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1207.第1207章 力证清白【求月票】

正文 1207.第1207章 力证清白【求月票】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衙役们都愣了一下。

    他们没想到君墨涵身上绑着可以压制元气的吞元索,竟然还可以震开他们的手。

    高堂之上的严诚见状,顿时大怒……

    “反了反了,竟然敢如此藐视公堂,来人呐!把他们两人拿下,狠狠地打!”严诚怒吼如雷。

    于是,再次有四个衙役上前,将君墨涵和月倾城团团围住。

    月倾城眸光凝重,难道真的要动用武力吗?

    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想动用武力。

    一来,她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寻找父亲,并不是为了和谁争强斗胜。

    二来,这是在别人的地盘上,强龙不压地头蛇,他们和人家斗,自然会吃亏。

    “严大人,通过严刑拷打来让我们招供,难道这就是你的手段吗?我们确实没给公主下毒,也没在厨房藏毒药,请大人明察。”月倾城大声道。

    “哼!像你们这样的刁民,分明是不打不招。你们最好乖乖地招供,如若不然,苦头有你们吃的。拿下!”严诚大喝。

    闻言,衙役开始向月倾城和君墨围拢,伸手去抓他们。

    君墨涵脸色冰冷,过来一个,震开一个。

    严诚气得脸色发青,怒声道:“所有人,都给本官上!如若反抗,格杀勿论!”

    听到这个命令,所有的衙役呼啦啦围了上来,开始不留情地向君墨涵和月倾城进攻。

    月倾城和君墨涵身上绑着吞元索,自然大大地占了下风,他们只能尽力将众衙役的攻击震开……

    可是,攻击的人众多,很快地,他们就感觉力不从心了。

    就在一片混乱中,外面传来了通报声:“二皇子驾到——六皇子驾到——”

    严诚微微一愣,连忙起身……

    他刚起身,就看到东方若谨和东方若琦大步而入。

    东方若谨和东方若琦一进门,就看到现场这个样子,不由皱起眉头……

    他们就是听说从顾氏的厨房里搜出了毒药,怕出事,这才匆匆赶来的,结果,还是晚了一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都通通给我住手!”东方若谨厉声喝道。

    众衙役被这含着浓浓威慑力的喊声一震,都是一抖,连忙住手,然后迅速跪下来行礼:“见过二殿下,六殿下。”

    严诚迅速上前,也躬身道:“下官见过二殿下,六殿下。”

    “严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地怎么会打起来?”东方若谨沉声问道。

    “回二殿下,这君氏夫妇嘴硬,不肯说出实情,下官决定对他们用刑,没想到这二人竟然胆大包天,竟然出手反抗。”严诚躬身道。

    东方若谨看向月倾城和君墨涵……

    “二殿下,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我们确实没有给公主下毒,也没在厨房藏毒,这件事,定是有人在陷害我们。”

    月倾城淡淡道。

    “为了证明我们的清白,我们愿意服下真言丹,然后回答两位皇子和严大人的问话。”

    严诚微微蹙眉,连忙道:“二殿下,六殿下,不可,真言丹非常珍贵,现在有那么多人要审,那得浪费多少真言丹啊。”

    “严大人算的一手好帐,真言丹浪费不得,难道屈打成招,罔顾人命就可以吗?”月倾城冷笑,带着一抹讽刺道。

    既然现在撕破脸了,就没必要再客气了。

    “大胆,连本官你也敢顶撞?!”严诚厉喝。

    严诚虽然和月倾城没仇,不过,因为他想要早早破案,再加上月倾城和君墨涵高高在上的姿态,脾气才会暴躁了一点。

    “停!”东方若谨举起手,阻止双方继续唇枪舌战。

    “二殿下,真言丹的费用我们可以出,甚至,真言丹我们也可以提供。”月倾城沉声道。

    为今之计,只有这个办法了。

    “那倒不必,区区几十颗真言丹,本王还是出得起的。就按君夫人话说的做。”东方若谨沉声道。

    “二殿下……”严诚不可置信地看向东方若谨。

    他想不通东方若谨为什么要如此维护月倾城和君墨涵。

    虽然这君氏夫妇是他的朋友,但是,念月公主可是他的妹妹,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严大人,你不必多说,就按本王说的做。将他们身上的吞元索去掉。”紧接着,东方若谨淡淡道。

    “二殿下……”严诚有一丝犹豫。

    东方若谨冷眼看向他。

    “……是。”严诚最终在东方若谨的目光中败下阵来,点点头道。

    “来人呐!将君氏夫妇身上的吞元索取下来。”严诚转身,吩咐身后的衙役。

    两个衙役起身,伸手将月倾城和君墨涵身上的吞元索取了下来。

    紧接着,东方若谨手掌一翻,拿出一个玉瓶,然后递了出去。

    “麻烦君老板和君夫人将这里边的真言丹吃下去吧。”东方若谨淡声道。

    君墨涵上前,镇定地从东方若谨手中拿过玉瓶,倒出一颗丹药,吞了下去,然后倒出一颗丹药,递给月倾城,月倾城拿过,非常镇定地吞了下去。

    然后,君墨涵将玉瓶递还给东方若谨。

    “严大人,请坐回原位吧。”东方若谨边说边指了指高堂之上的位置。

    “是,两位殿下请。”严诚躬身道。

    待东方若谨和东方若琦在两边的椅子上坐定后,严诚才在长案后落座。

    “好了,严大人,你可以问了。”看了看月倾城和君墨涵变得恍惚的眼神,东方若谨开口。

    “是,殿下。”严诚应了一声,然后看向月倾城和君墨涵,沉声问道,“君墨涵,月倾城,是你们给念月公主下的毒吗?”

    “不是。”月倾城和君墨涵齐声道。

    严诚眸光微闪,然后再次问道:“是你们指使别人给念月公主下的毒吗?”

    “不是。”月倾城和君墨涵再吃同时答道。

    严诚微微皱眉,然后询问地看向东方若谨。

    “你们可知道,是谁给念月下的毒?”东方若谨开口。

    “不知道。”月倾城和君墨涵同时道。

    “把解药给他们。”东方若谨手掌一翻,拿出一个玉瓶递了出去。

    衙役接过,递到了月倾城和君墨涵手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