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58章

目录: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作者:浮游的蜉蝣| 类别:武侠修真

    ☆、0203_愧疚

    我:“属于我的那一份生气来自哪里?”

    冰雕鬼:“这就是重点了。其他九九九九人的生气是一颗颗珠子,而你的则是一条线,将这所有的生气串到一起。从这个角度你也比较容易理解为什么我不希望用死人的方式来减少局数。因为那些在遇到你之前就死亡的人,他们的珠子,你这条线直接串不了,我必须后加工黏上去。这种后加工会造成明显的不自然。你这条线是最重要的,每一次我都得找到合适的线才能开启游戏,这就是为什么闹鬼时间不一定的原因。也许连续两个百年都有合适的线,也许间隔千年都没有合适的线。这得看缘分。”

    我:“你还是没解释我的情绪波动在哪里。”

    冰雕鬼:“愧疚。你对那些看到你后情绪剧烈波动、受伤甚至死亡的人,感到愧疚,这种感情就是串起珠子的线。一旦你对他们中的某个人没有愧疚感,那么他的生气珠子就不会在线上,我就又得手动去黏。那些后来黏上去的珠子,只能说是聊胜于无地当个装饰品,在构筑我的新身体上,它们是次品,会在身体中造成缺陷。好在,我也不追求完美。当然,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是希望缺陷能越少越好。”

    我:“我出现在人面前的顺序真的是完全随机的吗?”

    冰雕鬼:“大部分时候是,但如果我发现有谁太容易死了,我就会让那人插个队。那些在遇见你之后不久便死去的人,大半就是插了队的。可惜,我的估计不太准,因为以万欣的难度,死亡多半是你们这万人内部的矛盾或者意外造成的,跟秘境本身关系不大,所以还是有二十来个人我还来不及安排插队他们就突然死了。另外,第一个人也不算完全随机,为了降低难度,我将随机范围限定在了你的同门之中。”

    冰雕鬼有问必答,而且非常详细,倒让不断质疑他的我有点愧疚……

    愧疚个蛋啊,心软也是错咯?因为我会愧疚所以选了我当鬼,还让容易死的人先遇见我结果导致他们的死仿佛跟我有了牵连?这破冰雕,还是融了它比较好。

    ☆、0204_最后一天

    出万欣前的最后一天没有什么变故,除了失踪的人出现在众人面前之外。

    “还是不全。”云霞宗作为全员齐整的队伍之一,还能悠闲地进行点评。当然,是小声的、内部的点评。

    这事冰雕鬼有给我解释:“还有尸体的我能把尸体带过来,但只剩下灵魂,而且灵魂还残缺不全且在消散的,就不好挪动了,反正那些就算挪来了,你们马上也会看见他们对应的魂灯熄灭。”

    我:“你要的是生气、是灵力的一种特殊状态,从根本上来说还是灵魂外露的力量,为什么你会用身体来定义死活呢?”

    冰雕鬼:“有身体的灵魂力量和无身体的灵魂力量是不一样的。”

    我:“是吗?”

    冰雕鬼:“身体并不仅仅是灵魂的容器或者保护所,灵力在身体中运转一圈后再发出来,和由灵魂直接发出来,这是两回事。不然,金丹期的金丹、元婴期的元婴为什么那么重要?经脉又为什么要小心温养不能损伤?我需要生气是用来构筑我的身体的,当然需要来自于鲜活身体的生气。光灵魂,我的灵魂强度已经太足够了,不必再补充。”

    哦,这样啊。“你出去以后想做什么?”我问。

    冰雕鬼惊讶:“出去?不,我现在没打算出去。”

    我:“是身体还没构筑好?”

    冰雕鬼:“当然不是。构筑方法很简单,只要材料齐全,瞬间就能完成。就是在小冰雕成形的时候,你看到的我就已经是穿着身体的了。只是突然多一个陌生人出来会吓着你们,所以我暂时脱下了它。”

    我:“那你不出去是什么意思?”

    冰雕鬼:“我没想出去啊,我很喜欢万欣的环境,我喜欢一个人待在这里。”

    我:“……那你费那么大事构筑身体是为了什么?”

    冰雕鬼:“为了可以出去。不过,‘可以’不代表我‘喜欢’出去。我只是不喜欢被迫不能出去而已。”

    ……好吧,我想我可以理解。不爱出家门和被囚禁是两回事。主动的宅和被动的宅是两回事。关键要看心情。

    “美人儿你一直赤手拿着冰雕不冷吗?用布垫垫?”施薄临凑过来套近乎。

    我瞥了一眼那保暖法器,提醒:“我是冰灵根。”我要是赤手拿团火球你才该担心。

    施薄临:“但这不是普通的冰啊,你看你握那么久它都不融化,五官还是那么清晰,衣服上的褶子也没模糊。”

    我再次提醒:“我是冰灵根。”别说这冰雕其实是件灵器,就算真是普通的冰,只要我想,我一直握着它也一样不会融化。

    “可是……”施薄临还想再接再厉,旁边的师姐先烦了,“你消停一点吧,没见二公子不想搭理你吗?惹美人心烦你也真狠得下心。”

    施薄临很能听取意见,立马道歉:“对不起,美人儿,我就是心疼,绝对不是想烦你。”说完立刻闭嘴,只眼巴巴地瞅着我。

    仗义执言的师姐也目不转睛地瞅着我,还跟身侧的姐妹说:“看美人就是该安安静静地看嘛。嗡嗡嗡的最煞风景了。”

    看得舒坦吗?要配瓜子果汁吗?我冷着一张脸,将注意力放在观察其他门派的修士上——云霞宗的同门们我观察得够多了,今天省省。

    ☆、0205_报告

    出了万欣后,散修们最先解散,其他宗门各自清点自家弟子,囫囵确认在秘境期间没有跟其他宗门发生什么必须立刻处理干净的事情后,便向其他宗门告辞,启程回宗。

    我们这万人在万欣里的这两个月中,带我们来的同宗前辈们当然不会都一直等在这里,一般只在头七天和最后七天会驻守不少人,此外时间大部分就都回宗了,只留下一两个人在这里以防万一。

    ——秘境突然出现变故,将里面的人吐出来或者造成时空扭曲祸及周遭等等事情万欣几乎没发生过,但发生过的秘境数不胜数,所以还是得留人看着的。

    大师兄事务繁忙,送我们进万欣后的第二天他就回宗了,直到昨天才再来。

    我们出来后边锡栗立刻走到大师兄身边,报告:“三百人齐。无不可逆损伤。”

    大师兄点头:“昆仑有折损?”

    边锡栗:“有。具体情况不清楚,莫名失踪,莫名死亡。这种事情这次不止昆仑遇到了,裴林师弟也是遭遇失踪的人之一,不过幸好他也是安全回来的人之一,而且是回来时最全须全尾的一个。这事不知道是不是人为,但昆仑没有找谁麻烦,其他有失踪弟子的宗门有攀咬的,但没有证据。”

    大师兄看向我,我应道:“我不算失踪,虽然被困了,但断断续续一直跟边师兄有联系。”

    “我们失踪的弟子开始时也是断断续续联系着的,但渐渐断的时间越来越长,最终就彻底联系不上了。直到尸体突然出现。”窥天门的带队师兄米三席走过来叹气道。

    大师兄对米三席点点头:“回头私聊。”

    米三席:“私聊什么啊。这次七大里面就我们窥天门折了弟子,回去又要被训了。不知道我说昆仑也折了人会不会被少说两句。”

    大师兄:“所以是私聊啊,我就不上门给你添仇恨了。毕竟对比太惨烈。还有我建议你不要提昆仑,无论昆仑好坏,最后都会演化为‘你看看人家昆仑即使……也……’这种句式。”

    米三席:“滚。我过来是要跟你说,你最近有点霉,要找个福星罩罩你,这位裴林道友就不错,裴长老的三儿子是吧?姜道友,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去好好求抱裴公子的大腿吧。不然平地跌跤别说我没提醒你。”

    喂,我听到了,被叫福星我很荣幸,但是你找福星是看脸的吗?我旁边这位施薄临才是真·幸运星笼罩,你看偏了吧?难怪都说窥天门越来越没落了。

    ☆、0206_霉运

    各宗门的地位总是不断变化着的,前十的变化相对没那么频繁,毕竟化神期、大乘期一旦有了那起码就是几百上千的事情,这段时间足够培养出下一代接班人形成良性循环了。

    对于前十门派来说,最能动摇根基的就是平均万年一次的大灾难。‘万年’只是一个平均值,而且是样本很少的平均值,也许一次大灾难后五千年就是第二次,也许一万五千年才会有下一次。

    虽然时间上不好估算,但大灾难发生前还是有一些征兆的,只是从征兆到灾难发生,过渡的时间太短,而那所谓的征兆也具有太强的破坏性,起不了多少缓冲的作用。

    除了第一次大灾难防备不足外,后来两次大灾难在征兆期时修士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将自己的珍贵物品交给也许能活下去的大能以期能传承下去。

    ——大灾难时无法离开本星避灾,哪怕在大灾难之前离开本星的人和物甚至只言片语的资料,在大灾难发生时也会全部被传送回本星,接受星球生存考验。

    麻烦的是,大能就那么几个,而且大能们身后多半有宗门,他们光是保存自己宗门的资源就相当吃力了,也再顾不了其他修士。所以大部分修士实际上只能将自己看重的东西放在自己所能找到的防御力最强的地方。而多半,这些防御力其实并不足以熬过大灾难,于是最终什么也留不下来。

    另一方面,由大能保存的资源也未必就很妥。死在大灾难中的大乘期并不稀罕,化神元婴就更别提了。所以实际上,不管将资源交给谁保存,它都是有可能毁的。这得碰运气,当然,运气相同的情况下,肯定是修为越高越容易存活。所以顶级宗门积累越来越深厚,地位越来越不可动摇,七大一流门派也能传承得不功不过,站稳脚步,而二流门派往下,基本就只能不断毁不断建了。

    十大门派中也有特别倒霉的,比如窥天门。

    在修真历开始、第一次大灾难发生之前,也是三大顶级门派,但其中没有往生门,取而代之的是窥天门,这是一个侧重于占卜的门派,简言之就是满门神棍。

    窥天门占卜出了大灾难的发生,但那个时候修士们还不了解这灾难大到什么恐怖的程度,虽然也做了资源保存工作,但心里还保持着乐观,想的是元婴以上肯定能大量活下来,占卜中说的连大乘期都有折损肯定是运气特别糟的大乘期,因为占卜明确说了只是自然灾难嘛,那能有多强力?又不是星球毁灭。等大灾难结束后小门派全毁,资源就全部集中在大门派手中了,贪心一些的还觉得这样也不错。

    出了占卜结果的窥天门是最重视也是准备最严格的,但不幸的是,第一次大灾难中陨落的大乘期他们一家就占了三个名额,伤经动骨都不足以形容这衰运。大量资源因此而被毁,那些物资都还好说,关键是传承,任何一个大乘期的折损都意味着其精研的专长再也无法教授给后来的弟子,而其之前的徒弟受限于修为自然尚未学得全部。

    之后窥天门次次走背字,而且背字走得丧心病狂,到现在别说大乘期了,连化神期全宗都只有一个,悬而又悬地吊在七大一流门派的末尾,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落到二流堆里去了。想当年与昆仑并驾齐驱的顶级宗门,再霉运下去搞不好就要和合欢宗相提并论,想想都为他们感到心酸。

    ——我真没有鄙视合欢宗的意思。合欢宗专长双.修,窥天门专长占卜,大家都有一个显著的特长,比起很多特征不明显的宗门来,他们两家也确实可以并论一下是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