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636.第636章 兄妹相逢

正文 636.第636章 兄妹相逢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我曾经是二十一世纪的顾城。”

    月倾城死死盯着方安辰的眼睛,缓缓道。

    “你可认识我?”

    “城儿?!”

    方安辰脸上闪过一丝震惊,下一刻,他猛然站起身,向月倾城冲了过来,紧紧握住了她的肩膀。

    “城儿,真的是你吗?”

    “是我。”

    月倾城点头,然后带着一丝迟疑道。

    “你是……大哥?”

    “是我,是我。”

    方安辰瞬间红了眼眶,大力点头。

    “城儿,真的是你吗?”

    虽然已经确认,但是,方安辰还是忍不住一再地想要确认。

    他真怕,一眨眼,这一切就变成了幻觉。

    想到这里,方安辰不由紧紧抓住了月倾城的手臂。

    “真的是我,大哥。”月倾城认真地回答。

    “太好了,城儿。我终于找到你了。我来到这里后,就一直在想,也许你和父亲也在某个地方重生了。我原以为这是我的痴心妄想,没想到,却真的成真了。”方安辰握着月倾城的肩膀,一脸激动道。

    “是啊。”

    月倾城微笑,眼中却泪光闪烁。

    “我也以为是痴心妄想的,没想到真的找到了大哥。”

    君墨涵在一旁看着,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在来之前,月倾城就曾告诉他,她来这里,是来找一个故人。

    可是,为什么倾城叫他大哥呢?

    倾城的大哥不是月珉宇吗?

    虽然心中惊奇,可是,君墨涵却默默站在一边,他相信,过后月倾城会给他解释。

    “太好了!倾城,你还活着!”

    下一刻,方安辰将月倾城紧紧搂入怀中。

    君墨涵看得眉头一跳,手指动了动,最终还是忍住没将月倾城拉回自己怀中。

    “我也很开心,大哥能和我一样重生。”月倾城带着一丝哽咽道。

    ……

    兄妹俩抱了很久,才彼此分开。

    “来,倾城,坐,我们慢慢聊。”方安辰说着,拉着月倾城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倾城,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又是怎么找到我的?还有,你这么多年过得好不好?”方安辰在月倾城对面坐下,连珠炮般问道。

    月倾城微笑,然后对方安辰道:“这些我等会儿跟你说。大哥,我先给你介绍一个人。”

    说着,月倾城将君墨涵拉到自己身边。

    方安辰看向君墨涵,眨了眨眼,这才想起屋子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他不由好奇打量起君墨涵。

    第一眼看上去,方安辰就忍不住暗自点头。

    这位男子,一看就是人中之龙。

    “大哥,这是我的夫君——君墨涵。”月倾城指着君墨涵向方安辰介绍。

    闻言,方安辰诧异地瞪大了眼睛……

    倾城的丈夫?!

    短短几年,倾城竟然已经嫁人了?!

    方安辰心里突然升起一丝遗憾……

    作为兄长,他竟然没能亲眼看着自己的妹妹嫁人。

    紧接着,月倾城又指着方安辰对君墨涵介绍。

    “墨涵,这是我大哥。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疑惑,但是,等我有时间再给你解释好吗?”

    “好。”君墨涵点头。

    看到君墨涵一副对月倾城无比信任的样子,方安辰眼中闪过一丝安慰。

    看起来,她的夫君很爱她,他们感情很好。

    “妹夫,你快坐。刚才对不起了,因为和城儿重逢太高兴了,所以把你给忘了。”方安辰连忙站起身,指着月倾城旁边的椅子道。

    “无事。”君墨涵淡淡道,然后在月倾城旁边落座。

    ……

    接下来,月倾城便将自己这几年的经历告诉了方安辰。

    君墨涵虽然有些地方听得一头雾水,但是,却一直没开口询问。

    而方安辰则听得惊异不已。

    他的妹妹短短几年竟然经历了这么多。

    好在全都化险为夷。

    而且,幸运的是,她的祖父、父母、兄长、夫君以及婆家都对她非常好。

    当听到月倾城说她已经晋升为元神时,方安辰更是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元神?!

    这个对于他来说可望而不可即的境界,他妹妹已经达到了吗?

    不过,为了不让自己的大哥一见面就为自己担心,很多不好的事月倾城都没有说,包括两个宝宝失踪的事……

    至于说到自己来到这里的原因,她只说是自己误触了机关,才会来到这里。

    “大哥,现在轮到你说了。这么多年,你过得如何?你在家里的处境是不是不太好。”月倾城说完自己的事,开始询问正在怔怔发呆的方安辰。

    说到最后一句,月倾城脸上不由浮现一丝担忧。

    方安辰眸光微微一动,然后回神……

    “我现在是方家的大公子,这你也知道。我在家里的情况确实不太好,当然,造成这一切的缘由,说来话长。”

    方安辰缓缓开口。

    “我娘亲原本是方家的独生女,后来爱上家里的护院,也就是我的父亲。我外祖父和外祖母虽然一开始不同意,但是她们很疼我娘亲,我娘亲哭过几次后,他们就同意了。后来,我娘亲和父亲终于成亲,父亲做了方家的上门女婿。”

    “再后来,我出生了。我一生下来就先天性身体孱弱,四肢无力,连站立都困难,并且三天一大病,五天一小病,好在,那时,我外祖父、外祖母和娘亲那时候还健在,他们很疼我,请了很多大夫,用很多名贵的药材和补品维系着我的生命。可惜,在我十二岁的时候,我的外祖父和外祖母相继去世,父亲接管了家业,并娶进了二娘蔺氏。这时,母亲才知道,父亲和二娘很早以前就在一起了,所以,二弟只比我小三岁。娘亲性子弱,心里有苦只能自己憋着,渐渐地便气病了。与此同时,父亲越来越向着二娘,我们娘儿俩的生活自然越来越艰难。就在七年前,我的娘亲也因为长期郁郁成疾,也去世了。然后,父亲将二娘扶正,我的日子自然越发的艰难。”

    方安辰淡淡说着,好像再说别人的事。事实上,他也是在说别人的事,准确地说,是他身体前主儿的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