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星际法师行 章节目录 第五百零一章 名字是浮云(6k)

章节目录 第五百零一章 名字是浮云(6k)

目录:星际法师行| 作者:打瞌睡蟲| 类别:网游动漫

    蛋饼号接下来的行程已经确定,墨夜不再想那些烦人的事,一个瞬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对于魔法师来说修习魔法才是唯一的正经事。

    除了冥想以外最重要的无疑就是提高对于每个魔法的施法熟悉程度,‘元素巨兽’这个高难度的元素魔法墨夜已经基本学会,可是目前依然还做不到瞬发。

    施法时不仅需要精神力,还需要咒语和手势的辅助才能加快施法速度,这样远远达不到墨夜的要求,如若遇上真正厉害的敌人她根本没有这个施法时间,对方也不会给与她这样的机会。

    这一次可以说是杀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在时机上占了上风,同时还利用了对方轻敌心理,大白天动静搞那么大,视频被人传到星网上她一点也不惊讶。

    不过这意味着,下一次遇见敌人想必就不会有这些优势了,硬实力必须要提升上去,这个只能施展一次的魔法必须做到瞬发,才有战略意义,否则被人半路打断那不就悲剧了。

    战斗的时候施法时间过长对魔法师来说是致命的缺陷,敌人不会一直呆在原地不动等待施法完成,其中变化太多,在墨夜的认知当中,无法做到瞬发就不算是完全掌握一个魔法。

    而现在她的水平还差得远,必须多加练习才行。

    墨夜这样的想法要是被洛迦尔大陆的魔法师们知道该要吐血了,瞬发才算掌握魔法的话,有很多法师可说是一辈子掌握的魔法都不超过一个巴掌,忒么心酸。

    瞬发魔法需要不间断反复的练习,过程枯燥就不用说了,更遑论还需要消耗大量的精神力,精神力恢复药剂可不是一般魔法师可以随意消耗的东西,低阶魔法还好说,高阶的复杂魔法要想做到瞬发不潜心修习十几年几乎不可能。原因就在于精神力的补充上。

    魔法师绝壁是一个既自虐又烧钱的职业。

    性格古怪,诸多怪癖完全可以理解,这都是被长时间的修习压力给逼得。

    这是魔法师亦或者星盟的异能者大都会选择势力依附的原因,修炼绝壁是一项烧钱的长期投资,身份背景都普通的平头老百姓必须靠出卖劳力和武力来换取修炼所需的资源。为了把握住最佳的修习年龄。

    这也是探索者们甘愿冒险四处飘泊的原因之一。待遇优良,各种资源可兑换。

    不过在星盟,尤其是高级文明星域。异能者修炼的条件可是比洛迦尔大陆好太多了,不仅魔法元素丰富,还有各种科技手段可以辅助修炼。

    锻炼精神力的仪器,虚拟实战演练设备等等,各种硬件设施一应俱全。

    墨夜想要多加练习‘元素巨兽’,不过现实情况是不允许的,就算墨夜不介意大量的消耗精神力恢复药剂,可是在蛋饼号上反复施放‘元素巨兽’那不是在自己家搞破坏嘛,整出一个冰冻蛋饼号半月一定会发飙的吧。

    因此墨夜选择了无伤害。低消耗,节能环保的最佳训练地点,星网对战平台。

    战网的确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可以反复不间断的施放‘元素巨兽’,帮助墨夜迅速的熟悉它的魔法结构图,基本不消耗精神力。

    正所谓熟能生巧。这样坚持不懈的练习,相信用不了多久,墨夜就可以将这个结构图烂熟于心,利用精神力轻车驾熟的施展出这个魔法。

    在与人对战的实战中施展‘元素巨兽’自然是最好的练习方式,可是问题恰恰出在这里。战网无法识别元素巨兽这个魔法,或者说识别不全,出现一个二萌产物。

    墨夜已经尝试过,明明是一个可以冰冻方圆数万米的寒冰巨人却在系统判定下成了扮可爱卖萌的小雪人,吞噬世界的火焰巨魔则成了一颗横冲直撞跳跃的小火球,尼玛,这水缩的,根本无法直视,和谐的太过分了啊喂!

    完全跟小孩子闹着玩似得。

    第一次在对战中使用时,当墨夜看见面前出现一只小狗一般大的白色雪人蹦到对手脑门上时惊讶的愣住了,观众席上一片笑声。

    不过虽然如此,墨夜依然坚持每天进入战网模拟演习十数次‘元素巨兽’

    虽然召唤出来的东西总会因为系统的识别问题发生一些奇奇怪怪的改变,可是至少施法的过程一样的,消耗的精神力却非常小,用来熟悉魔法结构图是再好不过了。

    进入战网后墨夜同往长一样选择了随机战斗的模式。

    每天打三场,全部随机选择,如果来人挑战则是按照先后顺序取前三名,打完这六场她就下线,天天如此。

    墨夜在战网的积分排名一直在稳步上升中,不过因为总是选择随机战斗模式且场次不多的原因,上升势头并不算迅猛,可是依然吸引了众多观众的围观,因为她战斗手段多变,总能出其不意秒杀成名已久的职业选手,想让人不关注都不行。

    黑土每日的作战习惯规律已经被人摸清,可是围观群众完全看不懂,这到底是新手还是行家装小号,尤其是最近这几天,买票的观众表示很费解。

    “今天上一场你们看了没?黑土又在战斗的关键时刻放雪人了”

    “看了,当时的战况太精彩了,剑鱼使出了大绝招,能量冲击斩,就在这个关键时机,黑土居然堆了一个雪人,剑鱼当时就被惊呆,一个岔气,能量冲击斩居然打歪了,结果在最后时刻力尽,被一个小冰锥给插死了”

    观众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讨论之前的战斗。

    黑土妹子,你总是在战斗的关键时刻,堆雪人是个什么节奏,尼玛,这是嘲讽技能吧!

    每次在这种时候对战的对手都会认为受到了极大的侮辱,继而爆发的小宇宙总会出现各种差错,一脸无辜茫然的黑土这时候就会一招解决对方送对方离场,看了几次围观群众们表示终于悟了。

    “这是嘲讽技能啊,网游拉怪必备,mt必学招数。激起对方怒气值拉仇恨啊”

    “你没事吧,可这是单人对战,拉个毛的仇恨啊”

    “不然你们说为了什么,好玩啊,都是为了激发对方战斗欲望。使比赛更精彩”

    “不对。这应该是另一种嘲讽,使得对方不冷静继而露出破绽,最终赢得战斗胜利”

    “说的太有道理”

    “肯定是这样的。黑土太厉害了,战斗不光靠等级和技巧还靠心机”

    别闹了好吗,诸位你们完全想多了,法师阁下只是在熟

    悉魔法结构图而与,很认真的好吗!

    无论如何‘放雪人’成了一门传说中的嘲讽绝技。

    由此诞生了一系列嘲讽技能,‘放宠物’‘扔袜子’‘脱鞋子’一些列等等。

    法神在上,墨夜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很无辜啊,这是系统判定的问题啊!

    墨夜在战网的积分稳步上升。不过关于称号成就的事却并没有多么积极,因为罗妹子主动揽下了这事,并且成果斐然。

    战斗这种事墨夜的热情远远比不上罗羽宁。

    对于墨夜来说战斗是检验魔法修习的一种手段以及保护自己及身边人的方式,而对于罗羽宁来说,战斗却是一种追求,用罗妹子的话来说那就是‘战斗是一件和吃饭一样重要。严肃的事情’。

    罗羽宁在战网中的粉丝自然也更多一些,甚至还有后援团,声势相当浩大。

    罗海峰一心投入到机甲战士的训练当中,体能是最基础的,精神力也是必备的训练科目。操纵一架战斗型机甲,精神力太低是绝对不可能成为一名成功机甲战士的。

    阎安和半月两人一起捣鼓制式机甲的改装,既要轻盈快捷不失防御性,还要保证火力强大,还有续航能力的考量,要把普通的制式机甲改造成这种犀利的机甲,几乎和再造没什么区别了。

    “我觉得应该这样,你那个不行,过时了”

    “这是人形机甲,根本不可能做到全地形适应,加上这个装置不过是不伦不类而已,成异形了”

    “远程火力是足够了,可是近战呢,这要是被敌人近身还不得被人打穿了”

    “装上这个武器,火力是提升了,可是动力提供会不足,战斗中无法续航对机甲驾驶者来说是致命的......”

    阎安和半月两人一直为了机甲的设计思路争论不断,虽然半月掌握的机械技术比阎安要先进全面的多可是有时候阎安的想法也非常富有创意,一旦两人意见相左,一人一智脑就会争论不休。

    关键是这俩人的办公地点就在蛋饼号的广场上。

    11和罗羽宁不得不被迫听两人的吵吵声,头疼的很,可是偏偏一个是团长,一个是蛋饼号的管家,官都比他俩大,谁都惹不起,只能伤害自己的耳朵。

    罗妹子终于还是忍无可忍了,一跺脚站了起来吼道“你们俩够了,一架机甲做不到的事,你们就不会多做几个吗,干嘛把所有的功能都集中在一架机甲身上,当他是万精油啊,就连墨墨那么厉害的人,她不也不会体术嘛...”

    正所谓一语惊醒梦中人,半月和阎安顿时茅塞顿开。

    对啊,一个机甲怎么可能同时具备所有的优点,那根本不科学,最后只会成为中庸无用的制式机甲,不同形态自然有着不同的作战优势,这才是对的思路。

    一开始他们追求完美就想错了,后面的设计自然也就步步都错了。

    阎安恍然大悟的双手几章,“宁宁,你可真是太有思想,太有深度,帮了我们大忙了”

    半月也微笑着夸奖道“罗小姐的思维非常敏锐犀利”

    阎安找到机甲改造的新方向,埋头继续和半月吵吵着研究设计图。

    只怕仓库里堆着的那些材料根本这两人折腾。

    蛋饼号循着航线继续前往卫兰帝国南部星域。

    ......

    黑岩一直在等着自由贸易中心黑色病毒的扩散,可是却迟迟没有风声传出,最后意外得知克洛特在自由贸易中心神秘失踪的消息。

    阴沉的脸色更加沉郁,到底是谁一直在破坏他完美的计划?

    “克洛特真是一个废物,一点小事也办不好,居然还妄想掌控穆林家族,死了也好。”黑岩抚摸着身旁的黑色长毛宠物。

    之前没有引起黑岩足够重视的那个神秘探索者团却进入了黑岩的目光,任何破坏他计划的人都是应该被消灭的障碍物,他是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对方的。

    至于神赐制药集团。哼,黑岩心里冷哼一声。

    实验体,他现在最需要的是大量的优质实验体,黑岩呼出光屏,拨通视讯对光幕中的人说道“南部星域那边暂时不要增加病毒量。我需要优秀的黑化感染者。等待一段时间”

    “是的,主人”

    黑岩伸手抚摸身边那只纯黑的犬类异兽“快了,很快我的任务就可以完成了。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

    神赐制药集团一时间风头无俩,尤其是米契尔.乔.霍伯特,作为霍伯特家族继承人候选者之一,历来竞争都是异常的激烈,为了能够获得神赐制药掌舵人的身份,各位候选者都必须经历重重考验斗争,丧命的也不在少数。

    霍伯特家族子孙众多,根本不担心后继无人,从来没有父传子这种传统。各个分族选出自己的代表,这些优秀的年轻人成为候选者,最后由家族长老会角逐出最后的优胜者,成为下一任的集团掌舵人。

    其中的竞争之激烈远远超出外人想象,一个不小心随时都会丧命,直到成为神赐的掌舵人为止。

    这一次米契尔手下的人率先研究出黑色病毒的解毒剂。对于其他候选人来说那就是当头一棒,一旦解毒剂投入使用,米契尔成功突围的可能性就会上升到百分之九十。

    米契尔坐在星舰主控室内刚刚结束和各位长老的会议,支持他的自然是各种夸奖和表扬,不支持他的则是各种敲打警告。

    “少爷。黑岩那边?”明明胜券在握,老管家心里却隐隐不安,总觉得黑岩是一个极其不安定因素。

    米契尔淡笑着说道“蓝叔,别着急,还有用的上他的地方”

    半年,只需要半年的时间他就可以登上霍伯特家族的权利顶峰。

    .......

    卫兰帝国南部星域,受到黑死病毒感染的城市已经扩大到了十五个,南部星域人心惶惶,尤其是病毒隔离区所在的星球,涌现出一大批想要离开的公民。

    卫兰帝国政府不得不使出各种安抚手段。

    同时军部的精英部队纷纷出动前往各个隔离区驻守,不但要负责救援幸存者,还要负责镇压某些乘乱暴动的恐怖分子。

    大量的医务人员也被派遣到隔离区,他们的前往不是为了治疗患者而是分辨感染和非感染者,以便疏散市区的群众。

    这一次在

    在全星盟的关注中,众目睽睽之下卫兰帝国政府自然不可能在作出把受感染区域两炮毁灭那么粗暴的解决方式。

    这么一来病毒的威胁性大增,后续工作量也激增。

    军部每天都会派遣作战小队进入隔离区内搜索救援幸存的未感染者,这些被救援的公民会在一个暂时性隔离区里呆上一周,直至确定并未感染病毒,才可以转移。

    目前为止各路专家得出的一致结论是,黑死病毒的潜伏期是三到五天,最初的感染反应就是四肢疲乏,出汗,头昏恶心,再接下去就是皮肤溃烂,最后会失去理智化为狂暴的黑化患者,被杀戮本能支使。

    救援工作一直在紧张的展开,政府某些人妄图打压军部势力的计划不得不宣告终止,军部那位自己辞职下岗的四星上将呆在自己家里不断有人前来拜访,却一律谢绝不见。

    菲亚特和葛朗尼这一次负责的任务是统率整个隔离区的救援任务。

    隔离区军部大营,几名士官完成救援任务刚刚回到营地

    “那些黑化感染者实在太厉害了,明明生前不过是普通人而已,居然实力暴涨四五倍,一般的战士单打独斗根本不是对手”

    不怕痛,不怕类,没有知觉,没有感情,这种杀人兵器实在太可怕。

    “临时隔离区今天发现了两起病变。已经被送走了”参与行动的士兵一想到那两母女哭喊的声音就心里打颤,一种无力感充斥着全身,一脚踢翻脚边的花台“可恶,病毒到底是谁放的,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查出来”

    作为一名宣誓保家卫国的军人他们只能看着无辜的群众一个个感染病毒。变为只知道杀戮的怪物。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战友被感染,亲手结束对方的生命,面对病毒他们是那么的无能为力。

    军部基地大营总指挥部。

    “从星盟调查团那里得到一些线索,可是嫌疑人很神秘也很狡猾,一直没有露过真面目,在星盟公民档案中查不到相关信息,另外的小虾米倒是抓到几个,可是都没什么用,他们不是自杀就是和抓捕者同归于尽,我们拿不到任何线索”菲亚特敲击着桌面,对目前的调查进度并不满意。可是却也无可奈何。

    葛朗尼叹口气,“神赐药业的解毒剂就要运到了,希望他们真的可以缓解目前的情况,不然病毒一直这么扩散下去,人心惶惶,我看要不了多久帝国公民就能全部收拾包袱逃难去了”

    菲亚特上校在听到神赐药业时。眼神一闪,说道“希望吧”

    “运送解毒剂的货运舰已经抵达了南部星域,正在天渡一号航线,不出两天就能到达第一个隔离区,到时候就知道解毒剂的效果到底如何了”

    现在隔离区的所有居民翘首以盼的就是神赐药业的解毒剂。如果效果不佳神赐制药的千年声誉恐怕会毁于一旦,如果药效好,那么,真是一飞冲天,米契尔的继承人身份就板上钉钉,注定要带领神赐药业走向巅峰辉煌了。

    卫兰帝国皇室就算再不爽也没办法,菲亚特抬头对葛朗尼问道“拉科夫教授的行踪找到了吗?”

    “唉,还没有消息”葛朗尼纳闷的说道“那些人到底什么来头,教授和几位助理身上的生物芯片全部断开了连接,如果他们还活着,那么一定是被控制住了,那些人到底是什么目的呢?”

    “我觉得这件事不简单,南苑城的南部城区已经完全恢复,无论是空气质量还是植物生长情况,当时那个神秘人一定做了些什么,对方如果不是黑色病毒相关,那么对于黑死病毒的研究恐怕更在神赐药业之上”

    “啊,不可能吧”

    “南苑城南部城区的情况不久前被人泄露出去了,泄露的对象就是神赐药业”

    “怎么回事?”

    “不然你以为神赐药业集团的为什么会在这时候宣布,不早一些,也不晚一些,偏偏选在南苑城情况曝光之后,他们着急了,要是被人抢了先,他们的处境可就糟糕了”

    葛朗尼烦躁的点了一根烟,“我爸一直琢磨着把我妹嫁给米契尔那小子,可是那小子看上去就假模假样的,一脸小白脸样,我没根本看不上他,好在爷爷一直没松口”

    菲亚特心里疑惑,难道诺翰上将知道些什么,不然为什么不同意联姻,要知道,以神赐制药集团的势力堪比一个王国,而且没有政治野心,这种绝佳盟友打着灯笼都难找。

    菲亚特心里对神赐药业又多了几分怀疑。

    “对了,穆林家族的科瑞.穆林死了,接着去调查的克洛特.穆林也不见了踪影,据说当时穆林家族在自由贸易中心一号星球上的一处别院被冻成了冰城,现在还冻着了,一点融化的迹象都没有”

    “穆林家族的银纹护卫战斗力还是不错的,居然没有丝毫反抗力,那段视频我也看了,非常的厉害,那种战技我从来没有见过,将冰元素汇聚成一个纯元素体的巨人”

    “寒冰巨人一伙和骑乘巨兽的应该是同一伙人,战斗力非常强悍,穆林家族这次是踢到铁板打错主意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