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585.第585章 审讯,幻魂珠出场

正文 585.第585章 审讯,幻魂珠出场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看到王文源的时候,陶安然眼中闪过一抹震惊,随即是愤怒。

    不过,这些神情来得快,去得也快。

    陶安然极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不让别人发现自己的情绪。

    竟然是王文源?!

    无论如何,她也想不到,背叛自己的竟然是王文源!

    “见过大人!见过太子和太子妃!见过贤王。”王文源一进来,就跪了下来,磕头行礼。

    “堂下何人?!”魏文杰一派惊堂木,大声问道。

    “草民王文源。”

    “王文源,本官问你,一个月前,可是安然郡主吩咐你去散播关于太子妃和太子妃必死无疑的消息,并且让你挑拨众人去打压月家?”

    “是。”

    陶安然心中升起一股怒气,不过,面上却不显分毫。

    “陶安然,你可有话说?!”魏文杰一脸冷沉地看向陶安然。

    “大人,我根本不认识王文源。”陶安然一脸的冤枉。

    紧接着,她看向王文源,一脸愤怒道:“这位小哥,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与你无冤无仇的,你为什么要诬陷我?!”

    闻言,月倾城差点气乐了。

    陶安然这演技,太好了。

    这要是在现代,妥妥的奥斯卡影后。

    如果不是暗影亲眼所见他和王文源的密谋,她都要怀疑王文源真的冤枉她了。

    “……”王文源低着头,不说话。

    “王文源,安然郡主说你陷害她,你怎么说?!”魏文杰看向王文源。

    “我没有。”魏文杰简单道。

    “这位小哥!你到底为什么要针对我!我真的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如此害我?!”陶安然一脸的愤怒和冤枉。

    “魏大人,仅凭一个人的一面之词,就怀疑安然有罪,不太妥当吧?”

    贤王转向魏文杰,开口道。

    “谁知道他是受了谁的指使,来陷害安然?!”

    魏文杰眸光微闪,看着陶安然:“陶安然,如果你真的做过那些事,最好坦白从宽,本官可以上奏陛下,从轻发落。可是如果你执迷不悟,本官也帮不了你了。”

    “大人,我什么都没做,你让我招供什么?!”陶安然一脸的冤枉。

    “……”魏文杰沉默,有点失望地看着陶安然。

    “陶安然。”就在这时,月倾城淡淡开口。

    “太子妃。”陶安然对月倾城盈盈行礼,然后用温柔淡然的声音道,“不知太子妃叫我有何指教?”

    “你应该还记得,本妃在神域时得了一个彩色的珠子吧?那个珠子名叫幻魂珠,就是让我们陷入梦境无法醒来的来源。据说,这个珠子可以侵入人神识的最深处,激发他心里最真实的渴望和恐惧。”

    月倾城淡淡道。

    “当然,它也可以让一个人说出内心深处的最真实的话。”

    陶安然眸光微闪。

    那个珠子她自然是见过的。

    不过,真的有月倾城说的那么神奇吗?

    她怀疑。

    如果真有那么神奇,她为什么一开始不拿出来,而是一直在和她周旋。

    十有八~九是在诈她。

    “如果你现在招了,本妃可以帮你求情,从轻发落,可是,如果你执迷不悟,就别怪本妃不留情了。”月倾城冷冷道。

    陶安然眸光微微闪烁,然后,她缓缓开口:“太子妃,我真的没有让人做那些事。一定是有人想挑拨您和我的关系。”

    月倾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然后手掌一翻,一颗七彩的珠子出现在了她掌心。

    珠子一出现,就散发出流光溢彩的光芒,月倾城虽然握紧手掌,七彩的光芒依然从月倾城的指缝间泄露了出来。

    许多人都惊奇地看向月倾城的手掌。

    “魏大人,让人拿一杯清水来。”

    魏文杰应了一声,然后吩咐人去拿清水。

    很快地,一个衙役拿来了一杯清水,一旁的崔江接过,然后恭敬地递到了月倾城面前。

    月倾城接过,将那个七彩的珠子,放到了水杯里。

    现场一片寂静,都在好奇地看着那杯水。

    可是,那杯水没有任何的变化,该是什么样还是什么样。

    大约过了半盏茶的时间,月倾城手掌在茶杯上一挥,珠子再次回到她的手中。

    “好了,这杯水给安然郡主喝下去。”月倾城淡淡道。

    崔江亲自端起水杯,送到了陶安然面前,面无表情道:“安然郡主,请喝吧。”

    陶安然眸光微闪,然后看向月倾城:“太子妃,我不确定这杯水对身体会有什么伤害,我不能喝。”

    “陶安然,别忘了你是犯罪嫌疑人,而且是陷害皇室的重罪。现在,就是给你上重刑都不为过,给你喝一杯水而已,你就推三阻四的。”

    月倾城冷冷道。

    “或者,你喜欢被用刑?”

    “安然郡主,请喝吧。”魏文杰冷冷开口。

    “如果我喝下这杯水,依然证明我是清白的,又当如何?!”陶安然神情冷了冷,看向月倾城。

    “那就不是你操心的事了。安然郡主只要配合我们调查就是。”

    月倾城淡淡道。

    “崔江,喂她喝下去。”

    崔江使了一个眼色,麒麟宫的侍卫立刻上前,一左一右按住陶安然,然后崔江一手捏开陶安然的下巴,端起水杯往她嘴里灌去。

    “呜呜呜……”陶安然奋力挣扎。

    “太子妃,即使你是太子妃,但是,也不能如此霸道,如此对待一个贵族?!”贤王脸色一痛,愤怒地看向月倾城。

    “贤王此言差矣。我现在对待的,是一个处心积虑要置我于死地的犯罪嫌疑人。”

    月倾城淡淡道。

    “我有权利用任何方法让她说实话。”

    “……”贤王顿时被噎得脸色涨红。

    对方是皇室,皇室被陷害,可以用一切方法找出元凶。

    ……

    终于,一杯水被崔江喂了下去,虽然洒掉了不少,但是,大部分还是喂下去了。

    “咳咳……”陶安然捂着胸口剧烈地咳嗽。

    “安然,你没事吧?”贤王焦急地询问。

    突然,陶安然抬起头来,脸色发红,指着月倾城的鼻子大声道:“月倾城,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只不过一个外面来的低等人而已!你凭什么成为太子妃?!凭什么这么对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