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星际法师行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三十八章 真的吓尿了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三十八章 真的吓尿了

目录:星际法师行| 作者:打瞌睡蟲| 类别:网游动漫

    </br>

    春祭晚宴当中想要借机和墨夜搭上话的人不在少数,可惜事与愿违,宴会开始没多久就不见了墨夜的踪影,宾客们恨不得把眼珠子抠出来当侦查机使,就是遍寻不见,这会儿好不容易发现墨夜出现在阎安身边,正想过去说上两句谁知道却看见托比奎带着两个男人径自朝墨夜和阎安的方向走去,明显是要做介绍人的节奏。

    在座宾客们都知晓托比奎身后那两人的身份,维坦利亚自由联邦政府的官员,官阶还不算小,被这样的人物抢占了先机,无奈的宾客们也只能暗自在心中捶胸顿足,接着驻足观望等候机会。

    一双双眼睛盯着墨夜那边哪里顾得上舞台上的明星是男是女,是在唱歌还是跳舞。

    托比奎副院长私心里并不待见这两位联邦政府官员,一个督察官一个神秘兮兮的特派员,这两人怀着什么目的别人不知道托比奎心里却一清二楚,还不就是听见流言眼红墨夜在古文明遗迹的丰厚收获想要分一杯羹吗,还一副我为联邦,联邦为我正义凛然的模样。

    副院长心里不屑却也没有表现出来,就算冲着面子功夫这介绍人的事还是要做的,副院长瞬间有一种自己在拉皮条的错觉,太罪恶了,摇摇头甩开不靠谱的胡思乱想。

    三人很快走到墨夜和阎安两人面前。

    托比奎端着酒杯另一手指了指身旁的两人“墨夜导师。介绍两位朋友给你们认识,门德斯和罗克洛里,他们都是为维坦利亚自由联邦政府服务的精英人才”

    副院长特意强调了服务和精英俩字。如此一本正经的介绍效果很奇妙,肿么感脚很有反讽的意味。

    两位政府精英显然没觉得这么说有什么不对举了举手里的酒杯朝墨夜和阎安致意“久仰,很高兴认识你们,墨夜导师,阎安团长”

    阎安挺直身躯面含浅笑,也举了举手里的酒杯“很荣幸认识两位”

    别人都举杯墨夜觉得自己也不能就这么干看着,多不礼貌啊。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虽然没有酒杯不过有绿壳椰子一颗。

    这是罗妹子不久前递过来的。圆滚滚的绿皮椰子敲开一个小洞,插着一根吸管,别人举杯墨夜就顺势扬了扬手里的椰子,“你们好”

    小七的工作效率是非常值得肯定的。就在两人走过来这几步的时间里已经将这两人的身份资料调查的一清二楚全数收入资料库汇报给墨夜“主人,在托比奎右手边首位的胖子叫门德斯,是维坦利亚联邦政府驻青木星的政府代表,说是督察管理可是因为青木星隶属萨兰德家族掌控,这个督察官一职其实就是个闲职,不过那个罗克洛里比较有来头,资料保密程度也很高,是联邦安全局的成员”

    “联邦安全局?”这对墨夜来说是个新名词。

    地球土著就是有这种优势,行走星盟处处能收获惊喜。时时都能发现新鲜感,因为不知道的事实在是太多了,生活就是精彩。

    法师阁下。这么自我安慰缺乏常识一事真的没问题吗?

    “嗯,联邦安全局全称为‘维护维坦利亚自由联邦政府安全特设调查局’,这是一个直接向联邦政府历届总统负责的部门,罗克洛里在加入安全局之前曾任外交部高级专员,后被调去安全局,现职位不明”

    “久闻墨夜导师的大名早就想认识认识了。今天一见果然如传说中一样超乎想象的年轻,有这样的少年英才出现是我联邦政府大幸啊”门德斯端着酒杯开怀大笑。大肚子上的肉肉一颤一颤有节奏的弹动。

    这话说的就好像墨夜是维坦利亚自由联邦政府培养出来的似得。

    围观宾客心里嗤笑这督察官信口开河不要脸,脸上却同样挂着笑容觥筹交错言笑晏晏。

    墨夜闻言没什么表示,一副慵懒姿态没打算顺着这位督察官的话往下说。

    门德斯和罗克洛里对墨夜的态度并不意外也不以为意。

    比起其他人联邦政府的官员得到的消息资料自然是更加准确详细一点,至少他们确定墨夜圣者的身份无误。

    在来见墨夜之前,两人对墨夜和夜阎罗探索者团做过调查,这个团队过往事迹实在神秘,很多事情都被抹去了痕迹,不过行事作风倒是很容易得知,墨夜这人不喜多言他们自然也知道,问话的突破口自然还是在阎安身上。

    而且在他们看来,年轻有为,在二十岁不到的年纪取得这样的成就心理膨胀,恃才傲物是很正常的。

    不都说天才和疯子差不多,超高的天赋助涨了他们怪异的性格,简单来说,那就是天才往往都是低情商的典型。

    在他们看来,想要达成他们的目的,阎安这个团长说话的权威更大一些,是他们这一次谈话取得突破的关键人物。

    虽然分析过程有偏差,不过结果却是相差不离,不得不说两位官老爷真相了。

    以大众标准来评判的话法师阁下的情商妥妥就是渣啊!

    也许是墨夜的年纪太过年轻,亦或是她此时太过慵懒的模样,还有那总是没睡醒的双眸造成的错误引导使得两位政府官员不是很能清晰的认识到墨夜圣者的身份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就算墨夜的实力强劲武力值爆表,他们此时脑海中的认知也依然停留在‘这是个清新软萌妹纸’的表象中,如果墨夜这会儿是以一副七老八十满头白发一脸褶子,眼睛微凸,凶狠老太婆的模样出现,这俩政府精英很可能会被吓得跪地上喊姑奶奶,哪里还能保持现在这么随意自信的态度与墨夜交流。

    人以貌相。真是亘古不变,不限地域不限性别啊。

    在罗克洛里眼里,此时的墨夜就是个天赋极佳可是心性尚未成熟的小孩子。

    根据之前得到的那些情报来看也像是大家族之后。哪个大家族子弟还没成年就先成圣还不得拿着大喇叭宣告全世界啊,八成是天赋异禀又有齐豫,阴差阳错成圣了,而阎安这样的人无非就是幸运的投机者,只要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再威逼利诱双管齐下不怕拿不下。要知道有政府扶持的探索者团发展的速度可是要快上许多,相信以阎安的成长经历应该明白怎么做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如果引导得宜...罗克洛里嘴角的笑意上扬。似乎想到了自己官运亨通的美好未来。

    小七在墨夜脑海中悄悄说道“主人,根据脸部表情管理心理学扫描分析,罗克洛里此时的

    笑容可归类为不怀好意和白日发梦两者之间。”

    小七你真相了。

    墨夜抬手压了压再次飞扬的呆毛,“小七你不用说的这么小声。他们听不见”

    罗克洛里一抬手一道无形的光幕将五人笼罩进去,隔音屏障就是这么给力,围观的宾客们在心里齐齐竖起了中指,艹,耳朵都竖起来了,你给我们玩这套,看哑剧很难猜剧情的啊摔!

    阎安和两位政府官员神侃,墨夜的眼神扫过宴会中的宾客,与另一位白衣星盟调查团成员眼神交汇。

    鲁福斯看着墨夜露出善意的微笑。

    墨夜收回眼神注意力再次回到两位官员身上。

    寒暄几句之后话题果然在七拐八拐之后重新回到古文明探索一事上。

    “此前古文明遗迹探索联邦派去众多探索队伍。没想到萨兰德学院居然可以说服墨夜导师前去,想来以墨夜导师的能力收获一定很丰厚吧”

    墨夜放下嘴里咬着的吸管“还行吧”

    “阎安团长能领导如此优秀的探索者团队真是令人羡慕”

    阎安对这些虚浮的夸赞是来者不拒,一脸笑意全面接收。你来我往的交流那叫一个热烈啊。

    你夸夸我年少有为,我夸夸你事业有成,你夸我英俊潇洒,我就夸你成熟富态,一句话里八成都用了夸张手法。

    墨夜基本不怎么参与谈话,就看着阎安好似那河里的泥鳅一样滑不溜丢让人抓不住。这样的表现看似和往常没什么两样,可是墨夜又分明觉得这货似乎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态度强硬了一些些。姿态高了一些些,更加游刃有余了。

    墨夜觉得这些事根本不需要自己操心,阎大团长很给力啊。

    谈话的进展不似两位官员所想的那么顺利,两个年轻人不似预想的那么好说话,这让胸有成竹接了任务而来的两位很挫败也很恼火。

    托比奎看戏看得很欢快,这两人拿联邦政府对自己施加压力,现在算是踢到铁板了,要知道墨夜和阎安可都不是维坦利亚人,政府压根儿管不着。

    一直不怎么说话的罗克洛里看着墨夜和阎安笑道“呵呵,古文明遗迹一事牵涉到整个联邦政府甚至是全星盟人民的利益,一念只差可以成就民族英雄也可以成为全民公敌,腹背受敌的滋味可不好受,年轻人有野心是好,可是太过就不好了”

    话语一顿看看一旁餐区笑着说道“要知道享受美味固然是人间美事,美食诱惑虽大,可是却不能太贪吃,因为吃太多很可能消化不良就吃撑了,那就不好了,你说是不是呢,阎安团长?”

    温和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明确无误的狠厉煞气,似乎在说着不相关的事却摆明了是红果果的威胁。

    阎安也回以一笑,眼神却落到一旁的门德斯身上,语带机锋“那是,吃太多是不太好”

    这位督察官可不就是吃太多吗,一米七的个子少说二百五十斤,超重可不是一点点,简直就一移动的人肉团子,那油腻的视觉效果。

    这督察官绝壁不可能是人民选举出来的,不然首轮就得被涮下去,身材忒么反人类了,贪吃的是哪方不言而喻,阎安话语中的嘲讽实在太明显。

    门德斯怒了,真以为以一个探索者团的团长可以把政府督察官不放在眼里了吗,不识抬举。

    横眉冷眼一声厉喝,“你...”大胆两字尚未出口,被罗克洛里一眼给瞪了回去。

    接收到罗克洛里的眼神后门德斯忍住没再说话扬起那圆润的可以滴出油水的脸蛋瞪了阎安一眼。

    罗克洛里却是眼神一暗,笑容依旧“阎安团长,你可要想想清楚,你们现在可还在联邦政府的土地上站着,我们...”

    未尽的话语再无法说出口,门德斯和罗克洛里两人眼神惊惧,身体僵硬无法动弹,额头身处细密的冷汗,膝盖微微弯曲颤抖。

    围观宾客表示很激动,刚才不是你来我往聊的很欢脱吗,怎么这会儿忽然就萎了,站都站不直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转折了,好捉急啊,来个人把隔音光幕给拆了吧。

    门德斯和罗克洛里颤颤巍巍的看着墨夜,全身被强势无匹的圣者威压给笼罩着,头顶上似乎有大山在不断向下压,在圣者威压之下他们丧失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生命被人捏在手里,只要墨夜一个念头就可以轻易的像踩死蚂蚁一样捏死他们,这个认知让两人更是惊惧不一。

    墨夜一脸困倦的咬着吸管有一下没一下的吸着,甚至没有抬眼看门德斯和罗克洛里一眼。

    门德斯和罗克洛里因为这个认知而恐惧,他们在墨夜的眼里不过是随时可以轻易捏死的小虫子,这时候在强势的压力下在无法反抗的重压之下罗克洛里才清晰的认识到他打算算计的人不是普通人而是一名圣者,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强者。

    就算墨夜此时杀了他,联邦政府也不会为了他而和一名年纪轻轻前途无量的圣级强者算账,不,就算政府要找她麻烦,也根本拿她没办法。

    一句话,死了也是白死。

    原本酒香四溢的宴会大厅忽然飘入一股奇怪的腥臭味道,围观宾客们急忙皱着眉捂住鼻子,眼神幽幽的向大腹便便的门德斯督察官下身看去。

    我勒个去,这还真的是吓尿了哇,好大一滩水迹!

    墨夜眉头微蹙,精神力一动,门德斯和罗克洛里顿时浑身一松,压力顿失。

    “今日和两位相处的很愉快,今日到此为止”阎安脸上适时的露出关心和焦急“门德斯大人似乎身体不适,罗克洛里大人还是赶紧带他去看看医生吧”

    墨夜一脸诚恳的建议道“美食虽好,不宜贪吃哦”

    这神刀补得,两位官老爷差点直接给跪了。

    ......

    抱歉晚了,白天有事晚上才开始码字...

    我的更新时间计划居然和天气预报一样,绝对准不了一一+(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