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星际法师行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三十九章 不死心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三十九章 不死心

目录:星际法师行| 作者:打瞌睡蟲| 类别:网游动漫

    以门德斯和罗克洛里为中心,四周的宾客们尽数退散,聚光灯配合的落在两个焦点人物身上。

    罗克洛里不知是气的还是吓得,脸色极度苍白,他感觉自己被充满鄙视,嘲讽,讥笑,嫌弃的眼神所包围,周围那些面带同情极力保持风度微笑的人在他看来和墨夜都是一伙的,看着他和门德斯的眼神就像在看可笑的臭虫。

    平日里极为享受的关注目光此时确如刀剑一般,刀刀都插在胸口,只恨观光艇没有洞可钻。

    托比奎急忙叫来机器人“带两位大人去休息室稍作休息”

    罗克洛里现在只想立刻离开这个鬼地方,无论如何姿态还是要摆出来的,“不用了,直接派辆飞车吧,我想门德斯身体不太舒服,今日就先告辞了,不要打扰了各位的兴致”

    “也好”托比奎点点头立即招来机器人侍者“送两位大人离开”

    吩咐完毕托比奎又转向罗克洛里“今晚招待不周真是抱歉,两位慢走”

    罗克洛里此时已经没有心力去计较托比奎虚假又敷衍的态度,余光扫向退到大厅另一边的墨夜,心里又是一颤,差点又腿软,那种犹如泰山压顶生命尽在他人一念之间的感觉太可怖了。

    今天是他职业生涯最悲剧的一次游说。

    两位官老爷在机器人侍者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走出宴会大厅搭上小飞艇快速的离开。罗克洛里甚至恨不得立马飞离青木星这辈子再也不要来了,太丢脸。

    围观宾客自动退让两边让两位官老爷畅通无阻的离开,好奇的目光在墨夜。阎安,托比奎身上游移,好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那该死的隔音光幕,没字幕没原音看图猜剧情难度很大的说。

    好好的居然被吓尿了,这太出乎意料。

    众人看向墨夜的目光中除了早先的激动之外多了一丝畏惧,门德斯被吓尿的原因不用说。肯定是墨夜,果然。就算只是未成年的圣级强者也不是他们可以随便乱打注意的对象,分分钟有可能布上门德斯的后尘。

    在大庭广众吓尿,不用说,门德斯在联邦政府的职业道路也只能是到此为止了。

    随着门德斯和罗克洛里的离开宴会很快又恢复正常。宾客们继续热闹欢腾,就好似那两人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托比奎走到墨夜面前,沉声道“他们不会就这么放弃的”

    墨夜咬着习惯“嗯”了一声,这个结果可以预见,很多词语可以形容那种状况,比如说‘不见棺材不掉泪’。

    托比奎见墨夜一副不甚在意的模样摇摇头轻叹一口气,“我刚刚才收到的消息,有人对两国高层宣称你在遗迹收获古文明至宝,这引人觊觎很正常。近段时间你们都要小心点儿”顿了顿又补充道“即使是在青木星也不能掉以轻心”

    古文明遗迹至宝,这足以使人疯狂,就算明知不敌可是这世上并不缺乏要利不要命的人。而且对付一个强者不一定要力敌硬拼,方法有很多,正所谓防不甚防就是这个理。

    副院长的提醒也只能到这个地步了,不仅仅是维坦利亚联邦政府和洛桑帝国皇室那边势在必得,甚至萨兰德家族内部都对墨夜得到了什么至宝非常感兴趣。

    墨夜闻言侧头看向绷着脸显得表情很冷硬的副院长,“谢谢。我会注意”

    “呵呵”托比奎扯动嘴角笑的比哭还吓人“我可是很有诚意希望能和墨夜导师长期合作下去”

    一位圣级的导师对一个学院来说比那些传说中的古文明传承要来的实际有用许多。

    是有眼光还是目光短浅见仁见智了。

    墨夜微微颔首“嗯”

    阎安走到墨夜身侧“那位小爵爷可真是够阴险的,这下我们成两国探索队伍眼中的金宝宝了。就差脸上写上向我开炮了”

    “烦”

    “嗯,那人是挺烦的”阎安看着墨夜咬着吸管眉头微皱的模样觉得有些好笑,这样的墨墨看起来好像一个烦躁的小屁孩儿。

    阎安眼神一转“要不要派人去把墨姨和小白接回来,以防万一”谁知道会不会有不长脑的蠢货利益熏心做出什么傻事来。

    墨夜眼底有冷芒闪过,那些人最好不要打这种主意。

    四周一大片的气压骤然降低,附近的宾客们摸了摸手臂,尼玛,肿么突然感觉好冷啊!

    春祭晚宴的最后一个**也是盛典的尾声,托比奎副院长站在悬空于观光艇与大舞台时间的半空中,脚下是树枝状的飞行器而大舞台上此时表演压轴节目的正是学院合唱团。

    ‘春声’

    历史悠久的春祭歌谣,每年青木星的春祭晚宴都由这首歌做压轴拉开春祭庆典月的序幕,宣告新一年春的到来。

    这歌就好比地球大灾难时代前古华夏某节目的保留曲目‘难忘今宵’一样一样的,年年唱,都不见腻的。

    如沐春风的合唱结束,托比奎双手上举大声宣布“让我们一起庆祝新一年春祭开启...”

    呼呼声震天。

    庆典开幕式晚会结束了。

    从人声鼎沸到万籁俱寂,几近凌晨时分青木星才渐渐的安静下来,休息只是为了明天更加热闹的欢庆。

    ......

    青木星热闹一整天不如睡眠当中,其他地方的人却依然忙碌着。

    两位联邦政府官员的事迹在网络无限发达的星际时代很快传到各方人马耳中。

    维坦利亚联邦政府安全局办公室。

    房间里坐着四五个人,在他们中间利用全息视讯光幕汇报工作的正是罗克洛里。

    “你们两个蠢货是怎么办事的。居然发生这么丢脸的事”

    这话说的,敢在圣者面前装大爷,被教训不是可以预见的吗?

    罗克洛里握紧着拳头低着头似乎在反省。心里却在咆哮,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们去试试看承受圣者威压,去啊,去啊,有种你们去啊!“墨夜并不如情报资料显示的那样好拿捏,再加上年轻。恐怕正是因此行事才更加无所顾忌”

    “现在怎么办,恐怕对方此时对我们的观感不大好。唉,没想到居然把事情办成了这样,总统可是下了死命令必须将古文明遗迹至宝拿下”

    “也不知萨拉特说的是不是真的,会不会是为了转移我们的目光”

    “萨拉特的老师寒冰圣者和墨夜发生战斗一事

    事那么多人都看见了。萨拉特固然有转移视线的目的可是墨夜抢了先机拿走他看中的东西应该也是真的”

    “计划必须改变,呵呵,也许去的人不够份量,我就不信墨夜真的能一点也不顾忌”

    “年轻人就是这点麻烦,总是不知天高地厚,有点战力又如何,居然让政府官员如此丢人现眼,还是太嫩了,真以为拿她没有办法吗?”

    ......

    洛桑帝国帝都星域某艘星舰之上。

    “呵呵,有维坦利亚联邦政府那帮傻瓜打头阵,果然效果不菲。圣者啊,这么年轻的圣者哪里是好拿捏的,不过真是让人心动啊,如果帝国能够再多一位年轻圣者守护不是更能繁荣昌盛吗,如果能为我们所用...”

    说话的年轻人一头黑色长发服帖的梳在脑后,头上戴着繁复的事物。一身华丽的长袍,坐姿却是与着装不符的慵懒肆意。

    “九殿下说的是”身后的侍从端着酒杯附和。

    年轻人便是在洛桑帝国皇室大清洗中幸运存活的九皇子殿下。

    九皇子看向另一侧闭眼坐着的五皇子问道“五皇兄你怎么看?据说你曾与夜阎罗探索者团有些渊源。你要是说服他们是不是更有把握?”

    五皇子感觉到持久的注视,缓缓睁眼,一手撑着太阳穴揉了揉,嘴角微扬轻笑,“这么有潜力的年轻圣者,我倒是希望有交情,有机会一点要见一见”

    九皇子并不纠结维克多话中真假,而是问道,“你说墨夜到底在古文明遗迹得到了什么,萨拉特和寒冰圣者一起前去居然空手而回”语气非常的跃跃欲试。

    “这件事我们最好不要插手”

    “哦,难道让维坦利亚那边的人抢先吗,他们可是占据优势,离得近”

    “无论是什么,父皇自然会有安排,做好我自己的事就好了,管这么多做什么,我的古董生意还等着我打理”

    “五皇兄你还是这么懒”塔尼尔笑笑起身“呵呵,也对,我们就静静等着好了,总会有些迫不及待的蚂蚱急着跳出去,说不定我还能有些意外收获呢”

    九皇子和随从离开后五皇子维克多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苍白的脸色因为红酒滋润稍微显露出一些红润,原本就绝色俊美的脸更是增添了几分魅力。

    过份阴柔俊美的五官与帝国君王粗犷的长相不搭边,更像那位难产早逝的母亲。

    五皇子摇晃着手中的酒杯,嘴角上扬的幅度拉大,夜阎罗探索者团尤其是墨夜真是让人惊喜啊。

    维克多很肯定墨夜离开初级文明星域的时候还不是圣级,没想到再回来不到两年居然就突破了拦住无数异能者的鸿沟。

    二十岁左右的圣者,这种天才人物已经很久没有在初级文明星域出现过了,五十岁前能成为圣者就足以让人疯狂崇拜追逐了,何况是二十岁,这年纪以星盟平均寿命来算也就是幼生期,妥妥的幼崽啊。

    那些人居然妄想用权利和财富去掌控这样惊才艳绝的人物,是身居高位太久反而把自己的目光局限在那小小的王座之上看不清这星空有多么广阔了吗?真是太可笑了!

    “殿下,要不要将公主殿下接回来”

    “不用,帝国局势尚未完全稳定,也许跟着他们反而会更安全一些”五皇子维克多仰头朝身后的侍卫笑了笑“尼克。我很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殿下您高兴就好”

    ......

    至于星盟调查团的人知晓春祭晚宴上的事之后,只觉得两位政府官员胆子不是一般大啊,被沼泽黄泥洗澡湿身的众调查员对此只说了俩字儿总结“蠢货”

    无论众人如何想。总之夜阎罗探索者团对外传达了一个信号,他们不是那么好对付容易屈服的,要出手的话必须掂量掂量能不能承受住一个圣级强者的愤怒。

    年纪真的可以成为他们被轻视的原因吗?

    ......

    就在各方人马各种猜疑分析纠结的时候墨夜一行人已经吃饱喝足玩够了回到了蛋饼号上。

    半月看见忽然出现的墨夜一行并不感到吃惊,微笑道“小主人,欢迎返船”

    “半月好久不见了啊”罗妹子从墨夜身后蹿出来笑眯眯的和半月打招呼。

    墨夜抬抬手指了指罗羽宁,11,贝蒂和布鲁克四人冲半月说道“他们几个的身体需要详细检查。把他们弄到医疗舱去吧”

    半月低头扫视了几人一眼“体虚气弱,可是看起来没有受伤的痕迹怎么了?”

    “寄生虫入体”

    墨夜敏锐的感觉到半月俊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嫌弃。迅速向后飘了一段拉开距离,一挥手四人就被不知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蹿出来的机器人给带走了还是套上隔离罩的那种。

    “啊,半月,我们自己能走”

    “放开我。我自己走”

    罗妹子等人的惊呼抗议全数被半月直接忽略了。

    有强迫症和洁癖的绝版智脑表示完全无法忍受被小虫子占据过的身体,必须彻底清理。

    “好好做检查啊你们”阎安笑眯眯的和被抬走的四人挥手再见。

    阎大团长,作为团长这样幸灾乐祸真的好吗?

    墨夜转身径自在小镇广场的沙发上坐下,看着半月直接说道“青木星出现在了虫族”

    “虫族?”半月双臂抱胸飘在空中略为思索“青木星虽然经济发达人口众多,可是地理位置和防御等级以及人文经济价值等等因素决定这里绝对不是虫族入侵的合适切入点,这不符合战术要求”

    “对,我也这样觉得”小七猛点头。

    墨夜也感到很疑惑,如果与虫族侵略无关那虫族跑这儿来干什么,偶然事件。不,不可能,如果只是偶然时间纯属路过星盟调查团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半月沉吟半晌后问道“没有抓到俘虏吗?”

    “没”墨夜摇头“有一只寄生体。尚未完全融合被我杀死了,他是萨兰德学院的学生,可是记忆不全,还有一只跑掉了,我在商业中心西玛大道附近失去了对方的踪迹”墨夜抬头看向半月“对了,星盟调查团也来了。他们可能一早就收到消息了,我在宴会上见到两个。追击虫子的时候遇上五个”

    阎安脱下礼服外套也坐了下来,“学院里的学生居然虫族寄生体,这事要告诉托比奎吗

    ,这事发生在春祭如果虫族有行动,青木星的损失就大了”

    墨夜尚未开口便听半月说道“我建议暂时不提,看看星盟调查团有什么行动再说,星盟调查团既然在这儿,小主人你耐心等一等他们会主动来找你的”

    “嗯”墨夜点头,随即又想起之前让小七查的资料“小七,我让你查的可疑事件统计结果出来了吗”

    “有了,经过初步删选,有这些,我将范围拓展到青木星周边,一共包含了五颗生命星球的全部数据”小七一挥爪子呼出光屏一幅幅画面出现在墨夜面前。

    “近两年青木星及周边星球有人口失踪案三千二百例,凶杀案五百七十八例均已告破,除了涉及机密的情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不过维坦利亚军方在附近几个星球的驻军都有增加包括青木星在内,这应该是因为收到虫族入侵的情报加强了防御准备。”

    一桩桩一件件的分析,似乎都和虫族没什么关系,看来还是要从星盟调查团那边入手才行。(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