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550.第550章 梦魇

正文 550.第550章 梦魇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那些追兵怒吼一声,就要追来,她的父亲身形一闪,就拦在了他们面前。

    月倾城回头去看,就发现自己父亲的身影被那么多人包围,她目呲尽裂,牙齿咬到出血……

    “月儿,我们先走,我们相信父亲,他一定会追来的。”她的兄长也是双目猩红,带着无尽的恨意和无奈。

    ……

    可是,半个小时后。

    他们看着面前的万丈深渊,傻了眼。

    怎么可能,他们记得往这个方向跑,应该是一片森林的,只要进入森林,也许就有机会摆脱追兵。

    可是,为什么变成了万丈深渊?

    难道是他们慌乱中跑错了方向?

    “大哥,我们回去吧。我们一家人,死也要死在一起。”月倾城双目猩红,咬着牙道。

    就在这时,一阵纷乱的脚步声隐隐传来。

    看来,追兵已经来了。

    很快地,那群人就押着她的父亲过来了。

    她的父亲头发散乱,脸色惨白,衣衫上带着斑斑血迹,即使如此,脸上依然带着不屈。

    看到他们二人,那群人哈哈大笑:“哈哈!跑不掉了吧?看来,就是老天也让你们把太极玉玦交出来。年轻人,把玉玦交出来吧,不然,你父亲可就没命了。”

    太极玉玦!

    月倾城低头,从胸前拿起这个镶着金边、由黑白两色互相拥抱组成的玉。

    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要疯抢这块玉。

    他们顾家更是立下祖训:用生命保护这块玉。

    就因为有传言说,得此玉者,可以羽化成仙吗?

    可是,他们顾家人世世代代拥有此玉,也没见谁可以羽化成仙啊。

    当然,长寿倒是有。

    可是,这点好处并不足以引起大家的疯抢啊。

    “月儿,不能给他们,就是死都不能给他们。”就在她发愣的瞬间,她的父亲大声道。

    “顾城,你死到临头,竟然还不老实!”一个人轰然一圈打在她父亲的腹部,她的父亲立刻痛得面皮一抽。

    月倾城双目猩红,然后厉声道:“放了我父亲,否则我毁了这块玉。”

    月倾城双手握住那块玉玦,目光狰狞,一副随时会捏碎那块玉的样子。

    “臭婊~子,你是在骗我们呢吧?”那群人一脸的不信。

    月倾城眸色一冷,下一刻,她微微一使力,玉玦外面的金边就碎成了粉末。

    那群人立刻变得慌张:“喂!顾月,你冷静点。”

    “放了我父亲!”月倾城厉声道。

    “放了他吧,反正面前是悬崖,他们插翅也难逃。为了活命,他们也会将玉玦交给我们的。”

    那群人互相交换了个眼色,然后放开了她的父亲。

    她的父亲踉踉跄跄向他们跑来。

    月倾城和她的兄长连忙上前,扶住了他们的父亲。

    “把玉玦给我们,否则,今日让你们葬身万丈深渊。”那人凶神恶煞道。

    月倾城看向那群凶神恶煞的人,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微笑。

    下一刻,她手指一用力,太极玉玦在她手中碎成了粉末。

    然后,她口一张,将手掌中的粉末吞入了口中。

    用生命保护玉玦是吗?

    她这也算是用生命保护它了,并没有违背祖训。

    “月儿!”她的父兄惊呼。

    “小贱人!”那群人怒吼,然后向他们冲来。

    “大哥,父亲,我们一家三口死在一起,也不错。”月倾城转头对自己的父兄道。

    两人好像明白了她的想法,

    下一刻,三人一起转身,向悬崖边冲去。

    他们其他的家人已经被这群丧心病狂的人杀死了,顾家只留下他们三人。

    与其被这些丧心病狂的人捉住了折磨羞辱,不如死得壮烈一点。

    寒风扑面而来。

    在跳下悬崖的那一刻,月倾城有一种御空飞行的感觉。

    没有丝毫对死亡的恐惧。

    嗖嗖嗖!

    他们一家三口落在了地上。

    没有事?!

    月倾城低头看了看自己,然后又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和兄长……

    她的父亲和兄长对着她微笑。

    父亲和大哥也没事?!

    “父亲,大哥,我们没有死?!”月倾城开心道。

    “是啊。”她的父亲点头,“月儿,元儿,你们看,我们就在这里生活吧。这里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像是一个世外桃源,非常适合生活。我们就不上去,和别人尔虞我诈地争斗了。”

    “嗯。嗯。”月倾城含着泪点头。

    只要父亲和大哥还在她身边,一切都没有问题。

    而且,这里确实像父亲说的那样,像一个世外桃源。

    “我们先盖房子吧。”她的兄长开心道。

    “好,我们去伐木。”

    ……

    与此同时。

    山洞中。

    所有人脸色惨白,额头上渗着细密的汗珠,表情不一……

    有人满脸的痛苦,有人满脸的恐惧,有人满脸的愤怒,有人满脸的绝望,有人满脸的幸福,有人满脸的欢乐……

    月倾城属于后者,她满脸的幸福和满足,一副陷入美梦的样子。

    不过,与她的表情不和谐的是,她的脸色越来越惨白,而且,脸上有细密的汗珠渗出。

    而君墨涵则眉头微蹙,表情带着一丝痛苦,好似在经历世界上最痛苦的事。

    ……

    “嗷呜!”小白怒吼一声,身子一个剧烈的颤抖,然后醒了过来,然后看向月倾城。

    它立刻发现月倾城的不对劲。

    嗖!

    小白跳上月倾城的肩头。

    “呜呜。”小白用毛茸茸的头拱了拱月倾城的脸。

    可惜,月倾城依然一脸的幸福,睡得非常熟。

    “呜呜。”小白眼中闪过一丝焦急,然后继续不遗余力地用头拱月倾城的脸。

    可是,一次,两次,三次,四次……

    直到小白累得气喘吁吁,月倾城都没有转醒的迹象。

    小白的眼神越发的焦急,随之,它眸光一闪,然后“嗖”地一下跳到了月倾城的膝盖上……

    下一刻,小白张口咬在了月倾城的手背上。

    顿时,两排血珠子渗了出来……

    ……

    正在卖力砍树的月倾城固然感觉手背上一痛,然后,眼前一黑,眼前的景象瞬间变得模糊。

    “呜呜。”与此同时,她听到了一个小动物的叫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