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星际法师行 章节目录 第六百八十八章 事发(6k)

章节目录 第六百八十八章 事发(6k)

目录:星际法师行| 作者:打瞌睡蟲| 类别:网游动漫

    卡梅隆硬忍着心里的郁结转身面对阎安,“阎团长也觉得和我们神赐药业没有谈话的必要吗?”

    阎安此时可是丁点看不出平时的二货属性,优雅的扶了扶眼镜反问道,“你觉得有必要吗?”

    卡梅隆脸上的笑容已然僵硬“一时的兴盛无法代表什么,每隔一段时间星盟总会出一些烟花乍现一般的风云人物,可是他们往往无法长久,我觉得做人不要被眼前的蝇头小利迷了眼,看不清未来更广阔的前景”

    这话语中已经带着威胁的语气了。

    孟泽尔并不插话,继续斜靠在护栏上看戏,眼神颇有些兴致盎然。

    卡洛斯和玛德琳脸上的表情则更淡了,尤其是玛德琳公主,眼中染上一层冰霜,居然有人胆敢在卫兰帝国的疆域内在帝国皇室面前充大,真是好大的面子啊。

    卡梅隆对此却似是毫无所觉,继续抒发着他的见解,甚至已经不在乎当着皇子和公主的面直接表明了自己的目的。

    “要知道,有些事错过了再想后悔挽救可就晚了,阎团长还是慎重一点的好,与神赐药业合作对我们双方都好,而且双方合作还能使的医用药品研究拓展到一个新方向,我们合作将卫兰帝国的医药领域发展到一个新的境界,事半功倍,就算以前曾有一些误会,为了更美好的未来何不抛下之前的偏见,想必这也是皇帝陛下愿意看到的”

    说着说着这怎么就上升到国家发展的高度了,可惜,阎安压根儿不是卫兰帝国的人,谈国家发展太不着边际了。

    卡梅隆侧头看向孟泽尔,希望这位八皇子能帮忙说上两句,布尔吉斯回到卫兰帝国想必也是皇室希望看到的。

    孟泽尔面前烟雾缭绕,这位皇子对卡梅隆的眼神暗示视而不见,想借势,也要看人愿不愿意被借。

    卡梅隆没得到孟泽尔的回应。更是气恼,干脆开口道“孟泽尔殿下,你觉得呢,皇帝陛下也是乐见其成的吧”

    孟泽尔被点名了。稍稍放下烟枪吐出一口烟雾,笑了笑“不好意思,父皇忙于政事与我已有大半年没见过面了,父皇是一国之君,我一个小皇子怎么可能去揣测君意,那样不好”

    对,也许卫兰帝国的皇帝陛下是希望布尔吉斯行星堡垒收归己用,可是和神赐药业勾搭在一起,还真没这个意图。

    这无疑与直接被打脸了,卡梅隆脸色铁青。

    你半年没见过皇帝陛下。你不会揣测君心,那你就找地儿玩去啊,跑这儿来干什么。

    孟泽尔嘴角带笑的说道“不如你问问三皇姐,没准三皇姐知道就告诉你了呢”

    三公主玛德琳是皇帝陛下的掌上明珠这是卫兰帝国家喻户晓的事,谁敢去问玛德琳公主。是不怕直接被冻死吗。

    卫兰帝国作为一个工业科技极其发达尤其是军工居目前世界前位,对个人武力修习并不是很崇尚,比起自己的拳头他们更信任高科技武器的威能,玛德琳公主算是一个异类了,是皇室众多子弟当中唯一一个异能天赋卓越且乐于修习的人,现在已经是十级冰系异能者。

    众人顿时感到贵宾厢里的温度似乎瞬间下降了不少。

    卡梅隆脸色铁青中泛着白,没想到孟泽尔居然这么不给面子。难道皇室想要拉拢布尔吉斯,卡梅隆蓦然想起拉科夫教授和诺翰上将那个老家伙关系不菲,难道是想要扶持布尔吉斯药物研究所,打压神赐药业。

    卡梅隆立马阴谋论了,各种猜测在脑海中激荡,情绪更加的不稳定。他有一种一巴掌挥过去扇飞孟泽尔的想法。

    这是阴谋,这是无耻的阴谋,他一定不能让他们得手。

    卡梅隆的脸色已经不受控制,由红转白再转青,他极力压抑住想要冲上去撕破孟泽尔脸的冲动。

    要想在上层圈子里混的好。自然要学会如何控制自己的脸,情绪如此直白的表露,这是不想继续活下去的意思吗?

    孟泽尔颇有兴致的看着卡梅隆的脸部如调色盘一般的变化,不是说神赐药业的继承者候选人一个比一个更像谪仙吗,怎么现在倒更像是那什么...好像发现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孟泽尔显然没有放过卡梅隆的打算。

    孟泽尔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听说,你对我九妹妹有意思,时常送与她一些小玩意儿,小姑娘收到礼物可开心了,常常把卡梅隆哥哥放在嘴边,倒是让我们这些做皇兄的惭愧啊”

    有野心不是不好,可是野心放错了地方,就大大的不好了。

    一直不动如冰雕一般的冷美人三公主闻言脸上终于多了一丝表情变化,眉头些微皱起盯着八皇子说道“让小九少和不知所谓的人来往”

    不知所谓!

    这四个字犹如利剑一般穿过卡梅隆的胸膛。

    他卡梅隆是堂堂神赐药业集团未来的掌舵者,神赐集团的家主,居然被这个一脸冰封的高傲女人称为不知所谓,卡梅隆整个人几欲陷入疯狂。

    凭什么,难道他这样一个富可敌国的大集团继承人还配不上一个什么也不会的蠢货丫头,就因为对方的父亲是皇帝,自己忍耐那个蠢丫头那么久,忍辱负重多时,花了那么多心思,他们居然称自己不知所谓的人,三言两语就打发了。

    凭什么!凭什么!

    墨夜清楚的感应到卡梅隆几欲崩溃的精神力,且森森的为皇室子弟拉仇恨的能力叹服,看吧,卡梅隆这会儿已经完全顾不上夜阎罗这样的小破团了。

    墨夜和阎安此时默默的做着人肉布景板,吃着零食...看戏。

    如果不是还有最后一丝理智在拉扯着卡梅隆,他一定会冲上给玛德琳这个女人一巴掌,让她地下高贵的头颅向自己俯首称臣。

    不过卡梅隆要是真的敢付诸实践,绝壁只有被秒杀的份儿!

    公主身边那个隐着身的护卫可不是一般人。

    孟泽尔看着卡梅隆笑道,“啧啧,卡梅隆少爷,你脸色似乎不太好,你这么看着我家三姐。她可是会生气的”

    卡梅隆眼中仇恨,妒忌,怨念的眼神实在太明显,让人无法忽视。

    墨夜此时都有点佩服这个卡梅隆了。他显然是被人做了手脚,不知利用怎样的手段使得负面情绪会被无限放大,精神力波动过于跌宕起伏,这才会导致自制力急剧下降,自控力消失无所顾忌等等负面效应,还会变得比较暴躁可是此时被刺激成这样卡

    梅隆除了脸色不好看之外,也并没有其它不当举动,可想而知平日里的自制力是多么的强悍。

    “墨墨,你说有人对卡梅隆下手,是神赐内部的人还是外人”

    “外人行事不方便。我觉得更可能是内部的人”

    权利斗争总是残酷,皇室这样有血缘关系的尚且血腥何况神赐药业这样没什么血缘关系的。

    墨夜想起那个精神力探查不到的侍者,他与这事有关系吗,还是只是凑巧,这根本是两拨不同的人的行动。

    看来一会儿一定会更加的热闹。

    墨夜更好奇的是。对方到底是利用什么手段影响了卡梅隆,药物还是直接的精神力控制?

    卡梅隆不是白痴,这会儿他已经隐约意识到自己似乎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平时压抑在心底深处的那些负面情绪一股脑的往上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是谁居然敢暗算他。

    “卡梅隆今日身体不适。就不在这儿打扰各位了,请不要介意我刚才的无礼”

    “希望有机会能和阎团长,墨药师私下再聚”

    卡梅隆说完这两句立刻离开了贵宾包厢。

    这不代表卡梅隆那些失控的情绪被把控住了,不过是换了个方向而已。

    是谁,是谁居然敢暗算他,在这么重要的时刻。卡梅隆脑海中一个个名字冒了出来,其中最有嫌疑的人无疑就是米契尔这个最大的竞争者。

    卡梅隆的理智知道自己此刻必须克制住情绪,不然局面会越来越糟糕,这时候最好不要去找米契尔,可是那愤怒的情绪却是越压抑越上升。根本把持不住。

    贵宾包厢中,

    孟泽尔看似随意的问道“被无聊的人打搅了,不过我也想问问,布尔吉斯就没有和神赐药业合作的打算?”

    这问题问的直接,可是由一身纨绔颓废范的孟泽尔问出口还真不觉得有多么突兀。

    阎安晃荡了一下酒杯“一般情况下我会说,世事无绝对,也许有机会,不过对于神赐药业我的回答肯定只有四个字,不予考虑”

    “这么坚定?”

    “没办法,拉科夫教授可是对神赐药业极度不满意,我何必和教授他过不去呢”

    阎安这话说的很含糊。

    拉科夫和阎安到底是从属关系呢,还是平等关系,如果是从属关系又是谁从属谁,夜阎罗背后到底还有没有人?

    这才是孟泽尔真正想知道的,不过显然任务有难度。

    孟泽尔今晚已经领教了阎安的滑不溜手,根本问不出个所以然,至于,墨夜,那更是没法聊天,总是单音节的字儿一个个的蹦。

    据说那些搞科研的都是不会聊天的呆子,谁和他们计较才是真的傻了。

    噗~~

    皇子殿下,这么安慰自己真是一个积极乐观的人啊!

    阎安基本接收到了来自这位皇子的善意,至少没有恶意,为了布尔吉斯的长远发展,阎安并不希望在尚未发展起来之前就树立一个帝国这么大的仇敌,那样可就麻烦了。

    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的好。

    在宴会大厅中,刚才离开包厢的11和罗羽宁分别走向不同的方向。

    此时宴会大厅奏响了欢快热情的乐章,灯火通明,大厅中央是聚在一起随着节奏舞动的男男女女,这种一排男一排女对立而战,随着音乐绕圈圈交换舞伴非常热闹的舞蹈是卫兰帝国一种流传已久的贵族交谊舞。

    通俗点说,就是释放年轻男女热情的舞蹈。

    拍手,跺脚,响声震天。

    11一手拿着果汁,踩着节奏乐点穿过大厅走入舞动的人群中。再然后,利用人群做自然障碍物的11已经消失在大厅安保监控当中。

    义卖中场休息,主台上正热情演唱的是卫兰帝国的当红歌手,在舞台上蹦蹦跳跳魅力四射。

    卡梅隆从孟泽尔的贵宾包厢出来。越想越不服气,心里的暴躁情绪根本控制不住,双眼在人群中搜索,一番查看之后终于找到了正与阿斯兰公国皇子聊天的米契尔。

    陷害自己与卫兰帝国的皇室交恶,居然还有脸在这儿与人鬼鬼祟祟的聊天。

    卡梅隆冷着一张脸走到米契尔身边。

    米契尔好似什么也没发生一般,热情的说道,“诶,卡梅隆你来了,我给你介绍这是阿斯兰公国的皇储殿下,你们应该还没有见过面吧”

    卡梅隆冲皇储礼貌的笑了笑便又扭头对上米契尔“跟我来一下。我有事和你说”

    “稍等”米契尔对皇储表达了歉意转而跟上离开的卡梅隆。

    “有什么事吗,卡梅隆?”米契尔笑道“今天可是你负责主持宴会的日子,你不去招待客人拉着我干什么”

    “说,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什么?”米契尔一脸没听懂的表情。

    砰,这是肉和地板撞击发出的惊人响动。

    米契尔应声倒地。面对地板的脸上却扬起了一丝微笑。

    卡梅隆见米契尔依然毫无反应,怒火更甚,更是无法收手,又是一记猛拳。

    四周的人渐渐注意到这一幕,都感到非常的惊讶,居然有人在这儿打架,这不是故意扫神赐药业面子嘛。可是再一看,惊讶更甚。

    神赐药业集团其中一位候选继承人把另一个候选人给打了,这可是大好戏啊!

    恰好此时看到直播的观众见此一幕更是目瞪口呆,他们眼中谪仙一般高高在上的人居然扭打在一起,哦闹,一定是打开视频的方式不对。

    “切掉。赶快把直播画面切换掉”

    “快”

    负责直播的信息技术员几乎快哭了,这可是大事件了,他几乎能够想象明天各大媒体上的头条标题,慈善宴会大打出手,内斗已趋白日化。他分分钟可能被上司发配到边远星球去挖矿。

    虽然他们已经极力挽回,可惜来不及了,小七怎么会错过这么一个精彩画面,录像和截图都有了,披上小马甲发帖子去了。

    直播中打架的画面只是一闪而过,不少观众都以为自己是眼花看错了。

    卡梅隆揍了米契尔一拳并没有去火,反而心里的狂躁越胜,这个人居然敢在他最重要的一天,敢在他即将到达胜利终点的时候给他使绊子,太特么不是人了。

    <b

    r />  凭什么,凭什么还能装出一副吃惊,无辜的表情,这个虚伪到无耻的家伙。

    “说,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手脚”

    “卡梅隆,你到底在做什么,赶快住手”赶过来的几位大佬立刻出声阻止卡梅隆。

    “居然连你们都护着他”卡梅隆双眼中的怒火燃烧的更为热烈,这些口口声声说着支持自己的人这时候居然帮米契尔这个家伙说话,不就是仗着现任家主马修斯的喜欢嘛。

    卡梅隆冲上去再次想要出手,却被护卫们抓住无法动弹。

    “卡梅隆少爷身体不适需要调养,立刻带下去休息”其中一位股东大会的董事也看出卡梅隆此时状态不太对劲儿,现在离开是最佳的方案,再继续下去不知还会出什么乱子。

    “不,我不走,你们谁也没有资格让我走”

    “这一次的宴会是我的心血,我的功劳谁也抢不走”

    “你们休想让我屈服”

    卡梅隆的理智告诉自己应该要闭嘴,可是那暴躁的情绪却根本不受控。

    眼看卡梅隆越说越不像话,众位董事会的大佬们脸色是红白相间,这简直太没有分寸了。

    “还愣着干什么,立刻把人给我带下去”

    “是,是”

    从天花板跳下来的护卫按住卡梅隆往内厅拖,伴随着卡梅隆的剧烈挣扎,围观的权贵们看了一场大戏,开始低声的议论起来。

    卡梅隆很快被人抬了下去,大戏这么快落幕这让围观众人很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脚。

    “没想到。来一次居然还有这样的福利”

    “呵呵,年轻人嘛,有点血性很正常”

    “是啊,是啊”

    哪怕心里是在看笑话。可是场面话还是要说的。

    米契尔此时已经站了起来,嘴角的伤痕并不影响他俊美的脸,脸上依旧挂着和善的微笑,语气中却带着几分疑惑小声的对另外几位大佬说道“卡梅隆平时不是这样的,他的表现非常不正常,我觉得很有必要给他做个身体检查”

    “你觉得他被人下药了?”

    “不一定,总之他很不对劲”

    在看台上的孟泽尔看着这一幕,笑着对阎安说道“真不简单啊这个米契尔”

    米契尔这番作态反倒让之前怀疑他做手脚的大佬们有了些许动摇,如果真要让卡梅隆出丑也没必要拉他自己下水,难道是一石二鸟之计。一时也不好说米契尔就是嫌疑犯。

    墨夜此时已经确定了精神力不寻常的侍者与米契尔的安排没有关系,这就说明此时宴会场中潜伏着另一批人。

    墨夜掰着指头算了一算,啧啧,,打劫。绑架,谋财,害命...对方的可能的目的太多了。

    无论如何既然对方敢潜入神王星,要么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要么就是早就想好了退路,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想干嘛。

    “墨墨,你说待会不会真的有什么武装反动组织冲进来吧?”

    “很可能”

    “真的?”阎安听出墨夜不是开玩笑,心下也严肃了点儿。

    “嗯。你躲好”

    阎安收到这条短讯差点没一口红酒喷出去,墨墨啊,知道你是关心,可是这这种嘲讽体也太直接了啊!

    宴会中闹剧结束,似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该唱的唱。该喝的喝,该玩的玩,一片歌舞升平。

    “孟泽尔,时间不早了”从墨夜进门开始就从未说过话的冰山公主玛德琳开口了,她的嗓音和她的人一样。清冷高傲无比。

    “哦,也对,面也露了,礼送了,戏也看了,剩下的大概都很无聊了是该走了”孟泽尔收起烟枪整了整衣服“我们走吧”

    孟泽尔对阎安和墨夜说道“如果不想下去凑热闹,可以继续使用包厢”

    墨夜在心里默默的回了一句,你们现在要是立马传送离开还有机会,再耽搁下去恐怕要走都走不了了。

    果然一语中的。

    这时,餐桌上的酒杯开始摇晃,红酒在透明的水晶酒坛荡起一圈圈红色的涟漪,渐渐的这并不引人注意晃动开始变得剧烈起来,红酒洒出酒缸染红了白色的洁白桌布,一个个水果从餐桌上滚落,滚出老远。

    嘎吱,嘎吱~~

    桌椅发出摇晃的声响,接着地面开始了剧烈的晃动,晃动的频率越来越激烈。

    咔嚓一声响动,刚刚还灯火通明的宴会场居然在骤然间陷入黑暗当中,音乐戛然而止,歌手尚未来得及停止的无伴奏真音演唱在这时显得格外不合时宜。

    停电了!

    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低级故障!

    在灯光熄灭的瞬间,一楼的护卫保镖们立刻展开了行动,冲向二楼。

    地震,停电,这必然是出事了,用头发丝想来想在场都没有人会认为这是一次单纯的地质灾害。

    孟泽尔和六皇子,三公主也停在了包厢内,显然也没料到居然发生这样的事,走不掉了。

    墨夜施放了几个小火球绕在身侧,昏黄的火光中墨夜看见孟泽尔笑着说“没想到居然还有后续”

    地面晃动的越来厉害,在座都是一方权贵,出去一部分充数的酒囊饭袋,大多数都是有几分本事的人,怎么可能被这点小场面吓住,镇定的站在原地未动。

    宴会大厅所在的海岛四周的海水汹涌的翻腾,浪潮足足有数十米高,拍打上岸,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力。

    警报拉响,

    “发现入侵者,红色警戒,现在进入红色警戒状态”

    ......

    感冒了,热伤风真是伤不起啊,各位妹子汉子要注意身体健康,感冒什么的太苦逼了

    (┬_┬)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