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星际法师行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七十一章 打包带走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七十一章 打包带走

目录:星际法师行| 作者:打瞌睡蟲| 类别:网游动漫

    墨夜闻言便明白酋长已经下定了决心,嘴角微微上扬,淡淡的说道“保障所有幸存的桑日部落族人安全离开塔伦木卡,一块有良好生活环境的专属领地,最大限度的部落自治,没有歧视,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优先录取进入探索者团,你看看还有什么遗漏的,可以随时补充”

    酋长定定的看着面前的女孩有些看不透,想不明白,不过事到如今那些都不重要了。

    “我同意你的提议”

    话是这样说可是祖拉姆看向墨夜说道“可是如今塔伦木卡整个乱成一锅粥,路易斯卡恐怕不会轻易放我们离开,你要怎么带我们离开?”

    “我自然有办法”

    ......

    11呆呆的看着一个个大包小包背着行囊登上蛋饼号的桑日部落族人,这是准备搭顺风船还是怎么地。

    他是真没想到墨夜所说的生意和合作计划居然是把整个桑日部落打包带走。

    一个个半狼人,羽人,兔妹兔哥从他身边经过还笑着和他打招呼,接着又陆续登船。

    “啊”11怒瞪身侧的罗妹子“你掐我干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看看是不是出现幻觉了”事实证明她所看见的一切属实不是臆想出来的,“墨墨比阎安还能忽悠啊”

    这是打算要把布尔吉斯打造成多种族多元化社会的节奏吗?

    布尔吉斯的人口本身就不算多,大半个星球都没什么居民,划一块地盘给桑日部落是妥妥没问题的。

    11撇撇嘴,眼神凉凉的看着那些微笑打招呼的原住民,仔细看不难发现眼神深处的一股怨念。

    他就知道墨夜不会那么好心大方的无偿提供药剂,这样的示好简直让人无法拒绝,还建立起了良好的形象,再要游说的时候就方便多了,这不。成功了忽悠了桑日部落的整体迁移。

    11默默的在心里给墨夜写上了‘奸诈’和‘忽悠’两个大字。

    一开始墨夜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祖拉姆酋长自然是一口回绝了,祖祖辈辈都生活的地方哪里是说放弃就放弃的,跟着一个外来探索者团举族搬迁实在太冒险了。

    墨夜并不意外酋长的拒绝,当然。对于后来酋长的改变主意墨夜也早有准备。

    其实,现实已经摆在了桑日部落面前,如果不愿意离开那么桑日部落的衰败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这一点如果祖拉姆酋长之前还有所怀疑的话在星盟联合部队到来之后他就确定了。

    祖拉姆看着部落主城时就想起儿时老酋长曾对他说过的话,带着族人去更广阔的天地,也许真的没必要在继续死守这一片故土了,是时候带着族人们去看看更广阔的天地。

    离开故土总会有些不舍,因为家园被侵略破坏的离开更是带有一丝无可奈何,伤感也就再所难免。

    桑日部落的族人们一一轻捧一把泥沙装入胸前的吊坠之中,算作是纪念。再见了我美丽的家园。

    除了离别故土的伤感和迷茫族里的年轻人更多的则是期待和好奇,部落之外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模样?

    墨夜看着一个个桑日部落的族人上船,脸上一直保持着淡然的笑意,对于这个结果墨夜很高兴,一些药剂而已。可以顺利的挖到这些人才,怎么可能不高兴。

    无论是半狼人,羽人还是兔哥兔妹,这些都是非常优秀的战士,看着他们墨夜就像是看到了源源不断的后备团员储备大军。

    墨夜想要一个可以在关键时刻起到震慑作用的后备力量,之前那些虚虚实实扯起来的虎皮终归不是长久之际,将夜阎罗发展壮大才是正经事。

    夜阎罗探索者团与其它大团相比最大的差距不是等级和实力而是底蕴。源源不绝的人才储备才是那些大团屹立不倒的根本原因。

    夜阎罗要想在短时间发展成那样那是不可能的,那需要时间积淀,而布尔吉斯行星堡垒给了夜阎罗极大的机会缩短积淀的时间,那是布尔吉斯探索者团留下的底蕴,而现在再加上桑日部落,还愁会找不到优秀团员吗?

    完全可以择优录取。

    墨夜觉得这一次前来参加任务的收获真的是非常不错。

    桑日部落的族人现在也知道了对部落伸出援手的外来探索者团叫做夜阎罗。而那个总是一身黑袍的年轻女孩就是副团长,更是一名古方药剂大师。

    他们在这几日的战斗中使用的药剂和兽皮卷轴都是出自她之手。

    “怎么外貌与之前不一样,好像变漂亮了”

    “似乎性别都变了”

    “你们傻啊,之前那是为了掩人耳目做的易容伪装”

    “真年轻啊,听说那些厉害的药剂都是出自那位之手”

    “我以后要是能加入他们的探索者团就好了”

    “好你个臭小子。你昨天还说要加入你爹我建立的探索者团,今儿就改主意了”

    “爸,你那探索者团不是还没建立起来嘛”

    “这探索者团真厉害,就这么几个人,这几天杀的虫子比我们加起来都还多,太勇猛了”

    “多亏他们啊”

    墨夜不是没有注意到这些部落族人的眼神。听不见他们八卦的议论,不过是向来被议论惯了,见怪不怪。

    要是胆子大敢于直视运气好的话墨夜甚至会不吝惜的回个笑容。

    那种呆萌纯真的笑容可是相当的具有杀伤力。

    “墨副团的笑容真可爱”

    “墨副团的笑容真亲切”

    “墨副团的笑容真...”

    听着半狼人们一连串的评价,还有那不好意思与墨夜对看的羞涩面孔,11无语的嘴角直抽抽。

    哪里可爱,哪里亲切,哪里软萌了,你们真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眼瞎了有木有!

    11没想到墨夜那药剂忽悠还不够居然还附送这么具有欺骗性的笑容来迷惑那些无知的原住民。

    不,准确来说,墨夜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

    布尔吉斯人看到墨药师也差不多一个反应。这些人都是睁眼瞎吗?

    墨夜朝着正默默腹诽的11扫过去一个凉凉的眼神,“你最近是不是常常在心里说我坏话?”

    11被忽然走到背后的墨夜吓了一跳,“听谁胡说八道,怎么可能”眨巴眨巴漂亮的猫儿眼意图卖萌蒙混过关。心里已

    已然泪流不止,看吧,露出真面容了。

    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

    墨夜抬手胡乱的揉了揉11的发顶“放心吧,不会随便丢掉你的”

    11整个人僵住差点要炸毛,随即愤愤的想到,又不是东西也不是小孩有什么扔不扔的,还有干嘛说随便,难道不随便就可以扔,这是几个意思。

    心里虽是依然碎碎念叨。不过脑袋却没有丁点挪开的迹象,还下意识的蹭了蹭。

    11,你就承认吧,你丫抖m属性已经被开发出来了,不满腹诽也好。一改懒惰奋勇杀虫也好都是因为担心那一大波后备团员将他的地位取而代之。

    虽然真猛君并没有察觉自己有这种想法。

    墨夜看着虽然依旧碎碎念不过精神力波动平稳了许多的杀手君,果然,魔仆和宠物一样时不时都需要主人顺毛抚慰一番。

    墨夜抬眼望了望天,原本以为只有魔宠遭到长时间疏忽才会任性闹脾气,没想到11也这样,做主人真是不容易啊。

    噗~~

    如果知道墨夜心里在想什么的真猛君还能如此心安理得享受顺毛抚摸吗?

    ......

    路易斯卡以为自己那天和祖拉姆酋长说的话很明白了,桑日部落肯定会有所行动。可是事实上在星盟议会联合军到达桑日部落主城驻扎下来开始就没有一个桑日部落的族人过来打过招呼。

    路上走过看他们的眼神不怎么友好,更不用说配合他们行动了。

    自从他们驻扎下来开始就不招这些原住民待见,非大众人类和议会的关系一直是不冷不热的,说实话路易斯卡也没指望对方能热情招待,可是事关对抗虫族保卫家园,他是真没想到这些原住民能把责任脱的这么干净。

    难道就不怕他们甩手不干任由拉美及沦陷吗?

    居然丝毫没有搭把手帮忙的意图。这根本不符合原住民的彪悍民风啊,不是应该为报大仇誓与虫族死磕到底,奋战在第一前线吗,不是应该稍微撩拨就热血沸腾吗,为什么这些人却一副等着保护不愿出手的看戏作态。这都是为什么。

    这特么和计划的完全不一样了啊!

    路易斯卡差点没骂出脏话来,狠狠的敲击着桌面,想不通出了什么问题,难道是这几日手下士兵态度太恶劣发生冲突了。

    不,虽然对非大众人类有歧视,可是现在是战时,自己手下的兵还不至于这么没分寸。

    正分析事情原因的路易少将被一声“报告”打断了思绪。

    “进来,什么事?”

    “报告少将,桑日部落原住民和三连机甲团的士兵发生冲突,有四人受伤”

    刚刚才觉得自己手下士兵有分寸,这会儿就听见报告有冲突,虽然没人知道,可是路易斯卡觉得自己被打了一巴掌,脸色微沉。

    其实这事本是小事,这为通讯官根本不想来报上来,可是谁知道矛盾闹大了,那些原住民不依不饶的,眼见就要演化成群殴了,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报上去。

    路易斯卡走到一座残破的民房前,看着依然在不断推搡的士兵和原住民整个散发着无比冰冷的气息,身边的人都知道少将这是要发怒了,打仗的时候闹内讧这种幺蛾子可是触犯军法的,真要从严处理是会被开除军籍甚至上军事法庭的。

    “呵呵,你们可真是星盟的精英啊,虫子来的时候你们不来,虫子打跑了你们来打我们,我呸”

    “欺负老百姓,德性”

    两位兔哥的兔耳朵都竖起来了,叉着腰一副不服气的模样。

    “你们不是要保护我们吗,不是要驱走虫族吗,一直在这儿窝着干什么,拉美及南部的虫族可是还在肆掠呢”

    一位年轻气盛的士兵不堪刺激手里的飞刀噗哧就飞射而出,这是出手了,还是动用了武器的那种。

    等的就是这个,兔儿哥果断主动的被刺伤了。

    桑日部落主城众目睽睽之下爆发了流血冲突,于是斗殴就开始了。

    路易斯卡赶来看到这样的场景心里的火噌噌噌的往上冒,心里想着要怎么化解这次冲突,毕竟之后还有需要用到桑日部落的地方。。

    而此时祖玛已经带着战士营赶到,救回几个兔哥兔妹,恨恨的呸了一声扬长而去。

    这之后救援部队与原住民之间的矛盾越加剧烈了,这一次走路上压根儿就没有愿意搭理了。

    路易斯卡坐在临时指挥中心里和几位上校商量拟定的作战计划。

    “桑日部落的战士营骁勇善战且熟知地形了解环境是最好不过的先锋队伍选择”

    “可是他们之前才与我们爆发了冲突,恐怕不会轻易答应”

    “不答应,他们难道还有别的选择吗,这里都被虫族包围了,不把虫族消灭他们以后怎么生存,我们这儿是司令部当然听我们的”

    “对,难道傻的为了一点小冲突就置整个部落安危与不顾”

    路易斯卡听着几位副官的话忽然脑中一道光闪过,听话的前提是别无选择,可是他们真的是别无选择吗?

    “如果他们离开呢?”

    “离开?”卡米尔惊讶的瞪大了双眼“怎么可能,虽然伤亡惨重可是也剩下了数万人,他们往哪儿走,怎么走,塔伦木卡全是虫洞,他们连星舰都没有怎么走?就算离开了数万人他们要怎么找地盘重建家园”

    可是....那几个破解了星防黑匣子的外来探索者,路易斯卡摇了摇头皱了皱眉也觉得恐是自己多虑了。

    可是接下来打断他们对话的士兵带来了让他们无比震惊的消息“报告,报告,少将,桑日部落的酋长带着所有原住民正在登上探索者的飞船意图逃离”

    路易斯卡带着几位下属赶到的时候对方已经登船的超不多了,这时候墨夜是多么庆幸圆滚滚的蛋饼号肚子里的容量是多么大。

    ......

    一更非吾之所愿,实乃迫不得已,求饶恕(>﹏<)

    多的一千算是补上昨天和前天欠的500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