的特别快。一个个跟冻冰块似的。

    贝蒂因为炎纹族的特殊体质倒是不惧于寒冷,只是觉得特别闷,因为紧闭的帐篷空气不流通,整间帐篷里充斥着血汗的味道,这里的‘血汗’不是形容词而是真实的血液和汗液混杂的味道。

    贝蒂冷凝着脸,垂首思索逃跑的路线,这些天贝蒂早已经将军营大部分防御摸体系索清楚。脑海中正一遍遍演练着冲出重围的方案。

    整个波尔福前线军营里有他们的人超过上千个,这些天伤亡了一部分也还保持着三位数。斯里兰卡的军营里也有不少,战斗力不需要担心。

    最近的几场战斗因为双方搭上线,战斗的时候自然不可能打生打死,表面上看着战斗激烈。事实上根本没用上多少攻击力,双方都在寻找适当的机会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贝蒂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待了,被抓壮丁的这段日子刷新了火焰女对悲惨人生的认知度,这一段日子所见识到的生活即使是她人生最糟糕的阶段也从未体验过的。

    没有人权,没有人管你死活,没有人在乎你的不满,‘奴隶’两个字剥夺的不仅仅是金钱和自由那么简单而是作为一个人的最基本权利,奴隶的地位与畜生无异甚至很多时候还不如异兽,这即使在星盟最贫穷。阶级划分最明显的落后星球也不至于这样,无论出于怎样的原因,明面上星盟不会允许治下的公民被当作牲口对待。至少会披上一层遮羞的外衣,但是在这里连遮羞布都不需要了。

    贝蒂人生第一次产生了‘我的生活真特么太幸福了’这样的想法,尼玛,人生果然是有比较才有真相啊!

    贝蒂侧头看了看睡的打鼾的布鲁克,僵硬着脸轻叹一口气,这种环境下还能吃饱睡好。这货也算是天赋异禀了。

    眼神侧移落在军帐门口,虽然看不清但是贝蒂知道就在军帐门口有两个守门的机械卫兵门神似得站在不动。这两尊大神的威力贝蒂已经见识过一回,只能用两个字,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非常凶残’

    明明有高科技的武装可以用,这两国打仗却偏偏就喜欢肉搏,好似故意消耗人口一样。

    火焰女,你接近了真相了啊!

    每一个军帐都配备了两个高阶机械卫兵,不夸张的说卫兵的火力配置足以消灭一个战团,除此之外,整个战场已经被封锁,要想逃离就必须冲破封锁线,而镇守封锁线正是两国真正的精锐部队。

    而在战场上拼命的奴隶新兵就像是那些军官手中握着的棋子,两军对弈在他们看来恐怕真的只是一场用人命来下的军旗而已。

    当这场征战结束,能活下来的幸运儿就可以真的加入军队脱离奴籍,可是在这之前要经过数不清的拼杀,能活下来的可说是万中无一。

    如果贝蒂真的是诺斯曼星土生土长的土著,没准真的会为了这个可以脱离奴籍重新做人的机会而拼命搏杀,可是她不是。

    想要从这场军旗博弈中逃出去并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

    波尔福原本在这场战役中处于弱势,可是没想到他们在沙漠中半道发现的这批奴隶们居然越战越勇,至今仍然与斯里兰卡的部队僵持着,这让波尔福军方大感满意。

    “长官,你觉不觉得这一批奴隶有古怪”

    “什么古怪?”

    “我总觉得这几天两方的奴隶对战这样胶着的结果不正常,斯里兰卡的奴隶可是经过训练的战奴,可是在两军对战的时候我们这边却能不落下风...这...”

    “呵呵,古怪又如何,他们现在只是奴隶,他们能做的就是拼命,其他的都不重要,这一次发现的矿源实在重要不容有失,如果我们能逆转战局,肩上的徽章也许还能再换一换”

    “可是...”

    “你啊就是过份谨慎了”副官还有些迟疑想要再说什么却被长官挥手打断“只要能再坚持三天,斯里兰卡就拖不起了,他们的伤亡数字是我们五倍,到时候谈判的时候我们肯定能占据主动”

    副官有些不安说不清只能放在心底,希望一切顺利吧!

    天蒙蒙亮,沙漠夜间的寒凉逐渐减弱,温度正在回升,贝蒂知道下一次战斗很快就打响,深呼吸几次随着哨声走出军帐。

    列队,每人得一块新鲜烤出的兽肉,热腾腾的冒着气,这是他们一整天的能量来源。

    被赶上战场,贝蒂与其中一个大胡子壮汉在交错中对视一眼达成了共识,抬头看了看尚未完全发挥热量的烈日,能不能成功全看今日了。

    ......

    墨夜赶到斯里兰卡和波尔福两军交战的前线战场时看到正是一场乱战,可是奇怪的是战场走向似乎有些诡异,“小七你确定这是双方在边境对垒而不是波尔福内乱?”

    小七倒是坚定“确定”

    墨夜眼前的画面看上去就像是波尔福的军营被攻破了一样。

    什么情况?

    墨

    墨夜目光扫过混乱的战场,果断放弃了在着装差不多的人山人海中肉眼寻人的意图,战场上人脸上全是血,看花了眼也看不清谁是谁。

    当精神力探出后不出所料的墨夜锁定了两个熟悉的精神力波动,就在不远处。

    此时贝蒂和布鲁克两人正冲在波尔福军营的边缘,与镇守的军队激烈对抗。

    军营生生被扯出一个大缺口,这一角正是贝蒂经过半个月的考察发现防御最薄弱的地方,在午间换班的时候,在双方都放出各自的奴隶上前线拼杀的时候谁又想到,这些外星人早已经忍耐到极限准备好反击了。

    一切发生的那么突然,本该打生打死置对方于死地的双方居然在碰头的瞬间齐齐调转了矛头直指波尔福军营边防。

    “你们在干什么,反了,反了”负责战役的最高指挥官一连喊了数次反了,一脚踹翻了身前的餐桌,根本吃不下了啊摔!

    这些奴隶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居然敢反抗,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为什么斯里兰卡那边的奴隶士兵也把矛头对准了他们,柿子专挑软的捏吗?

    人数数千的奴隶起义,诺斯曼星的国家还真没遭遇过这样的事,指挥官脸红了绿,绿了黑,黑了白,掀桌,他似乎看见了自己肩上的小星星正在远去,并挥手说再也不见。

    特么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奴隶是嗑药还是中毒了!

    波尔福的军营被打蒙了,他们的对手斯里兰卡也没回过神来,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奴隶都朝着波尔福营地冲了过去,但是这不妨碍他们看对方的笑话。

    因为策划得当,积蓄的战力在猛然间爆发,打了波尔福军队一个措手不及,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这些奴隶的战斗力直逼他们的精锐部队,不,除开武器上的制约,这些奴隶分明比他们的战士还要厉害许多,这特么简直不科学。

    墨夜还没来得及出场,贝蒂和黑山基地一群探索者们已经走到了自救的最后一步,冲开了波尔福军营的防御圈,他们知道只要离开了攻击了范围,波尔福的军队当下不会穷追不舍,他们身后可还有斯里兰卡在虎视眈眈呢。

    “板砖”

    墨夜一唤,板砖便明白了,这是让它下去垫后搅乱战局。

    就在贝蒂等人冲开军营缺口准备撒丫子玩命奔跑的时候看见从天而降的大怪兽..是大板砖,眼泪瞬间留下来,只想高唱,幸福来的太快,让我措手不及......(未完待续)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