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5章

目录: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作者:浮游的蜉蝣| 类别:武侠修真

    ☆、0452_制幻种子

    在上次的连环任务中,我从季佐体内取出的那颗核,后来被送到了种植峰进行研究,现在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果。我作为任务的执行人,在该任务的后续效益有推广价值并制得一定数量以上的产品时,可以免费获得有限数量的产品。

    很显然,“一定数量”“有限数量”,出现了这种模糊的描述,里面的水分就大了。就以前的情况来看,如果只是自己用,那基本是可以免费用一辈子的,因为假如年产数万,每个月去拿一两件的话,连续拿个几千年也不会有谁觉得有什么问题。

    如果材料本身价值比较高,那也就是付材料费的事——但如果材料费很高,一般也不足以被大范围推广,假如每年就只能造出一两件,那肯定是不能用来纯当福利发的。

    现在种植峰根据核——他们暂时给取名叫‘感情控制核’——研制出来的产品之一是‘制幻种子’。事先输入一定指令,然后让人吞下,这颗种子就会在人体内生根发芽,过程中那人会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变化,根据事先指令的不同,这种变化他们会误认为是怀孕/长瘤子/鬼上身/自己貌美如花/自己能飞……也包括,自己筑基/结丹/结婴了。

    这种种子的收成非常好,麦穗似的,一株上结几百粒,还一长一大片。我去看初次收获成果的时候,种植峰的师姐直接捧了一大捧给我,别说拿一粒给何询余幻想一回了,给他煮锅饭让他吃到撑都够用的了。

    对我来说,这种制幻种子,费用为零,不过账不能这么算,因为每天用几块下品灵石对我来说费用也为零,毕竟我自己的灵力足够每天充满几块下品灵石的了,但总不能因为羊毛出在羊身上羊就白拔毛不给自己找补偿吧?

    于是我专门去询问了种植峰师姐这种子对外是怎么个售价。

    师姐表示:“还没定呢,试验数据还不完善。对了,二公子,上次我忘说了,你要是给人用这种子了的话,一定要注意观察那人的反应啊,把数据提供给我们,越详细越好,被试验的人越多越好。”

    我:“……”

    ☆、0453_试验

    我:“直接拿活人试验啊?”修真界虽然没法律,但是按照凡人界的法律——不管是这辈子还是上辈子的——这都是要捅大娄子的。

    师姐:“又不会死人,只是具体反应不能准确推测出来需要事实依据而已。制幻种子的大体作用已经划定了,就是让使用者对自己的身体产生一定的幻觉。没有成瘾性,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其实就是有很大局限的一个幻阵罢了。我们不是一无所知拿活人做试验,我们是确定了范围后借助人得到更精确的数据。所有参与制幻种子研发的人都参与了这个试验,而且不止一次,没有人出现过不良反应……”

    “别,我没有指责的意思,”面对着越说越气的师姐,我连忙给自己辩解,“我只是这次准备在凡人界用,而凡人界对这些比较顾忌。我只是在想要记录数据的话我得做得隐蔽点。”

    师姐‘哦’了声:“那倒是,很多凡人都很小心眼的,你是要小心,不过,别让他们知道这种子还在试验中就行了,反正他们又没处打听云霞宗内部的研究近况。”

    这话说的,很有垄断行业的霸气,让人听着怪有底气的。

    不过既然种子还算是试验材料,何询余算预定试验对象,那费用问题就要换一种算法了。何询余提供的试验数据可以抵消种子本身的价格,然后再考虑到拿将死之人做试验的不厚道……我还得倒贴赔偿。

    哎……算了,反正我又不会告诉何询余这是试验,赔偿问题就蒙混过去吧,我尽量不会让他受罪,不让他想到赔偿问题。

    ☆、0454_山与门派

    有一件事件其实我从玉和秘境回来后就一直在疑惑,但一方面我不太确定这疑惑的缘由是不是我的审美出现了问题,另一方面我关于玉和任务的问题太多了,把能问的人都给问烦了,于是我不太好意思又去问本就不确定的私人问题,尤其这问题本来就有点耻……

    我是觉得我从玉和回来后,美得好像内敛了一些。不再是头一眼见先让人来个惊吓的那种美了,而成了头一眼见会吸引住眼球让人由衷地赞一声美,但如果看的人没有邪念的话,可能他/她就不会心跳加速。是一种能够纯欣赏的美。

    ……果然自恋得很耻,我还是不要采访别人的感觉了。反正也有可能是因为我在玉和长时间打扮得太艳光四射,导致了我自己的审美疲劳,所以才看素颜后的自己像是内敛了。考虑到我本身的审美能力和我的识人能力一样在及格线之下,我看差的可能性相当高。

    得出了结论,我便将这事抛到记忆库存中暂不再理会,直接飞向了拓溪峰——我是说,飞向拓溪峰这个不入流修真门派所位于的那座名叫拓溪峰的山峰。

    至于到底是先有山峰名还是先有门派名,到底它们俩谁抄袭了谁,这个,由于无论是山还是门派都太小了,云霞宗的资料库里没有记载这么细节的内容,而凡人界的相关记录……

    在云霞宗看来门派拓溪峰幼小得不值一提,每一个百年都会有许许多多的不入流门派建立,而同样在每一个百年也都会有许许多多的不入流门派消亡,平均来说一个不入流门派能够存在五百年之上才算是勉强稳了一点。

    之所以用五百年来衡量,是因为一个筑基期的平均寿命在四百年左右——巅峰的话会明显再长一截,但大部分不入流门派养不了距离金丹只差一步的筑基巅峰——如果一个不入流门派只靠一个筑基期撑着,那么那位筑基期活四百年去世后,该门派也就该消亡了,如果该门派能再多撑一百年,则说明他们好歹有了靠谱的继承者,有了延续再一个四百年的可能。

    而能够延续八百年,在不入流门派中就算是有一些底蕴了,可以琢磨着将自身升级为三流门派,也就是养出一个金丹来。

    扯远了,我是想说,虽然门派拓溪峰在云霞宗看来幼小得都懒得承认它算修真门派——很可能四百年之内就消亡了,把它往修真门派名录上记吧,过不了多久可能就又要去划掉,简直烦人——但在凡人界看来,几百年的历史也不短了,至少已经足够模糊名字的来源问题,也许有些专业书籍里还会提到,但对于大部分容易以讹传讹的普通人而言,信什么谣言的都可能有。

    山从门派名,门派从山名,这是基础款;此外还有升级款诸如,山是门派堆出来的,门派是山中暂住的仙人点化的,等。

    ☆、0455_身份核实

    到了拓溪峰山脚下后,我先去见了委托人,也就是男孩牧垚。

    牧垚见到我时显得有些迟疑:“您是裴林仙人?”

    我接了任务后,他就应该收到了任务执行人的基本介绍了,由于我是他指名接这个任务的人,所以这次的介绍很简略,大概就是一句话,说任务执行人如他所愿这样,然后顺便附上一张照片。

    我回答他:“我就是裴林,这次任务的执行人。”

    牧垚打开了照片,来来回回地对照,我探头看去,倒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不确定了。照片中的我和现实中的我完全一样,连打扮都是一样标准的云霞宗剑修峰配置。虽然有些人因为脸盲症,不太会将平面的照片和三维真人对应起来,但颜值到我这程度的,足够在大部分脸盲症眼中留下清晰的脸了。

    “不像吗?”我问牧垚。

    牧垚:“可是,何爷爷和办事处的仙人哥哥都说裴林仙人是位哥哥啊,照片上看着也是哥哥,你看着更像是姐姐,你们是双胞胎吗?”

    我是该说照相的人技术好,能拍出男女区别来,还是该把衣服脱了让这孩子验一下性别?

    好在任务是有身份核实方法的。

    在任务委托成功后,任务委托人会得到半块玉牌,另外半块则会在任务被领取后交到任务执行人手中。只有当任务委托人和任务执行人分别亲手拿着他们各自持有的那半块玉牌放在一起,这两半才能合拢成一块完整的玉牌。

    ——完整后任务执行人就要收回玉牌,之后交回到任务处,要回收再用的。

    不过这个核实步骤不是每个任务都会进行。首先宗内任务因为大部分都知道谁是谁,所以会省略;而宗外任务,有时委托人和执行人并不见面——比如我上次的连环任务——有时委托人则并不在乎是谁做任务,只要结果达到其目的就行,这样的情况就连分发玉牌的步骤都省了,更别提拿玉牌来验证。

    还有一些特别小的任务,报酬都还不够付半块玉牌钱,云霞宗虽然出于种种原因接了,但实在懒得为了这点玩意去走标准流程,能省的步骤统统省略。如果委托人对此有不满要撤销任务了,请便。

    其实牧垚这任务本来也属于‘特别小’这个范畴——核实身份的玉牌不是单纯的玉,是特制法器,在防伪上做了大量设置。为了保证不会被云霞宗之外的人‘借用’污了云霞宗的名声,甚至还请了化神长老们出手。而且即使不考虑人工成本,光是材料成本,包括优质、能承受大量法阵反复作用的玉,包括绘制法阵的原料,包括绘制完成后进一步炼制玉牌的辅料……加起来都不止一块中品灵石。

    不过呢,牧垚是小孩子,对待幼崽可以柔软一点。反正牧垚完全没有拿着半块玉牌跑得无影无踪给云霞宗造成损失的可能,为了满足小孩子的好奇心,费点事也无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