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4章

目录: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作者:浮游的蜉蝣| 类别:武侠修真

    ☆、0107_随身空间

    排名赛如何暂且不提,我首先高兴的是我终于又回到了裴峰,回到了我自己的房间,哪怕它简陋得和集体宿舍相差无几,哪怕它周围的环境比集体宿舍还不如,但这才是我的家啊。

    “这地方到底哪里值得你这么感动了?”特地赶回来庆祝我成为老爹正式弟子——还是没有拜师仪式——的双胞胎兄姐表示很纳闷。

    啧,你们这些一年飘在外面三百天以上的流浪爱好者不懂恋家癖的心。房子什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属于我。

    “它属于我。”外出一年回来了的亲爹这么跟我说,“等你到元婴期后,你才会有自己的山头。”

    ……其实,比起最多只能获得命名权和使用权的云霞宗山头,我更向往随身洞府。

    “那二弟你加油,爹给的储物灵器是有进化成灵宝的可能的,成为灵宝后就可能成为随身洞府了。”我姐说。

    我哥补充:“反正我跟裴淼至今没能让我们的储物灵器进化,不过你想要把所有东西都‘随身携带’的执念比较深,也许这对你的灵器有刺激作用。”

    我们的爹很公平,储物灵器三个儿女一人给一个,就为了保证我们不管去哪里都不会缺东西用。我非常喜欢他的这个选择。

    灵器虽不及灵宝,但同样要求了炼化,这需要时间,尤其对修为较低的修士来说,更是漫长的过程。所以爹虽然能找到很多没认主的灵宝,但在我们小时候,他只能给我们一件。他没有选择攻击性的、防御性的,而是选择了辅助性的。

    按爹的说法,这是因为攻击防御性的,比较挑剔使用者的使用习惯,尤其攻击性灵器,必须本人选,别人代替不了做决定。比如一个善用琴的人,给了他一把剑,剑再好,那对他也没价值啊。防御性灵器虽然相比攻击性的适应性更强一些,反正有保命效果总不会错,可问题是,如果使用者擅长以攻代守,给他一个龟壳,他虽然也能用,但到底太浪费了些。

    灵器对我爹不算稀有物,但他并不会因此就肆意浪费,更何况我们仨又不是特别招他疼,激不起能让他挥霍无度的儿女控的傻爸爸之心。

    相比之下,储物灵器人人都用得上。人人都有无数的东西可装,空间再大都迟早要嫌不够用而绝对不会嫌太空,算是一种普适性的礼物了。

    对我的兄姐来说,这份礼物只能算好用,他们俩都更偏好武器。假如爹说要拿同等品质的剑跟储物灵器换,他们肯定二话不说就换了。

    储物而已,储物袋可以用,储物手镯、储物玉佩……多得是储物法器可以选择,要上档次的话,储物法宝也够瞧了,何必一上来就储物灵器呢,这有点太跳跃了,里面装的东西比起灵器来也太寒碜了。

    但对我来说,这份礼物简直再好也没有。随便往里塞东西,想塞多少都够用,我觉得面对这种条件,没收藏癖的人都能养出收藏癖来。我想绝大部分在二十一世纪大天.朝城市中生活过的人应该都跟我有这份同感,要不然随身空间文也不能成为一大热门流派。尤其是末世文、异界文什么的,主角没有个随身空间都不好意思跟其他文的主角打招呼。

    ☆、0108_小随

    我对我的储物灵器非常喜欢。之前提过,修真界的器物分四个档次,法器、法宝、灵器、灵宝,理论上说一件器物属于哪个档次并非不可改变,比如非常典型的,剑修的剑。

    很多剑修,尤其是非大宗门弟子的剑修,他们没有太好的资源,最初得到的剑往往只是最普通的法器。但如果剑修持之以恒地用自身灵力去蕴养,那么法器慢慢地开始具有可成长性,即进化为了法宝。接着继续蕴养,一同历经艰险,一同经历磨练,法宝慢慢与剑修有了一缕不可分割的连接,即法宝进化为了灵器。之后再慢慢养,剑生出意识,灵宝出现。

    之所以剑修的剑最常出现这种器物升级状况,是因为剑修在剑上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仿佛剑就是剑修身体的延伸,剑修使用剑,剑修保护剑,剑修剑不离身,剑修视剑为自己最亲密的伙伴……再没有哪一种器物会群体性地得到如此重视了,也再没有哪一种器物会群体性地在主流价值观中就被认为应该被重视、怎么重视都不为过了。

    器物的三种升级中,从灵器到灵宝是最难的,因为法器到法宝、法宝到灵器都是只要持之以恒就肯定终有一天能够成功,唯有灵器到灵宝,需要运气,或者说,需要机缘。灵宝从灵魂的意义上来说已经算是生命体了,而灵器、法宝和法器都是死物,由死到生,质变,当然不可能只靠蛮干达成。

    具体是需要怎样的机缘呢?这个嘛……就像问人怎么才能拥有灵根一样,看老天爷赏吧……咳,那个,其实还是有些规律的,比如有充裕的灵气滋润、有天材地宝喂养、常深情交流……反正,要用心。

    虽然说灵器升级为灵宝还没有靠谱的攻略可以直接套用,不过,起码我自认对我的储物灵器是非常用心的。

    首先,我给它取了名字,叫小随。哎,别嫌这名字敷衍啊,多亲切多形象,起名废已经很努力了,不信可以问毛球。

    其次,我每天都跟它说话。话唠表示这事毫无压力。我每天都跟它说它的器灵一定会是一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男神,我完全不介意跟器灵发生点什么,不过如果器灵很介意的话,我也可以接受纯洁的男男关系,我这人比起身体的*,更向往心灵的交流,真的。

    再次,我每天都使用它。一会儿拿东西,一会儿放东西,一会儿拿出来又放进去,一会儿放进去又拿出来。属于我的东西一到手就先统统都往里塞了再说,绝对勤奋使用,保证它不会生锈。

    不过其实,小随能不能成为灵宝,能不能诞生一个男神级别的器灵,我也不是太在意,我主要只是想要一个随身洞府,而随身洞府的基本要求是能够装活物、养活物,自成生态体系,这并不一定非要灵宝才能办到,有些灵器也是可以的,只是灵器级别的随身洞府比不上灵宝的那么生机勃勃。

    所以可能的话,我还是希望小随能成为灵宝,最好附赠我一个男神。我喜欢赠品。

    ☆、0109_穿越者

    我在外门的一年里几乎没有写随笔,是因为没事好记?不,是因为无从下笔。我忙着反思,有点自卑了。

    有句话说,凡事就怕对比,我遇到了那个对比者,那个和我一样有着上辈子、而且上辈子和我在同一个世界的穿越者。

    我认出这位穿越者同仁并不难,感谢卫华彬师兄,这位穿越者第一次听到其名字时立刻就喷了:“威化饼?听起来真好吃。”

    在发现了线头后,再进行有目的的观察,得出结论就容易多了。我确定了这位的穿越者身份,不过我完全不想跟他相认。

    这位穿越者名叫谢秦魏,男,和我同龄,也是筑基期,和我一样是双灵根,剑修。

    谢秦魏的剑道已经初具锐意,他已经摸到了剑意的门槛。他来自凡人界,父母都是普通人,小时候偶遇过修士,那修士见他灵根很好,传了他些基础法决,之后他一直是自行摸索着修炼。他就靠着那点基础皮毛,十五岁便自力更生修到了筑基期,并且通过了云霞宗的选拔。

    相比之下,我和他有相同的天赋,同样的出生便有成人思维,我还有云霞宗这么个优良的修炼环境和化神级别的一对一指导老师。十五岁,我也只是个筑基期而已,而且我还没有剑意。

    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废材。

    让我能够自我安慰的是,看谢秦魏脱口而出上辈子的常用语引来他人奇怪注视时,他那拙劣的掩饰;看他以为别人都没察觉他的古怪,但其实整个云霞宗因为有我这个先例的缘故,连他上辈子活在哪个时空都知道了,我可以暗地里嘲笑他像个小丑。

    ……这种小心眼真是逊毙了,又不是说谢秦魏过得不好我就会过得好,再说他也没有过得不好。最后我看得太尴尬,还是请大师兄告诉了谢秦魏他穿越的事情早就穿帮了,别再用那么糟糕的演技来掩饰了。

    “但请务必不要提到我也是穿越者。”我对大师兄强调。

    大师兄:“这可是可以和你聊上辈子、说知心话的人哦。”

    哦你妹啊。“不需要,我不喜欢上辈子的世界。我不怀念、不追忆。”我冷酷撇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