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1645.第1645章 圣日神殿的殿主

正文 1645.第1645章 圣日神殿的殿主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岛屿的中心,圣日神殿。

    其实,外界口中的“圣日神殿”是圣日神殿统治下的整个区域;而狭义的圣日神殿,指的是一个真真切切的神殿,是圣日神殿的殿主一家的居所。

    其实,说是神殿,其实和皇宫差不多。

    各大长老和主要人员围着神殿居住。

    皇甫冰一匆匆进入神殿,然后穿过亭台楼阁,花园回廊……

    “少公子。”

    “少公子。”

    一路上,遇到的众人纷纷向皇甫冰一行礼。

    片刻后,皇甫冰一在一个颇为幽静的院落门外停下,院落门楣上书“静思宫”。

    “少公子。”两个侍卫躬身行礼。

    “我祖父在吗?”皇甫冰一问道。

    “在。”两个侍卫恭敬回道。

    “你们去通报一声,就说我回来了,想要见他。”皇甫冰一道。

    “是。”

    应完,其中一个侍卫转身匆匆进入院内。

    很快地,那个侍卫返回,躬身道:“少公子,殿主让您进去。请跟我来。”

    说着,他躬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转身向前。

    “嗯。”

    皇甫冰一点点头,然后大步跟了上去。

    院落里非常俭朴,除了一些竹子,没有其他的花花草草。不过,建筑却非常大气。

    整个院落显得非常幽静。

    很快地,二人在一个宫室门前停下。

    “少公子,殿主就在里边,您进去吧。”那个侍卫边说边拉开了门。

    皇甫冰一点点头,然后大步进入。

    然后,他穿过大堂,进入了卧室。

    这是一间很大的卧室,不过,摆设却非常俭朴,只有一个衣柜,一个桌子,几张凳子,一张床。

    床上铺着雪白的床单,一个白发老者盘腿坐在床上,正在闭目养神。

    老者一身雪白的宽袍,脸上没有任何皱纹,容颜俊美不凡,只是头发雪白,长长地铺在床上。

    此人正是圣日神殿的殿主——濮阳隋。

    而皇甫冰一,则是他的嫡亲孙子。

    当然,皇甫这个姓氏,是假的。

    皇甫冰一的真实姓名是濮阳冰一。

    为了可以让濮阳冰一安心修炼,不因为自己的特殊身份而受特殊的待遇,所以,濮阳隋和濮阳冰一的父亲决定让他隐姓埋名去圣日学院求学。

    当然,圣日学院的院长是知道濮阳冰一的真实身份的,除此之外,知道的人甚少。

    ……

    听到动静,老者缓缓睁开眼睛。

    老者的眼睛如一汪深不见底的深潭,明亮,却深不见底,带着岁月沉淀下来的睿智。

    “孙儿见过祖父。”濮阳冰一躬身行礼。

    “冰儿,你回来了?”

    濮阳隋带着一丝欣喜道。

    “怎么样,可有你姑姑的消息?”

    “没有。”濮阳冰一带着一丝遗憾摇摇头。

    闻言,濮阳隋欣喜的神色顿时黯淡下来。

    “还是没有吗?明明五年前,我的玉玦上有出现过光点,怎么会没有呢?”濮阳隋喃喃道。

    “……”濮阳冰一沉默。

    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都怪我,如果不是当年我和她生气,故意不管她,她也不会香消玉殒,就连她的孩子都不知流落何方。我这个做父亲的,甚至不知道是谁害死了她。即使知道,我估计也放不下一切为她报仇。”濮阳隋一脸悔恨地喃喃道。

    “祖父,你放心,既然确定姑姑已经回到了神界,那么,假以时日,就一定可以找到她。要不,我申请出去历练,帮您亲自去找姑姑?”濮阳冰一轻声道。

    “不用。”

    濮阳隋摇摇头。

    “我已经派了人去寻找了,多你一个人也没有多大用处。你还是安心在学院学习就好。”

    “是,祖父。如果您有什么需要孙儿做的,就吩咐一声,孙儿一定尽力完成。”濮阳冰一郑重道。

    “嗯,好。”

    濮阳隋点头。

    “来,坐到祖父这边来,跟祖父讲讲这次出去的经历。”

    濮阳隋边说边拍了拍自己面前的床板。

    濮阳冰一上前,在床边坐了下来,然后开始讲述这次友谊赛上的所见所闻。

    “……竟然在比试的时候一连晋升五次?”

    当濮阳冰一说到君墨涵的时候,濮阳隋诧异地瞪大了眼睛。

    “这个人倒是一个几万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是啊,孙儿当时也吓了一跳。”濮阳冰一道。

    “有机会,我倒是想要见一见这个年轻人。”濮阳隋带着一丝兴味道。

    “那我下次回来的时候,带他一起回来好了。”濮阳冰一建议道。

    “也好。”

    濮阳隋点头。

    “好,你继续往下讲。”

    于是,濮阳冰一继续往下讲。

    只是,后面那些事和人都没有引起濮阳隋的兴趣,只是安静地听着。

    一个时辰后,濮阳冰一终于讲完了这次出去的所见所闻。

    “辛苦了,冰儿。”濮阳隋拍了拍濮阳冰一的手背道。

    “不辛苦,只是很遗憾,没能找到姑姑。”濮阳冰一摇摇头道。

    “没关系,这不是你的错。好了,你现在去见见你父亲和娘亲吧,他们也很久没见你了,一定很想你。”濮阳隋道。

    “是,祖父。”

    濮阳冰一起身,对濮阳隋躬了躬身。

    “那孙儿就不打扰祖父了。我将会在家里住三天,离开前,我再来拜访祖父。”

    “嗯。”濮阳隋点点头。

    “孙儿告退。”濮阳冰一再次对濮阳隋行了一礼,然后退了出去。

    濮阳隋望着合上的们,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梓君,你到底在哪里?你是忘记了以前的事,还是不愿意认我这个父亲,所以不愿意回来?”

    濮阳隋叹着气幽幽道。

    “当年,是父亲错了,你就回来吧。”

    可惜,一室寂静,没有人回应他。

    没错,濮阳隋正是濮阳梓君的父亲。

    ……

    濮阳冰一出了院落,然后一路往自己父母的住处而去。

    这么多年,虽然濮阳隋是圣日神殿的殿主,但是,自从他的女儿失踪后,他就将神殿的所有事务交给自己的儿子,也就是濮阳冰一的父亲——濮阳铭打理,自己隐居在神殿的一角,不再过问神殿的任何事务……

    很快地,濮阳冰一在一个巨大的院落面前停下,门楣上书“圣安宫”……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