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882.第882章 月金妍,亡!

正文 882.第882章 月金妍,亡!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我是您的一个晚辈。没关系,您以后慢慢就会想起来的。”月倾城眼眶发红,轻声道。

    “哦,哦……”风华大师点头,然后蹙起眉头冥思苦想。

    “娘亲,您别担心,他们只是暂时这样,慢慢就会变好的,虽然很难完全变回以前的样子,但是,记忆恢复是没问题的。”小宝出声安慰月倾城。

    “嗯……娘亲知道……”月倾城点头。

    ……

    宫门外,月金宇已经跪了五天五夜了。

    这五天五夜,他不吃不喝,一直跪着。

    再加上剧毒刚解,身体变得极度虚弱。

    就在这时,月倾城的马车驶出了宫门。

    月金宇的双眸遽然一亮,然后跪行向马车,高声喊道:“倾城,倾城,求求你救救金妍。”

    虽然使尽全力,但是,因为太虚弱了,月金宇的喊声显得非常微弱。

    其实,月金宇并不能确定马车里的人就是月倾城,他只是碰运气而已。

    这五天五夜里,他见到马车就喊。

    马车里,月倾城正在和风华大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一边了解他现在的精神状态和记忆情况,一边试图唤起他以前的记忆……

    突然,她听到月金宇的喊声,不由眉头微皱……

    她撩开帘子,看向马车后面四肢并用,爬着追赶马车的月金宇,眉头越皱越紧……

    看月金宇的样子,好似已经在这里跪了很久……

    “停!”月倾城高声道。

    “吁——”车夫立刻勒住马。

    马车缓缓停了下来。

    月倾城跳下马车,缓缓走向月金宇。

    看到真的是月倾城,月金宇眸色越发的明亮。

    “倾城,倾城,求求你救救金妍。我知道她做了很多错事,而且,到现在都不知道悔改,但是,求你看在我们是一家人的份上,救救金妍吧,我以后一定好好管教她,不会再让她做错事了。”月金宇声音嘶哑,气喘吁吁道。

    “好,解药我可以给你,如果月金妍现在还活着的话。”月倾城手掌一翻,拿出一个玉瓶,丢给了月金宇,然后她转身大步向马车走去。

    月金宇拿过玉瓶,眸中闪过一丝狂喜,然后爬起身,跌跌撞撞往家里跑去。

    月倾城上了马车,马车重新起行。

    “娘亲,你真的要救那个女人啊?!”小宝沉着小脸道。

    对于月金妍,小宝也是听说过一些的,特别是这次她替霍英送信,让他娘亲进入火坑……

    “这么多天过去了,月金妍未必活着了。”月倾城淡淡道。

    “万一还活着呢?”小宝皱着小小的眉头。

    他还是不希望月金妍活着。

    “如果活着,算她命大。”月倾城依然是一副风淡云轻的样子。

    ……

    城南,月金宇兄妹的院落。

    月金妍滚倒在地上,一边不停地翻滚挣扎,一边不停地呻~吟呼号。

    现在,她全身溃烂,乌黑的脓血染透了衣服,然后随着她的翻滚浸到泥土里,泥土被染成了紫红色……

    “哥哥,哥哥,救救我……”

    “父亲,娘亲,救救女儿……”

    “好痛!!!”

    “月倾城,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

    月金妍已经毒发五天五夜了。

    月金宇离开后不久,她就毒发了。

    以前,有天灵水撑着,现在没了天灵水,自然再也无法对抗体内的剧毒。

    本来,她还怀着一丝希望,等待月金宇为她带回解药。

    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越来越绝望。

    等到痛苦越来越强,她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无助地挣扎呼号。

    ……

    月金宇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情景。

    “金妍,金妍……”

    月金宇连忙跑了上去,将浑身污血的月金妍扶了起来。

    “金妍,解药已经拿到了,你赶快吃下去。”

    说着,月金宇抖抖索索拿出玉瓶,倒出丹药,往月金妍嘴里喂去。

    月金妍眸中浮现一丝光亮,奋力张开嘴,将月金宇手中的丹药吞下去。

    月金宇这才抱起月金妍,将她放到了榻上。

    “哥哥……这解药是真的……我好像感觉不到疼了……”片刻后,月金妍虚弱道。

    说着,她吐出一口黑血,被呛得咳嗽了几声。

    “嗯,你别说话,好好休息。”月金宇用手帕擦干净她唇边的污血,握着她的手,流着泪道。

    “嗯,我感觉好困,我想睡一会儿。”月金妍轻声道,说完,就缓缓闭上了眼睛。

    ……

    这一睡,月金妍再也没醒过来。

    等到月金宇感觉不对劲,去检查她的呼吸和脉搏时,月金妍的身体已经僵冷了。

    ……

    月倾城送了风华大师,返回的时候,再次在宫门外看到了月金宇……

    这次,他没有跪着,而是有点呆呆地站在宫门外。

    在他的袖子上和衣襟上,还沾着一些干涸的血迹。

    看到月倾城的马车,他连忙迎了上来。

    月倾城让车夫停下马车。

    “什么事?”月倾城撩开帘子,淡淡问道。

    “倾城,金妍她去了。”月金宇看着月倾城,声音沙哑道。

    他眼睛红肿,神情悲戚,看得出来,刚刚痛哭过。

    “哦?”

    月倾城淡淡挑了挑眉,心中没有一丝波澜……

    既没有一个仇人死去的痛快,当然,也没有没有及时给她解药的愧疚……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个?你是不是很恨我?”月倾城淡淡问道。

    “不……我不恨你,我来,是想感谢你,让她走的时候没那么痛苦。”月金宇含着泪道。

    月金宇知道,月金妍最后能够睡过去,是因为解药起了一点作用。

    不然,她会在痛苦中死去。

    “是吗?”月倾城淡淡道。

    “我只是恨我自己,这么多年都没有教好她,不然,她也不会变成这样。”月金宇低下头,带着一丝自责和哀戚道。

    “……”月倾城沉默。

    片刻后,她看着月金宇道:“好自为之,不要让我有一天后悔救了你。”

    说完,月倾城放下帘子,吩咐车夫:“起行。”

    马车缓缓起行,继续往宫门内而去。

    月金宇目送马车离开,然后摇摇晃晃离开。

    夕阳将他的身子拉长,让他的身影显得说不出的寂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