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64章

目录: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作者:浮游的蜉蝣| 类别:武侠修真

    ☆、0227_先天条件

    我暂时不知道这个任务要花多少时间,但考虑到这个连环任务有十二步,是十二次筑基期任务的份量,也就是一整年,所以心理上,我是按一年的时间来作准备的。

    于是外表上的伪装,我决定用物理手段来实现。

    而以我的先天条件,这不算难。

    我筑基于十六岁还软点,这个年龄第二性征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所以我以前想二十岁再筑基嘛——脸部曲线并没有怎么凸显男性的阳刚。当然,我还有特殊情况,就算外表年龄长到四十岁,阳刚方面可能也体现不到脸上。

    只要脸不穿帮,那么被宽松衣服遮掩的身材就更不容易穿帮了。

    同样也是因为身体年龄只有十六岁不到,我这辈子的发育比上辈子又来得迟缓一些,喉结还比较不明显,也才刚刚进入变声期,声音还比较……中性。

    ——说到这个,以前我还担心过要是在变声期筑基,那我一个变声期岂不是要持续几十上百年?

    我哥以过来人的身份安慰我:“正因为变声期被拉长了,所以变化非常舒缓,再加上灵气滋养,变声期仅仅只是让你的嗓音慢慢发生变化,并不会让你难受。你自己说话不会难受,别人听着也不会。”

    我:“不会有公鸭嗓?”

    我哥:“你知道云霞宗变声期处在筑基期及以上的有多少人吗?明摆着的云霞宗没变成养鸭场嘛。”

    听上去有点道理。

    我哥:“什么叫有点道理?这本来就是事实。别拿凡人的时间线来揣摩修士。很多事情只要不急,那都不可怕。”

    好吧,姑且信你。

    ☆、0228_咨询

    说实话,以我的外表条件,我对别人说自己是男性别人都还有可能当我是在说笑——施薄临到现在都还敢将这当玩笑处理,直得我都不忍心了——扮女人简直易如反掌,只要别脱光了给人看见就行了。

    我觉得大师兄也好、麻晴栗师姐也好对我接这个任务之所以会大惊小怪,很可能是他们将小师叔的反应代入到我身上了。小师叔肯定不会愿意扮女人,他的理想是肌肉大汉嘛,但我不一样,以我的下限之低,区区扮女人才哪儿到哪儿啊,完全没有心理压力。

    我竖了道冰镜在面前,把挽好的长发放开,松松系成马尾。再仔细看了看脖子,又拿我娘的影像对比了一下,确认喉结算不上穿帮点。这么点点,怀疑了可能会因此而更怀疑,但只要一开始不怀疑,先入为主之后这点点就不算是破绽了。接着换了套据说凡人界现在流行的休闲宽松男女同款套装——我姐寄给我的——然后……就觉得没啥需要调整的了。

    啧,我这张脸实在是太容易让人先入为主了。其实这脸严格说来也不是非常女性化,只能说是不够男性化而已。关键是太漂亮了,而大家下意识都觉得漂亮的就该是女人。哼哼哼,愚蠢的偏见。

    我自我估量了一会儿——不是对镜自恋,其实我自己也不是很欣赏我这种长相的男人,当然也谈不上讨厌、自卑什么的,毕竟美是真美,我也不会跟美的东西过不去——然后走到了我爹面前。

    我爹沉默地看着我。

    “我接了个宗外任务,据说这任务需要扮女人。”我先把前情说清楚,因为我爹的眼神已经够嫌弃的了,再不赶紧给个合理理由他看上去马上就要嫌弃得拂袖而去,然后再问,“我这形象会穿帮吗?”

    我爹:“你问在我眼里会不会穿帮?”

    对不起我问错了,化神修士的眼里,识破性别算什么,骨头上有几条缝都看得一清二楚。

    那我该问谁呢?我略一思索,通讯联系了个应该有凡人审美,且就算因为我而被揍的我也不会太愧疚的人。

    谢秦魏:“……大家都传疯了,说你要扮女人,我还以为他们又听风就是雨,原来是真的啊……二公子你受什么刺激了?不要自暴自弃啊。”

    这才多一会儿啊,就传疯了?本宗真够闲的。

    我:“所以我这打扮说是女人说得过去是吧?”

    谢秦魏:“太说得过去了,你没听见施薄临在我旁边的尖叫吗?”说着他将屏幕转向了施薄临,那家伙激动得满脸红晕,简直不能直视。

    重点是,谢师兄,你特么把通讯调成公放?这什么爱好?——正常人的通讯器都是默认隐.私模式接收的,也就是别人看不见通讯器对面的人是谁,也听不见那人说了什么。

    谢秦魏第一时间就领会到了我对他癖好的怀疑,解释道:“一看到联络我的人是二公子你,我受宠若惊之余就猜到可能跟你刚接的任务有关,所以让大家都来给你出出主意,我们也正好在讨论这个任务。”

    我的任务你们这么积极热情的讨论,原来云霞宗弟子已经相互团结友爱到这种地步了吗?不知道长辈们对此欣不欣慰得起来。

    ☆、0229_热情

    对我的任务,师兄弟们是真热情——师姐妹们如何我暂时还不知道,因为此时跟谢秦魏聚在一起的人全是性别男,甚至让我不自觉有些担心一直表现出走起点种马风的谢秦魏是不是出了什么不好言说的隐痛问题。

    或者,仅仅是因为现在是小弟时间?跟后宫时间彻底分离了?

    我收回瞎猜别人八卦的思维,注意力放回到给我出主意的师兄弟们身上。

    有人说:“地点是在哪里?我去看看附近有没有现成的房子可用。”这是家里满世界置房产的。

    又有人说:“房子无所谓,关键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孤身一人,到一个家家沾亲带故、一家有个什么风吹草动全城的人一天之内就都知道了的地方,得有一个非常合理的理由。不然很容易被当成可疑分子,别说交朋友了,住都住不下去。”

    还有人说:“这个问题也不大。以二公子的容貌,大家下意识就会宽容以待。”

    “不一定,也可能刚好相反。”

    “那是嫉妒。”

    “嫉妒才可怕呢。你根本不知道嫉妒的人能干出什么事来。简介上就特意提了任务对象戒心很重,又说了完成任务必须取得任务对象的信任亲近,很显然这任务是水磨工夫。以我的经验来说,这样的要求进行任务时越平淡越好。如果太轰轰烈烈波澜壮阔,任务对象可能会对二公子产生好奇、感谢等正面感情,但要亲亲密密我看就难了,因为太有距离感。”

    “那要是任务对象本身就是个轰轰烈烈的人呢?”

    “那就是竞争感了。到时候不被当对手就不错了,还亲密?”

    “所以说,要有男二暖男的气质。”

    “是女。”

    “女二……女二跟女主一般是不是都情敌关系?”

    “不有一步是搅黄订婚吗?女二的定位很合适啊。”

    “但重点是跟女主亲密啊,情敌变情人吗?可女主的性向写的是男啊。”

    “其实以男性身份去勾引更容易达成‘亲密’的目的吧?”

    “那二公子多吃亏。一个任务而已嘛,大不了不做了。”

    “不知道那女人长什么样。”

    “什么样站二公子身边也得自惭形秽。你是做任务帮人解决问题,还是去打击别人自信让人自卑一辈子的啊?”

    “也不能这么肯定嘛,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万一比二公子还漂亮呢?”

    “修真界还有这种可能。凡人没有灵气滋养,难。”

    ……

    热情是热情,但毫无建设性意见,而且说着说着就跑题。毕竟只是看了公开简介后进行的讨论,情报不足,分析自然不够到位。

    ☆、0230_制造相遇

    拉拉杂杂听了一堆,虽然觉得统统没啥用,但我还是都记下来了。

    对师兄弟们道了谢,在他们“任务中途有需要一定要告诉我们啊,我们随时等着帮忙”的呐喊余音中,我收拾收拾东西——也没啥可收拾的,我自己的东西一贯是随身携带——当天就出了宗门。

    御剑一直飞到季家村的邻城,去银行用我娘留给我的老版纸币换了些现在流通版的纸币,然后骑着我娘留给我的现在在凡人界看来已经过时了的两轮电动车进了季家村。

    我到季家村时正是晚饭时间,我选择的路正是要经过季佐家的那一条,于是我就貌似比较合理的停在了季佐家门口,嗅着他们家的炒菜香味,啃刚在路上买的饼干。

    ——不好吃,一点都比不上云霞宗的食堂出品。杂质还忒多。还不如吞辟谷丹。

    “你是……”

    不出我的所料,很快就有人来跟我搭话了。以我的脸和这么凄惨的晚饭啃饼干状态,这是必然的。

    “裴林。”我回答。‘林’这个字比较中性,男女名字里用都不突兀,省了我编假名字的事了。

    骗人归骗人,我个人还是倾向于不说假话,因为真话才让我有理直气壮的感觉。包括骗人时,只要用的是真话,我就很有底气。

    这种底气具体来说就是:反正我说的都是真的,误解了就是你的错而不再是我的错。

    跟我搭话的中年妇女一脸好笑的表情:“我不是问你的名字,我是说,这个时间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我没见过你,你不住这儿附近吧?是来找人的吗?找谁?这附近的人我大多认识,可以带你去。你一个人待在这里不好,不怎么安全。”

    说到最后一句时,中年妇女还往旁边瞪了几眼。

    ……嘶,我倒是疏忽了这事。在这个我需要隐瞒身份的地方,不能提老爹,老爹的威力就罩不到我,然后那些对我的脸产生色心的人,色胆也就有了。

    嗯……如果我把所有对我露出色胆的人都揍趴下,会不会影响我刷季佐好感度这件事?任务说明中没提她对正当防卫以及防卫过当的看法。啧,那么大堆的说明,结果还是不全嘛。

    哦,任务处对此有解说:我们调查且只调查对任务有影响的资料,并不是胡乱、无节制地扒人隐.私。

    哼,此地无银什么啊,哪些算有影响还不是你们一家之言。

    曾被人当面这么骂过的任务处在对外申明中承诺:我们调查时保证遵守职业道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