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1429.第1429章 陶安然逃走

正文 1429.第1429章 陶安然逃走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好了,我们上船吧。”君墨涵拉着月倾城的手,向他们租好的游船而去。

    “那你们忙,我们先告辞了。”陶安然脸上闪过一丝难堪,不过很快掩饰过去了,对月倾城等人点点头,然后同同伴一起转身离开。

    ……

    “君公子,君夫人,我一直有个疑问想问你们,不知道当问不当问?”上船后,卜元甲带着一丝犹豫开口。

    “卜公子但问无妨。”月倾城微笑道。

    “你们和陶安然以前是不是有过节啊。看你们对她挺冷淡的。”说着,卜元甲好奇地看向月倾城和君墨涵。

    一旁,许笑白也好奇地看向二人。

    闻言,月倾城眸光微闪,沉默了一下,然后道:“这件事说来话长,没错,我们之间确实有过节。”

    “哦?!”

    卜元甲挑了挑眉,脸上露出一丝好奇。

    “能告诉我是什么过节吗?”

    “你知道,我们来自同一块大陆,其实,我们还来自同一块国家……”月倾城将当年的事娓娓道来。

    闻言,卜元甲和许笑白都诧异地瞪大了眼睛。

    原来,陶安然不仅试图陷害君夫人,阻止她嫁给君公子,后来还企图伤害君夫人的家人……

    看来,这过节还不小。

    他们没想到,那陶安然竟然是如此心机深沉的人。

    “那你们竟然放过她了?”听完月倾城叙述,许笑白诧异道。

    在他看来,这二位可不像是行刺手软的人。

    “……”

    闻言,月倾城眸光微闪,没有回答许笑白的话,而是看向卜元甲。

    “卜公子,你可相信我刚才的话?”月倾城一脸认真地问道。

    “当然。”卜元甲想也不想就点头。

    “那么,现在,我也有个问题想问你。”月倾城微笑道。

    “君夫人请问。”卜元甲客气道。

    “如果我们找陶安然清算当年的账,你们奇阵门能否把她交给我们处置?”月倾城看着卜元甲的眼睛,一脸认真地问道。

    闻言,卜元甲微微一怔……

    “……君夫人,让我们将陶安然主动交到你们手上有点难。不过,你们如果要找陶安然算账的话,我们可以做到不包庇她。”想了想,卜元甲一脸认真道。

    “有卜公子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月倾城微笑道。

    ……

    “月倾城跟你们少主要求,让他把你交给他们处置,你们少主已经答应她,不会干预她。你很快就会成为月倾城刀下的鱼肉,怎么?你现在还不愿意和我融合吗?”另一条游船上,陶安然正在与自己的同伴喝酒,就听到脑海里传来梅影仙子的声音。

    陶安然脸色一白,然后冷然回应梅影仙子:“你死了这条心吧。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如你的意。”

    “哼!那你就等着被月倾城****和摆布吧。”梅影仙子冷哼道。

    “……”陶安然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陶师妹,你怎么了?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一旁,一个年轻男子一脸担忧地看着陶安然。

    闻言,其他人也看向陶安然。

    “哦,没事,突然觉得身体有点不舒服。”

    陶安然回神,然后对众人歉然一笑。

    “你们继续玩吧,我想先回去了。”

    “我送你回去吧。”有好几个年轻男子同时开口。

    “不用,你们玩,我自己一个人回去就好。”陶安然边说边起身,然后快步走向船头,吩咐船夫往岸边返去。

    ……

    回到自己屋里后,陶安然坐立难安,一直在想着梅影仙子刚才的话。

    虽然她对梅影仙子没有好感,不过,她却相信她刚才的话。

    “现在知道害怕了?我劝你还是和我融合吧。”一道白光闪过,然后,一个透明的白色人影在陶安然面前浮现。

    “滚!!!”陶安然暴躁地喊道,同时拿起手中的一个茶壶猛然砸了过去。

    茶壶穿过梅影仙子透明的人影,啪嚓一声摔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褐色的茶水流了满地。

    “哼!你现在不答应我,以后一定会后悔的。我怎么会有你如此愚蠢的转世。”梅影仙子冷哼一声,消失在原地。

    “可恶!!!”陶安然恶狠狠低咒一声。

    ……

    陶安然就这样坐在椅子上,从白天一直坐到晚上。

    不行!

    她必须离开这里。

    她现在力量不够,不能和月倾城硬碰硬。

    等到她力量够了,再回来找他们算账也不迟。

    她就不信月倾城会永远如此幸运,永远比她强。

    她相信,总有一日,她会超过她。

    陶安然咬了咬牙,然后起身拿过文房四宝,开始写信。

    ……

    翌日。

    伺候陶安然的小丫头没有看到陶安然,只看到了她桌上的一封信。

    信封上面写着“师父亲启”四个大字。

    小丫头连忙将信拿起,送到了欧阳简的手上。

    “师父:徒儿想要离开宗门去外面历练,所以决定离开宗门一段时间。因为怕师父不答应,决定先斩后奏。请原谅徒儿的不辞而别。另外,还请师父尽量将徒儿离开这件事保密,如果别人不问,就不要提起。陶安然书——”

    “这孩子,怎么突然想起要出去历练了?!”

    欧阳简放下信,叹息着摇摇头道。

    “也不说去哪里历练,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

    ……

    等到卜元甲知道陶安然离开宗门不知所踪的时候,陶安然已经离开五六天了。

    听到这个消息,卜元甲心里忍不住咯噔一下。

    君公子和君夫人会不会以为是我向陶安然走露了消息,陶安然这才会逃走?

    如果他们真的这么想,那这误会可就大了。

    卜元甲脸色微沉。

    他可不想和那几个人为敌?

    想了想,卜元甲决定主动向月倾城和君墨涵摊开此事……

    “陶安然不见了?”听到卜元甲的话,月倾城诧异地挑了挑眉。

    “是啊,我怕你们误会,是我向她走露了消息,所以才特地来找你们说明白。”卜元甲一脸认真道。

    “放心吧,我们相信卜公子。”月倾城一脸真诚道。

    月倾城说的是实话。

    她确实相信,卜元甲不是那种两面三刀的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