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1708.第1708章 从“濮阳”中发现秘密

正文 1708.第1708章 从“濮阳”中发现秘密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如果是一个修为稍低的人,当场就会崩溃。

    当然,迦安现在的感受也不轻松。

    看来,该来的还是来了。

    他就知道对方看出他的修为后,十有八~九会对他生出警惕。

    迦安在心里嘀咕。

    “我去北望学院学习,是因为一件私事,这件事我已经跟君师兄和月师姐解释过了,这里就不多说了。”

    迦安淡淡道。

    “至于为什么要接近君师兄和月师姐,当然因为一些缘分。人和人总有一些缘分是非常神奇甚至很难向别人解释的,不是吗?”

    好小子。

    濮阳隋暗自赞叹一声。

    在他的威压下,竟然面不改色,谈笑自如,态度更是不卑不亢,甚至隐隐带着一丝挑衅,完全没有一丝胆怯和畏惧,看来不是池中之物。

    可是,越是这样的人,他越要摸清楚底细,不能让他随便接近他的女儿和女婿。

    “是吗?”濮阳隋看着迦安,浑身的气势不断攀升。

    “我知道殿主怀疑我会对君师兄和月师姐不利,殿主如此关心他们二人,我非常感激。”迦安看着濮阳隋,缓缓道。

    表面上,他看起来风淡云轻,可是,天知道,为了对抗扑面而来的威压,他有多辛苦。

    “我是看在您的这份心意上,才会跟您解释。关于我的真实修为,以及我进入北望学院的理由,君师兄和月师姐都知道,我并没有隐瞒他们,更没有想对他们不利。如果我想要对他们不利,就不会多次出手救他们。”迦安继续道。

    闻言,濮阳隋眸光微闪。

    好似说的也有道理。

    只是,在没有摸清对方的真正底细之前,他还是不能轻易地掉以轻心……

    看来,墨涵和梓君身边还是要安排一些修为更高的人才对。

    濮阳隋眸光微闪,然后缓缓收回自己的身上的威压。

    “小子,既然他们不在了,你陪我下盘棋如何?”濮阳隋勾了勾手道。

    有时候,从棋风也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和品行。

    “荣幸之至。”迦安微微一笑,坐到了月倾城先前坐的位置上,开始下棋。

    ……

    “父亲,我们回来了,可以进去吗?”片刻后,门外传来濮阳铭的声音。

    “进来吧。让冰一也一起进来吧。”濮阳隋一边落子,一边扬声道。

    下一刻,门被推开,濮阳铭等人大步而入。

    月倾城一进门,就瞟了濮阳隋和迦安一眼,见双方气氛还算和谐,暗自松了一口气。

    其实,刚才,她就知道自己的父亲把他们支开是为了探迦安的底,心里有点担心二人会有冲突,不过现在看来,好似她的担心多余了。

    “怎么样,礼物挑好了吗?”濮阳隋抬头看着众人道。

    “挑好了。”濮阳铭和皇甫灵齐声道。

    “义父,义兄和义嫂貌似挑了太多礼物给我们了。”月倾城在一旁低声道。

    “应该的。倾城啊,说过多少次了,现在我们是一家人了,你不要总是和我们这样客气。”濮阳隋带着一丝无奈道。

    “哦……”月倾城点头,想起濮阳隋先前的话,她故意露出一抹俏皮的笑,道,“其实,我就是随便客气一下啦。”

    “你这丫头……”濮阳隋带着一丝无奈摇摇头。

    一旁,迦安观察着二人的相处模式,觉得二人的亲切程度,不亚于亲生的父女关系。

    特别是殿主老头对娘亲,眼睛里的慈爱和宠溺都快溢出来了。

    仅仅几天而已,他们的感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吗?

    迦安有点不可置信。

    他一件父亲和娘亲就觉得亲切,是因为他们是父子和父女关系。

    这位殿主老头又是为什么?

    难道是因为投缘?

    不对,等等……

    濮阳!

    她娘亲上辈子的名字叫濮阳梓君,而这位殿主的姓也是濮阳。

    对于娘亲上辈子的身份,他也问过一叔他们,但是,一叔他们也不是很清楚,只说是一个比较厉害的家族,并且因为他娘亲和他父亲在一起,和他娘亲断绝了关系。

    难道……

    她娘亲和这位殿主老头是亲人?

    迦安眸底闪过一丝震惊。

    那么,这位濮阳隋又是娘亲的什么人?

    另外,这种情况是他们已经相认,还是仅仅是因为觉得投缘,才会如此亲切。

    迦安的心中翻起了浪涛。

    该死!

    早知道他就调查一下圣日神殿的统治家族——濮阳家族了。

    只要确认五万年前这里的濮阳家族是否有个人叫濮阳梓君,一切都好办了。

    “小伙子,该你落子了。”濮阳隋伸手在迦安面前晃了晃,然后提醒道。

    经过刚才的观察,濮阳隋觉得迦安的棋风时而充满杀气,时而漫不经心,时而波澜不惊,倒是和他刚才表现出来的性格吻合。

    迦安眸光一闪,迅速回神。

    “在想什么呢?那么入神?”濮阳隋指了指棋盘,微笑道。

    “哦,我在想,殿主、少殿主、夫人和月师姐、君师兄之间相处得真融洽,像是血脉相连的亲人。”迦安一边观察棋盘,一边好似漫不经心般开口。

    其实,迦安现在心潮起伏,哪里还能看得进去棋局?

    “哈哈,他们是我的义子义女,自然是亲人了。”濮阳隋语气坚定道。

    要问问他,认识濮阳梓君吗?

    算了,还是不要问了。

    免得他的猜测是错的,反而将自己陷入了不妙的境地。

    回去后,他查查就是。

    毕竟,他的身份非常敏感,与三大神殿算是对立的关系。

    “对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去人界?”迦安问道。

    “明天就出发。”濮阳隋道。

    “哦……”迦安点头,心中升起一丝遗憾。

    看来,没时间调查了。

    那么,直接去问月师姐和君师兄呢,他们可会告诉他真正的答案。

    ……

    夜,月倾城和君墨涵的房间。

    二人正准备进入修炼,就听到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君师兄,月师姐,是我,我想跟你们聊聊,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月倾城扬声道。

    下一刻,迦安推门而入。

    月倾城和君墨涵起身,走向对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