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1379.第1379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正文 1379.第1379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哦,阁下说来听听,如果我可以为阁下解答,自然乐意。”闻言,月倾城眸光微闪,沉默了一下,然后才淡淡道。

    “那我就开门见山了……”

    黑衣人望着月倾城,用非常郑重的语气开口。

    “第一个问题,真的不是君夫人杀死了白凝?”

    “不是。”月倾城想也不想就答道,顿了一下,然后补充道,“也不是我身边的人。”

    “好,第二个问题,白凝和你比试的时候为什么会七窍流血,又为什么会质问你她的元气在消失?”黑袍人再次问道。

    “……”

    听到这个问题,月倾城沉默了下来。

    这个问题涉及到她的秘密,她自然不能随便告诉对方。

    黑袍人看月倾城的样子,就知道她貌似知道点什么,于是眼睛陡然一亮,紧紧地盯着月倾城。

    “抱歉,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你。”沉默片刻后,月倾城带着一丝歉意看着对方道。

    黑袍人藏在黑纱后面的眼睛顿时露出一丝失望。

    他本来以为,会挖出什么秘密呢。

    不过,月倾城不愿意回答,是否意味着白凝出现那两个情况和她有关呢?

    不!

    不可能!

    月倾城就是再厉害,都不可能一边和白凝进行武力交锋,还一边攻击对方的识海。

    而且,也没听说过月倾城有让别人元气消失的能力。

    又或者,对方比他想象的厉害?

    黑袍人心中疑窦丛生。

    “那么,我换个问题,你可知道白凝为什么会在短时间内由神相前期晋升为神王中期?”黑袍人的语气里丝毫听不出气馁的样子。

    “不知道……”月倾城摇头。

    黑袍人的眸中再次微微闪过一丝失望。

    “不过,有件事倒是可以提醒一下阁下。”

    顿了一下,月倾城再次开口。

    “白凝识海里藏着一个高人的灵魂,我想,这件事,应该和白凝的死有很大关系。阁下可以就这一点着手查一下。”

    闻言,黑袍人眸光微微一怔……

    识海里藏着一个高人的灵魂?

    既然如此,那白凝为什么还会魂飞魄散?

    对她下手的是她识海内的那个高人,还是那位高人的仇家来寻仇,她只是倒霉地做了炮灰?

    还有,月倾城为什么会知道对方识海里藏着一个高人的灵魂?

    是交过手,还是无意中得知的?

    如果交过手,那是在比试的时候吗?

    对了,听人说,比试的时候,月倾城确实有一瞬的恍惚,差点被白凝杀死……

    后来不知怎么躲开了。

    是不是那时候那个高人出手了,然后被月倾城躲开了?

    可是,不对啊……

    既然是高人,月倾城应该很难躲开才对啊。

    而且,一般高人也不屑于对晚辈动手……

    这件事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复杂。

    黑袍人的思绪再次变成了一团乱麻。

    “那不知君夫人能否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黑袍人紧紧盯着月倾城的眼睛,开口问道。

    “抱歉,关于这一点,是我的秘密,不能告诉你。”月倾城淡淡道。

    “这样啊……无论如何,我还是谢谢君夫人给我们提供的这条线索。”黑袍人带着一丝客气道。

    “不必客气。”月倾城淡淡道。

    顿了一下,月倾城带着一丝好奇问道:“阁下会相信我刚才的话吗?”

    月倾城觉得,说不定对方还在怀疑凶手就是她,说那些只是混淆视听罢了。

    “以我现在掌握的证据来看,还是相信君夫人的。”黑袍人淡淡道。

    月倾城眨了眨眼……

    听对方的语气,好似不是客套话。

    那就是相信她咯?

    “那么现在,我想询问阁下第二个问题,是否是白家人找了绝杀刺杀我们?如果是的话,原因是什么?”

    “是。原因很简单,他们觉得你是害死白凝的凶手。”这次,黑袍人的回答很简单。

    他觉得,月倾城和君墨涵的委托,完全就是给他们送钱的。

    “据我所知,白峰父子有委托贵楼调查杀死白凝的凶手,贵楼最后得出的推测应该是白凝被体内的某种神秘力量反噬,而不是我杀了白凝,对方为什么会觉得我是害死白凝的凶手?”月倾城蹙眉。

    “很简单,对方觉得,即使你不是直接杀死白凝的凶手,也是间接害死她的人。”黑袍人回答的非常顺畅。

    “间接害死她的人?”月倾城疑惑地眨了眨眼。

    “对方觉得,如果不是因为你,白凝就不会急切地需要提高力量,就不会接触到那个神秘力量,最终也不会死。”黑袍人用非常平板的语气说出白滨的想法。

    闻言,月倾城睁了睁眼,然后发出一声讽刺意味十足的“呵”声。

    如此不讲理的思维方式,她还真是无语。

    是白凝上赶着要为上官茗月报仇,也是白凝主动挑战她,到头来出事了,就怨怪到她身上了?!

    一旁,君墨涵本就冰冷的脸色越发沉冷。

    “多谢阁下,希望阁下早日找到杀害白凝的凶手。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离开了。”月倾城边说边拉着君墨涵起身。

    “好,如果君夫人有什么线索的话,也欢迎提供。如果君夫人自己查到了答案,还希望你们将答案卖给我们,到时候我们一定会出个让君夫人满意的价格。”黑袍人微笑。

    黑袍人查出,月倾城曾经派人查过白凝的死因,所以才有此一说。

    “一定。”月倾城点头。

    ……

    月倾城一家的住处。

    回去后,月倾城就将从天下第一楼获得的消息告诉了其他人。

    “岂有此理?!”

    月翔宇气得脸色发青。

    “她自己要找倾城的麻烦,结果她不知道怎么死了,竟然还要怨到倾城身上?是倾城让她找自己的麻烦的吗?”

    “你打算怎么办?”月珉宇眸光沉沉,沉默了一下后看向月倾城,开口问道。

    “要不然我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找几个人把白国公府一锅端了?!”金坤眼神沉冷而危险,嘴角却勾起一抹邪邪的笑,开口提议。

    “不用你找人,我自己动手就好。”就在这时,一直阴沉着脸沉默的君墨涵冷声开口。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