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正文 540.第540章 莫名其妙的敌意

正文 540.第540章 莫名其妙的敌意

目录: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作者:珊瑚蔓| 类别:玄幻魔法

    ♂

    闻言,众人全都看向月倾城。

    其实,众人早就在暗暗打量月倾城了。

    很多第一次见月倾城的人都惊叹于月倾城的绝色容颜。

    很多年轻男子更是暗暗嫉妒君墨涵的好运。

    当然也有很多女子嫉妒月倾城的好运。

    现在听君白泽如此一说,众人便明目张胆地去看二人。

    月倾城对所有人投来的视线都报以淡淡的微笑。

    突然,月倾城感觉到其中一道目光好似带了一丝敌意……

    眸光一闪,她假装不经意般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粉衣女子正看着她。

    粉衣女子脸色雪白,明眸皓齿,眼眸深深,鼻梁高挺,嘴唇丰润,比普通的女子多了一丝异域风情,非常像是她现代见过的混血儿。

    看见她看过来时,粉衣女子唇角微勾,对她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

    她明明感觉到刚才那道带着敌意的视线就是从那边投过来的。

    而且,不知是不是她的心理作用,总觉得对方现在的笑容有点不自然。

    可是,这个粉衣女子她并不认识,当然更不可能有什么仇怨了。

    难道又是一个暗恋君墨涵而没成功的怨女?

    不过,这个粉衣女子是妇人打扮,她的丈夫就坐在她身边,是一个六七十岁、眼泡浮肿的男子……

    可能吗?

    想到这里,月倾城一边假装喝茶,一边靠近君墨涵,低声问道:“对面第五桌那个粉衣女子,你认识她吗?”

    君墨涵疑惑地看了过去……

    “不要直勾勾地看她,假装看别的地方瞥一眼。”月倾城连忙提醒。

    闻言,君墨涵像是不经意般在对面的人群中看了一眼,然后对月倾城低声道:“没有。”

    那就奇怪了。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个女人为什么要对她投以敌意的目光?

    她不相信刚才是她的幻觉。

    她对于敌意的敏感度还是很强的。

    那么,很可能是这个女子只是暗恋墨涵,都没来得及遇表白就失去了机会。

    或者,她只是单纯嫉妒她长得好看……

    月倾城一脸认真地想。

    反正,女人产生敌意的原因千奇百怪。

    她已经习惯了。

    ……

    酒过三巡,各路宾客开始敬君墨涵和月倾城酒,并自我介绍。

    月倾城一一记下这些人的身份和第一眼的印象。

    这时,她才知道,那个粉衣女子的丈夫是黑炎派的掌门——殷沧海,而那个粉衣女子并不是他的妻子,而是他的第三十六个小妾——宫出月。

    第三十六个?

    月倾城虽然脸上没露出任何的表情,心里却暗自咋舌。

    这个男人,太牛叉了!

    月倾城突然有点怀疑,那个女人对她产生敌意的原因是她嫁的男人太好了。

    看吧,墨涵又年轻又俊美又强大又专情。

    而那个美女的丈夫却又老又丑还花心。

    是谁都会对她这个幸运儿产生嫉妒心的。

    月倾城带着一点娱乐精神想道。

    ……

    “陛下,马上就要到去神域探险了,不知太上皇和陛下明年打算派哪些人去?”突然,清云派的掌门站起身,大声问道。

    “这个朕还没最终决定,不知各位是否已经选好了人选?”

    “今年,本座决定自己亲自去一趟。”殷沧海大声道。

    “嗯,本座也决定亲自去。”

    “本座决定派犬子和门中的长老一起去。”

    众人纷纷道。

    月倾城转头,对君墨涵低声道:“去神域探险是怎么一回事?”

    “上万年来,从来没有人晋升为元神。大家都觉得,可以在上古众神生活的神域寻找到答案。所以,每三年,神域周围的各大势力都会一起去神域探险,寻找晋升为元神的方法,顺便寻宝。”君墨涵低声道。

    月倾城恍然。

    关于万年来没有人突破为元神的说法,她也听说过……

    “那你去过吗?”月倾城好奇道。

    “嗯,五年前的时候,我父皇亲自带着我去过一次。”君墨涵点头。

    月倾城非常好奇神域是什么样子的,不过,因为在宴会上,不方便详细询问,于是决定待宴会结束后再详细了解。

    ……

    夜,和怡宫。

    黑炎派的院落。

    宫出月身着亵衣,坐在梳妆镜前,正在卸妆。

    镜子里的女人明眸皓齿,五官深刻,美丽不可方物。

    “真不知道你为什么喜欢戴易容面具?我还是觉得你以前的脸美。”

    殷沧海从后面抱了过来,开始埋在她颈间啄吻。

    “要不,你今晚把面具取掉,让我好好疼你?”

    殷沧海的气息渐渐变得浊重。

    “掌门,都一样啦。回去了我再取掉也是一样,不然,让别人看见我竟然是戴着易容面具的,还以为我们心怀不轨呢。”宫出月转身,双臂柔媚地攀上殷沧海的脖子,娇滴滴道。

    “好吧,你不愿意就算了。反正,看着这张脸做也别有一番风味,就像在对着一个新的女人似的。哈哈……”

    说着,殷沧海将宫出月抱起来,往床边走去。

    “以后,你也可以戴其他不同的易容面具,这样我也有新鲜感。这就算我们两人的闺房情趣好了。”

    殷沧海边说边将宫出月放在床上,然后急不可耐地压了上去。

    很快地,衣衫就落了一地,浊重的喘~息和柔媚的呻~吟迅速溢满了整个房间……

    灯光下,女子雪白的肌肤,映衬着男人暗黄色的不再有光泽身体,显得那么的不和谐……

    终于,殷沧海发出一声满足的低咆,然后伏倒在女子身上。

    女子的身体抽搐了几下,然后转头看向蜡烛的方向,眼角闪过一抹冷光……

    月倾城,这一切都是你害的。

    如果不是你,我不就会沦落到要在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身下曲意承迎、苟延残喘。

    宫出月咬牙。

    “来,宝贝,我们再来一次。”突然,她身上的殷沧海起身,用意犹未尽的语气道。

    宫出月眸光一闪,收起了脸上的恨意和冷意,柔媚地看向殷沧海:“掌门,这么晚了,睡吧。小心身体。”

    “本座的身体好得很。”殷沧海脸色变得不悦,猛然拉开女子的双腿,然后就毫不留情地开始动作……

    他最讨厌别人怀疑他在床~上的能力。

    女子眼中闪过一抹恨意,然后闭上眼睛,开始细细地呻~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