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1707.第1707章 自家人不识自家人

正文 1707.第1707章 自家人不识自家人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好,等会儿我就跟他说。”月倾城微微一愣,然后点头。

    月倾城突然想到,迦安怕别人看出他的真实修为,所以不愿意进殿。

    可是,现在,如果要跟他们一起去人界的话,自然要见她的父亲。

    她自然相信自己的父亲,可是,就怕迦安有所顾虑。

    只能让他自己考虑了。

    ……

    夜,月倾城的房间。

    月倾城拨通了迦安的传音令牌。

    “月师姐。”传音令牌那边传来迦安带着惊喜的声音。

    “迦安,我们马上就可以出发去人界了,我已经跟殿主说过,要带你一起去,殿主已经答应了,他还让你进殿见一面。还有,忘了跟你说,殿主和少殿主他们也会跟我们一起去人界。我突然想到,你好像不愿意别人看出你的真实修为,你如果跟我们一起去人界的话,肯定会见到殿主,当然,我和墨涵是信任殿主的,不知你是怎么想的?还要和我们一起去人界吗?”月倾城道。

    “……当然。”短暂的沉默后,迦安坚定道。

    这几日,圣城的大街小巷都在传一件事,那就是他们的殿主五万年来第一次出现,为的竟然是认一个人做义子,那个人就是君墨涵。

    所有人都在讨论君墨涵到底有多幸运,殿主有多维护他。

    迦安听到这件事后,就在想,看来双方的感情确实不错。

    既然是父亲和母亲信任的人,他自然也要信任。

    而且,他怕别人看出他的修为,只是怕不必要的麻烦而已,并没与其他的考虑。

    所以,这些都不妨碍他跟他的父亲和母亲去人界一趟。

    “那好,那明日,就拜托皇甫公子带你进殿来吧。”月倾城道。

    “好。”迦安依然是非常爽快的语气。

    ……

    翌日。

    静思宫。

    月倾城陪着濮阳隋下棋,君墨涵、濮阳铭和皇甫灵三人则坐在一旁观看。

    这几日,好似要把过去失去的时光全都补回来似的,除了晚上休息,濮阳隋几乎每时每刻都让月倾城和君墨涵陪着他。

    “殿主,皇甫公子到了。”就在这时,外面传来通报声。

    “让他们进来吧。”濮阳隋手上的动作一顿,然后看向门的方向,扬声道。

    其他人也转头看向门口。

    说实话,濮阳隋、濮阳铭和皇甫灵对迦安都非常好奇。

    很快地,门被推开,皇甫冰一带着迦安大步而入。

    “见过殿主,少殿主、夫人。”皇甫冰一和迦安躬身行礼。

    “好了,免礼,你们两个坐吧。”濮阳隋笑呵呵地向下压了压手道。

    皇甫冰一和迦安在椅子上落座。

    濮阳隋颇为感兴趣地看向迦一,下一刻,他眸光一闪,眸底闪过一丝诧异……

    这个小伙子的修为貌似比他表现出来的高很多,甚至比冰一先前跟他描述的还要高,怪不得前不久可以将大长老府的死士全都处理掉……

    只是,如此高修为的人,为什么要去北望学院学习?又为什么接近梓君和墨涵?

    “迦安,是吗?不知你是哪里人?”濮阳隋收起眸底的诧异,然后开口问道。

    “北望地区的人。”迦安微笑道。

    “家里是做什么的?”濮阳隋道。

    “只是一个不知名的家族,殿主一定没有听说过。”迦安淡淡道。

    “哦,原来如此,我听倾城和墨涵说了,说你多次救了他们的命,我很感激你,小伙子。”濮阳隋语气真诚道。

    “殿主言重了。在他们和您认识之前,他们就已经是与我非常亲近的人了,那些事都是我应该做的。反而,是我应该感谢殿主能够能让我一起去人界。”迦安淡淡道。

    “哈哈……小伙子倒是挺谦虚,竟然你是墨涵和倾城的朋友,那就是我们濮阳家的朋友,相反,如果谁对他们心怀不轨,就是我们濮阳家的敌人。”濮阳隋笑呵呵道。

    最后一句话,濮阳隋带着一丝警告,迦安听出来了。

    看来,对方对父亲和娘亲倒是真的关心,他不知应该欣慰,还是觉得好笑。

    他是父亲和娘亲的儿子,怎么会对他们心怀不轨?!

    看来,要早点找个机会与父亲、娘亲相认才行,不然,反而让一个外人将他当外人防着,感觉太憋屈了。

    “殿主如此说,我非常为君师兄和月师姐开心。”迦安淡淡道。

    接下来,濮阳隋又问了迦安几个问题,想要确定对方的身份,以及接近月倾城和君墨涵的目的。

    只是,迦安回答得滴水不漏,濮阳隋也没分析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对了,墨涵,倾城,这次回人界,我也要给你的家人准备一些礼物才行,让铭儿和灵儿陪你们一起去库房挑选一些合适的礼物吧。”突然,濮阳隋看向月倾城和君墨涵,开口道。

    “不用了,义父。”月倾城连忙摆手。

    “你这孩子,都说了不要跟义父客气,你总是忘记,你总是这样见外,义父会伤心的。”濮阳隋嗔怪地看向月倾城。

    “……哦,好。”月倾城微微一愣,然后点头。

    确实,对方把她当做亲生女儿,如果她总是这么客气,确实会让老人家伤心。

    可惜,她因为没有以前的任何记忆,所以,总是忍不住把对方当做一个刚刚认识的长辈对待。

    “好了,你们去吧。”濮阳隋这才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摆了摆手道。

    “父亲(义父),那我们先告退了。”濮阳铭四人起身,向濮阳隋行了一礼,然后向门外走去。

    “冰一啊,你也先出去一下,我有些话想和迦公子单独聊聊。”待濮阳铭四人离开后,濮阳隋再次开口。

    “是。”皇甫冰一起身,也离开了房间。

    紧接着,濮阳隋微笑着看向迦安,迦安也微笑以对。

    “迦公子,我就不拐弯抹角了,刚才,我感觉到,你的真实修为比你现在表现出来的高很多,如果我感觉没有错误的话,你的修为和我的儿子差不了多少,我想知道,有此修为的你,为什么要去北望学院学习?又为什么接近墨涵和倾城?”濮阳隋脸上虽然带着笑意,可是,浑身的气势却变得非常凌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